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蒂亞?那‘點點’是什麽意思?”何林華顫顫悠悠地問道。WWw!QuAnBen-XIaoShuo!cOM

那個“點點”,該不會就是這個腦子裏麵缺根兒筋的傻妞兒給他取的名字吧?

“點點?點點就是我給你取的名字啊!你隻有這麽點兒大,當然就叫你點點啦!我剛才才想好的,你喜不喜歡?”蒂亞撲扇著兩顆黃色的大眼睛,興奮地問道。

“不喜歡!一點都不喜歡!”何林華連忙大叫著,“我叫何林華!我有自己的名字的!”

丫丫個呸的!點點這名字,隻要一沾上,肯定就是寵物了。

“噢?是嗎?點點?”蒂亞根本沒有在意何林華的意見,而是把何林華捧在手裏,快速地跑到一間破破的木頭房間前麵,大喊著,“哥哥!哥哥!我的點點沒有死掉!剛才他又活過來了!”

“是嗎?”那間木頭屋子裏,一個比蒂亞高出一個頭,身高在25米地青年男子正在磨著一把石刀。他渾身壯碩的肌肉中,不難看出其中蘊含有爆炸性的力量!何林華由於現在沒有靈力,隻能隱隱約約地查探出,眼前這人的實力應該在先天以上才是。

“是的!你看,他還活蹦亂跳的!”蒂亞耍寶似的把何林華捧在手心裏,擺在那個巨人男子麵前,“點點,你跳一下,跳一下給我哥哥看看嘛!”

何林華坐在蒂亞的手心裏,無語地翻個白眼:丫丫個呸的,你以為哥是什麽?是兔子嗎?你讓蹦躂就蹦躂?

“嗯!知道了!你趕緊把這個小家夥拿去給長老鑒定一下,看看是不是維基人的奸細。要不然,我現在就踩死他!”那個男人一臉冷漠。

“哼!哥哥你最壞了!又嚇唬我家點點!”蒂亞趕緊把何林華捂在胸部。那感覺,何林華又無恥地流鼻血了。

雖然嘴上喊著哥哥壞,但蒂亞還是老老實實地捧著何林華,跑到了一個眯著眼睛看著天的老頭子那裏。老頭子身上穿著一套說不出名字的獸皮,仿佛非常平庸似的,但是,何林華卻能夠從中感覺到他身上的強橫力量——那種力量,是精神力量!

“本基明爺爺,你看,這是我今天剛抓到的寵物點點,哥哥非說這是維基人的間諜,讓我拿來給你看看!”蒂亞捧著何林華,遞到了那個叫本基明的長老麵前。

何林華鬱悶地又是一個白眼丟了過去——丫丫個呸的!哥不是寵物!哥不是點點!

“噢?”本基明微眯著的眼睛驀然睜大,看了看何林華。在這一瞬之間,何林華感覺到有一股精神力量在自己的身上掃過。何林華雖然體內沒有靈力,但是神識卻還是在的。在那老頭子掃過來的時候,他的神識立刻與之相抗,那個老頭子的精神力量當即被彈了回去。

“噢?”被何林華的神識反彈了一下,本基明更加驚訝了,“你是……旅行者?”

“嗯?”何林華詫異,旅行者?這又是什麽稱呼?

蒂亞在一旁添亂道:“本基明爺爺,他不叫旅行者,他叫點點,是我的寵物!”

“蒂亞丫頭!他可不是你的寵物,你現在得把他當成一個朋友來看了!你應該是來自外太空的旅行者吧?”本基明的一雙小眼睛眯了起來。

原來,這旅行者是這個意思啊!

何林華想了想自己的遭遇,點點頭,說道:“應該算是吧……我也是偶然間來到這個地方的。”

“怎麽了?本基明爺爺,他是維基星球的那些壞蛋嗎?”蒂亞問道。

“不是!不是!是一個……一個朋友吧!”小老頭子笑眯眯的看著何林華,問道,“你怎麽到誇特星球來了?是來這兒旅行,還是路過?如果是旅行,我建議你馬上換個地方;如果是路過,你現在就趕緊走吧。這個星球上,不太安穩。”

何林華聽著鬱悶了——好像他不願意馬上離開似的。他巴不得馬上恢複力量,立刻就走呢!

何林華道:“我想走,但是走不了啊!”,

“怎麽了?飛行器壞了?那你可真夠可憐的。”老頭子又說道,“用不用我們石頭部落幫忙?當然,你得付出一些代價才行。”

“……”何林華無語,“謝謝,我的忙,你幫不了。”

“噢……”老頭子點頭,“看來是飛行器完全破損了,等待星際救援吧?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臨近這兒的唯一有飛行器的星際國家就叫維基星際聯邦,是一群惡棍!你要是被他們發現……嘖嘖……”

何林華不說話了,因為老頭子說的這些,他都聽不懂。

“本基明爺爺!您這麽說了半天了,點點他到底有沒有問題?我能不能養他?”蒂亞問道。

本基明笑眯眯地說道:“沒問題,這個小家夥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不過,你可不能把他當寵物了,他是一個星際旅行者,和我們是平等的!”

“嗯!我知道了。”蒂亞說完,又捧著何林華跑向自己的小屋子去了,一邊跑還一邊大喊道,“哥哥!本基明爺爺說了,點點他不是維基人,我能養他!”

