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修士文明體係中,大乘期修士屬於超然的存在。wWw、QuAnBen-XIaoShuo、COm(請記住的網址..)【百度搜索“ 小說”獲取更多章節】他們雖然都有著各自的立場,但是因為地位和職責的不同,他們的眼界並不像是一般的修士那樣低級,而是從全宇宙、所有的智慧生命的角度來考慮問題他們之間的隨意的一個對立、爭鬥,都有可能造成麾下不同立場的各級修士的爭鬥。他們的一個眼神,就可能在宇宙中造成巨大的傷亡

如果是在兩萬年前,獸巢沒有出現的時候,大乘期修士之間或許還會有一些矛盾,甚至因為這些矛盾挑起不同的派係之間的鬥爭。但是在獸巢出現之後,整個宇宙的智慧生物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威脅。在這種生存威脅之下,沒有哪個大乘期修士還會冒著天下之大不違來挑起不同派係之間的鬥爭

就好比青龍星域,秦霸天、北宮無敵、算無策等與蝴蝶妖之間雖然矛盾重重,甚至下轄的勢力也有一些小的衝突,但是卻絕對不會因為某些小事兒而挑起大範圍的戰爭哪怕當初秦天龍、北宮燕在獸巢之中遇刺,秦家、北宮家、卜算門三家被藍蝶城給打臉,但因為沒有最直接的證據,他們也都是勉強忍耐了下來,沒有報複

還有,再有狐尊。身為宇宙修士文明體係之中排行前三甲的人物,被渡劫期頂峰血刀給冒犯了,但卻僅僅隻是將血刀震傷,而沒有殺掉。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血刀渡劫期頂峰的修為,很有可能突破成為大乘期,為修士文明體係之內增添一部分抗衡獸巢的中堅力量。

當然了,這種現象,僅僅隻在這些頂級的修士的眼界中才有可能存在。假如說,一位合體期頂峰的修士,得罪了渡劫期的修士,那這位渡劫期的修士,可不一定有著大乘期修士的眼界,會饒人一命了

由於大乘期修士的超然地位,在修士文明體係之中,大小的事務,一般都有十二級文明來統籌解決。而在這些十二級文明之中,擁有七名屬性各異的渡劫期修士,僅僅隻是十二級文明的一個標準罷了。達到這個標準,才能夠進入十二級文明的範疇之內,但卻並不會成為真正的顯赫文明。想要成為真正的顯赫文明,必須得掌管著修士文明的一大命脈好比北宮家,掌管著青龍星域中的靈符命脈;秦家掌管著青龍星域內的狩獵者工會;藍蝶城掌管著青龍星域內的情報組織;靈丹帝國掌握著宇宙之中的丹藥供給等等。掌握了宇宙之中的命脈,才能夠算是真正的顯赫。如果掌握不了命脈,那再怎麽厲害,在真正的顯赫家族裏麵,也連屁都不是

這些消息、這些內容,何林華很湊巧地從秦天龍那裏有所耳聞。

而現在,何林華的這個虛擬實境,就是何林華構想之中,可以成為修士文明體係之內的一個新的命脈的東西——

掌握所有人的虛擬世界,這也應該算是一個大的命脈吧?隻要有了這個命脈,玄天宗能夠保住這個命脈,並且安安穩穩地發展起來,那來日玄天宗成為新晉的十二級頂級宗門,基本上就是板上釘釘子的事兒了。

當然,玄天宗具有能夠成為頂級宗門的潛力,也僅僅隻是潛力。如果要是這個虛擬實境被人奪去了,那卻誰也幫不了他。

早在建立這個虛擬實境以前,何林華就曾經想過,這個虛擬實境的巨大潛力,隻怕很快就會被人給發現。一旦被人給發現,那些已經是十二級頂級宗門,但卻沒有掌握相應命脈的勢力,隻怕就會像是聞到了血腥的鯊魚似的,一哄而上,把這個虛擬實境給奪過去

所以,也在老早以前,何林華就算計好了。這虛擬實境的掌握權得放在他的手裏麵,但是為了絕對的安全,這虛擬實境的利益,卻還應該勻出去一些。原本在何林華的計劃裏麵,秦天龍、北宮燕、卜算門還有寒冰宮,都在這些拉攏的範疇之內;而現在,胡雨菲也拜了狐尊為師,有著這麽大的一個靠山,何林華要是還不知道利用一下,那他可就真的是傻了於是乎,何林華又暗自在心目中,把狐尊也給算計進去了。,

