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修冷聲道:“什麽意思?還能是什麽意思?你不是要讓我拿黃瓜捅自個兒嗎?我現在就讓你自己嚐嚐黃瓜的滋味!”

說話間,那女修走到了張好好的身後,抓起張好好肥肥的屁股,拿著黃瓜對準了張好好的菊花。WWw!QuanBeN-XiaoShuo!cOM

“啊?”張好好感覺到那個在自己菊花附近徘徊的黃瓜,隻覺得菊花生緊,連聲大叫道,“喂喂喂!咱不待這麽玩的!美女,這俗話說的好,男女授受不親,咱能不能不要這麽親密啊?還有,其實那黃瓜是給你敷臉用,沒什麽別的用處――拜托,能不能先把黃瓜拿來?其實黃瓜的用處真的很多的,我最近鑽研廚藝,新學了一道黃瓜肉片,你把我放開,我炒給你吃怎麽樣?”

“嗬嗬嗬嗬……是嗎?”那女修獰笑一聲,把黃瓜頭比在了張好好菊花口上,“老娘可不在乎那麽多!再給你一個機會,隻要你說出玄天宗丹藥的來源,老娘今天就放過你!要不然……哼哼哼哼……”

旁邊,另外兩個審訊張好好的人聽著這女修的聲音,又看看那即將捅進某人菊花裏麵的黃瓜,不由自主地合攏了雙腿,收緊了菊花……

“我擦啊!我他娘的是真不知道!”張好好神情悲戚,大聲地叫嚷道,“老大!你倒是快點來救救你可愛、忠心的小弟啊!!你的小弟快要菊花不保了!!”

“你不知道?很好!很好!”

女修比著黃瓜,正準備用力。忽然間,張好好大叫道:“等等!”

“嗯?”女修動作稍頓,問道,“怎麽?你終於想起一些事情來了?你要是說出……”

這女修話還沒說完,隻聽“噗”的一聲響。隨後,隻見一條黃黃的大便從張好好的菊花裏麵噴出,從黃瓜一側經過,落在了那女修的手上。

那女修呆了,徹底呆了。她感覺著手上那個溫溫熱熱的長條狀物品,簡直有一種想要自殺的感覺――你妹啊!這是什麽情況?有木有搞錯?老娘現在是行刑者好不好?怎麽現在都成了接粑粑的了?這狗東西,剛才喊等等,居然就是為了撇條?!

看著呆愕狀態的女修,張好好不好意思地低頭道:“那什麽……真是不好意思。我本來隻想放個屁,沒想到用力過大,就成了撇條了,對不起啊!――對了,你哪裏有紙沒有?大便完了不擦屁屁,是很不衛生的。”

“紙?”那女修臉上的表情猙獰萬分,“老娘要你去……”

“暫停拷問!外麵頂空有人,小心暴露!”

忽然間,女修的耳中傳來了一人的聲音。她神識一凜,隨後立刻回過神來,頭上冷汗連連。身為一名暗組的成員,居然被自己的犯人給氣的失態,實在是太過反常了!

女修回過神來之後,靈力一震,把那條還非常新鮮的大便給甩到了一旁,冷聲道:“死胖子,算你運氣好!等一會兒外麵的人走開了,看老娘怎麽整治你!”

說罷,那女修也不理張好好,回頭問道:“外麵那人是誰?如果實力不強,直接殺掉算了!”

一人立刻搖頭道:“這個隻怕不行。剛才在外巡視的人傳音說,這人速度極快,比起隊長還要快上幾分,實力至少也在合體期。我們這次在玄天宗的整個小組,也擋不住這人一道攻擊。”

“合體期?”女修心頭暗驚,“這玄天宗上怎麽會有合體期修士存在?”