再次到了蒂亞家的屋子,這次蒂亞哥哥的神態稍微有了一些變化。

蒂亞又捧著何林華進了那間屋子裏麵,嘴裏麵嘀咕著要給何林華找個休息的地方。其實吧,這些東西對何林華來說,都挺浮雲的。他現在就想著,如何才能讓這小丫頭改了對自己的稱呼……

“星際旅行者?我叫迪恩,是蒂亞的哥哥。不要在我們石頭部落玩什麽詭計,要不然,我,未來的石頭部落第一勇士,會直接捏死你。”蒂亞的哥哥,那個叫迪恩的男子忽然開口道。

“嗬……”何林華聽到迪恩的話,笑了笑,說道,“我叫何林華。”

接下來,何林華也就算是在蒂亞的家裏麵落戶了。他的新家很簡單,就在蒂亞睡的地方上麵的那個小窗戶口上——蒂亞為了給何林華修建一張床,很吃力的從外麵撿了一塊非常小的小木頭疙瘩,又從自己的獸皮短裙上撕下了一小塊兒獸皮,才完成了這個簡易的小床……

蒂亞家隻有兄妹兩個人,父母被他們先前曾經提到的維基人殺掉了。按照蒂亞絮絮叨叨的說法,維基人是附近的一個一級國家,整個國家都是壞蛋,經常到誇特星球來獵殺巨人。

聽著蒂亞這些亂七八糟的內容,何林華迷茫了——蒂亞說的到底是什麽?他怎麽一點兒都聽不懂?

何林華又問起蒂亞是在什麽地方遇到他的。蒂亞回答說是在一個巨大的石頭台子上。聽到蒂亞對那個石頭台子的描述之後,何林華確定,那個所謂的台子,一定就是傳送陣了。聽到這裏有傳送陣,何林華舒了口氣——既然有傳送陣,那就一切好說,隻要在這個地方搜集一些魂魄,等能夠凝聚靈石以後,就能通過傳送陣回地球了。

晚上確實如蒂亞所說,吃的是烤肉,整個部落的人一起圍著大火堆,唱著部落裏不知道什麽調的歌曲。

吃烤肉的時候,蒂亞非常大方地把自己的那一份兒分了一半給何林華。看著蒂亞讓給自己的那塊烤肉,何林華內牛滿麵——他簡直太感動了!

丫丫個呸的!這塊烤肉,快有哥100個大了,你也不動動腦子想想,哥能不能吃的下去啊!

回到了蒂亞的屋子以後,何林華讓蒂亞次日帶他去那個傳送陣附近看看——既然他剛一出現的時候就在那個地方,說不定那裏會有他的一些遺留物品什麽的不是?

蒂亞對自己的這個寵物正在溫存期,想也沒想就答應下了何林華的這個意見——不就是去那個巨大台子那裏看看嗎?這不就是她平時最喜歡幹的事情嗎?

時間到了深夜,蒂亞打著鼾睡著了,迪恩這天晚上負責守夜,不在屋子裏。何林華透過木頭製作的簡易窗戶向外看去,這星球上居然會有七個月亮,還真是聞所未聞呐!

賞了一會兒月,何林華的神識又進入了煉魂神殿之中。煉魂神殿之內,各屬性靈力、功德、業力的數量依然是零,顯然這一天時間的刷新期還沒有到。何林華輕歎了一口氣,神識又出了煉魂神殿,嚐試著打坐起來。,

意沉丹田,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何林華神識外放,感受著身周的靈力,然後慢慢地吸納入體內。

這是何林華第一次嚐試著吸收外界靈力,練氣打坐。

靈力入體,立刻變得稀薄起來,何林華又嚐試著將那絲靈力圍繞著十二正經、奇經八脈運行了一圈,最後沉入了小腹丹田之中。這一圈運行下來,何林華再看丹田之中的氣息,在這一圈下來,何林華的丹田之中終於留下了一絲靈力。

雖然這絲靈力非常少,少到何林華看著都淚奔,但他的體內,也總算是蘊含了一絲靈力了。

功行一周天,何林華又再次從外界吸收靈力,緩慢地恢複著體內的靈力。在這打坐的同時,何林華還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些靈氣在進入身體的一刹那間,何林華能夠感覺到,自己十二正經的經脈居然能夠在一瞬間擴大到極致,而自己的中丹田,在又些微靈力進入體內後,居然在一點點的擴大……

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奇異狀況後,何林華又詫異了起來——這又是怎麽回事兒?

忽然之間,何林華靈光一閃——他記著,他上次入魔,在啟動了那個什麽應急係統的時候,自己的實力就莫名其妙地增長了一個境界,好像是由於軀體力量增強的原因。

這次的應急係統開啟,可是專門用以增強軀體力量的啊!而且,他在因果探測台上看到的“軀體力量增強”這條信息的提示數量,可是比上次多了十倍以上。

難道,自己的軀體力量又被強化了?自己的實力,又突破了?

可是,如果自己真的再次突破了,為什麽感覺不出來?難道,這是因為體內靈力匱乏的原因?

思索起這個問題,何林華的思維也越來越混亂,最後索性把這個念頭甩出了腦外,不再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