秦天龍、北宮燕他們兩個,在各家的地位雖然也算是崇高,但是畢竟隻能算是崇高,不能算是真正的掌權人。而何林華現在這項事務,顯然是要跟直接掌權人談談,才能行的了……

“哎……看來又不得清閑了——這幾天,又得往外麵跑跑了”

何林華摸了摸鼻子,直接摸出了腰間的玉符,開始和人聯係起來。先是和秦天龍聯係了一下,何林華言及要去拜訪一下秦家秦霸天老祖,還有秦天龍的父親,秦家的家主秦德新,順帶著,何林華也讓秦天龍幫忙聯係了一下算無策——這等好事兒,要是不把算無策給拖進來,何林華才是失策了呢

秦天龍聽著何林華一下子要拜見算無策、秦霸天、秦德新這三人,心中又是驚訝,又是好奇——

在這個宇宙之中,敢讓秦天龍一下子約見這三個人的,估計也隻有何林華一個人吧?算無策、秦霸天、秦德新三人,不管是哪一個人,都夠讓那些十二級以下的宗門心驚肉跳的。可是何林華倒好,現在居然一下子約見了三個。

“華子,你忽然要求見師父、老祖宗,還有家父,可是有什麽事情?”秦天龍順口一問。

而何林華也沒有隱瞞,和盤托出道:“天龍兄,你可還記著我曾經跟你提過的虛擬實境?”

“虛擬實境?”秦天龍思忖了一下,手中折扇輕拍一下,笑道,“這倒是還記著了我記著你曾經對我說過這個虛擬實境的計劃。不過,這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遊戲產品罷了,難道還有什麽作用不成?”秦天龍說罷,又奇怪地問道:“莫非華子你現在相見師父、老祖宗還有家父,就是為了說這個虛擬實境的事情?”

何林華微笑道:“天龍兄所言不錯,小弟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情我想讓秦家和卜算門在這虛擬實境的技術裏麵參股……”

“還真是這事兒,而且還是參股?”秦天龍哭笑不得地搖頭道,“你丫……華子你這可還真是奇思妙想的你要真的就是存著這麽個心思,那這人,我可就不給你聯係了——要是讓師父他們知道你聯係他們,僅僅隻是為了這麽一個遊戲之作,他們不生氣才怪”

何林華早就猜到,秦天龍會是這麽一番姿態。當初何林華同秦天龍提起這個虛擬實境計劃的時候,秦天龍就有些看不起,認為這都是坑人、騙人的玩意兒。畢竟,虛擬實境這玩意兒,在科技文明中可能比較常見,但在修士文明中卻是一個新鮮的玩意兒。而這虛擬實境中隱藏著的巨大商機和潛力,秦天龍也根本不能預見。

何林華笑了笑,說道:“天龍兄,你先不要妄下定論,這虛擬實境,又怎麽可能僅僅隻是一個遊戲之作了?”

“哦?不是遊戲之作?華子你哪裏有什麽高論,可否說出來一聽?”

何林華道:“天龍兄,這虛擬實境,顧名思義,就是開發出了一個完全虛擬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裏麵,人不會死,所發生和得到的一切,都是虛假的……”

秦天龍插嘴道:“正因為都是虛假的,才會被人看不起——如果這虛擬實境裏麵得到的東西都是真的,那這種東西,又怎麽可能會留在你們的手裏麵?華子,你說我說的可對?”

何林華搖了搖頭,說道:“天龍兄,你不要打岔我剛才所說,在這虛擬實境之中發生的一切都是假的,但卻有一些東西不是假的,而是能夠帶出來的,那就是知識和感悟”

“啊?”秦天龍一聽這句,神色為之一變,呆住了。(..更新我們速度第一)

何林華也不出聲,等著秦天龍自己適應過來,何林華才又說道:“天龍兄,我現在這麽說,你可聽得明白?”

秦天龍臉色凝重,沉吟點頭道:“看來,還是我的思維太局限了不錯,這虛擬實境之內的一切雖然都是假的,但僅僅隻是憑借著這一個交流平台,就足夠讓不少修士重視了如果玄天宗能夠在這虛擬實境內進行經驗交流,相信會有不少修士選擇虛擬實境的。”,

何林華說道:“天龍兄想到的僅僅隻有這些?”

“華子,你那裏可還有什麽想法?”

