傲天道:“我了解院長現在的心情,我們四人也正有打算參加這次的比賽。不過我們覺得還是不要出手的好,畢竟我們的實力與他們之間的差距不是一階兩階那麽簡單。”

白風清笑道:“你可不要小看了我們靈界的人,真正的高手還是有很多的。而且我們靈界的招式還有很多是你們沒有見過的,就權當是一次玩耍好了,我同意你們直接進入參賽人員的名單。不過,你們還是要服從規矩的。我不想讓你們脫離了群體。這樣吧,你們還是先去上課吧,在那裏導師會為你們講解比賽的規矩的,好了,你們可以離開了。”

宇軒奇一臉的鬱悶,對著院長白風清道:“真是的,我們四個還用上課嘛,不過去就去吧,至少可以打發一下無聊的時間。”四人對著白風清點點頭就離開了,向著教室走去。

“嗬嗬,上課了,真的好懷念以前的光陰啊。可是在不知不覺當中就卷入了一場風暴當中,但是這些都是人生最好的經曆啊。不經曆風雨,是見不到彩虹的。好了軒奇,你不用整那張苦瓜臉,不就是上課嘛,嗬嗬。”宇軒奇是查查不滿的,魔女莎莉倒是一臉的興奮。

教室在學院的最後麵的一間較大的比武場,當四人來到這裏的時候,這裏的人全部都停了下來。望著這種奇怪的氛圍,四人的心中都是苦笑一聲,接著傲天便從衣服內拿出了院長的令牌,對著那名年輕的美女導師道:“院長特批準我們為參賽人員,請導師核查。”

美女導師看了看這令牌笑道:“果然是恩師的令牌,恩,那好,我們歡迎傲天同學的加入。”

現在的傲天四人可是成人武技學院的名人,不知道他們名字的課是寥寥無幾啊。傲天四人相對性的溫和一笑,接著,美女導師道:“傲天同學,你們剛來,我就給你們解說一下比賽規則吧。”傲天四人點頭,然後再比武場的一角坐了下來。

美女導師也坐了下來,對著四人道:“這比賽已經有很久沒有出現了,這一次出現肯定會讓靈界帶來前所未有的災難。冰藍、深紅、青綠、飛揚、浮動再加上我們成人武技學院,是整個靈界最大的學院。而這比試也成為了六國的榮譽之爭。”

“每個學院的人員共有十人,分成五組進行比賽。共分十天才能比完,第一天是金的考驗,第二天是木,依次為水、火、土。而這土是挑戰上一次的冠軍,現在已經是最強的傭兵團的龍翔五人眾。雖然說是學院之間的比試,可是卻也扯上了許多不相幹的人物。像這樣的全大陸性質的比賽,現在已經很少能夠看的見了。尤其是裁判與教練,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宇軒奇苦笑道:“沒想到這比賽還這麽麻煩,還分十天,一天的話我想就差不多的了。”

美女導師笑道:“宇軒奇同學不要著急,這也是其中的一個小小的戰略。現在的比賽已經不同以往了,每個國家或者說是學院,都從外麵拉來了不少的高手。而且這五行的試驗是很麻煩的,而且比賽場地想要建造是很麻煩的。昨天就已經來通知,距離比賽的時間還有五天。”

“五天?這麽快?”宇軒奇有些小小的驚訝,傲天笑道:“幾天的時間都無所謂啦。”

美女導師繼續道:“目前我們已經選中了八個人,這八個人的實力也是很強大的。可是除了這八個之外,其他人的實力都是很平均的,想要挑選出其中的強者,有些難度。”

這時,傲天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那兩個人,傲天笑道:“我倒是有兩個人選,不知道導師有興趣嗎?”美女導師的目光閃爍著精芒,雙眼牢牢的盯著傲天。

“他們的實力雖然不是很怎麽樣,但是他們的潛力卻是無窮的。五天之後,我還您一個完美的組合。”傲天信誓旦旦的說道,不過從他的目光之中,美女導師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這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從他的那句話當中,所迸射出的氣勢,足以讓任何人膽顫。美女導師心有餘悸的想著,可是嘴上卻道:“既然傲天同學這麽有信心,那麽我就放心了。”

接下來就是理論了,這些高手聚集在一起,討論的除了鬥氣的提升方法之外就沒有別的了。魔女莎莉與月亮安娜從食堂中拿來了很多的零食,四人就這樣坐在教室的一角,看著比武場上的高手們對決。顯得是那麽的愜意,根本就不為了五天之後的比賽而緊張。

這時,今早遇到的那兩位進來了,看到傲天等人也在這裏之後。他們並沒有走過來,而是向傲天投來了感激的目光。傲天微微一笑,對著宇軒奇道:“軒奇,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

