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劉江也看著幾人,正好奇呢!

餘飛看著,有些不太好解釋,他不知道夜澤銘恢複出院了,以為,就美景或者良辰會在家。

看著餘飛不好解釋,顧朝夕說道:“我是美景同學,我叫顧朝夕。”

馬麗看著幾人,這人是餘紅蓮前夫,該怎麽解釋呢?她快速想了個回答,說著:“我跟餘飛是搭檔,他的富豪傳媒,我有股份,我是股東。”

餘飛突然驚奇,說著:“我怎麽不知道你有股份?”

馬麗咬咬牙,然後說著:“回去把合同書好好看看,我有股份的,等著你電影大賣,分點紅給我。”

餘飛看著馬麗的假笑,心想著:這家夥,啥忙都不給幫,還想分紅。

看著幾個年輕人,劉江笑了笑,“年輕真好,不像我倆都老人。”

夜澤銘又看著後麵那人,“你不自我介紹一下嗎?”

餘飛說道:“我司機,餘陽。”

“那你們來?幹嘛?”夜澤銘又問著。

馬麗想著,他怎麽那麽多問題呀!

顧朝夕也不知道該如何說。

兩人都看著餘飛,餘飛掃描到信息,說道:“是這樣的,今天不是過節嗎?我想請良辰跟美景出去吃個飯,然後唱唱歌,您也知道,年輕人,都愛這麽玩。”

馬麗與顧朝夕立刻點點頭,“就這個意思。”

“美景在樓上。”夜澤銘說著。

“我是女孩子,我上去!”馬麗急忙說著,然後看了看樓梯,立刻走上去,盡管不知道美景房間是哪個,可是,也隻能硬著頭皮衝了。

“這樣吧!讓他倆給我倆下棋,我倆在一旁指揮,看看,能不能,分出個勝負!”劉江提議說道。

夜澤銘想了想說道:“可以。”

“餘飛,你過來。”劉江說著!

餘飛走了過去,然後坐在劉江身邊。

“顧朝夕是吧?你過來給我下棋。”夜澤銘說著。

劉江看了看棋局,說道:“該誰走了?該黑棋走了。”

夜澤銘看了看,說道:“馬……”

馬麗焦急的看著麵前的幾個門,那個房是美景的?

她隨便敲了敲門,沒人應,然後,走到對門,敲敲門。

“誰呀?”美景說道。

一聽女聲,馬麗驚喜說道:“美景,我能進去嗎?”

“你誰呀?”美景說著,好像自己一直沒啥朋友,連女閨女都沒有,那這女的,誰呀?

馬麗扭開門,走了進去,“我不認識你呀!”美景嚷嚷道。

馬麗立刻關上門,說道:“我是餘飛搭檔,那次富豪傳媒,我們應該見過的。”

美景想著,好像有點麵熟。

“我也是顧朝夕表妹!”馬麗又解釋著。

一聽這解釋,美景就通了,原來是,顧朝夕,讓她來的。

“那你都來了,顧朝夕是不是在樓下?”美景試探性問著。

馬麗微微一笑,走了過去,“你也知道,我哥喜歡你好多年了,你就不能給他個機會嗎?”

美景低下頭,說道:“我倆不合適。”

“我覺得你倆挺合適的!”馬麗在一旁說道。

美景抬眸看了看這個短發女孩,既然顧朝夕有勇氣過來,肯定是她鼓勵的,她也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