何林華說道:“天龍兄,難道你就不認為,這種環境,是一個非常適合進行切磋交流、對攻、演習法術的地方嗎?反正這是虛擬實境,跟人打鬥又不會死人一個修士,隻要付出一些的代價,就能夠得到不少的打鬥經驗,你說這對一名修士來說重要不重要?同樣是兩名修士,實力相當,一名打鬥經驗豐富,而另外一人卻很少與人爭鬥,你說他們兩個打起來的話,誰勝誰負?”

“……”秦天龍心中震驚。身為頂級宗門的嫡係繼承人,他如何能不明白,這打鬥經驗在其中的重要性?修士文明之中,不管是高級修士還是低級修士,總會有不少的粉嫩新人因為打鬥經驗不豐富,在外出曆練的時候被人給殺了,或者在與獸巢的保衛戰中被怪物給殺死如果要是通過這個虛擬實境,能夠增強修士的打鬥經驗的話,且不說修士之間的爭鬥,僅僅隻說在獸巢的保衛戰中,就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幸免於難,不會死在這些可惡的怪物之中了

秦天龍心中念頭急轉,最後才又艱難地苦笑一聲,說道:“華子,你這下子,可算是要捅破天了”

何林華微笑道:“所以說,我怕把天給整塌了,現在正在找大個子幫忙頂著呢天龍兄,秦家和卜算門都有這份兒庇護的實力,這不用白不用嘛……”

秦天龍搖了搖頭,說道:“這麽說來,你應該也要把北宮家、寒冰宮還有狐尊給拖下水了?”

何林華笑眯眯地說道;“不錯這次能拖下水的人越多,我就越安全這虛擬實境隻要一推出,玄天宗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到時候,如果沒有你們幫忙,我可是會非常頭疼的啊”

秦天龍沒有回答,而是沉吟了片刻之後,忽然抬頭問道:“華子,你這個虛擬實境,該不會想著免費供所有的修士使用吧?我剛才稍微計算了一下,這宇宙裏麵,大大小小的修士數量不知凡幾,三千年前的統計人物說是十萬億,還不知道有沒有真實數量的十分之一呢這虛擬實境,如果利用的好,可以成為一項牟利的手段”

嘿這秦天龍不愧是秦家未來的繼承人,得到什麽玩意兒之後,首先想到的,便是好處

何林華笑了笑,搖頭道:“那怎麽可能?我玄天宗開發這個虛擬實境,可也浪費了不少精力、人力、財力的,哪裏能讓人免費使用了?我的計劃,是在玉符裏麵設置一個小型的限製性禁製,每個月收取三四塊靈石當做使用費用……”

“按月收取?”秦天龍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可不太讚同按月收取,那簡直就是白瞎這麽好的東西了這虛擬實境一經推出之後,必然會讓諸多修士認識到其中的潛力,並且入迷要我說,直接按照時間來算的好一塊下品靈石三十個小時。這樣算下去,要比按月收取合算多了。”

“呃……”何林華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心中感歎——我擦啊這不愧是厲害人物,自己還想著包月呢,人秦天龍直接給玩起了點卡銷售……

秦天龍繼續說道:“還有這禁製的研究,既要有相應的破解手段,又得不是那麽容易被人徹底破解禁製。這裏麵可就有些困難了——你玄天宗內,可有人能做得出完美的禁製?”

何林華苦笑搖頭道:“這個有點兒困難。我玄天宗家小業小,宗門裏麵也沒什麽像樣兒點兒的人,想要做到這個……隻怕比較困難。”

秦天龍點了點頭,微笑道:“幸虧了,雨菲弟妹拜了狐尊為師,要不然,這禁製的問題,還真不好解決了——華子,我這裏給你一個建議。你如果想要得到什麽極品禁製的話,不妨去找一下狐尊。狐尊的手下,有一位渡劫期頂峰的蜘蛛半妖,在禁製方麵有著超乎常人的天賦,號稱宇宙之中的禁製第一人。如果你能夠求動他出麵,那哪怕是劍逍遙親自出手,也破不掉這個禁製了”,

“哦?還有這種人?”何林華了然地點了點頭,說道,“回頭我去找雨菲的時候,會問一下。”

秦天龍又跟何林華閑聊了幾句,言語之中,不斷地提出一些關於虛擬實境的運營技巧。這些技巧,可都讓何林華聽的連連點頭,暗自佩服。秦天龍這點出來的,可不僅僅是他從地球之上提煉出來的經驗,還有不少與修士文明體係想融合的內容,讓何林華是受益匪淺。

