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淘淘的表哥。wWw。QuANbEn-XiAoShUo。cOM今天的天氣真的很不錯的。從昨天晚上十二點開始,外麵就是雨夾雪,到現在還沒停呢!”胡雨菲嘴角彎彎,甜蜜地笑著,那個笑容,那叫滲人啊。

“啊……那啥。”何林華眼珠子向四周瞄了瞄,“雨菲啊,家裏麵醬油又沒了!我去打個醬油~”

何林華說完,逃也似的離開了——雖然他臉皮子夠厚,但是被大老婆堵到小老婆房門口,也有點不大好意思了。

“淘淘的表哥,最近醬油漲價啦!要記著帶夠錢啊!”胡雨菲的聲音溫柔的,簡直就跟水似的。

“撲通!”逃到門口的何林華手忙腳亂地摔倒,把門砸了個大窟窿,抬頭一看隻見不缺大師雙手合十地站在門口。

“何小友,為何如此驚惶?”不缺大師稽首問道。

何林華打了兩個哈哈,拖著不缺大師往住宿區外走去:“那啥,不缺大師,你們少林寺的房門實在太不結實了,我這輕輕一推,門就破了,以後像這種豆腐渣工程,咱們一定要堅決杜絕。”

“阿彌陀佛,何小友說的是。不過,何小友這麽急匆匆地卻是要去往何處?”

“你不是叫我有事嘛……”何林華和不缺大師說笑間,人已經走出了住宿區。

看著何林華滑稽的表現,胡雨菲“撲哧”一聲,輕笑出聲——隱隱約約中,從胸口的契約上,她似乎感覺到了何林華對她的愛意和歉意。

“這次就原諒這個壞蛋了。”胡雨菲伸手按住了胸口的契約,心中的千般不快,仿佛一瞬間都消融了。

“雨菲姐姐。”琦爾燕娜穿好衣服,站在了胡雨菲身側,兩眼好奇地看向窗外,“哇!外麵真的有雨夾雪。雨菲姐姐,你怎麽知道昨晚上就下開了?我都沒怎麽注意。”

“哼!”胡雨菲伸手刮了刮琦爾燕娜的鼻子,“你整晚隻顧著跟那個壞蛋恩愛了,怎麽會察覺!不知羞,聲音那麽大!”胡雨菲想起昨晚的那一幕,臉上浮起了一朵紅雲。昨晚她在**翻來覆去睡不著,又聽到另一間房間內的動靜,自己一個人跑到少林寺大殿坐著去了。結果她這一坐坐到了早上,直到不缺大師來了才回到房間。所以,她才會對晚上的天氣情況一清二楚。

琦爾燕娜拉著胡雨菲的衣袖,不依地扭了扭:“可是……侍寢真的很舒服,人家忍不住嘛。”

“嗯?”胡雨菲奇怪地看向琦爾燕娜。

“雨菲姐姐,怎麽了?”琦爾燕娜問道。

“沒什麽。”胡雨菲伸手揉了揉太陽穴,她隻是感覺到,琦爾燕娜的性格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似乎比以前,更有感情了。

琦爾燕娜“嗯嗯”了兩聲,笑道:“雨菲姐姐,我聽老公說,你也給他侍過寢,你那時候舒不舒服啊?”

胡雨菲被琦爾燕娜的話問得滿臉通紅,她伸手拍了拍琦爾燕娜的小腦袋:“小色女,你還真不知羞。”

……

外少林大殿之中,何林華和不缺大師並肩站立,伸手指著眼前的一個老和尚,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你……你不是死了嗎?”

那個老和尚正是外少林的方丈,虛明,也是第一個跟何林華“道謝”的人。

虛明微笑稽首道:“阿彌陀佛。何施主,生既是死,死既是生……”

“別別別!你別跟我說這些東西,我也會,殺就是不殺,不殺就是殺,你們那些東西,誰都能說的出來!”何林華他不激動不行啊,要知道,他當時在內少林,還曾經感應到這老和尚的魂魄,還在為是否吸收這老和尚的魂魄猶豫了老半天呢!