“這沒什麽好奇怪的。寒冰宮的冷凝,現在不也在玄天宗嗎?也許,這人也是玄天宗暗地裏請來的客人也說不定……”

女修說道:“不管怎麽說,但願他不要發現我們……”

有人立刻回答道:“他應該早就發現了我們,隻是懶得搭理罷了。他從剛開始,就一直站在某個地方,忽然飛走,然後又立刻退回來,行為非常奇怪……”

“忽然飛走,然後又給飛回來?哪裏會有這麽奇怪的人?”那女修也喃喃自語道。

這一片熔岩火山的上空,一個修士立在空中,伸手指著某個方向,嘴裏麵嘀咕道:“怪了,玄天宗宗主宮明明就在那個方向來著,怎麽一飛就跑偏呢?他娘的!再來一遍!”,

“刷”的一聲,空中人影瞬間消失,然後又瞬間回到了原地,那人又嘀咕道:“真他娘的奇了怪了,怎麽不見了呢?難道是我記錯了?這人該不會不是玄天星吧?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跟好多好多小蘿莉一起娛樂的好地方,怎麽就是回不去了捏?不行!我再試一遍!為了小蘿莉!”

“刷!”

“怪了,又錯了?”

“刷!”

“真鬱悶了,我承認我是路癡,你讓我走對一回好不好?”

“刷!”“刷!”“刷!”……

空中,某個人影不斷地飛來飛去,嘴裏麵不時地嘀咕著“小蘿莉”、“脫衣舞”之類的詞語――

好吧,如果要是何林華在這裏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家夥就是“神拿門”的那個內衣賊、蘿莉控、老變態。隻不過,現在某個老變態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煩。嗯……對一個方向感不強的人來說,這貌似真的是一個大麻煩……

……

玄天宗,宗主宮,正殿大殿之內。

何林華端中而坐,身旁左側是一位老者,卻是這次考核團的領隊,秦家長老秦寧。而在何林華的右側,則是寒冰宮冷凝,還有倒黴鬼卦王。除了居中四人,像是秦苦、金強林等諸位考核團的人,還有春、小夏、破侖、塵虛等諸位玄天宗的長老分別坐在兩側。

眾人喧鬧了一會兒,何林華還同秦寧隨口扯了兩句,才又拱手笑道:“秦寧前輩,我玄天宗的修士已經準備妥當,請問您是否要現在就考核?”

秦寧微笑道:“好說!好說!玄天宗既然已經申請考核,想來不會出什麽問題才是。不過,考核團畢竟還要一些事實依據,卻需要玄天宗的眾位修士配合一下了,還請清華宗主見諒啊!”

“哪裏!哪裏!秦寧前輩說笑了,這可都是我玄天宗的分內之事。”

何林華又同秦寧客套了兩句,秦寧才說道:“現在,還請玄天宗的七屬性修士進來,讓吾等探查一番。”

何林華應了一聲,擺了擺手。春立刻起身,向著何林華一行禮,走到大殿之外,輕輕拍了拍手。立刻,一隊七人的修士隊伍進了玄天宗。這七人之中,領頭的卻是玄天宗明麵上的出竅期弟子玄魂,其他人等都是春、小夏二人一同選出的一些龍衛弟子,絕對忠誠,那龍衛統領塵性卻也在其中。

一行人進了大殿之後,秦寧隻是神識一掃,就知道眼前七人都是實打實的修為,沒有作假。但他還是佯裝不知,向著旁邊的一名親信點了點頭,讓那名親信出馬,親自探查。

有了林能的前車之鑒,那些原本跟著秦寧前來玄天宗,打算大鬧一場的修士,現在一個個都乖得跟龜孫子似的。這在玄天宗休息的一天多時間裏麵,他們甚至連門都不敢出,就躲在客房裏麵歇息,生怕一出門,不小心衝撞了哪個人,就是什麽大人物……

那名親信也不敢挑刺兒,上前之後,一一探查、比試過了修為,就又退到了秦寧身前,躬身道:“秦寧長老,諸位修士修為不凡,玄天宗轄下修士潛力出眾,確實已經達到了五級修士文明的標準。我的意見是,玄天宗五級宗門的考核,可以通過。”

秦寧哈哈笑了笑,說道:“辛苦你了!既然探查的人都說了沒問題,那就沒問題了!清華宗主,恭喜你了,回頭我回秦家報備之後,玄天宗以後就是五級宗門了。”

何林華微笑道:“這還是有秦寧前輩的照顧啊!若非諸位前輩來我玄天宗辛勤考核,我玄天宗何時能夠成為五級宗門,也猶未可知啊!”