最後,秦天龍才又說道:“華子,有了這個虛擬實境,玄天宗也算是具備了成為真正的十二級宗門的必備條件。至於靠著這虛擬實境,也算是能同我師父、老祖宗,還有家父見上一麵了我這就把事情跟他們說一下。不過,我僅僅隻能幫著聯係一下,具體如何說服師父他們,還要看你自己了。”

何林華連忙點頭道:“天龍兄盡管放心,如何讓三位長輩信服,那是我的事情了。”

何林華還就不信了,他把地球上那運營一套的把戲給使出來,秦家、卜算門還能給忍得住你秦家不是獵人家族嗎?據點遍布各地。要是讓你秦家玩起配送業務來,還能不讓你眼紅?卜算門不是人丁單薄,而且地位特殊嗎?他何林華小施手段,把卜算門的地位給抬得更高,外加給算無策懸賞一些美酒,他能給扛得住嗎?總而言之,這一切,何林華雖然沒有十成十的把握,但**分把握,何林華還是有的。

秦天龍歎息一聲,說道:“你自己有把握也好……不過,我就怕老祖宗、父親他們發現虛擬實境的潛力後,會……”秦天龍頓了一下,又說道:“……不過,老祖宗、父親他們應該不會這麽做,華子,你有一個好老婆啊”

秦天龍的話雖然說的不全,但何林華還是能夠猜出這話裏麵的意思。秦天龍顯然是在告訴何林華,虛擬實境的潛力巨大,秦家若是知道之後,都會眼紅不已。而何林華,如果不是有著胡雨菲這麽一個拜了狐尊為師的老婆,隻怕連秦家都會對他下手了——

這與秦天龍的友誼無關,直接是關乎家族利益的事情。在家族利益的麵前,所有的個人利益,都是可以放棄的

何林華則笑了笑,說道:“天龍兄,你這可就說的不對了我可不僅僅是有一個好老婆,我有三個好老婆——她們三個,我可都很喜歡的……”

秦天龍搖了搖頭,忽然間,秦天龍又臉色古怪地看向何林華道:“華子,我秦家掌管丹藥的秦寧長老因為某些事情,被停了丹藥區長老的職務,而且還被家族給囚禁了起來,終生不得麵見他人。”

“嗯?”何林華有些莫名其妙地看向秦天龍,他現在說這幹什麽?難道還懷疑我又對秦寧幹了什麽?哥哥最近可一直都是老實的不行啊每天除了修煉,就是修煉的,實力都元嬰後期了……何林華警惕地說道:“天龍兄,你這是什麽意思?秦寧長老可都回到你們秦家了,我可做不了什麽手腳我就算是想動什麽手腳,也沒有那本事啊”

秦天龍一臉古怪地說道:“不是你動的手腳?可是……華子,這說實在了,除了你動的手腳,我還真想不出是誰動的手……”

“喂喂喂你這是什麽意思?別找不著凶手,就給扣在我的頭上成不成?我最近可都很老實的,連玄天星都沒怎麽出去過”何林華不滿地說道。

秦天龍道:“這件事情,好像你不用出玄天星,也就能辦到——對了,這麽說吧,上次秦寧去了玄天宗,回來以後,就出了些問題……”

聽著秦天龍這麽一說,何林華忽然想到了什麽,臉色也古怪了起來,靈光一閃道:“天龍兄,這秦寧被囚禁起來,該不會是因為身上得了什麽髒病吧?”

半年以前,秦寧在玄天宗上的時候,何林華為了避免秦寧覺得“空虛寂寞冷”,專門從紅樓裏麵給招來了一些渾身上下都是髒病,而且還是病入膏肓的那種。不會是秦寧這家夥玩女人的時候都不知道稍微做一下防備,結果不幸中招了吧?,

“華子,果然還是你啊……”秦天龍歎息一聲,臉色更加古怪,給何林華拱了拱手,說道,“華子,我這可要謝謝你了原先這丹藥區掌握在秦寧的手裏麵。現在秦寧一道,原先的家族十長老,丹藥區的副管事人秦惠頂替了秦寧的位置——這秦惠是我的人。”

“呃……不謝不謝……”何林華撓了撓腦袋,順口說道,“我當時就是去紅樓裏麵找了一群毛病不少的女人,誰能想到這老東西居然還真敢玩他玩就玩吧,還不注意一點兒衛生,居然染上了這種病——這可真是……”

