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沒半分鍾,叢林中傳來幾聲窸窣聲響,這是巴克他們不顧一切追擊約翰森等人弄出來的聲音。

很顯然,他們短暫的忘記了王恒等人的存在,眼裏隻有那三個M國大兵。

這種情況會發生,自然離不開巴克的驕傲自大,很快,他將為自己的自大付出代價。

而在基地內部觀察的火皇,因為天氣原因不得不關掉了監視器。

在M國光淩小分隊撤退之後,他就已經做好慶功的準備。

一瓶32年的紅酒拿了出來,火皇脫掉麵具愜意的品嚐起來。

他開始在偌大的實驗室中自言自語,“恐鱷的天下就要來了,到時候我火皇將會名垂青史,因為我打敗了全球最牛的兩個國家的特戰隊員!”

很明顯,火皇已經準備把巴克他們等人的功勞歸集在自己身上, 反正這墨西哥森林地處遙遠,總部那邊也無暇監控,到時候自己把對手的屍體照片發過去,功勞還不是自己的!

一想到有機會見到神秘的高層人物,火皇的心就砰砰亂跳。

自從晉升為基因改造人,因為擁有了強大的單兵作戰實力,火皇等人已經很難融入正常人的生活當中,而且他們也瞧不起普通人。

在基因改造人眼中,普通人反而是低人一等的存在,所以唯獨能夠讓火皇感興趣的事情就是麵見恐鱷組織的高層人物。

與此同時,正在全力追殺M國光淩小隊的巴克突然再次急刹車。

身後的持拿黑白激光槍的二人齊聲問道,“怎麽了?”

巴克道,“有古怪!”

職業敏感讓他告訴自己,前方有一股潛在的危險,雖然感覺氣勢很弱,但是卻總帶給自己一種怪怪的感覺,好像多走一步都不願意。

接著趕上來的是之前受傷的耶羅克,他作為巴克的軍師,在這四人小隊當中,說話的分量不輕。

至少,在巴克頭腦不清醒的時候,耶羅克總能恰到好處的控製住他的情緒。

可以說,巴克是長矛,那耶羅克就是盾牌,不然方才在約翰森強力一擊下,他整個人都卡在了巨岩當中,竟然還沒斷氣,足以看出他那身裝備的防禦力。

不過好處在於,長期在這森林中生活,讓巴克對這兒的地貌產生了極為熟悉的感覺,所以這裏發生了一丁點的變化,都引起她的注意。

“光淩那邊有埋伏嗎?”耶羅克喊道。

巴克的嘴角輕輕上揚,明顯有些不屑,“這次倒不是光淩了,而是剛才像喪家之犬般逃走的幻影小隊!”

巴克故意提高了聲音的分貝,似乎有意讓埋伏圈中的幾人聽到。

在戰場上,恰到好處的激怒對手,也是一種戰鬥手段,這就是殺人誅心的由來。

不等巴克下命令,持拿陰陽激光槍的兩人再次開槍,一白一黑兩道火舌朝前方襲去,很顯然,他們是要逼出幻影小隊。

“砰砰……”重機槍的聲音有節奏的響起,巨大的子彈朝著巴克他們這邊轟射過來,雖然

威力比不上之前光淩小隊的狙擊槍,但是數量上卻是非常可觀,所以竟是逼得巴克退了幾步。

耶羅克正想說什麽,巴克伸手阻止了他,輕道,“有意思,這裏是他們的埋伏圈,我們不能輕舉妄動。”

因為在叢林中使用狙擊偷襲往往是製勝的關鍵,但是這次的守衛分明就沒有使用狙擊槍,那就說明,對手的狙擊手肯定還藏在暗處,若是自己這邊近距離搜索一定會暴露在對方的火力之下,到時候一旦被爆頭,這具身體再強悍,也回天乏術。

所以巴克沒有輕舉妄動,倒是他身後的哼哈二將,仗著武器先進,開始肆無忌憚的朝前方掃射。

但是他們的攻擊對於王恒來說,顯然沒有效果。

因為王恒根本就沒在重機槍所在地,他用的重機槍不過是早已架好後,智能遙控的而已。

所以敵人的火力全被吸引到了王恒他們所在地的相反方向。

這就意味著,巴克等人的背後已經完全暴露在王恒他們的槍口下。

“怎麽有點不對勁!”等身邊的兩人向前噴射激光,讓那機槍徹底啞火後,巴克有些疑問。

這個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強力的槍響,就在巴克的眼前,耶羅克瞬間倒地,脖子還在流血,原來是一顆狙擊子彈穿透了他半個脖子。

“巴克,快走……快走啊!”這是耶羅克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但是巴克分毫沒有理睬的樣子,他隻是啐了一口,“一會我收拾完他們,會來給你收屍的!我的兄弟。”

原來巴克跟耶羅克是親兄弟!