秦寧立馬又說道:“清華宗主哪裏的話!玄天宗已經具備五級宗門的實力,我們來此也不過是例行考核而已,誰來還不一樣?您說是也不是?”

何林華又同秦寧客套了兩句,秦寧便推說秦家還有要事,要即刻返回秦家處理。何林華當然不會這麽輕易就讓秦寧離開,盛情相邀要讓秦寧多留幾天,在玄天宗內好好遊覽遊覽,,而且還同秦寧說,玄天宗不少仰慕秦寧的弟子可著實舍得不他。秦寧原本也沒計劃這麽早就離開,他剛才那番假意離開,也僅僅隻是客套之言罷了,他來玄天宗的目的還沒有達到,如何能夠輕易離開?在何林華的“盛情挽留”之下,秦寧也就半推半就地留了下來,由何林華陪著,一同在玄天星上轉了轉。臨近中午的時候,何林華又設宴款待,酒足飯飽之後,秦寧又被一群仰慕他的“玄天宗女弟子”給拖回了房間之內,幹起了白日**的勾當。,

秦寧等考核團的人都回房休息之後,冷凝才又臉色不善地說道:“清華小子,這老家夥反正也不是個什麽好東西,他想滾蛋讓他滾蛋也就是了,還留他幹什麽?”

現在,冷凝還惦記著何林華跟他說的事兒呢!秦寧有可能正在調查玄天宗丹藥的事情,這就是在挖冷凝的牆角,冷凝又怎麽可能會對秦寧有什麽好臉色呢?要不是這裏是玄天宗,她早就出手把秦寧給轟走了。

何林華笑眯眯地說道:“冷凝長老,這話可不能這麽說啊!秦寧此來,擺明了是要調查一些事情,他要是不調查清楚,是不會輕易離開的。我們現在要是把他給送走了,他肯定還會像辦法留下來,接著調查。與其讓他隱入暗處,倒不如讓他呆在明處――至少,他有什麽異動的話,咱們也好解決一些……”

冷凝輕哼一聲,說道:“你小子就是詭計多端。”

何林華翻白眼道:“冷凝長老,俺這能叫詭計多端嗎?這不是胡扯嗎?”說罷,何林華又小聲道:“對了,冷凝長老,貴宮的幾位長老,是否已經到了靈丹帝國了?”

冷凝立刻答道:“昨天你同我一說,我跟倒黴鬼商量了商量,回頭就讓寒冰宮裏麵冷雪寒帶著十幾個親信弟子去處理這事兒了。”

何林華又小聲問道:“那……在靈丹帝國開店的難度大不大?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沒有?”

“沒有。”冷凝隨口道,“清華小子,你也別太看不起我們寒冰宮了!我寒冰宮雖然已經沒落了,但好歹是曾經的頂級宗門。就算是在頂級文明中得不到什麽實質性的幫助,但是這些許小事兒,要想解決,卻還是輕而易舉!我已經讓冷雪寒帶著寒冰宮的令牌,直接去找了一位與我寒冰宮有一些淵源的靈丹帝國高層,店鋪的事情,最遲三天之內就能搞定!”

何林華笑了笑,說道:“你們能完成就好……遲些把寒冰宮與不知名煉丹師團隊聯合的事情給泄漏出去吧。”

“嗯,我也有這個想法……”冷凝思索了片刻,才又看向何林華道,“清華小子,跑去靈丹帝國開店,還得給靈丹帝國交稅。我寒冰宮付出這麽多人力、物力,這丹藥銷售分成,是不是可以稍微給我們寒冰宮漲一些了?”

“漲一些?”何林華猶豫了片刻,說道,“那就加半成那半成折算成孕嬰丹,由你寒冰宮自己支配,想自己服用還是賣出去,全看你們自己,你看怎麽樣?”

