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銷思路?這又是什麽玩意兒?”清玄已經被何林華時不時冒出的一些點子給整得神經衰弱了。wwW。QUAbEn-XIAoShUo。cOm至於那個營銷思路是什麽意思,清玄他這個幾乎完全與時代脫節的人,自然不會懂了。

何林華吧唧吧唧嘴,說道:“師兄,這個營銷思路你都不懂?那你還真是out了!營銷思路,就是指我把我所煉製出來的補血丹以一種我所期待的經營方法,賣給那些想要補血丹的人……”

“小師弟,你說什麽?你的意思是,你的補血丹,居然是拿來賣的?!”清玄怒目視之,咬牙切齒。他現在恨不得把何林華直接給劈成八瓣!這廝到底有沒有為國之心,都到了這個節骨眼兒上了,還想著要做買賣?!

“嗯?那是當然的了!”何林華回答的毫不遲疑,“我費那麽大工夫,要是不掙點兒東西花差花差,你還讓我做白工啊!”

何林華說完,還沒等清玄發飆,就又繼續說道:“清玄師兄,你聽我說,我的想法是這樣的。你給我提供藥材,我負責煉製丹藥,等丹藥煉製出來之後吧,咱們就在這觀察站裏麵擺個地攤,專門賣丹藥。魔窟之內的魔物魂魄,50個魂魄換1顆丹藥……”

什麽?原來小師弟所說的做買賣,居然是想要那些魔物魂魄?清玄聽到這裏,又愕然了。在魔窟裏麵,魔物魂魄那是什麽東西?那根本就是誰也用不上的垃圾啊!小師弟他居然讓那些武者、修士用這種垃圾,來換取救命的補血丹?!這又是什麽意思?

想到這裏,清玄又想起。何林華似乎說過,他搜集那些魂魄,就是為了繪製靈符來著。難道,小師弟此舉居然是為了搜集魂魄?而且,小師弟還讓安歇武者、修士用魂魄換取補血丹,顯然是不想讓那些人承自己恩情,是在為那些人的麵子著想啊!

一想到這些,清玄隻覺得何林華的身影在他的心中不斷變大,崇高起來,而他剛才對何林華的各種猜疑也全部煙消雲散了。

神仙呐!我剛才幹了件什麽事情啊!居然懷疑小師弟的為人,我簡直就是太卑鄙了!太齷齪了!

“喂喂喂!清玄師兄,你倒是有沒有在聽啊?我剛才說的法子,你覺得怎麽樣?”何林華對清玄的溜號很不滿。

清玄“啊啊”了兩聲,拱手向何林華行了一禮,說道:“小師弟品德高尚,心係在魔窟之中守衛的各位前輩,真乃我輩之楷模也!一切就按小師弟說的做,師兄我絕無異議!”

“好!既然師兄都同意了,那咱們就這麽辦吧!等咱們忙完了,你就去跟浣青師叔聯係一下,讓他立刻在這個觀察站內建造一個交易所。”何林華說話間,又拿起桌子上的一張白紙,用中性筆在上麵寫了個大大的2字,“師兄,以後你就負責2號交易所了!”

原來,剛才不知不覺中,何林華奇思妙想,天馬行空,已經把看攤兒的任務給分配下去了。琦爾燕娜負責1號攤位,清玄負責2號攤位,不缺大師負責3號攤位……

“……”清玄一陣無語,他剛才隻顧著讚美何林華的崇高人品了,哪裏聽到那些亂七八糟的話了?

何林華又道:“既然師兄已經知道了,那就好說了!現在,還請師兄陪我一起去研究室,問問研究室的人,看看他們能不能確定下魂魄的數量。咱們做生意,最主要的就是要講究誠信,絕對不能欺騙顧客,所以,咱們一定要讓研究室做出一個能夠探測魂魄數量的儀器才對。”

“……”清玄接著無語。這就不至於了吧?那些人好像不會在意到底有多少魂魄吧?不過,轉念一想,何林華“品德崇高”,誰知道這裏麵又隱藏著小師弟的那些崇高品德呢?所以,清玄還是緊緊地跟在何林華身旁,陪著何林華一起去了。

二人剛走了沒幾步,何林華一回頭,說道:“對了,清玄師兄。你剛才不是拿了我一顆補血丹嗎?承蒙惠顧,一共50個魂魄,請問是現在付款,還是先欠著?”,

清玄、不缺大師二人險些沒有摔倒。

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當初可不是收魂戒的持有者,沒有什麽魔物魂魄給何林華啊。

“先……先欠著!”清玄鬱悶了老半天,最後咬牙切齒地回道。

何林華應了一聲,說道:“好,先欠著就欠著吧!清玄師兄,咱可事先說好了,你這幾天要是還不了賬,小心過幾天鋪子開張了,我從你的工資裏麵扣!”

清玄內牛滿麵,他堂堂一位築基三層的修士,居然被何林華此般鄙視……

……

從研究室回來,清玄已經獨自跑去跟浣青交涉,開辦交易所的事情了。不過,單從清玄現在對何林華“崇高品德”的認知、理解和介紹,估計這件事情的成功率極高。

至於何林華一直以來所擔心的魂魄數量如何計算這個問題,也在研究室的保證下得到了解決。

原來,研究室早在研究魂魄的特殊性時,就曾經探索過這個問題。在何林華看來,魂魄是靈力。而在研究室的那群瘋狂科學家地眼裏,魂魄則是一種特殊的物質。既然是特殊的物質,就肯定會有特殊的計算方法!

