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任務裏說的那個難度的關鍵所在吧?現在我們已經在公海的船上,請你繼續等待,同時確保我的兩名隊友的安全。”菲力站在林楓公司的貨輪甲板上,自鳴得意的和電話那頭的孫恒道。

“我的女人沒事吧?”說著話孫恒示意所有人都上飛機,他已經事先和燕靈還有郝榮兩人打過招呼,就算他們在公海上孫恒一樣可以在茫茫大海中找出他們。

電話接通的一刻,不單單是孫恒這裏,就連天南市和望川市軍區都出動直升機配合海防部隊進入公海搜尋目標。菲力兩人怎麽也不會想到孫恒的影響力那麽大。

“當然沒事,一根頭發也沒少,隻是有些食欲不佳。我希望我的兩個兄弟也沒事。”菲力先點出兩女的處境並不怎麽好,讓孫恒盡快把他的女人換回去。

孫恒笑出聲,對麵的菲力心裏也是一陣心慌,感覺孫恒這笑聲意味深長。

他很想直接掛斷電話,隻是孫恒的笑聲很短,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孫恒已經再次開口:“菲力,你最好能聽我把話說完,因為我辦事從來不猶豫。”

聽到孫恒交出自己的名字,他的心裏莫名一慌,開始回想這個聲音在哪裏聽過。隨後他整個人定在甲板上,腦海的兩個聲音重合,顯現出的人影讓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那次聯合戰鬥,他們都是蒙著麵在某國的一處叢林匯合,目標是拿會兩個被竊取的研究成果。他親眼見到幻影的彪悍的戰力,快速行軍中陣形從未有過一次破綻。

突破進入實驗室,根本就是一氣嗬成,孫恒一個人走在前頭從進門到實驗室內部,他沒有停下一步。在進去時,他們的槍法一槍一個,近身搏殺也是一個照麵對方的生命也在急速流失,等他們繼續向前再走幾步身後倒下的敵人已經宣布死亡。

極其豐富的實戰經驗,近乎殘忍的戰鬥本能,堪稱完美的作戰技能還有無懈可擊的心裏素質,他從未見過如此完美的殺人機器。整個行動他們從頭至尾隻說過一句話“分頭確認實驗室安全。”,其他時候他們都保持沉默,一個手勢甚至一個眼神就知道彼此的想法。

不單單是他們,就連林楓也想不到孫恒的能量如此霸道。孫恒自知他的身份遠遠達不到讓天南市和望川市軍區齊齊出手的地步。天南市軍區出手是念及情分,然而望川市應該是黃雅讓自己的爺爺幫忙出手。

“希望我沒記錯,不過就算我記錯了也不要緊,我可以想辦法確認我手上兩個人的身份,隻要他們是F國國籍,我不會去管你是不是菲力。”孫恒說完話,就把手機上的四張相片傳到菲力的手機上。

燕靈和郝榮正在追蹤菲力的位置,孫恒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孫恒相信菲力查閱相片的速度一定不會太快,因為冷血如孫恒換做是他也很難一下子反應過來。

菲力對於孫恒的話很疑惑,隨後整顆心都提了起來,向著四周望去似乎想把孫恒從周圍能藏人地方找出來他才能安心。

“怎

麽了?”手下看到菲力的動作也是警覺的望向甲板上各處地方。

菲力仔細看過一遍,沒有任何發現後提著的心才漸漸放下。也是因為通話一直沒有掛斷,他才感覺孫恒就是為了找出他的位置。

既然已經到了公海,他也放心不少,也不擔心孫恒會趕過來。就算孫恒趕過來,沈漫雨也在他們手上。隻要到了自己地盤,換回自己手下後把孫恒幾人放走就好,他可沒有勇氣挑戰孫恒領導的幻影。

剛想繼續和孫恒聊天,郵件提示音響起,剛剛放下的新又被提了起來。

在飛機上孫恒和許國立穿戴好滑翔翼,就等著燕靈把菲力的位置報告給他。

給孫恒發送這四張相片的是灰蝠,他之前一直在想方設法跟蹤菲力的車。他也是繞了幾次近道才看清菲力的臉,那次聯合行動他還是普通的戰士,跟在孫恒等人身後一起殺進實驗室。

他一想到菲力在成功拿到研究資料,一把把頭套摘下來,表示讓大家互相認識一下,他就想笑。孫恒隻是看了他一眼按下定時引爆開關,轉身就走出實驗室。

最初他想自己動手救下沈漫雨兩人,隻是他的跟蹤一隻在公路上幾次他們換車,灰蝠都以為跟丟了,最後還是一次次的被他從稀疏的車流裏挖出來。

也是沒有太大把握才一直在公路上各個路口等著他們。猶豫他醉心於刺探情報,他很害怕手機的亮光會吸引對方的注意,哪怕讓他們起疑心,對於兩女都是莫大的危險。

當他知道對方的身份,馬上加快車速,現他們一步到望川市和流源市的交界處。熄滅車燈,給獵人基地的郝榮掛去電話,讓他放下手上的事,給出菲力的身份,讓他們查出和菲力退役時間相近的所有特戰隊員的相片,隻要是活著的都拿去給那兩個被抓住的人看。

