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孫恒濕漉漉的重新回到岸邊,看到他們一個個卸槍的效率比之前已經有明顯的提高了,暗暗點了點頭道:

“你們隻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來熟悉它,以後每天換三種不同的槍支,我不要你們做到閉著眼睛拆裝,你們隻要熟悉,往後在出任務期間你們再自己練習。手上的動作不要停,我給你們說說我們的目標,世界地下傭兵。”頓了頓孫恒組織了一下語言繼續道:

“世界地下傭兵不是一個組織,裏麵魚龍混雜,有各國滲透進去的人馬,殺手組織,還有盤踞在世界各地的黑幫組織。比如阿魯邦,黑手黨等等。這些亡命之徒組合在一起就是一張覆蓋整個世界的黑網,我們要做的就是和他們搶生意,也許昨天和一起合作執行任務,可能今天我們就要麵對麵的火拚。你們也不用太害怕,沒什麽是一顆子彈解決不了的,要會動腦,不要衝動。”

幾人聽了得入神,手的動作卻沒有慢下,心裏微微有些激動,這是可和知名的黑道:還有各個國家的精銳力量搶飯吃,想想自己這幫無足輕重的小人還能有機會去給那些龐然大物添堵,想想都讓他們熱血沸騰。

“老板,那為什麽怎麽接取任務啊?我們都是新手,不管是手段還是經驗都不是人家的對手雇主能請我們嗎?”皮宏宇打完一槍迅速退出彈夾,邊拆卸槍支邊問道:。

孫恒看著幾人埋頭專注的神情微微笑了下道:

“剛說到黑網,世界的地下勢力也有一個黑網,是世界上最大的任務集散地,和他齊名的還有一個主要從事非法交易的虛擬平台,叫做掠奪。掠奪裏可以說什麽都有的賣,都是一些高精尖的科技產品甚至是全套的研發流程資料,做核武器用到鈾等等都有的賣。我記得曾經出現過一次,有人出手一個傀儡國家,雖然是小國,但好歹也是個國家。賣官的,賣地的等等。對了,我應該和你們說黑網,那個虛擬平台才是我的主要目標。那裏的任務很多,刺殺,守衛,救援,等等。我們可以從最容易的做起,別以為最容易就以為著你們就能完成。別忘了我前麵說的。沒什麽是一顆子彈解決不了的。······”

隨著孫恒深入的介紹整個地下世界,當他們聽到黑屋任務最低價都在二十萬美金的時候,所有人眼睛都亮了,換算過來就是一百多萬RMB,盡管黑網抽取百分之五,剩下的他們都已經知足了。

幾人心裏激動不已,什麽各國滲透地下勢力的精銳,阿魯巴,黑手黨,統統不管了。反正老板說過,沒有什麽是一顆子彈解決不了的。

眾人手的動作隨著激動的心情又加快的幾分,努力的精進自己射擊的準頭。

......

就在他們努力練習的同時,天南市的機場上落下一架四人飛機。從上邊走下兩個魁梧的西方人,身著一身黑色西服。

“麥克,你說這次任務會不會是個陷阱?“洛倫多一路上一直在喝酒沒有說一句話,他的心裏對這次任務感到隱隱有些不安。等到了下飛機後那種不安的感覺越發強烈。

“你花一千萬美金雇我去殺一個保鏢,就算是陷阱我也會去眺。既然知道:是陷阱那我們就小心點繞著陷阱走就好。況且,我們沒有選擇的權利,上頭派我們來你還敢不來?”麥克無所謂道:。他不是不怕死,上頭指定要他們來,如果他們不接受這個任務,下場比死還要淒慘。