耶羅克本來還想說對手實力遠在他們之上的話,但是他已經沒有機會,兩腿一蹬後便徹底咽了氣。

以防守著稱的耶羅克瞬間掛掉,也徹底驚擾了火皇這邊剩下三人中兩人的心情,他們同時問道,“撤退嗎?”

巴克冷冷說了句,“撤退什麽,他們的狙擊手已經暴露,剛才的火力點是假的!我們被耍了!”

“那你的意思?”拿著白色激光槍的人問道。

很顯然,身後的兩人已經沒了主意,完全仰仗著巴克。

“你們不是還有好東西沒用麽,留著幹嘛,馬上投出去!”巴克吼道。

兩人點頭示意,這個時候才想起身上還有更厲害的武器沒用,有這玩意,至少能保命了!

另一頭,一擊必殺的許國立鬆了口氣,殺死敵人一名強手後,他感覺整個人都放鬆下來,注意力集中到空前的境地,手中的自動瞄準鏡也鎖定了第二個人。

不遠處隱藏的駱駝跟貓也暗暗佩服,在環境這麽複雜的情況下,許國立還能一擊斃命,可見他的狙擊水平果然很強。

孫恒在自己的位置沒有說話,他一直閉著眼睛,安靜的等待著,他明白對手手中有很多高科技武器,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巴克陰險的低下頭,吩咐道,“你們倆分別朝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麵去投擲太陽神炸彈吧,一波下去,他們成了睜眼瞎後,就輪到

你們收割對手的性命了!”

兩人點點頭,一前一後朝著反方向走去,因為不知道對手的方位,所以使用這種大麵積的殺傷武器,在這個時候會非常奏效。

持拿白槍的基因人掏出兩枚菠蘿形狀的炸彈,在原地轉個圈後朝著南北兩個方向遠遠拋了出去。

刷拉幾聲巨響傳來,他飛速的捂住了眼睛,遠方本來還是陰天,在刹那間竟是發出了刺目的白光,完全勝過白雪,也驅散了叢林南北兩處所有的黑暗!

王恒他們位於東方,雖然沒有被那白光直接波及,但是駱駝與貓瞬間感覺眼睛有些睜不開,整個人也頭暈無比。

因為那不是普通的光照,而是恐鱷組織最新的眼睛成果,人造白太陽,在重擊之下會自爆,然後發出堪比太陽光的射線,輕則讓人數分鍾失明,重則讓人終身變成瞎子!

當第二名基因人朝著西方投擲一枚菠蘿蛋,另一隻手剛把最後一枚菠蘿蛋投擲到東方的時候,許國立手中的狙擊槍再次響起。

“刷拉……”東方被徹底照亮,許國立來不及反應,整個人的眼睛感覺到火辣辣的疼,大腦瞬間陷入了空白狀態,槍也掉在了地上。

而那狙擊槍卻是精準的擊殺了投彈的人,火皇派出的幾人瞬間僅剩了兩人。

巴克怒吼道:“上!”說著率先朝著王恒他們的所在地衝了過去。

被人造太陽蛋正麵擊中,肯定撐不住的,他們現在不管有幾個人,在巴克眼裏也是待宰的羔羊。

當然許國立跟駱駝的確中招,許國立作為前衛,早早暴露也是沒辦法,而駱駝根本沒想到那太陽蛋威力會這樣,雖然及時閉眼,但也受到了不小的波及。

隻有貓在其它方向出現太陽蛋的時候就早早閉眼,因為他準備使用冷兵器與對手作戰,現在也沒有用眼的必要,而且他隱隱感覺那太陽蛋對眼睛似乎傷害很大,所以他在正麵迎擊太陽蛋的時候已經閉上了眼睛。

所以貓在太陽蛋的威力過去之後,睜開眼睛,還能看清周遭的情況。

當然,隻有自始至終沒有睜眼的王恒受創最小,他隻是感覺道道強光想要鑽過自己的眼皮,卻被硬生生阻擋下來。

但饒是如此,他還是感覺眼睛有些火辣辣的痛,看樣子是對手使用了傷害眼睛的武器。

而許國立這邊已經暴漏在危險當中,持拿黑色激光槍的人已經看見了許國立捂著眼睛蹲在地上,他放慢了腳步準備上前生擒對手。

但是當那持拿黑色激光槍的男人剛剛逼近許國立的時候,一道白光突然從他身下晃過,他還沒反應過來,喉嚨便開了一道口子,殷紅的血流了出來,他一聲也沒坑,便煙氣了。

正是及時趕到的貓用冷兵器解決了對手!

這正是王恒布局的巧妙之處,能夠預防敵人反撲。

貓架起許國立來到了駱駝的位置,正準備轉移的時候,一個黑塔般的身影突然從天而降。

“殺了我的人,還想走?”這是巴克的聲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