秦天龍翻個白眼——他可真沒想到,這世界上還有何林華這種沒皮沒臉的人你給人家設了一個圈套讓人往裏麵跳,等人跳進去了,你還沒皮沒臉的說,這事兒跟你沒關係……

好吧要是秦寧聽到何林華的話,一定會氣得直接瘋掉——你妹啊誰能想到,何林華這廝說的“玄天宗內仰慕他的女弟子”,居然還敢找一些“ji”來替代?這天底下,能幹出這種事情的,估計隻有何林華了上級宗門的前輩到下級宗門考核,玩幾個女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敢找ji,而且還是滿身都是病的ji的,估計隻有何林華這毒一份兒……

秦天龍說道:“罷了罷了不管怎麽說,你這都是幫了我個大忙……”

何林華想了想,摸摸鼻子說道:“這事兒不對啊天龍兄,這不管怎麽說,秦寧身為五長老,就算是身上帶上了這種髒病,被人發現之後,也不至於出這麽大的問題吧?還能被免掉他的丹藥區長老位置?”

秦天龍苦笑搖頭道:“如果僅僅隻有他的身上有髒病,估計也沒人會追究什麽。可是,他回去三四個月後,長房、三房的男男女女身上,都給沾上了髒病,秦天雄的父親跟秦天雄的母親同房之後,居然也給染上了病……接下來,就不用我說了吧?”

“呃……”何林華一翻白眼——你妹啊這還真沒看出來,秦寧居然這麽牛掰,敢幹出這麽大逆不道的事情。不過,這倒也從側麵反映出了,靠著下半身思考的生物,都是要吃大虧、倒大黴的……

秦天龍說道:“華子,這可是我秦家私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不要外傳,明白嗎?”

“嗯”何林華點了點頭。

隨後,秦天龍又和何林華閑聊了兩句,才又掛斷了通訊。

緊接著,何林華又跟北宮燕聯係了起來。跟北宮燕交代事情,可就用不著那麽麻煩了。直接跟北宮燕說了,要去拜見“嶽父”外加老祖宗,北宮燕就高興地跟什麽似的,連聲把事情給答應了下來。至於北宮燕到底能不能把事情給辦成?何林華相信,就北宮燕現在在北宮家的受寵程度,辦成這麽一件小事兒,還是不成問題的……

又跟胡雨菲聯係了一下,告知要去朱雀星域拜訪狐尊後,何林華想了想,似乎就剩下一個寒冰宮了。

寒冰宮內,半年時間內,冷凝成功地突破成為渡劫期的修士,與玄天宗之間的關係也更為親密——當然,冷凝突破的事情,知道的人非常之少,除了何林華與他的幾個親信之外,甚至就連寒冰宮都沒多少人知道。冷凝這一舉動,也算是一個自保的手段吧

至於把寒冰宮拉下水,對何林華來說,難道實在是太小了。就他現在同冷凝之間的關係,估計過去一趟,然後跟冷凝打個招呼,象征性地給出一部分紅利,也就算是夠意思了。

想了想,何林華心中暗想,反正現在閑著也是閑著,倒不如跑去寒冰宮內,直接同冷凝把這件事情給說開了。

想到就做,何林華揉了揉腦門兒,飛身出了書房,還沒來得及挪動一下呢,便在書房門口看到了卦王、張好好、狐狸大俠這三隻活寶。

這三隻活寶正在門口大眼瞪小眼的,一個個都跟炸毛兒的公雞似的,互不相讓

看到他們三個,何林華就是一陣頭疼加無語——你妹啊老子怎麽這麽倒黴,出師不利,一出門就遇到了這三個大垃圾……,

何林華正想著偷偷摸摸地溜走呢,忽然之間,卦王、狐狸大俠、張好好三人都給圍了過來,一臉的討好。

卦王腆著臉道:“清華宗主,您這是要出去啊?”

