琦爾燕娜莫名其妙的能夠看到自己,何林華心中又對這個隱身符的作用起了疑心。wwW。QuanBen-XiaoShuo。cOm雖然靈符神殿內關於隱身符的介紹說是實力不高過他三層就不會發覺,但是也不一定就正確嘛!

這不,琦爾燕娜的實力根本沒有何林華強,但是卻能輕而易舉地感覺到何林華的位置。

何林華看了看門外,他門外不是有兩個全職保鏢嗎?這就用他們試驗一下,看看他們能不能感覺到他吧!

何林華讓琦爾燕娜繼續看她的肥皂片,然後自己輕輕拉開了房門,剛好能容一人通過。

房門突然打開,清玄、不缺大師二人自然感覺到了。他們立刻回頭,看向屋內。何林華身子一閃,就在這片刻間出了門,還順便把門給關住了。

看到門又關住,清玄、不缺大師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兩人都是一副很奇怪的表情,顯然不能理解為什麽。不過,他們二人的職責就是守好何林華就行,沒有何林華的吩咐,他們可不敢隨便敲門打擾——萬一要是何林華正在繪製靈符,毀掉一張靈符就完了!

何林華竄出門後,立刻貼到了門對麵的牆壁上,細心地觀察著他們二人的表情。

隻見清玄、不缺大師二人神情自若,絲毫沒有察覺到他們的監護對象,居然已經成功逃脫了!

何林華見清玄、不缺大師二人都看不見他,心中暗喜。看來,這隱身符的作用還是有效的嘛!嗯……或許,隻對那個神經大條的琦爾燕娜無效吧。

知道清玄、不缺大師二人看不到他後,何林華又起了玩鬧的心思。他一下子蹦到清玄麵前,又一下子蹦到不缺大師麵前,這個揮揮手,那個擺擺手的,玩得不亦樂乎。

因為隱身符不僅僅把人的身體隱去,還能隱去人身上的靈力波動,所以清玄、不缺二人雖然隱約感覺到身前有什麽東西,但卻並沒有在意,隻是都有些狐疑罷了。

何林華正蹦躂的高興呢,忽然之間,隻見清玄雙目猛然間睜大,他的那把法器折扇帶起一陣靈力波動,向著正在他身前跳來跳去的何林華擊去。

何林華大驚失色,也顧不上玩耍,連忙閃身躲開。

“撲!”

一聲輕響,那道靈力擊打在牆壁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凹洞。

何林華看看被帶出一個小缺口的衣服,一臉鬱悶:我擦的!這八戒師兄出手也太狠了吧?幸虧爺們兒我躲得快,要不然還不得被打出個血窟窿來啊!

“奇怪,眼前真的沒有東西?我怎麽覺得,有什麽在這兒跳來跳去的?”清玄老帥哥一擊之下沒有擊中,有些奇怪,也有些詫異——在他的神識感應之下,就算是那些所謂的有隱身異能的異能者也該被他給發現的啊!

不缺大師也皺眉道:“清玄修士這麽一說,我似乎也有這個感覺……似乎,真的有什麽人在咱們麵前蹦來蹦去的,就是看不到。”

“你也有這種感覺?怪了!為什麽什麽也看不見呢?”清玄說道。

不缺大師道:“這……也許是咱們這兩天神經繃得太緊了,錯覺吧。”

“這倒也是。”清玄說話間,居然跟不缺大師二人同時出手。瞬間門前的那片牆壁被二人合力之下給擊碎了。

“看來,是真的沒人啊!”不缺大師也道。

清玄道:“嗯,真的是錯覺。叫人過來修理一下吧。”

早就飛身躲在一旁的何林華吐了吐舌頭——丫丫個呸的!這兩個人也太奸詐了吧?居然說著話,趁著人不注意的時候猝然出手!好在哥剛才已經躲在一邊了,要不然非得被打得現出原形不行!

丟給清玄、不缺大師一人一個白眼:你們兩個夠狠的!哥惹不起你們,還躲不起你們嗎?

想到這裏,何林華慢悠悠地踱步,快速地走到走廊盡頭,拐了個彎兒。何林華敢一拐彎,便聽到身後一陣巨響。他一回頭,隻見身後的走廊居然全部被摧毀了,亂七八糟的建築材料碎渣到處都是。,

看到這一幕,何林華不用扭頭去看也知道,肯定又是清玄、不缺大師二人合力出手了!丫丫個呸的,這兩人還沒完了?

何林華正想著呢,耳中又聽到了二人的對話。

“難道真的沒有人?”“不會真的是錯覺吧?”“阿彌陀佛,老衲的感覺都30年沒錯過了,今天居然錯了?”“叫人來處理一下吧,萬一小師弟一會兒出門,看到這一幕,不知要說出什麽醃臢話了。”……

不再搭理這兩個神經過敏的人,何林華獨自一個隱著身,到處閑逛、溜達。一會兒跑到大廳,一會兒跑到信息中心,一會兒跑到指揮室,更猥瑣的是,這廝還跑到了女浴室和女廁所觀摩了一下,隻可惜裏麵連個人影兒都沒有,讓他大失所望。

“滴滴……發現特殊的子魂5984,是否吸收?”正在何林華逛遊著高興,估計著時間快到、該回去的時候,何林華的耳中突然傳出了一個提示音。頓時,何林華呆住了——有沒有搞錯?這觀察站內,居然會有特殊的子魂,還差不多六千條?那些特殊的子魂不是半個小時就會自動消散嗎?