“成交!”冷凝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她剛才那麽一問,也不過就是試探性的說說罷了,沒想到何林華居然真的答應了下來。丹藥銷售,真正重要的是丹藥來源,而不是銷售渠道。何林華掌握著丹藥來源,可以隨意地聯係渠道,而寒冰宮卻不可能輕易地找到丹藥來源。如果不是玄天宗實力弱小,自己根本掌握不了這丹藥的買賣,寒冰宮就算是想插一手都插不進來。從一開始,寒冰宮與玄天宗之間的合作,那就是寒冰宮在討便宜!1:9的丹藥分成,僅僅負責銷售出去,就能得到一成的紅利,這在宇宙裏麵,是非常罕見的!而現在何林華張張嘴,更是成了一成五的紅利了!那5%的紅利聽上去不多,但數額卻著實不小。按照現在的銷售比例來算,那可是一個月五十顆孕嬰丹了!一個月五十顆孕嬰丹,這比起八級宗門的丹藥配額,也少不了多少了!

冷凝又猶豫了一下,忽然又說道:“一成五的收益,其中一成折算成孕嬰丹,能行嗎?”

“問題不大吧……”何林華笑眯眯地點點頭,說道,“隻要你們能夠把丹藥的事情給我處理妥當了,一切好話說,冷凝長老,我可都是看著那小老頭子的麵子哦!最近這家夥從我手裏麵坑了不少幸運符,你們可以商量商量,繼續去研究一下挖耳屎的故事……”

“你個臭小子!”冷凝哭笑不得地瞪了何林華一眼,臉色微紅,“那老東西在玄天宗裏麵,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對了,最近我準備給他放個假,你們要不一起去旅遊算了。”

“旅遊?這是什麽意思?”冷凝打小就在修士文明裏麵修煉,哪裏明白旅遊的意思?

何林華一翻白眼,說道:“切!連旅遊什麽意思都不懂,跟你們這些外星人,真是沒法交流!”

何林華說罷,一扭頭,趾高氣昂地離開了,隻剩下冷凝在何林華背後跳腳大罵:“臭小子!你個臭小子……”罵了幾聲,冷凝才又忽然嘀咕道:“那老東西的手裏麵有不少幸運符?我得讓他好好陪我幾天。還有……”

說到還有的時候,冷凝臉忽然有些紅了。

恍惚之間,冷凝身影一晃,已經從原地消失不見。

何林華回到了書房之後,立刻就把安裝在卦王房間內的攝像頭給打開,監視起了卦王的舉動。根據何林華對冷凝的了解,他在這兒扯了一通卦王,冷凝肯定會跑去找卦王的――至於何林華在這裏偷窺?你妹啊!什麽叫偷窺?他明明是在驗證自己心裏麵的一個猜測好不好?他何林華就不相信了,卦王同冷凝在一起,就是隻挖耳屎……

卦王在吃吃喝喝完了以後,害怕何林華組織人手飯後消食運動,早早地就躲回了房間裏麵歇著,甚至連女弟子的小手都沒有**。

這不,卦王正躲在房間裏麵,嘀咕著什麽時候偷偷溜出去玩呢,門外忽然響起了敲門聲。卦王不由得心生警惕,問道:“誰?誰啊?誰在外麵?”卦王他不警惕不行啊!他現在可不敢隨便開門。萬一門外要是站著大金剛,那肯定是找上門來搞集體活動的。

“倒黴蛋!是我!”冷凝冷冷地聲音在門外響起。

卦王一個激靈,然後趕緊過去打開了房門,恬笑著問道:“是……是阿凝啊,你怎麽過來了?”

冷凝扭著走進了卦王的房間裏麵,輕哼道:“倒黴蛋!你這是什麽意思?你倒,我怎麽就不能過來了?”