刺血也是因為他們有中文底子才讓他們接受這個任務,他們在刺血裏不算是精英,死了刺血也不會心疼,就當他們是試探這個任務深淺的探路石。

如果隻是殺一

名普通的保安就算他之前在某特種部隊服役過,隻要不是世界文明的特種部隊,這兩個一樣能在短時間內給組織增添一千萬美金的收入

這兩個人就是趙宇從黑網裏找的殺手,目的就是為了讓孫恒提前退場。

藍海集團最高層辦公室,沈漫雨饒有興趣的看著關蘭和老錢。老錢和兩個士兵都是身著便裝,跟三根木頭似的站在一角動都不動。關蘭看上去是在幫沈漫雨收拾文件,實際上她時不時的就會回頭瞄上一眼老錢。

“小蘭啊,你是不是對老錢有什麽意見啊?如果意見很大的話,我就把他還給孫恒,省的他們幾個大老爺們老是矗在那裏像跟木頭似的。”沈漫雨意味深長的笑著道:。

“啊。沒,沒有,錢先生他,他很好呀。沈姐你就不要把他還給孫恒了吧?你的安全要緊。”關蘭正在暗送秋波時身邊辦公的沈漫雨突然這麽一問,頓時臉色潮紅支支吾吾道:

“哦?那是不是把他配給你當保鏢那就更好了?”看著關蘭害羞的模樣她不禁再次問道:。

“哎呀,你說什麽呀。文件給你整理好了,我出去了。”路過老錢旁邊的時候還偷偷瞄了一眼,看到對方依然目視前方,心裏又氣又惱。

才分別了兩天,沈漫雨心裏越來越覺得空虛,好像孫恒馬上出現在她麵前。

此時,白色獵人基地,孫恒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噴嚏。

“誰在想我?”孫恒自言自語道:

“房東大爺。”魏昊

“國際刑警。”陸豐

“你們竟瞎說,老板像那種房子都買不起的人嗎?你看看雖然他沒我帥,也不至於醜到被國際刑警通緝吧?像老大這樣的傑出的惡棍,流氓,找他的不是警察,就是哪個被騙的學生妹。這樣喪心病狂的做法,除了老大還有誰會去做?”還是皮宏宇有見地,一語就點中了其餘六人的心裏,大家紛紛點頭附和。

“還有十分鍾,玩不殘你們。”孫恒沒有反駁隻是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淡淡笑道。

“老板,我們是在開玩笑,玩笑。不用太在意。”皮宏宇討好道。

“沒事,我不在意,你們放心,我和你們一起訓練。並且我的訓練量比你們都重。你們抓緊這十分鍾時間好好調整一下,等會是體能。”孫恒當然不會在意,不管怎麽訓練,就是把自己和他們都玩殘,一次次的到達極限跨越極限,這是強兵之路。

聽到體能後七人差點沒暈過去,體能訓練意味著枯燥。好在他們都明白體能的重要性。體能是鑄造戰士的基石,不管是想隨心所遇的駕馭武器還是近身搏殺,體能都是使戰士更進一步提升戰力的最佳途徑。比如在奔跑跳躍狀態下開槍,身體不協調,會影響射擊的精度,近身搏殺更不用多說。

十分鍾後,孫恒沒有讓他們休息。要想成為戰士就不能矯情,抓緊一切時間提升自己。孫恒拍了拍手示意他們都看過來,等他麽都看過來後才道:

“體能我也不喜歡,但是這是成為一名戰士的基石。不管以你們要追擊還是撤退算上負重,沒有過硬的體能你們就等著被俘吧。現在都去找齊一身單兵裝備,都給我背上最少三隻步槍。記住,身上掛一支,左右手各拿一支,不要全部都掛在身上,盡可能的鍛煉到身體的沒一個地方。把你們多年沒有鍛煉鬆散的肌肉全部打散,然後讓他們慢慢愈合,再打散,如此往複,直到你們適應為止。地下世界的人扛著重機長途奔襲隻為多搶一秒的先機,你們要趕上就必須要有破而後立的勇氣。”

說完,孫恒率先去取裝備。他也不等

眾人,扛起重機就往荒涼炎熱的山道上跑去,每踏出一步都攪動地麵的灰塵,身上的三支步槍一上一下的隨時為他增加重量。

“靠。”