狐狸大俠立刻接口道:“是要去星外還是在星內?是要去視察還是要閑逛?在下願意給清華宗主貢獻一份力量,鞍前馬後的伺候著……”

“老大老大我是你最最忠心的小弟你不會記不得我吧?哇塞老大,幾天沒見,沒想到老大你居然變得這麽帥氣了老大,你現在一定很煩吧?起床以後,您一照鏡子,是不是會不由自主地感慨一句‘**,又帥了’?”張好好狂拍馬屁。

我去這三個混球又想幹什麽?一個個淨說好聽話,連“清華宗主”這種話都給叫上了

何林華一翻白眼,一人一腳踹過去,罵道:“少他娘的廢話有事兒直接說事兒”

對於這三隻孽畜,何林華還真不用客氣的,想打就打,想罵就罵。卦王?這廝天生一倒黴鬼,挨打貓,不打他對不起天和地;狐狸大俠?這廝反對暴力,絕不動手傷人,這對任何喜歡暴力的人來說,都是絕對的福音;至於張好好?體修嘛暈血症嘛這不是用來欺負的,是用來幹什麽的?

何林華話音一落,狐狸大俠立刻笑眯眯的說道:“清華宗主果然是快人快語其實,我就是想問問,聽說咱們玄天宗裏麵,有一個什麽虛擬實境的,能夠直接讓人的神識進入,構擬虛擬形象的人?”

“誰跟你‘咱們’的?”何林華一翻白眼,毫不客氣,“沒錯,是有這麽一回事兒,不過這跟你有什麽關係?”

“是就好是就好”

何林華這麽一承認,不僅僅是狐狸大俠興奮了,就連卦王、張好好都一副興奮至極的模樣。

卦王湊到跟前兒問道:“聽說,在裏麵可以想幹什麽,就幹什麽,根本不用擔心?”

張好好也問道:“老大,聽起來真的很讓人心動啊……”

“心動?你們有什麽心動的?這東西用處是不少,不過你們三個應該用不著吧?”何林華道。

狐狸大俠立刻說道:“用不著?怎麽可能會用不著?”頓了頓,狐狸大俠又搓手賠笑道:“清華宗主,其實我就是想問問,這虛擬實境能不能給設置一下,讓那些女修都給停留在蘿莉時期啊……你知道的……”

“呃……”何林華的臉色頓時就黑了——我擦你妹啊老子這好歹是正式的虛擬實境好不好?他娘的這才剛剛漏出去一點兒風去啊,這狐狸大俠居然就找上門來問這種事情?還所有的女修都給你停留在蘿莉時代?這是在開什麽玩笑?要是真這樣幹了,你丫的是舒服了,但老子玄天宗可就得罪人給得罪死了

何林華黑著臉問道:“這個當然沒問題了用不用我再幫你設置一下,女修進去以後隻準穿薄紗,透明的那種,然後見了你還必須得跳***?嗯?”

“那當然就更好了”狐狸大俠沒有發現何林華那黑青的臉色,已經陷入了無限的yy之中。

“我擦”何林華直接一腳踢出去,又是一腳側踢,把狐狸大俠直接給踢地飛了出去,“你他娘的倒也敢想”

狐狸大俠飛向了空中,張好好又蹦躂了出來,站在何林華麵前,義正言辭地說道:“這個老變態為人簡直太惡心、太惡心了我活了這麽大,就沒見過這麽惡心的人老大的虛擬實境,明明是這麽好一東西,這廝居然拿來幹這個……老大我問一下,能不能把所有的女修都給修改成非處.女啊這樣一來,小弟我x後行事的時候,會方便不少的……”

“我擦”何林華聽著張好好這前麵幾句還算不錯,但這一往後,就讓何林華給火冒三丈了——把所有女修都給修改成非處.女?你他娘的怎麽不去死?

“給老子滾你們這師徒兩個,每一個好東西”何林華直接一腳飛出去,也把張好好踹飛,讓他去和狐狸大俠作伴了。

隨後,何林華又看向了卦王,心中很怕卦王這老家夥會不會突然間語出驚人,給何林華說出那麽兩句讓人崩潰的話來著。事實證明,卦王這老頭子還算是挺不錯的。他隻是抱著旁邊的一根兒柱子,淚流滿麵:“嗚嗚嗚嗚……不容易啊虛擬實境啊有了這麽個好東西,我以後再也不用害怕碰一下女人就被雷劈了嗚嗚嗚嗚……我總算也能過一下風流瀟灑的生活了……”,

哎這個可憐的家夥……身為一個倒黴鬼,卦王這活的,畢竟也不容易啊長這麽大了,還不知道這廝到底知道不知道女人到底是什麽味道……

何林華漫步走到了卦王身旁,拍了拍卦王的肩膀,說道:“卦王長老,您說的這些,我都記住了——一會兒我正好要去一遍寒冰宮,到時候,我會把你剛才說的話跟冷凝長老重複一遍的……”

