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如飛絮,落地無聲。Www!qUAnbEn-xIaosHuo!cOM

進了臘月門,冬的氣味也越來越濃。一場不是很大的雪,已經斷斷續續地下了三天,積雪也已經過了腳背。

上午十一點,何林華無聊地坐在辦公室裏,眯著眼看著電腦屏幕上的網頁遊戲,隨手點動著。

“真搞不懂,我當初怎麽就同意來這兒當這個狗屁記者了!”

何林華是河上省治安師範大學的畢業生。雖然身在師範大學,但是何林華讀的卻不是師範專業,而是新聞專業。大學畢業以後,何林華放棄了記者職業,回到了老家黃林市,在家當起了宅男,成了一名職業寫手,小日子倒也過得比較滋潤。不過何林華的好日子沒過幾個月,便被父母給破壞了。

何父、何母以“在家沒出息”為由,讓何林華的舅舅幫忙給何林華找了一份記者的工作。何林華的舅舅在治安市治安縣工作,人脈也大多在治安縣,何林華的這份工作也便落到了治安縣。於是,在離開治安市三個月以後,何林華又再次回到了治安市,去了治安縣,成為了治安縣新聞中心的一名臨時工。

治安縣新聞中心屬於治安縣委直接管理,工資、福利待遇都挺不錯,何林華的舅舅為了給他找這份工作,還真是費了不少心。為了不讓父母操心,也不辜負舅舅的這份好意,何林華便老老實實地在新聞中心工作起來。這一眨眼的功夫,兩個月便過去了。

新聞中心內人員原本就不是很多,何林華一進入新聞中心,便被委以重任,每天跟著單位的老前輩出任務,經過兩個月的磨練,何林華也漸漸適應了新聞工作者的生活節奏,開始獨立接受采訪任務。

新聞工作者有新聞工作者的苦惱。當有新聞點、新聞線索出現時,不管什麽時間都必須立刻行動起來,前往執行采訪;一旦沒有了新聞點、新聞線索,新聞工作者就得自己出動,尋找新聞——當然,對於何林華這個懶人來說,尋找新聞線索,簡直就是一個神話。隻要沒有給他安排采訪任務,何林華一般都會窩在辦公室裏,上網玩玩遊戲,看看小說,等著下班。

又玩了一會兒遊戲,時間已經十一點半了,何林華站了起來,向著四周掃了一眼——由於連續下了三天雪,縣領導也都龜縮起來冬眠,沒有“活動”,縣裏基本沒有采訪任務,記者部的五個人都坐在辦公室裏,沒有出去。記者部主任劉俊偉坐在電腦前玩著遊戲,資格最老的秦雄坐著看報紙,其他三個人則在角落的桌子哪兒鬥地主。

何林華撇撇嘴,然後站在窗前,看了看不斷落下的雪花,伸了個懶腰,說道:“這雪還要下幾天啊。”

劉俊偉隨手點動著鼠標,不在意地搭了一句“不知道”。秦雄輕咳一聲,伸手推了推眼睛。其他三個人好像根本沒有聽到,自顧自地玩著牌。

雖然被人無視,但是何林華卻並不在意。對於新聞中心這些人的德性,他在剛來沒多久的時候就已經摸得很清楚了,他們沒有搭理他那才正常,如果有人接茬搭話,那多半是沒什麽好事!

何林華搖了搖頭,又坐在了電腦前。

“十一點三十五了,再過五分鍾撤退回家。”心中打定了念頭,何林華又接著玩起了他一直在玩的那款網頁遊戲——新聞中心雖然是前幾年機構改革才出現的新部門,但是卻也是正兒八經的政府機構,所以每個人都配給了一台專用電腦,用來寫稿件、存照片。不過,電腦雖然是歸私人使用,但若是被紀委監察機關發現裏麵下載了網絡遊戲、小遊戲什麽的,那可就要吃不了兜著走。所以,何林華在單位的時候,一般也隻敢玩玩網頁遊戲——方便、有意思,還不用擔心被人發現。

何林華玩的遊戲是一款修仙類遊戲,名叫《自由修仙》。這款遊戲在遊戲方式、內容等方麵進行了創新,讓玩家能夠完全按照自己的意願進行設計和玩耍。而何林華在這款遊戲裏,則是一個所謂的“隱藏職業”——煉化師!所謂煉化師,就是能夠對遊戲中能夠通過煉化遊戲中的各種物品的一個職業。根據能夠煉化的物品,煉化師還可細分為煉物師、煉藥師等等,何林華的遊戲角色,則偏向於煉化怪物魂魄,是一個煉魂師。在遊戲中,何林華可以通過煉化魂魄,可以從魂魄中獲取靈力、金錢、經驗、丹藥、武器等等。,

有人要問了,要是這樣,何林華這個隱藏職業在遊戲中豈不是無敵了?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像何林華這樣的“隱藏職業”,在遊戲中可謂是遍地都是……

點擊進入了煉魂空間,何林華看著屏幕中央的煉魂神殿。經過5分鍾的能量汲取,煉魂神殿中魂力值達到了50,剛好夠煉一次丹藥。當下,何林華將煉魂神殿中的50魂力值提取出來,輸入了靈丹轉換神塔之中,選擇了轉換高級丹藥。

“50魂力值轉換高級丹藥,成功率為20%,您確定要轉換嗎?”