現在這個魂魄已經離體的人又莫名其妙的複活了,換個人來,估計能直接嚇死了事。

“阿彌陀佛,何施主深具慧根,一眼堪破紅塵百態,真乃修佛奇才。”虛明微笑道,“老衲我當初是死了,但是我現在又活了。”

何林華伸手按了按額頭:“拜托,咱換種容易懂的說法成不?你這麽說,很容易造成溝通障礙的。”,

不缺大師拂手道:“阿彌陀佛。還是由老和尚我來解釋吧。虛明用佛家真意講述,隻怕何小友聽不明白。還有,虛明,何小友與我一輩,又是武林中人,以後要尊稱前輩才是。”

“是,不缺祖師。”虛明道。

隨後,不缺大師才又向何林華解釋起這些人“死而複生”的原因,廢了好大口舌,才解釋明白,那些“死去”的和尚並不是死了,而是魂魄出竅,清除業力去了。

經這麽一解釋,何林華也有些懂了——畢竟業力這東西,隻要是個人就會有。這些佛修一個個講究四大皆空的,能消除身上的業力,他們一個個自然再樂意不過了。現在這麽一想通,何林華也就放開了,雖然不明白這些老和尚一個個怎麽靈魂出竅的,但他也沒有深究的意思了。

忽然之間,何林華想起了因果探測台的作用,心中想到:“這些和尚一個個說是清除掉了業力,我倒要看看,他們是不是一個個都六根清淨了……”

想到就做,何林華向眼前的老和尚丟了一個探測過去。老和尚的功德和業力立刻顯現了出來。功德:685。業力:1。

嗬!何林華看到這個探測數值,鄙視了一下,還說什麽清除掉所有業力了呢,這明明還剩著1點嘛。

何林華又把目光投向了不缺大師,探測了一下。不缺大師這兩個數值可著實讓何林華嚇了一跳——功德:56823。業力:19765。

何林華可實在沒有想到,不缺大師的功德和業力值居然會這麽高。功德五萬六就不說了,那差不多兩萬的業力,得殺多少人才行啊……

“何小友!何小友?”不缺大師微微皺眉。

何林華回過神來,哈哈了兩聲:“我剛才看不缺大師,隻覺您渾身上下金光四溢,當真是功德無量啊……”

“阿彌陀佛。”不缺大師苦笑一聲,“何小友就莫要說笑了。老和尚我自己的情況,自己知道。我這一生,雖然功德蓋世,但手上也沾了不少血腥,單單是那些業力,就足夠把我撤入十八層地獄了……”

你自己倒是挺清楚的嘛。何林華心裏麵嘀咕著。一直以來,不缺大師對他也算不錯,他雖然也想幫幫這個老和尚,隻可惜消除一點業力需要10點功德呢。就何林華煉魂神殿裏那一千多點兒功德,就算全部幫不缺大師消除功德,也連個零頭也不夠,他這又是何苦來哉?

“嗬嗬,不缺大師吉人天相,好人肯定會有好報的。”何林華嘻嘻哈哈地說道。

不缺大師微微一笑,隨即表情又嚴肅起來:“何小友,老衲昨日讓你在藏經閣內誦經悟佛,以免心魔再生,何小友為何不聽呢?”

何林華道:“那啥,不缺大師啊。昨天我剛到了藏經閣,沒多大工夫呢,就有一個前輩找到了我,送給了我一朵佛心血蓮,還說功德金身根本不懼心魔,我沒必要在藏經閣浪費時間什麽的……”何林華說話間,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那朵佛心血蓮,“你猜猜,那位前輩是誰?”

“阿彌陀佛!原來是武尊前輩來過。”不缺大師微笑道,“看來,魔窟四位前輩為了保住何小友,可是冒了很大險呐!”

