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盟天地誓約(9)()

心中閃過一絲疑『惑』,我一時也未細想,隻當是她進宮來玩而已。

她徑自走到一旁的涼亭內,邀我一同坐下,雲岫規矩地候在她身後,不時好奇地打量我一眼。

她淺笑倩兮,看著我輕笑道,“自我進宮來,皇帝哥哥就總是提起皇後嫂嫂,今日總算見到了。”

“夙狂昱?”我一時沒注意,竟私自將夙狂昱的名字喊出口,直到看見景夕和雲岫訝異的眼神才反應過來,慌忙改口,“……皇上總提起我?”

要知道,不管是誰,私自喚皇帝的名字可是誅殺之罪!見景夕也沒在意才鬆了口氣。並非我怕夙狂昱殺我,隻是不管怎麽樣目前我是他名義上的皇後,至少得將這場戲演到圓滿。

“是啊,皇帝哥哥總是說皇後嫂嫂如何,每日都在我耳邊提。”她嬌嗔著斜倪我一眼,目光掃過我時似乎停滯了一刻,又飛快地移開。

我不假思索地問出口,“他說我什麽?”

她看著我忽然開口,“皇後嫂嫂與皇帝哥哥的感情真的挺好呀!”

嗯?我不解地抬起頭,不明白她為何忽然有此一言。

身後雲岫掩唇而笑,看我的目光曖昧而驚訝。

我不由得想到剛才出門時念語與蝶衣與她們如出一轍的曖昧眼神,心裏的疑『惑』愈法擴大。

見我完全一副『摸』不著頭腦的模樣,景夕戲謔地努努嘴,從雲岫手中接過一麵小小的銅鏡遞給我,“皇後嫂嫂,看來皇帝哥哥與你的感情還真是好!”

我疑『惑』地盯著銅鏡中的自己,輕紗覆麵,纖眉星眸,並沒有哪裏有什麽異常!

雲岫掩唇指著我的脖頸右側,語帶笑意,“皇後娘娘,你看看這裏。”

順著她的手指,我清楚地看見自己的脖頸右側有一記紅痕,並非什麽傷著的痕跡,而是像……吻痕!

“這……”我驚詫地扔開銅鏡,撫著那處明顯的吻痕,腦海裏不由自主浮現出昨夜睡得昏昏沉沉時夙狂昱在附在我耳邊的情形,渾身一僵。

景夕和雲岫兩人大笑著注視著我,眼中滿是戲謔。怪不得今天早上蝶衣和念語兩人曖昧地衝我擠眉弄眼,而一路過來,看見我不時有人驚訝地瞪著我,爾後恭謹地福身離去。

想到清晨一路過來都被大家看到這吻痕,我還大咧咧地頂著它四處『亂』轉,我羞愧地想要找地縫立刻鑽進去。

“景夕,我……我先回去了!”說完不等她回應,起身慌忙逃走。

身後的兩人先是麵麵相覦,然後相繼爆發出一陣大笑。

耳邊的笑聲越來越遠,我羞憤難當,心裏隻有一個念頭:該死的夙狂昱,我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