“嘎?”卦王愣住了,指著何林華,“你……你……你……”

然後,卦王做出了一件讓何林華敢到非常非常之不可思議的事情。隻見卦王居然二話不說,一頭給撞到了身前的那根兒柱子上。一時之間,血肉那個橫飛啊

何林華看著一陣無語——暈這某些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不是太弱了點兒了?他不就是說了要跟冷凝稍微提上那麽一兩句嘛這老家夥,居然怕的都自殘了這冷凝可還真是……禦夫有術啊

何林華偶遇玄天宗三大不要臉人物,最後以何林華的完勝而告終。

上了傳送陣,選擇去了寒冰宮。過了些許時間,何林華隻覺得眼前波光一閃,便到了寒冰宮內。

現在,何林華已經不像是先前一樣,乘坐的是寒冰宮的對外傳送陣,而是寒冰宮傳送殿內的專用傳送陣。

守護傳送陣的弟子也都認識何林華,向著何林華行了一禮後,一名弟子詢問了何林華到寒冰宮的目的,便給何林華領路了。

先去見了一麵冰晶兒,甜甜地叫了幾聲“嫂子”,把冰晶兒給叫的眉開眼笑的。隨後,何林華才又到了後麵冷凝的山洞前,向著山洞之內大聲吼叫道:“冷凝長老,我來看你了”

“來看我就來看我,吼叫什麽?聲音這麽大,生怕我不走火入魔是不是?”

說話聲中,冷凝已經快步出了山洞,瞪了何林華一眼,說道:“進來吧”

這次,冷凝居然少有的換了一身寬大的衣服,這可著實是讓何林華感到奇怪的。一直以來,冷凝穿著的,都是一套素紗長老服,現在陡然間換了一身衣服,還真是讓何林華覺得奇怪的。

何林華點了點頭,說道:“冷凝長老穿了這套衣服,當真是美豔無端啊卦王那老頭子,可真是有福氣啊”

冷凝一邊領著何林華往山洞裏麵走,一邊說道:“臭小子,嘴巴那麽甜,找我肯定沒什麽好事兒有什麽事兒,直說就是,說完就走,我還要忙著修煉,沒那麽多時間招呼你”

“呃……”何林華一翻白眼,說道,“冷凝長老,我這兒現在有一樁買賣,想邀你入股”

“哦?”聽何林華說有一樁買賣,冷凝的兩眼開始發亮,“小子,是什麽買賣?說來聽聽”

在冷凝麵前,何林華也沒什麽好隱瞞的,便把自己對虛擬實境的所有事情都給和盤托出了。冷凝聽著何林華的介紹,這眼睛是越來越亮,目光也越來越炙熱,看冷凝那架勢,好像巴不得要直接搶過去由寒冰宮自家經營了

不過,冷凝也很聰明,知道何林華背後的力量強大,而且她自己也不是那種沒皮沒臉的人,才會靜默不語,靜靜思索著。

說完之後,何林華總結道:“冷凝長老,這虛擬實境的潛力有多大,相信您自己也能猜得到吧?而且,這其中,還僅僅隻是其中一小部分,往後虛擬實境隻會越來越充實,而其作用,也會越加的豐富、有用。現在,我出技術,你出資金和人力,在你寒冰宮內建立起一個虛擬實境的分據點,而且寒冰宮內的一切使用費用,我做主全免了而您,隻需要在需要的時候,站出來幫我說上兩句話就行,你看怎麽樣?”

冷凝想都沒想,張口便道:“臭小子你以為我有那麽好騙啊你出技術,我出資金和人力,還給你建立分據點,你就免掉寒冰宮所有的費用就算了?合則,你小子什麽都不出,直接空手套白狼,讓我寒冰宮全幹了,還能白撿一分據點?你這算盤,打的可是劈裏啪啦的響啊”

“嘿嘿嘿嘿……”何林華撓了撓頭——

顯然,他也早就料到了,他的這些小心思,冷凝肯定早就想到了。他提出這麽一個要求,原本也沒想著冷凝會答應,這隻能算是一個活躍氣氛的工具罷了

隻讓寒冰宮吃虧,不給好處?那冷凝到時候會站在他的這一邊說話,那才有鬼了想要讓冷凝幫他說話,隻有最直接的利益牽動,才是關鍵。.。

煉鬼修仙第四百八十二章找靠山(萬字大章)(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