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等到火皇反應過來的時候為時已晚,他的眼睛被孫恒用繩子緊緊的捆綁住,雙眼朦朧,一片黑暗,完全找不到地方,更別說準確的知道斯威夫特的位置了,隻能狂亂的拍打,暴躁如雷的心態也讓他開始越擊越挫,到後來十打一中。

“來,快點我快要支撐不住了,你把它的手給拷緊 ,別讓他鬆開,我現在慢慢從上麵下來。”感覺體力不支的孫恒,大聲的朝斯威夫特那邊傳遞自己的信息。

迅速飛快的一瞬間倆人就把火皇的手給拷住,然後把鞭子給 解開。沒了武器的火皇心急如焚,可無可奈何,就單憑他薄弱的倆個小手又可以做出什麽行動。隻能白白的看著自己的生命被處死。

解決完火皇,倆人迅速的把手尾給收拾幹淨,幾個常年隻顧著嬉皮打鬧的蝦兵小將又怎能抵住倆人的猛烈攻擊,不出三分鍾就敗下陣來,連連求饒。

“這件事情,謝謝你了。我等下就把這人給帶回去,恩還有就是,那幾個叫駱駝的是你的朋友吧?我已經讓人送回你們的部隊裏麵,放心好了,沒什麽大礙。”威福爾特把傻傻的直楞在哪兒,檢查工作。順便跟孫恒聊上幾句。

在M國的時候就曾聽說過幻影小組,當時不過是覺得一個小菜鳥罷了,壓根無法入眼,可直至今天才明白,算是他輕敵,能一人之力堅持到現在毫發無損,若是沒有一定的基礎,早已不知去向,陰陽倆隔。

“好,不用謝,既然是聯盟,自得互相幫助。”這話一出既能表現出自己風度翩翩,又可以把所有的功勞推卸給倆人,得不償失,順帶還抨擊了一下那些想在背後漁翁得利的小人,孫恒這話別有心智。倘若有點小文化,估計都知道他其中的內涵。

“嗬嗬,自然是。不過你的實力是練就了很久了吧,既還會殘影,真是可怕,哦對了。我叫斯威夫特,M國其中一個部落的首領,有空的話多切磋切磋。”

“威福爾特...?”孫恒皺起眉這名字好像打哪來聽過,非常熟悉。可又瞬間想不起來。

“是的,怎麽了?你是想說我的名字很眼熟嗎?”威福爾特豪邁的笑了笑,男人風範彰顯的無處都是。

“恩。”

“我以前曾跟你在部隊見過麵,我倆有一麵之緣,隻不過可能你早就忘記了,可我卻還記得,隻不過沒想到你會在華夏工作,而我則去到了M國,真是...”

威福爾特這麽一說,李享倒是覺得有點印象,之前在部隊的時候倆人好像接觸過,可當時一心骨折考核,並沒有全心留意這個男人,隻是聽評委說他的右眼視力非常標準,猶如放大鏡一眼能看到很多普通人都看不到的微小物體,還有他對於機械槍支的熟悉程度,非同一可,隻要是見過,幾乎全部都可以記入腦內。

今日一見也果然如所說般一樣,技術算不上非常頂尖,但是右眼的靈活程度倒不低於放大鏡,人工測定儀是世界上最少有的物種了

倘若在他背後在搭配上一個絕佳的選手,那簡直是天作之合,既有一個能隨意跟蹤的輔助,也有一個全意狙擊的中心點,倆人估計都能堪稱世界第一完美組合了。

“人各有命,走吧,我們進去看看基地裏麵有什麽?”火皇並不是孫恒的最終目標,基地才是,打敗火皇雖是 意料之外的事情,但同時也能讓他收貨許多關於地下機密的資料。

這樣一來既能大大的提升華夏方麵各種部隊技術需求也能偷取到許多能付用的圖紙資料。就單憑剛剛火皇手上的那把滴血間來說,就價值連城,還有身上的鎧甲,價格絕對不非,有此看出,恐鱷已經秘密研製武器許多年了。

而這些秘密武器全部都要流向一個地方,那就是火皇的實驗室,必須得經過反複的驗證和計算才可以培育出 古巴那種強悍無比的“人形機器”,自持以來,也就唯有火皇這種老謀深算的人才可以擔任這份重大的職位。

打開基地並沒有想象之中這麽簡單,必須得通過火皇的手指印才行,這隻是其中一點其次還得經過許多道機關的暗算,這個火皇可真是老謀深算,要死之前還為自己弄出這麽一條後路,就不怕那一天自己死在自己的機關下麵了,孫恒偷偷的暗想道 。