宇軒奇的目光中多了一絲戰意,接著雙拳緊握,隻聽一陣陣劈裏啪啦的響聲自手指傳來。宇軒奇站起身來,對著傲天笑道:“放心吧老大,我已經很久沒有運動運動了,嘿嘿。”

魔女莎莉笑道:“奇奇啊,下手可要留情一點哦,不要將他們打折了。”

宇軒奇笑道:“放心吧,這件事情的出手問題我還是有分寸的,不就是讓她們成長嘛。”

美女導師對於這兩位年輕後生還是非常滿意的,最主要的還是兩人的體格,雖然鬥氣不是那麽很強,可是已經到了入圍的標準了。最主要的是他們的,他們全身的肌肉用鋼鐵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美女導師為兩人介紹完比賽的規則之後,發現宇軒奇過來了。

宇軒奇走到兩人的身邊,嘿嘿笑道:“今天早上看你們兩個打得很厲害,不如這樣吧,我們三個來一場如何?你們兩個打我自己,盡管的放手過來,我要看看你們到了何種境地。”

兩人都是一愣,可是在想到今日早上傲天為他們灌輸精神力的同時,還發現了一點點小小的片段。兩人同時站了起來,然後對著宇軒奇道:“那麽,就拜托你了。”

宇軒奇點點頭道:“好的,能不能成長,能不能突破,就看你們的悟性了,走吧。”

這時美女導師出聲,讓還在比武場上切磋的入圍選手都叫了下來。宇軒奇也就站在那裏不動,身體自行的飛上了比武場,這一手,讓整個比武場立刻噓聲一片。

兩人間宇軒奇竟然這麽上比武場,心中頓時如臨大敵一般。兩人相繼崩了上去,宇軒奇望著兩人,再次道:“那麽,如果準備好的話,就攻過來,不要留情。”

兩人相視一眼,接著全身迸發出強勁的鬥氣,鬥氣如同風暴一樣,向著宇軒奇卷去。宇軒奇冷哼一聲,接著體內的魔魂猛地爆射出強大的黑色鬥氣,而那兩人則就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直接被宇軒奇的這一招給打下了比武場,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宇軒奇將鬥氣一收,搖搖頭道:“不行不行,還是不行。體魄有了,可卻沒有鬥氣。你們的鬥氣還是無法那麽自如的操控啊,看來這些天你們的訓練科目就是這些了。”

全場的人全部震驚了,這還是人嗎?單憑鬥氣就將這兩人給打下了比武場。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帶著疑惑,宇軒奇則不屑的一笑,道:“就算你們全上也奈何不了我。有的是鬥氣不足,有的是招式欠缺一定的水準不夠熟練,還有的根本就是繡花枕頭。美女導師,這就是我所看出來的,你就看著給他們安排著五天的任務號了。而這兩個人,我要帶走。”

聽到宇軒奇叫自己,美女導師才回過神來。“好的,好的,這兩個人你帶走吧。”

傲天搖搖頭道:“軒奇還是這樣,唉,難道是讓科比那家夥帶的?不行,莎莉啊,要幫他改一改才行啊。這樣的話,可會得罪不少人的。”傲天隻能苦笑,除了苦笑也沒有辦法。

魔女莎莉笑道:“不會啊,我覺得軒奇做的很好啊,男人嘛,就應該有點霸氣,否則就是軟蛋了。而你就是欠缺這樣的霸氣,我看你還是跟著軒奇多學習學習吧,哈哈。”

月亮安娜笑道:“傲天凶狠的一麵你是沒有看到啊,好啦,我們在這裏隻能被人當怪物看待。不過那兩個人還真是差勁啊,可能要辜負你的一番心意了,連軒奇的鬥氣都接不住。”

傲天搖頭道:“這在我的預想之中,軒奇的鬥氣那可是魔魂的傑作。若是他們突然之間就擋住了魔魂的力量,那麽我會考慮是否將他們殺了的。他們不是身體不行,而是還不能適應現在的力量。軒奇正是明白了這一點才會帶走他們的,走吧,我們也去逗小朋友玩。”

宇軒奇的訓練方式很簡單,那就是讓它們負重奔跑。雖然從表麵來看沒有什麽實質性的作用,可是越是到了最後,這其中的威力與好處就會慢慢的顯現出來。

這兩人一個叫玄天,一個叫震天。光聽名字的話可是很唬人的,可是他們的毅力同樣與名字一樣,仿佛無窮無盡一樣。宇軒奇吊兒郎當的坐在一塊石頭上,對著這兩人喊道:“不行不行,速度還是太慢了。我真懷疑你們是不是娘們啊?這樣的負重奔跑我猜加了一千斤你們就受不了了,如果連這都承受不了的話,你們還是該幹嘛幹嘛去,參加什麽比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