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求支持~~~求訂閱~~~

幾句話的工夫,何林華也已經知道,自己為什麽被人厭惡了。WwW。QUanbEn-xIAoShUo。cOm對於這種小事兒,何林華一向都不太喜歡計較,直接扭頭掃了那位修士一眼,將那幾位修士身周的平衡本源力量給暫時釋放開來。而等到平衡本源的力量釋放開來之後,那幾位修士似乎也知道何林華並沒有什麽惡意,也沒有大喊大叫,求援求助什麽的。隻是那位看似領頭的修士又再度說道:“好了,這位道友。現在,還請你離開吧!”

“請我離開……嗬嗬,我隻怕暫時還不能離開了。當然,你們若是能告訴我華勞道友現在在何處,我倒是可以立刻走人的!你們幾人,是否知道華勞道友現在經常出現在什麽地方?在下經年未見華勞道友,現在卻是想要前往一會了!”

“這個……”那些修士相互之間對視著,麵麵相覷,“抱歉,我們對此並不是太過了解。不過,聽聞華勞道友一直都在想法子刺殺那隻毒眼怪物!是以,如果要是能找到那隻毒眼怪物的具體位置之所在,或許能夠找到華勞。隻不過,我們的權限太低,這些消息,並不清楚……”

“那你們上麵的人,應該知道華勞道友有可能所在的位置嘍?”何林華緊接著又問了一句。

那位修士立刻說道:“不錯!我們上麵的人,確實是知道華勞有可能所在的位置!嗯……隻不過,我們的首領什麽的,那可不是道友你想見,就能見的……”

“這塊兒玉符,你認識嗎?”何林華想了想,伸手入懷,直接摸出了一塊兒玉符——卻正是當初狂虎聖者送給何林華的榮譽軍團長的身份玉符!

那位修士將玉符接了過去。然後神識一掃,臉色頓時變了變——何林華這次拿出來的這塊兒玉符,他自然也是認識的。因為現在怪物攻城的情況岌岌可危。整個強者戰場裏麵,八大軍團各自的軍團主力,已經開始逐漸向著聖者轉移而來。八大軍團的軍團長,現在已經各自有著一個分身在聖城之內駐守著!而這塊兒玉符。在不滅軍團所有的玉符裏麵,自然是大有來頭的!這算是不滅軍團之內的修士,所能達到的最高等級了!成為了榮譽軍團長。雖然名義上為榮譽,但實際上卻有著同軍團長同等的權力!能夠調用不滅軍團之下的任何一股力量為之服務!而像是這種榮譽軍團長,想要真正地獲得,還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必須得有著聖者的實力!像是不滅軍團的榮譽軍團長,現在就有著一個,那就是新晉的聖者。曹升天,升天聖者!而這位升天聖者身上的玉符,同何林華拿出來的這塊兒玉符,除了名字不一樣之外,其他的都是一模一樣!

“屬下見過軍團長大人!軍團長既然擁有這塊兒玉符。那自然是可以自由出入聖城的。先前在下等人有所得罪之處,還請軍團長大人見諒!”那位修士將何林華的身份玉符給遞了回去之後,先是畢恭畢敬的道歉,然後才又緊接著說道,“軍團長大人,您若是想要知道華勞的位置,現在在下可以做主,將軍團長大人領去聖城的核心城之內!到時候,軍團長大人可以同核心城的情報人員直接問話……”

“那就好!那就麻煩你了。”何林華微笑著點了點頭。

那位修士連忙急切地說道:“不麻煩!不麻煩!能為軍團長大人服務,是在下的榮耀!能夠抵擋怪物軍團,主要還是要靠軍團長大人這種強者的。我們隻不過是服務一下,不算什麽……”

那位修士話音落下,何林華的身後才又是一連數聲響動,齊雲鵬等人也已經站在了何林華的身後。那位修士見狀,剛剛想要盤問,但在看到這些人都跟在何林華的身後,便放棄了——這些人都是何林華的手下,那盤問與否,自然也就不重要了!

緊接著,那位修士在前方領路,引著一行人向著核心城之內飛行而去。幾分鍾過後,何林華等人便到了核心城外。之後,那位修士借用了一下何林華的身份玉符,立刻便得到了放行。隻不過,何林華等人是能夠進去,那位修士卻不能進入了。

何林華等人進了核心城,立刻又有修士上前來詢問。何林華直接言明,想要找情報修士,詢問一下華勞現在所在的位置,立刻便又被領著向著一處方向飛去。

隻不過,何林華等人才飛出去沒多遠,卻隻見從側麵飛來了一位修士。而那位修士在看到了何林華之後,先是一呆,然後才又訝然道:“你……你是何林華道友?還有,雲鵬聖者?你們……你們怎麽來了?”

何林華和齊雲鵬等人一同扭頭,向著說話的人看去。這一看之下,卻發現,這看到的,還真的是一位熟人!這位突然出現的修士,卻正是不滅軍團的軍團長,狂虎聖者!