於是乎,這些瘋狂的科學家在研究空當內,又從魔窟之中的另外一種物質中發現了能夠具體分辨且分離不同屬性差異的特殊物質的特殊礦石,並且通過這種礦石研究出了計算魂魄數量的方法。

聽到這個之後,何林華自然是欣喜若狂了。於是,他毫不客氣地下令,讓這些研究室的瘋子立刻開工,以最快的速度製造出六台可以探測、顯示並轉移魂魄的儀器。

這個儀器隻要製造出來後,何林華非常頭疼的問題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何林華回到房間後,立刻把清玄送來的那些藥材全部送入了煉丹神殿內,然後又一份份地進行了分類,大概花了十分鍾,將那十份藥材分好類,排入煉丹序列後,何林華又無所事事了。

這一無所事事了,人就容易瞎想。何林華更是其中典型中的典型。

何林華現在就在想,自己的丹藥生意做開以後,隻有補血丹一項,是不是有點太單調了?現在那些跨國的大企業、大公司,哪個不是推崇全方麵發展,多做幾門生意的。就自己這隻賣補血丹一種丹藥,隻怕過不了多久就會被市場給淘汰了吧?

好吧,從這些內容裏可以看出,何林華的確是在瞎想。整個魔窟之內,有膽子、有本領做丹藥買賣的,估計也就何林華一個人吧?他的周圍根本沒有競爭,整個一壟斷,又怎麽可能會出現被市場淘汰這種事情?

不過,何林華可不這麽想啊!他在想,自己除了賣補血丹外,還能做什麽買賣呢?

賣雞排?聽說觀察站內所有夥食全部都是免費的……賣服裝?估計那些人也沒這個心情,沒這個心思……賣武功秘籍?自己這兒都沒有……賣大虛弱符?好吧,自己這一賣靈符,肯定會被清玄老帥哥給發現,沒收充公。

想來想去,何林華也沒想出,自己到底還有什麽好賣的。最後,何林華又把目光落在了丹藥上——丫丫個呸的!哥總不能隻做一個補血丹的買賣吧?就算是為了哥今後成為魔窟交易所的第一大亨,也得多研究一些好東西來賣不是?

於是乎,何林華思來想去,最後又把目光落在了丹藥上。

雲山宗的玉簡中,一共記載了初級丹藥起重。除了那些什麽散外,還剩下補血丹、補氣丹、練氣丹三種。補血丹已經開始生產直接排除,何林華的目光在補氣丹、練氣丹之間掃來掃去,最後落在了補氣丹上。

何林華聽清玄似乎說過。在魔窟之中,戰鬥激烈,往往多場戰鬥都不能停歇片刻,這靈力、真氣不足,一直都是困擾廣大除魔愛好者(囧)的重大問題。何林華要是製造除了補氣丹,能夠幫那些人補充靈力,想來這種商品應該會很受歡迎吧?,

想到這些,何林華神識掃過玉簡,將玉簡中關於煉製補氣丹的煉製方法、步驟、內容全部記了下來,然後又跑去煉丹神殿內試驗去了。

補氣丹與補血丹略有不同,補血丹由於適用於所有人,所以沒有任何屬性要求。而補氣丹就不同了,根據陰陽五行七種屬性,補氣丹也分為七種屬性。不過,萬法歸一,這補氣丹雖然名為七種,實際上也就是一種而已,隻是其中一位關鍵的決定屬性的藥物變了罷了。

又是兩個小時後,何林華又成功地煉出了一爐陰屬性的補氣丹。同時,補氣丹也成功地添加到了丹方欄內,屬性也顯露了出來。

補氣丹:增益類丹藥。使用後能補充練氣期修士體內靈力,其作用大小視實力而定。對築基期修士同樣有用,但效果微弱。煉製所需藥材,陰陽五行屬性靈草、白術、黃中李、靈芝、首烏等;煉製耗費靈力,視藥材數量、年份而定;煉製耗費時間30分鍾/爐,每爐40顆。

補氣丹做了出來後,何林華又照例自己先吃了一粒,味道跟補血丹一樣,都是蠻不錯的!

又添加了一種丹藥後,何林華立刻又跑到門外,通知清玄老帥哥,讓他立刻開始準備補氣丹的各種藥材。

清玄一聽他這話,哪裏還能反映不過來?這小子,莫不是又計劃煉製補氣丹了?可是……這廝……這廝可是隻用著一個破香爐啊!

“小師弟,真的不用把雲山宗的煉丹爐搬來?你一個香爐,忙的過來嗎?”清玄問道。

是啊!一個香爐忙的過來嗎?

何林華道:“師兄,足夠用了!煉製補血丹、補氣丹這種小破丹藥,一個小香爐就夠用了。雲山宗到這兒路也不近,一個大香爐,搬過來搬過去的,怪麻煩的!”

哥!我叫你師兄!那不是香爐!那是煉丹爐!清玄心裏麵糾結著。不過,清玄現在已經對何林華在煉丹天賦上的妖孽已經有了幾分認識了,既然何林華都這麽說了,他也隻有跑去照辦了。

當然,對於何林華的怪異舉動,清玄老帥哥作為一個愛打報告的童鞋,還是立刻上報了上去。上麵那四位在血佛“指導”下做出了統一決定:照辦!何林華所要求的一切事情,全部照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