何林華思索間,又往前走了幾步,係統便又提示,脫離了吸收範圍了。

何林華詫異,剛才在他的神識感應之中,那6000多子魂應該就在附近才對,這怎麽才移動了一兩步,那些子魂還是神識感應之中,就不能吸收了?

想到這裏,何林華又向身後退了兩步,提示音又響了起來。隨後,何林華按照神識的感應,向著那個方位走去。

走了不過二十幾米,那些子魂的感應越來越強,何林華也站在了一間完全封閉的房間內。

這個房間內,擺放著各式各樣的電子設備,一些身穿白大褂的人或是走來走去、或是不斷演算代碼,而何林華在這些人種,還遇到了一個熟人——正是這個觀察站的負責人,雲山宗的浣青。

至於那個讓何林華牽腸掛肚的一群子魂,則拜訪在實驗室內的一台設備上——不過,何林華入眼看到的,並不是一團煙霧狀的魂魄,而是一個戒指。看到那個戒指,何林華有些詫異。難道,這世界上還有能夠收取魂魄的戒指?

“嚴博士,關於這次課題的研究,成果怎麽樣?”浣青的話打斷了何林華的思路,他好奇地看向浣青和一個正在皺眉思索的白發、皺巴巴的老頭子,不知道他們所謂的研究課題是什麽?

那個老頭子嚴博士道:“浣青站長,根據收魂戒中收容的物質來判斷,我們基本上能夠確定,那些的確就是傳聞中的靈魂力量。不過……不過在開發使用這種力量的過程中,我們卻遇到了難題。根據我們研究,這種魂魄就是一種異常的電子波動,應該是你們所謂的天地靈氣與點播的一種微妙結合而生成的奇異物質……”

隱身站在一旁的何林華恍然:原來,這種戒指叫收魂戒?還真有吸收魂魄的作用?一想到這種魂魄的特殊作用,何林華走到了那台設備前,好奇地觀察著。

浣青威嚴地一擺手,道:“嚴博士,你說的這些,我都聽不懂。你的權限也足夠了,也知道現在魔窟之內的情況。我隻想知道,依實驗室現在的水平,能將這些魂魄發揮出多大的作用!”

嚴博士猶豫了片刻,回道:“這個……以我們實驗室的現階段研究成果,隻能把這種特殊的物質轉化成離子炮的備份能源,而且,比例是1000:1,也就是說,1000個這樣的魂魄,能夠形成一發子彈的能源。”

“1000個魂魄1發子彈?”浣青呆了一下,然後估計是氣笑了,“這還不如直接用核能裝置來的容易呢!”

嚴博士也訕笑道:“我們研究室的討論結果也是如此。不過,這種魂魄內實在是有著各種各樣的奇異能量,隻要給我們足夠的時間。我想,我們完全可以開發出更為強大的武器……”

“不用了!”浣青大手一揮,嚴肅地說道,“現在魔窟危急,哪裏有時間等你們進行這些亂七八糟的研究,這種收魂戒的製造和魂魄的研究立刻停止,轉而製造離子炮能源,我們必須得在最短的時間內,製造最為強大的戰鬥力!”,

“可是,這種特殊物質的研究,真的非常……”嚴博士辯解道。

“非常什麽?”浣青問道,“你們能保證在60天內製造出比離子炮更加強大的武器嗎?”

“不能……”嚴博士歎了口氣,“浣青站長,我懂您的意思了。我這就吩咐下去……”

“嗯?”嚴博士話沒說完,便看到了浣青的兩眼已經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他身後。他一扭頭,居然看到身後有一個人影,頓時,嚴博士也驚呆了——他們這實驗室內,可是有著各種高科技的探測設備啊,這怎麽多了個人都沒發現?!

這多出來的人,自然就是何林華了。

何林華現在還沒有察覺,自己的隱身符時間已經消失了,隻是直勾勾地盯著那個戒指——他剛才選擇了吸收魂魄,結果係統提示,那些特殊的子魂居然被束縛住了,不能吸收。這麽一來,何林華的好奇心自然更重了。

心中思索著這種收魂戒的特殊作用,何林華也把手伸了出去,想要拿起那個收魂戒觀察一下。

“不許動!”那個嚴博士看到何林華的動作後,就跟被踩了尾巴的老貓一樣。

何林華嚇了一跳,扭頭一看,發現整個實驗室的人都在盯著他看。一時之間,場麵極為寂靜,隻有實驗室內的一些電子設備在“滴滴答答”地響著。

“你是什麽人!居然敢擅自闖入觀察站的特殊研究室!你有什麽企圖?!”那個嚴博士並不認識何林華,瘋狗一樣的亂叫著。

何林華看到這一幕,當然反應過來了——悲催的!隱身符的作用居然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