“原來是狂虎聖者,有禮了!”何林華現在實力不同了,地位之上自然而然地也就有了一些變化。在看到狂虎聖者的時候,也不再像是以前一樣,還稍微有一些顧忌。現在,何林華根本就一點兒顧忌都沒有了,想怎麽說話,就怎麽說話的!

“嗬……”狂虎聖者臉上的不快之意一閃而過,然後才又說道,“在下現在就有一道分身長期留在聖城之內,管轄著一部分軍隊……倒是何林華道友還有雲鵬聖者,你們兩個……怎麽會突然來聖城?”狂虎聖者在說話的時候,雖然將何林華的名字擺在了前麵,但是目光卻一直看著雲鵬聖者,等待著雲鵬聖者的回答。顯然,在狂虎聖者看來,真正地能同他平等對話的,隻是雲鵬聖者而已,至於何林華,根本沒有這個身份和地位!

隻不過,狂虎聖者顯然並不知道。何林華現在可以說已經將雲鵬聖者給徹底收服了。

狂虎聖者在等著答案,而雲鵬聖者顯然對何林華被無視有所來氣,直接目不斜視。兩眼看著前方,一副愛理不理的架勢。就在狂虎聖者覺得有些尷尬,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他的目光不經意地在雲鵬聖者身後的那些修士身上掃過。而他這神識一掃。臉上的表情,緊接著便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丫丫個呸的!他這到底是看到了什麽?那些跟在雲鵬聖者身後的家夥,每一個。看上去都是那麽眼熟!這怎麽看,都像是在兩萬年前隕落掉的那一批強者修士啊!而且,其中就狂虎聖者所知道的聖者,就有著四個之多!至於其他人,雖然說從身上的具體氣息裏麵根本感應不到具體的實力,但是,從這些人身上的氣息恒等的情況可以看得出來。這些人就算不是聖者,那也不是什麽省油的燈了!

以前,何林華的身旁僅僅隻跟著一位雲鵬聖者,就已經讓狂虎聖者覺得很驚訝了。而現在,何林華的身後。居然除了雲鵬聖者之外,還跟著另外十九位實力強橫,輕易看不出深淺的強者……這就算是狂虎聖者,也根本淡定不了了!

“這何林華到底是什麽人?怎麽可能會有如此之多的強者跟隨於他?難道說,這家夥根本不是什麽好運的家夥,而是真的有著什麽倚仗不成?”狂虎聖者眼中光芒閃爍,同時聰明的他已經又將目光看向了何林華,畢恭畢敬地笑道:“何林華道友,還請問,何林華道友前來聖城,是有何事啊?”

在見識了何林華身後的那些人之後,狂虎聖者才算是擺明了態度,真正地對何林華表示其了尊敬,而不是對那些身後的人表示尊敬!能讓如此之多的強者甘願服從,這已經從各方麵證明,何林華並不是一個什麽簡單人物!能控製聖者,那就代表著,能有同他同等的地位了!

何林華在沉寂了幾秒之後,才微微一笑,說道:“嗬嗬嗬……說起來,也不是多大點兒事情。在下同華勞道友有故,這一次閉關結束之後,聽說了華勞道友的一些事情,是以想要見華勞道友一麵。不過,在下的信息來源,畢竟是不如諸位的,是以今日來此,是來請求諸位能幫忙,讓在下查看一下華勞道友現在身在何處……”

“原來是這樣!”狂虎聖者恍然大悟,點了點頭,哈哈笑道,“這不算是多大點兒事情,在下就能給何林華道友辦好!而且,何林華道友你是何種身份,像是這種事情,又用得著親自前去相詢?直接派人去問一下,然後回頭有一個答複,也就是了!有這閑工夫,何林華道友還不如同在下閑聊片刻呢!對了,何林華道友,你隻想著看華勞道友不成?像是不滅軍團之內,何林華道友你也有不少朋友的嘛!像是刁明、刁誌華父子,還有杜掌櫃,那位無情尊者等等……這些人,現在可都在聖城之內呢!何林華道友若是有空,一同見見他們,卻也不錯!”狂虎聖者說罷,扭頭向著那位給何林華領路的修士吩咐道:“你現在就去情報處,讓他們派一個人過來,將華勞的具體信息、位置都給送過來。記著,速度要快!”

“是!”那位修士立刻點了點頭,然後飛身一閃,便已經離開了。

有著狂虎聖者引路,很快,何林華等人便已經跟在狂虎聖者的身後,進入了一處殿堂裏麵。一進入大殿之內,狂虎聖者又立刻向著身旁的修士吩咐道:“你們,快些派人過去,將刁明、刁誌華還有無情給招來,就說有故人前來拜訪了!對了,我聽無情說,何林華道友似乎還認識司空俠?司空俠這十年以來,實力增長也確實過人……再將司空俠也請來!”

狂虎聖者說罷,何林華才又略微好奇地問道:“無情尊者……他居然還活著?”當初何林華在看到無情尊者的時候,明明已經覺得,無情尊者命不久矣。而現在,無情尊者居然還活著。而且,聽狂虎聖者的意思,似乎還混的不錯?