卦王隨手關住了房門,搓著手說道:“那什麽……阿凝過來找我,我心裏麵太高興了……”

“高興?高興管個什麽用?”冷凝看著卦王,忽然間臉就紅了,前半句說話能把人直接給衝死,到了後半句的時候,已經成了柔和地撒嬌腔調,“你都好長時間沒賠人家玩了……”

頓時,卦王全身上下打了個寒戰,同時心裏麵奇怪外加恐懼――今兒冷凝是怎麽了?怎麽看著自個兒臉都紅了?說話還嗲聲嗲氣的?難道我又他娘的變帥了?還是冷凝忽然間犯病了?

卦王小心翼翼地問道:“阿凝啊,你怎麽了?是不是病了?看你這臉紅的……”

“嗯?”冷凝紅彤彤的臉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變黑,“病了?老娘病你個腿兒!”說完,冷凝狠狠地一巴掌,抽到了卦王的臉上。

“噢”卦王非常美聲地叫了一聲,心裏麵暗爽――這才是冷凝該有的樣兒嘛……

冷凝給了卦王一下子,忽然又變得一副很柔很柔的模樣,小聲地說道:“飛……飛哥哥,我……我又動手打你了,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卦王渾身上下又不由自主地打起了擺子,他驚恐地看向冷凝,說道:“別!別介啊!阿凝啊!你怎麽成這樣了?你還是打我吧!”

“你……”冷凝的臉又變黑了,然後忽然又柔和地說道,“飛哥哥,聽說你手裏麵有不少靈符,能離清華小子遠遠的,你最近多陪陪我怎麽樣?”

“呃……”卦王伸手撓背,抓大腿,說道,“阿凝啊!隻要你好好說話,你說什麽我都答應你啊!”

“飛哥哥……”冷凝扭扭捏捏地走到了卦王身側,嬌羞地說道,“你現在也不像以前一樣那麽倒黴了,我……我想要……”冷凝說到這裏,忽然扭頭看向了一旁的牆角,大聲罵道:“清華臭小子!你又偷看?!”話音一落,牆角位置的一個隱形攝像頭又直接爆炸了!

書房裏麵,何林華看著腕表屏幕之上又變成了一團漆黑,不由得撇了撇嘴――這冷凝老妖婆,有什麽大不了的嘛!不就是想看看她冷凝家的家庭倫理劇嘛!至於這麽激動嘛……還有,何林華忽然想到,自己先前給卦王的那些幸運符裏麵,似乎不小心摻雜了一半厄運符來著?嗯……好像真有這事兒?記不太清楚了……,

關掉了腕表,何林華想了想,又跑去後殿,去找胡雨菲、琦爾燕娜、北宮燕她們了。這次北宮燕跑出來,阿福卻沒有來玄天宗找人,確實有點兒出乎意料的。不過,北宮燕小丫頭可是高興了、開心了、興奮了。從小的時候,她的背後就一直跟著阿福這麽一條大尾巴,一直沒有真正自由自在、痛痛玩過。現在終於有了幾天自由的時間,她可算是玩瘋了。

胡雨菲、琦爾燕娜平時閑著無聊的時候,就喜歡玩電腦遊戲,北宮燕很快也迷戀上了電腦遊戲,一玩起來就不知道白天黑夜的――經此一事,何林華再度堅定了要在修士文明體係裏麵開發虛擬實境的目標。修士文明裏麵,娛樂措施簡直太少了!

走向後殿,何林華刻意地饒了回遠路,故意路過了卦王的房間,還在卦王房門前聽了起了牆角。何林華剛湊過耳朵去,剛巧就聽到冷凝“啪”地給了卦王一巴掌,大罵道:“你個混蛋!你不知道插哪兒啊!”

“呃……”何林華在門外翻了翻白眼,撇嘴離開了――這兩口子,不就是挖個耳屎嘛!至於這麽激動的……

到了後殿胡雨菲的臥室裏麵,何林華敲門進去,卻隻有胡雨菲迎了上來,琦爾燕娜、北宮燕和胡萍萍都不在。

何林華看了看胡雨菲,發現胡雨菲的臉色不是太好,奇怪地問道:“雨菲,怎麽就你一個人?娜娜、小燕兒她們呢?”