陸豐看到玩命訓練的孫恒,咬咬牙罵了一聲後也多抗起一挺重機艱難的跑向山道。

五分後,陸豐的重機已經撂在地上不聞不問,把身上的三支步槍取下兩支,按照孫恒的說法一手一支。兩分鍾後他終於追上皮宏宇等人,大家邊走邊聊,笑聲時不時傳到前方孫恒的耳朵裏。

孫恒沒有參與進去,畢竟現在他們需要的是動力,動力最直接的來源就是壓力。他現在不能和他們站在一起,因為那樣會讓他們生出偷懶的想法。

他們已經漸漸開始找回軍營裏的感覺,進入到枯燥的訓練狀態。

每次他們快要力竭的時候就會喊出“二十萬美金”這個豐厚的傭金回報。

超負荷長跑完後,孫恒沒有放過他們,讓他們馬上解除身上所有武裝。陸豐第一個解除完所有武裝,沒反應過來孫恒已經一拳打出,拳頭出去的時候他的聲音也適時響起.

“以後,每一項體能完後就是格鬥練習,武裝解除後就表示你們已經做好準備,可以對任何人下手。”

話已經說完,他看了一眼早就倒在地上的陸豐一眼後轉過頭看著剩餘幾人。

正在解除防彈衣的皮宏宇幾人在看到孫恒突襲陸豐的時候就已經呆住,直到孫恒不懷好意的眼神看向他們,幾人對視了一眼,同時解除最後一件裝備仍下孫恒。

孫恒後踏一步,一腳踢飛砸向他的六件防彈衣,正麵迎向衝過來的皮宏宇六人。

“格老子的,還有我。兄弟們,揍這個臭不要臉的。”陸豐一手抹掉鼻子上的鮮血,一個撐地,整個人渾身發出彪悍的氣息,大罵道:

孫恒在拚著時不時挨上三拳兩腳,目的就是為了觀察他們的攻擊習慣和手法。隻要有明顯破綻的地方,他就會出聲提醒後立馬暴力矯正。

他不厭其煩的重複提醒,和攻擊示意他們進攻防守的破綻,直到幾人的拳頭已經慢慢失去力道後再把戰圈引到河邊,把他們全部踢進河裏後道:

“在河裏呆十分鍾,十分鍾後原地俯臥撐,玩到廢。”

“瘋子,我們殺了他吧。”皮宏宇哭喪著臉道。

俯臥撐完事就是原地蛙跳,一樣是玩到廢。

漸漸的,他們從最初的激情慢慢冷卻下來到現在變得麻木。

麻木了無止境的體能訓練和孫恒隨時可能挑起戰鬥的霸道作法。

第三天後,他們在做體能訓練的時候,時不時就會往地下看。當看到一隻迷茫的小蟲子路過身邊時,想也不想抓起就往嘴裏仍。

戰鬥已經不在是孫恒霸道的權利。他們比孫恒更霸道,洗澡,吃飯,睡覺的時候七個人隨時都會向孫恒發起攻擊。有一次,他們趁孫恒蹲坑的時候發起攻擊,差點被孫恒摁在糞便上。最後孫恒和他們簽署第一個和平時段協議,解手時間段屬於和平時段,不允許對對方發動惡意攻擊。

他們已經不需要進入山林去覓食,什麽時候訓練需要進入山林就順便看看,有就最好,沒有也無所謂。

看到這七人已經獸化,孫恒有時候和他們打架都膽戰心驚。雖然他們出拳的方式,力道和速度都有了提高,但也很有限,也隻是提高了一點而已。讓孫恒膽戰心驚的是,你永遠不會知道他們手裏什麽時候會多出一根木頭,有時候雙方都打瘋了,完全是用硬碰硬的辦法,孫恒很難在這種情況下矯正他們的習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