狂虎聖者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這裏沒有什麽無情尊者!就無情的這份兒實力,又怎麽能稱呼為尊者?”狂虎聖者頓了頓,接著說道:“不過,無情這家夥。不愧是從弱者墓地裏麵衝破守關人的關卡,潛力非常巨大!在生命的最後關頭,也就是你離開強者戰場不到半年的時間裏麵。無情憑借自己的毅力,直接打到了渡劫期頂峰,壽命得到了新的增長!同時,無情這家夥又進入了試煉之地內。三個月時間後,融合了第八層道紋,並且領悟了一部分衍生的本源法則!現在的實力。已經不再一般的副軍團長之下了!”狂虎聖者說話間,神識在何林華的身上一掃,然後默不作聲——他這卻是想要查探一下何林華的實力。隻不過,何林華現在的實力比起狂虎聖者要高太多,再加上何林華自己有意掩蓋的話,就狂虎聖者的神識力量,又怎麽可能看得出何林華的具體實力來?現在。在狂虎聖者的眼中,何林華的實力,還僅僅隻是一個實力不強的小雜魚罷了!

“原來如此!”何林華隻當沒感覺到狂虎聖者的探查。

十年前,無情尊者在何林華的眼中沒有任何威脅。而現在,十年過去了。無情尊者在何林華的眼中,依舊還是沒有任何威脅!

無情尊者在不斷地成長著,而何林華也在不斷地成長著!隻不過,無情尊者同何林華這種程度的成長,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相去太遠,沒有任何的可比性罷了!

狂虎聖者沒有聽出何林華的意思,繼續饒有興致地給何林華介紹道:“還有,那個司空俠,何林華道友也應該認識吧?這司空俠,當初似乎也在你們那一處的弱者墓地裏麵負責看守關卡。也不知道到底走的什麽運氣,居然直接領悟到了接近本源的力量!按照我們的估計,這家夥隻要有時間,成為一位新的聖者,應該不在話下!而他現在的實力,也不弱,至少比起越境七層的修士,要強上不少!”

狂虎聖者絮絮叨叨地說完,這時候,殿外也傳來的聲響,說是刁明、刁誌華、無情尊者、司空俠四人求見。

狂虎聖者下令讓四人進入大殿之內。而四人進了大殿,其表現自然也各不相同!像是刁明和刁誌華,在看到何林華的時候,自然很是欣喜!而無情尊者臉上平淡,一切正常,反倒是司空俠這家夥,一看到何林華之後,居然直接就釋放出了一絲隱晦的殺意!

何林華現在的神識感應,那是何其之敏銳?他在微微發愣之後,輕哼一聲,不再多說什麽。反倒是跟在何林華身後的齊雲鵬等人,則一同將神念力量鎖定住了司空俠,隻要司空俠敢有任何異動,那就絕對會遭到這二十個人的一致反擊!

當然了,很可惜,司空俠的實力,比起何林華、齊雲鵬等人來說,實在是有些太弱了。他現在被二十位聖者直接用神念力量給鎖定住了,卻根本就沒有察覺到這二十股神念力量,反倒是非常搞笑地在何林華的衣服上做了一個神識印記,顯然還想要事後找何林華的意思。

至於無情尊者,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則隻是撇了撇嘴——不得不說,無情尊者經過了當初在論道庭之內的見麵之後,算是徹底認清了自己的地位——他的實力不錯,潛力也不錯,但是在何林華這個變態麵前,那根本什麽都算不上的!這其中的差距簡直太大了,根本無可彌補!是以,事關何林華身上的一些秘密,他也就一輩子給憋在了心中。而現在這情況,狂虎聖者親自招待何林華,這更是從側麵說明了何林華的身份地位,至少同狂虎聖者相去不遠了!這其中的恐怖差距,無情尊者要是還想著要報複,那才有鬼了!

至於司空俠的動作,狂虎聖者自然也是看在了眼裏麵的。

隻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對司空俠的這種小動作,又能怎麽樣?他現在要是直接將這事兒給點了出來,那可就相當於是在打自己的臉了啊!是以,在這種時候,直接假裝沒有看見,才是正理!

至於說,司空俠這家夥事後真的跑去找何林華的,那會有多麽的悲催?這又關他狂虎聖者屁事兒?先前叫來了司空俠,他是覺得何林華同司空俠之間有著交集,而且關係應該還算不錯,是以叫來襯場子的。而現在,司空俠親自用行動表明,他同何林華之間不僅不是朋友,而且還有可能是敵人,那狂虎聖者又有什麽辦法?而且,你是敵人就是敵人吧,居然還在這麽多人麵前,印下你的神識印記……那簡直就是找死找不著地方啊!

狂虎聖者可以肯定,何林華身後的那些人,至少有一半是聖者啊!司空俠找死還能找的這麽準,狂虎聖者還有什麽話可說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