胡雨菲勉強笑了笑,說道:“她們?她們三個都出去玩去了……”

“你怎麽沒去玩?還有,你的臉色怎麽這麽差?”何林華捏了捏胡雨菲的臉蛋,說道,“你不是又跟小燕兒鬥嘴了吧?等小燕兒回來,我和你一起鬥她!”

“不是,小燕兒對我很好的……”胡雨菲搖了搖頭,忽然沒來由地問了一句,“華子哥哥,你說……我是不是很笨,什麽都幫不上你……”

何林華呆了一下,說道:“誰說的?誰說你笨了?我家雨菲是隻小狐狸,非常非常的聰明,誰都比不上她!你怎麽忽然這麽問?是不是有誰說你了?娜娜還是小燕兒?不對啊!以娜娜的情商,不太可能欺負你……那一定是小燕兒了!好老婆,咱們商量商量,小燕兒敢欺負你,咱們兩個把她扒光了,**米怎麽樣?”

“撲哧”一聲,胡雨菲笑了出來,隨後又搖了搖頭,嗔罵道:“老公,你又變壞了!想騙我玩雙~飛,沒那麽容易的!”胡雨菲頓了頓,又說道:“不是她們說我的,我就是心裏麵忽然覺得自己很沒用……”

“誰說你沒用了?誰不知道你是咱玄天宗婦聯主席,管著女子半邊天呢!”何林華順口胡扯――這廝當初為了讓胡雨菲、琦爾燕娜不會太無聊,還真在玄天宗成立了婦聯,讓胡雨菲、琦爾燕娜管著……

胡雨菲撇撇嘴,說道:“沒人說我,我就是覺得自己很沒用。娜娜她實力不錯,能幫你的忙;小燕兒的家世很好,能讓你狐假虎威……”

“喂喂喂!”何林華翻個白眼,無奈道,“菲菲,咱們夫妻歸夫妻,你揭我傷疤,我一樣跟你翻臉。娜娜那個暴力狂,我倒寧願她還是那個曾經很弱的娜娜;還有小燕兒,她要是普通家世,現在也犯不著這麽偷偷摸摸的。想過來想過去,還是我家雨菲最好了,這麽溫柔、漂亮,還一直陪著我。”

“老公。”胡雨菲撲到何林華懷裏,身體出現了狐化,親昵地扭了扭。

何林華順手抱住了胡雨菲,上下其手道:“那什麽……這天色不早了,咱們早點兒歇著吧……”

“去!現在是下午!”胡雨菲推開何林華,打掉了作怪的大手,說道,“老公,你說……我要是離開你一段時間,好好修煉,好不好?”

“不好!”何林華毫不猶豫地翻個白眼,說道,“雨菲老婆,這打打殺殺,是男人的事情,你一個婦道人家摻和什麽啊!你老老實實地在家裏麵給我生孩子就行了。”

“嗯……假如……我是說,假如……假如我要是離開你,你會怎麽樣?”胡雨菲又小聲問道。,

“奇了怪了!你今天怎麽一直問這些奇怪的問題?”何林華摸了摸鼻子,說道,“你要是敢離開我,我就到處去找你,找到你,把你帶回來,然後狠狠地打屁股!哼哼!小狐狸,不怕屁股開花,你就離開啊!隻要被哥哥找到你……哼哼哼哼……”

“去!不和你說了!”胡雨菲推開了何林華,嫵媚地丟給何林華一個白眼,然後跑到一旁,抱著筆記本玩連連看去了。

何林華笑嘻嘻地湊了過去,劈手奪過電腦,恬笑道:“雨菲老婆,這遊戲有什麽好玩的嘛……咱們玩點兒成人玩的遊戲好不好?正好娜娜那小娘皮不在,等她回來了,咱們想玩也玩不上了……”

“不行!”胡雨菲又把電腦奪了回去,繼續玩。

何林華半躺在胡雨菲背後,用鼻子頂著胡雨菲香臀,說道:“雨菲老婆,咱們都快七個月沒親熱了,你就不想重溫一下那種**的滋味兒?”