至於審問技巧的察言觀色,灰蝠自然不用教他們。顧曉鈴什麽人,看完資料後打了電話再次調來一份資料把將近無份之四的人給排除出去。把熱乎的相片一張張的擺在他們麵前,很快就找出菲力的另一個夥伴。

知道這一切剩下的就簡單了,國外的熱門網站都有很多私人信息,他們都不用通過衛星拍攝就能找到兩人F國的房子以及他們和家人合影的相片。

菲力和他的手下看著手機上的相片,都愣在原地,菲力更的顫抖著手把手機放在耳邊:“有什麽事情我們自己解決,怎麽說你也是軍人,對平民下手你對得起幻影的榮譽嗎?”

撇撇嘴,孫恒這下已經徹底放心下來:“說得好像你不是軍人,你下手的目標不是平民一樣。”

一句話把菲力堵住,抬抬手示意身下冷靜:“我想你很快知道我在哪裏,我隻希望這件事到此為止。你來了之後這兩女人我會交給你,我用另外一個消息和你交換我的手下。”

“你的消息大到什麽程度?”孫恒也沒有想著趕盡殺絕,都是在用命在拚,誰都不是傻瓜,在孫恒到前他們已經準備好後手。

“你會感興趣,我也是無意中發現的。”

“拭目以待。”孫恒已經摸清楚他們大體的位置。

天南市軍區和望川市軍區在確認任務取消後兩個軍區臨時展開一場別開生麵的海上演習,熾熱的溫度在海麵上升騰,把世界各國的的注意力再次引向華夏這次海上別開生麵的居室演習。

孫恒乘坐的直升機很快接近林楓公司旗下的貨輪:“我先下去,你們記得蒙麵。”

貨輪上滿是集裝箱,甲板上過道很窄,想要安全著地還真有些異想天開,好在孫恒行事風格總是出人意表。

一道黑色的影子在快速下落,孫恒隻在上方盤旋一周,確認菲力兩人的位置後就調整好方向在落地後保持撐開滑翔翼。借助滑翔翼在地上翻滾幾圈,把衝力都卸掉後剛站在菲力兩人麵前。

兩人心驚肉跳的看著站在眼前的孫恒,這家夥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玩命。選擇落地很容易,想要精準的開集裝箱尖銳的棱角,完美的卸掉衝力站在隻有兩米來寬的過道上,他們自認做不到。

更讓他們想不到的是在孫恒之後,許國立也俯衝向來,魁梧的身子滾在地麵發出沉悶的響聲。看著許國立魁梧的身形,菲力兩人眼皮一個勁的**,不知道是在心疼地板還是替許國立感到疼痛。

“爽翻了。”許國立站起身的時候剛好和孫恒肩並肩,從口袋裏拿出香煙,把麵罩拉升一半後抽支煙慶祝一下安全著路。

菲力看著玩命的孫恒兩人,想說些什麽,最後什麽也沒說出口比了一個請的手勢,領頭走向船艙。

掏出手機讓飛機上麵的人下來後守住通往甲板的各個通道口,隻要有人出來就控製住,如果遇上不怕死的就成全他。

讓孫恒沒想到的是,菲力邁步剛要進入船艙,槍聲從裏麵響起,一道火蛇從眼前劃過擊在艙門上。

四人同時掏出手槍,沒有一個人自亂陣腳把槍口最準他們彼此。這是林楓的貨輪,那麽這裏的以前自然有人給林楓匯報。

林楓這時也是在另一艘先一步駛離港口的貨輪上,他聽著手機裏的槍聲,陰鬱的表情才有所減緩。

他對孫恒可以說是恨之入骨,如果不是他自己就不會丟那麽大臉。那天他被孫恒揍得不成人樣,他看著網上視頻裏的自己又是被孫恒嚇得跪在地上不敢起身,自己還抱著孫恒的大腿求饒。

他回來後隻去過一次公共場合,他感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身上,有同情有鄙夷有幸災樂禍。和他相熟和人,不懼怕他的人都向他發來賀電。

昨天夜裏他又被自己的老爹趕出家門,他還是不清楚林家憑什麽懼怕孫恒成這樣子。

要人他有,如果不夠他堂弟林明手裏大把亡命之徒。要錢,他更是流源市的首富,明麵上幹淨的錢隨時能把孫恒砸成肉泥,來路見不得的金錢更是成倍成倍的在增長。權他也有,他本身就是流源市的土霸王之一,父親是市委書記,堂弟更是領導整個流源市黑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