“你怎麽知道一定是武尊前輩的?我又沒提他的名字。”何林華奇怪了。

不缺大師道:“何小友有所不知。魔窟共有七窟,其中後三窟已經被曆代前輩完全封閉,第四窟是一座半封印的廢窟,裏麵與前三窟相通,隻會偶爾有一些魔窟怪物出現而已。至於前三窟,才可以稱之為真正的魔窟。其中第一窟由血佛門的血佛老祖駐守,第二窟和第三窟則分別由你的師父浣平修士、師祖沙吾修士駐守。這剩下的第四窟,則由實力最弱的武尊前輩駐守。魔窟前三窟,是絕對不能有失,三位前輩絕對不可能離開魔窟。能被何小友你稱之為前輩,又被委任護送佛心血蓮這等寶物的,除了武尊前輩,沒有其他人了。”,

“嗬,你還真猜對了。你說佛心血蓮是寶物?我可沒這感覺啊。當初武尊前輩扔這玩意兒,就跟扔垃圾似的。”何林華一邊說著,一邊把佛心血蓮在兩手之間扔過來,扔過去的。

不缺大師的嘴角又開始抽抽了。是的,在何林華的努力下,不缺大師終於又開始抽抽了:“何小友,這佛心血蓮一共有三大功效。一是就如何小友所知,能夠清除心魔;二是能夠提升後天武者的實力;第三,則是能夠加速修行。佛心血蓮雖然對武尊前輩來說如同垃圾,但是對我們來說,卻還是一項寶物啊。”

“噢……”何林華點點頭,走火入魔不用說了,他根本不可能。提升後天武者實力?他有煉魂神殿的無數靈力,想要提升後天武者修為,那簡直就跟玩兒似的。至於第三點嘛,這個加速修行速度,對何林華來說,確實很具有吸引力。何林華不禁問道:“不缺大師,這佛心血蓮要怎麽用,才能加速修行?”

“嗯?”不缺大師表情古怪,“這個方法簡直,隻要把佛心血蓮的蓮花花瓣吃下去就行,一朵花瓣能夠作用大約1個小時。”

“就這麽簡單?”何林華訝然。

不缺大師道:“不錯,就這麽簡單。不過,我建議何小友還是把佛心血蓮的這個作用給忘了吧,因為這個功效,根本就是個雞肋。用得好了,短時間內實力確實會有所提升,但是隻要一個差錯,就會靈力反噬。到時候,輕則功力倒退,重則走火入魔!”

“呃……那你剛才還介紹這個功能幹什麽?”何林華無語,“這佛心血蓮該不會是在修煉的時候有什麽副作用吧?”

“阿彌陀佛,何小友還真說對了。”不缺大師道,“佛心血蓮雖然能夠將修行速度加速10倍,但增加相同修為時,卻需要在100倍靈力濃度下,耗費10倍靈力,並且忍受10倍痛苦。先不說達成100倍的靈力濃度有多困難,單單是那10倍的痛苦,就不是人類所能忍受了。就算你忍受下來,若是沒有與之相應的修煉環境,最終必然會導致靈力枯竭,隻能調動丹田、經脈中的靈力進行補充。這樣算下來,功力會不進反退,這佛心血蓮,簡直就是一劑毒藥啊!當然,想要驅除掉這三個不利因素,也是有辦法的,那就是千年血參和千年血靈芝和百年黃精。這兩個東西,已經有100年沒有出現過了。”

沒有出現過,你說這幹什麽?何林華腹誹著。不過,他越想,這個佛心血蓮對自己來說,似乎能夠使用——100倍的靈力濃度,這點對於靠提取靈力提升實力的何林華來說可以直接無視;需要耗費10倍的靈力,這也隻不過就是把提取靈力的數量增加了10倍而已;至於10倍的痛苦……好吧,在業力的強橫作用之下,何林華的修煉是完全無痛苦的。

照這麽來說,這玩意兒簡直就是為何林華量身定做的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