“不想!”胡雨菲幹脆地說道,“找你的小燕兒去吧。”

“老婆,娜娜不在,機會難得啊!”

“不行!就是不行!”

何林華又哼哼了兩句,聞著胡雨菲身上的幽香,忽然攔腰抱起了胡雨菲,壓在了胡雨菲的身上,yin笑道:“小妞兒,現在可不是你說了算的!你不想陪大爺玩,大爺就來強的……哇!你的耳朵好漂亮啊!讓大爺親一口。”

“壞蛋!”胡雨菲拍了何林華一下,然後認命地躺下,嗔罵道,“色鬼!”

“嗯……我隻對我家老婆色……”何林華說著,將腦袋對準了胡雨菲豐滿的玉女峰,湊了上去。

腦袋才剛剛湊到胡雨菲的胸前,忽然之間,何林華隻覺得身側有一股靈力直衝過來。何林華大驚,連忙把小烏龜給丟了出去,一道靈力護盾突兀地出現,擋在了身側。

“哢嚓”一聲,一個土黃色的拳頭砸碎了巨型龜亮出的靈力護盾,力道繼續向前,砸到了何林華的腦門兒上。然後,隻見何林華整個人倒飛了出去,被一拳頭砸進了牆裏麵,摳都摳不出來……

“呃……呃……”何林華在牆裏麵“哼哼”了兩聲,才無語地看向站在門口,神出鬼沒的琦爾燕娜,“話說……娜娜,自家男人,犯不著這麽家暴吧……”

“咯咯……”胡雨菲整理了一下衣服,坐了起來,無奈地看向何林華說道,“老公,我說了不行的了……”

琦爾燕娜依舊灰常輕蔑地看著何林華,平靜地說道:“弱者!就是弱者!”

“你妹啊!”何林華翻個白眼,從牆上掉了下來,問道,“娜娜不是跟小燕兒、臭屁女玩去了嗎?怎麽又出現在這兒了?”

胡雨菲神色一怔,扶起了何林華,微笑道:“老公,你怎麽那麽沒禮貌,胡姐姐人真的很不錯,你要是還叫她那什麽的,我可就生氣了。”

何林華想了想那胡萍萍的模樣,嘀咕道:“可是那小娘們兒真的挺臭屁的……”

“是胡萍萍告訴我,你在這裏偷偷摸摸,意圖不軌的。”忽然間,站在門口的琦爾燕娜說道。

“我擦!”何林華氣憤至極,“這臭屁女,至於嗎?來我玄天宗,吃我的,喝我的,玩我的,還破壞我家庭和諧,簡直就是豈有那個此理啊!”

“老公!”胡雨菲小手湊到了何林華的腰間。

何林華連忙求饒道:“好!好!好!我不說了!不說了!也不知道那女人給你們灌的什麽**湯,明明是咱家老婆,胳膊肘子都往外麵拐開了……”

忽然間,琦爾燕娜跑到了胡雨菲身旁,拖起了胡雨菲,冷眼看了何林華一眼,說道:“弱者,我把雨菲姐姐帶走了,有時間多修煉,別想那些沒用的,明白?”

說罷,琦爾燕娜連給何林華一個答話的機會都不給,背後亮出雙翼,直接拖著胡雨菲離開了。

“我擦!”何林華無語地翻著白眼,呆了片刻,才朝著二人離開的方向,比出了一根兒中指,“你妹啊!”

在胡雨菲的房間內又呆了片刻,何林華無聊地拿起了電腦,也玩起了連連看。這一玩,可真不知歲月,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第二日上午。,

……

次日,清晨。

玄天宗宗主宮,左殿客房區,秦寧的房間之內,**聲**語連綿不絕,女人的嬌呼聲和秦寧的笑聲雜糅在一起,讓門外守候的女弟子們一個個都是麵紅耳赤。

房間之內,秦寧赤身**,一雙大手抓著兩名女子的胸部,背後兩個女子胸部靠在他的背上,來回蹭動;而在他的小腹位置,兩個女人笑著,握著秦寧的物什,聲調誘人。其他的那些女人,則在不遠處的地方跳著誘人的舞蹈,身姿撩人。