何林華看都沒看屏幕上的提醒,直接點了“確定”。

“請稍候,丹藥轉換中……”

“砰”的一聲,記者部辦公室的門被撞開,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門口。

何林華抬頭一看,站在門口的是辦公室主任齊峰林。記者部內其餘等人也都抬起頭看了看,發現是齊峰林後,一個個又非常默契地低下頭,各幹各的。

齊峰林對記者部的情況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他一聲不吭,快步走到了劉俊偉的身前,把手中一張便箋放到了他的桌子上,隨口說道:“今天下午1點,派一個記者去縣委辦公室等著,副市長許文亮要去都城隍視察,縣裏麵平書記、朱主席、張主任、馮縣長陪同。”

齊峰林話裏麵的平書記人,分別是縣委書記、縣長平山虎,政協主席朱懷德,縣委常委、縣委辦主任張長年和分管文化旅遊的副縣長馮二娃。

劉俊偉拿起了桌子上的便箋,一臉假笑地說道:“你說這下大雪的,許文亮不摟著二奶在家睡覺,來治安縣閑逛什麽啊。”

齊峰林根本沒有搭話,扭轉身說道:“下午一點,縣委辦公室,現在就趕緊安排了,可不能忘了。”

齊峰林一出門,何林華立刻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假裝喝水——下這麽大雪還得跟著出去下鄉,還是跟著縣裏麵的一把手,肯定不是什麽好事!不過,整個記者部裏麵,就數何林華的年紀小、資曆淺,這種沒什麽好處的事兒,一般可都是新人完成的啊……

“小何啊……”劉俊偉說話一個大喘氣兒,“今天下午你就跟著去看看去吧。都城隍可是個好地方,你跟著去看看,上柱香,保證你來年運氣倍兒好。”

“嗯。”何林華低聲應了一聲,心裏嘀咕著:“什麽狗屁的好地方,倆月我都去三回了,也沒見我運氣好過啊……”

劉俊偉說完,又便箋夾子上找到了一張紙,一拍腦門,說道:“差點兒忘了!下午五點,縣賓館六樓會議室要開個總結會,你們看看誰去?”

打牌的三個人依舊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一句話都不說。倒是正在看報紙的秦雄又伸手推了推眼睛,說道:“還是讓小何去吧。記者部有了年輕人了,就要讓年輕人多鍛煉鍛煉啊。咱們這把老骨頭,就不要搶年輕人的功勞了。”

“撲……”正在喝水的何林華頭一偏,一口水全都吐到了桌子上,心中大罵道:“鍛你妹啊!一下午出兩次任務,你以為我超人啊!”

劉俊偉還是一臉假笑,開口說道:“老秦,小何還要跟著去都城隍,下午還不知道能不能趕回來呢。”何林華聽得心裏麵猛點頭,就是啊!不過,他可不敢隨便開口,萬一說錯了什麽話,以後可就要倒黴了。

“這樣吧!小何要是下午五點以前能趕回來,就讓小何去。要是趕不回來,小何給我打個電話,我再派人。”劉俊偉臉上依然是一副笑臉,不過,這個笑臉在何林華的眼中卻是無比邪惡。

“你妹啊!辦公室裏麵坐著一窩牲口,讓老子一個人跑前跑後的!”何林華心裏把劉俊偉這個笑麵虎狠狠鄙視了一番,然後趕緊起身,拿起窗戶上的抹灰布,一點點的擦著桌子上的水。將桌子抹幹淨以後,何林華又把鼠標拿了起來。

不過,何林華剛剛拿起鼠標,立刻覺得一股電流從鼠標上傳到身上,這股電流仿佛長了腿一般,自己從何林華的左手開始,一點點的散向全身。

兩秒鍾之後,何林華嚇了一跳,連忙把鼠標扔到了桌子上——奶奶的,這鼠標是什麽垃圾產品,居然還漏電!

鼠標砸到桌子上,發出了“砰”的一聲輕響,劉俊偉、秦雄兩個人扭頭看了他一眼。何林華把抹布放在一旁,伸手晃動了兩下鼠標,看了看屏幕——鼠標還在非常靈活的提溜提溜地轉著,但是桌麵上《自由修仙》的網頁卻空白了一大片。

“不會是死機了吧?”何林華心中詫異,按下了電腦的關機鍵。就在同時,一股眩暈感出現在何林華的頭頂。

“不會是昨天晚上熬夜熬太晚了吧?今晚得早點睡……”伸手在太陽穴使勁按了兩下,何林華覺得稍微清醒了一些。

扭頭看了眼電腦,何林華起身說道:“劉主任,我現在先去回去了。”

“噢……對,你先回去吧。稍微休息一下,下午一點自己到縣委辦去,記著帶上相機。”劉俊偉臉帶微笑,一臉關切。不過,劉俊偉的笑容,在何林華的眼中確實分外的醜陋和虛假。

“嗯,知道了。”何林華從櫃子裏麵拿出了一台相機,然後又向眾人一一道別,離開了辦公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