要到火皇的手印自不是什麽難事,就怕裏麵的機關,凶險萬分,既是來抵禦外敵的,肯定不會如自己所想般簡單,沒有幾坎大門壓根別想進去裏麵一窺。

“這樣,你們三個跟我下去,然後把他押回去我們的總部,你們倆個在外麵看守情況,有什麽不對勁的立馬傳送消息到我的接聽器裏麵,然後進來支柱我們。”威福爾特挑了幾名自己心儀的士兵跟自己下路,剩下的幾個就留在上麵作為接手。

“你讓他們先進去探路,你別指望我,我現在身受重傷最多隻能卡中間的位置。”

“行,沒問題,給,這是我們國家的裝備,還有把這個藥丸給吃 了吧,他能展示讓你神清氣爽一點,放心絕對不會有什麽副作用的,害死了你對我自己也沒有什麽好處不是?我可不想跟你一起葬身地下室。”威福爾特再次拋了一顆藥丸給孫恒,自己吞了一顆,備上彈夾,首先下去。

孫恒猶豫了半會也迅速吞下,跟上隊伍的步伐。

地下室跟預想的差不多,並沒有樓梯,全都是靠一條繩索由上至下,但是繩索的顏色非常黑黃,估計是用了許久。這也說明了一個問題,這個繩索不能一次性承受五個人的壓力,必須一個一個下去,而且要很快速輕盈,一旦消耗的時間長,繩索將會自動斷掉,想走走不了,回去大門也被關緊了。

“我先下去,你們跟在我背後,孫恒,你在倒數第二,下去的時候注意點安全,那個藥丸你吞了沒有?”威福爾特做好下降的準備姿勢,這對於一個常年訓練有素的軍人來說自然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早已司空見慣。

從繩索一躍而下,幾

乎用不到三分之二的力量就跳躍下去,使勁的踩了好幾下,看是實地沒什麽問題,威福爾特才讓上麵的人滑行下來。作為大哥,怎麽也得先行一步保護周全吧,特別是孫恒的安全,最為重要,如果一旦在地下室遇到什麽問題,他自己良心過意不去是其次,到時候上級來找他的麻煩那問題可就大了。

況且孫恒是華夏唯一一個如此厲害的尖子生,不好好保護,到時候觸發倆國之間大戰,罪魁禍首豈不是他?他可不想做什麽叛國秧民的壞人。

“你們不需要聽他的,第二個讓我先下,你們三個在慢慢下去,讓開。”孫恒搶先一步從上麵跨越下來,到底地洞。迅速的掩耳不及盜鈴,看來這個藥丸的作用果然很好,三倆下自己的身體就完全恢複成了之前的摸樣。

但是這個功效卻不知道能維持多久,所以盡快使用最好,不能白白浪費。

“你怎麽不聽我的話,要是我的重力讓他給切蹦了怎麽辦?你小心為妙,知道嗎?”威爾福特非常不滿的看了一眼身手矯捷的孫恒,這小子怎麽就這麽傲嬌?

待三人都到齊,打開頭上的一盞小電筒,緩慢的行使。因為無法從正道入門,三人隻可以通過小道進去,這小道彌漫的危機可並不想想象之中如此簡單,一個不小心死無全屍。

“這裏的水為什麽會朝著這個方向行使,有點不妥,你們小心為妙,跟著我走,千萬別走跟對了,這個死老頭,臨死之前還弄這麽多玩意,也真是的。”水穿過山間滴滴滴的響聲在不斷震動,每路過一處都會遇見一痰清水,非常整潔幹淨。

可這也就是為什麽會起疑的地方,火皇在這完全就是用於改造變異人和創造新武器,自然少不了鐵或者銅,所以環境肯定會受到不少的汙染,至少水會非常渾濁。

但如此般清晰可見,甚至能看到自己透明的影子在不斷閃繞,怎能不讓人起疑心?這地方怪異的可真不少,一厘米之間的距離就會讓人生死倆相隔。

“等下,別走。”話音剛落,後麵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推了一把威福爾特,空氣瞬間凝靜下來沒有人說話。

“怎,怎麽了,老大?發生什麽事了,我..”那小兵急急忙忙想要道歉,被威福爾特給強壓製下來。

“噓,別說話。”

話字還沒有講完後半段,幾十隻毒劍從洞口飛奔出來,對著圍繞一圈的五個人拚命飛奔而來。每一隻劍上都帶有劇毒,隻要稍微一碰就會引起人渾身瘙癢,然後疼痛而死,而且這種劍被火皇經過改造,變成更加惡心。既會定位追蹤,無論跑到哪兒,都會被纏著。緊禁相連。

“我擦,這兒這麽這麽多事,老大怎麽辦?”

“你們先別動,不要說話也別做動作,低下頭,讓倆隻劍互相對拚,等會他們就會打起來劇毒碰擊劇毒,就會引起空氣的問題,等下倆把劍撞擊的時候,趕緊跑不要做任何的停留,記住了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