“來!來!來!小美人!快點上來,讓爺爺好好疼疼你!”秦寧**笑著,抓起了一名女子,把這名女子拖到了小腹位置。

那名女子一邊“吃吃”,一邊玩弄著秦寧地物什,慢慢地站起身來,下身向著秦寧的物什上湊了過去,嬌聲道:“大爺~您可真壞……”

“哈哈哈哈……男人嘛,哪裏有不壞的……”秦寧yin笑著,正準備跨馬提槍的時候。忽然間,秦寧神色一凜,眉目之間的**之色全部消失不見,連下體也軟了下來。

秦寧冷目向著四周的女人們一掃,冷聲道:“你們都出去。”

“啊?大爺~您剛才還要跟我玩的嘛……”那女子撒嬌道。

“啪!”

秦寧一巴掌扇到了那女人臉上,隻見那女人整個倒飛了出去,直接摔出了門口。所有還在嬌笑的女人都徹底呆住了,一動也不敢動。隨後,秦寧冷眼在那些女人,冷笑道:“給老子通通滾出去!不滾出去,死!”

這下子,這些個鶯鶯燕燕一個個都激靈了,快速地向著門外衝去,也不管自己身上還是光溜溜的了。

等到所有的女人都出去之後,秦寧伸手一揮,房門立刻關閉了起來,隨手套了一件衣服,說道:“出來吧。”

秦寧身前,空氣輕輕顫動了一下,一個黑衣人突兀地出現,跪下行禮道:“秦寧長老。”

“情況如何?丹藥來源查明了沒有?”秦寧直接問道。

黑衣人道:“還沒有。拷問張好好的人,還沒有什麽收獲。他們若是有了結果,會立刻同我聯係的。”

“現在還沒有結果?”秦寧冷聲道,“你們暗組,就是這麽個水平?未免也太差勁兒了一些吧?!兩天!整整兩天時間,一個五級宗門的情報,你們居然都沒有刺探出來!”

黑衣人道:“玄天宗內情況特殊,我們暗組不便無顧忌出手。”頓了頓,黑衣人又說道:“而且,玄天宗很有可能已經發現了我們,但卻並沒有任何舉動。張好好失蹤已經兩天,玄天宗內卻一點兒都沒有尋找他的跡象――唯一的可能,就是我們已經暴露了……”

不錯,張好好確實已經失蹤兩天了。不過,玄天宗為什麽會一點兒關於他失蹤的消息都沒有傳出來呢?這個原因其實很簡單的,因為玄天宗內根本沒人正眼注意過這廝……

“暴露?”秦寧眼睛一跳,心裏麵沒來由的一陣煩躁,“速度要盡快,今天中午之前,我希望能夠得到具體的情報!”

衣人點了點頭,又伸手摸出了一塊玉簡,遞給秦寧道,“這兩天裏,我偶然發現了玄天宗內有一個虛擬實境的計劃,對您來說,或許有一些作用。”

秦寧接過了玉簡,神識一掃,隨後不屑地笑了笑:“哈哈哈!還真是好笑!虛擬實境?這有個狗屁的作用!”秦寧隨手把玉簡扔到了一旁,又繼續說道:“你們這一支小隊,要是能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到刺探重要情報上,現在關於玄天宗丹藥的情報,哪裏還能出不來?!哼!中午之前,丹藥的情報――還有,張好好那裏,你自己過去看看,親自拷問,盡快!”

衣人應了一聲,身形又一點點的消失不見了。

……

玄天星,熔岩火山區域。

空中。

我們神拿門鼎鼎大名的內衣賊、蘿莉控、老變態非常沮喪地盯著四周,嘴裏麵嘀咕著:“他娘的!這是怎麽回事兒?老子的方向感怎麽會這麽差?你妹啊!難道我真的又要像是三個月以前,迷路迷上三個月?三個月啊!整整三個月看不到可愛的小蘿莉,拿不到新的褻衣,這日子可怎麽活啊!”h!~!

id="booktex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