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金殿寒鴉曉(2)()

我的手指驀地蜷縮起來,臉上不顯波瀾。“起來吧。”

看向四周,幸好這裏隱在了假山後,並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我才鬆了口氣。

“娘娘,剛才雅王來過了呢!”似乎並未察覺我的不悅,蝶衣自顧自地說道。

雅王?我瞳孔微縮,看了看她。

“奴婢從未見過那樣風雅絕代的男子,雅王真不愧是天下四公子之首。”她興奮地揚起臉繼續說著,眼角眉梢盡是驚喜。

我淡淡地掃了一眼興奮得小臉通紅的她,心中微微一悸。

天下四公子,乃是夏國雅王,夏國夙王,華國烈王,鳳國刖王。雅王之雅,夙王之狂,刖王之冷,烈王之魅,名動天下!

四年前,天下突然湧躍出幾位曠世奇才,此四***謀才略皆高於常人,且風姿無人能匹敵,被稱位‘天下四公子’!

雅王之雅……想到那四個字,我的腦子裏倏地浮現剛才在長廊遇見的那人,瞳孔猛地一縮。難道……

想來是了,除了雅王夙雅望,試問天下何人能有這等絕世風姿!

心頭湧起一股莫名的黯然,我抬頭看向王座,那裏已空空如也,我不解地看向蝶衣,“剛才發生什麽事了?”

蝶衣驚異地瞪大雙眼,“娘娘您不知道?剛才這裏鬧刺客!”

我點點頭,看了看四周,淡然道“回去吧。”蝶衣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亦步亦趨跟上來。

廊下華彩流離的宮燈搖曳著,簷頭暗沉的鐵馬銅鈴“叮咚”脆響。初夏的夜晚仍有些涼意,我不禁摟了摟雙臂。

蝶衣追上我的步子,皺眉道:“娘娘,剛才奴婢為您帶著件披風,好象忘在禦花園,不如現在取來吧。”

我動了動唇,欲阻止她,話還未出口她已轉身跑回去了。

曬然一笑,我隻得由了她去了。趁著皎潔的月『色』,逐漸向西邊渡步,途中不時有巡邏的侍衛經過,大概是在搜查剛才的刺客,巡邏的侍衛增加了許多。

一路緩行,越走越遠。走過長廊,才發現前麵是一片空寂無人的宮室,隻是在宮外的廊下有幾盞零星的燈照著,分外的昏黃朦朧,想是廢棄已久的。凋零的落紅鋪滿地上,回廊上原本光滑明朗的紫琉金磚被厚厚的灰塵層層疊疊地掩蓋起來,遮住了原本的華光流彩。

大殿門口一株梨樹橫生錯枝地成長著,枝頭隻有幾朵蒼白的梨花,淒哀地述說著曾經的繁華。

“……紅顏未老恩先斷,可憐白發生……”

不遠處傳來陣陣哀戚的歌聲,我感慨地望向殘破不堪的宮殿,低聲『吟』道:“何事長門閉,珠簾隻自垂。月移深殿早,春向後宮遲。蕙草生閑地,梨花發舊枝。芳菲自恩幸,看卻被風吹。”

默歎了口氣,我正欲轉身回去,脖頸上倏地一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