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自己若是自殺的話,不僅魂魄會因為補魂丹的功效凝而不散,時刻撕扯,而且很有可能還會被這家夥帶到各地展覽參觀,為所有修士辱罵和不恥……

“我……我認了……”終於,在何林華的幾番威逼之下,木啟亮終於屈服了。WWw!QUaNbEn-xIAoShUO!cOM百度搜索)【本文來自w

】他淚眼朦朧,心中暗想,老子這是造的什麽孽啊惹了這麽個東西,挨了好幾頓打不說,還得給這可惡的家夥當奴仆。一百年的奴仆啊就算是他現在的壽命已經有幾萬十萬年,但有這時間,他就是閉關也比現在這樣仍人差遣要好一些吧?

聽著木啟亮終於屈服了,何林華笑眯眯地點了點頭,說道:“哈哈你要是早承認了,現在又怎麽可能會出這種事情?看看,能用溫和的方法解決問題,你偏偏不樂意,非得逼著我發飆……”

木啟亮看著何林華,無奈道:“我從現在開始,就是你的仆從了……”

“等等”何林華喊停,說道,“你說是我的仆從就是我的仆從?你現在身上什麽關於我的標誌都沒有,萬一你現在答應下來,回頭就找個理由逃走了,那我跟誰說理去?”

木啟亮怒哼一聲,不屑道:“你個小輩,把我木啟亮當成什麽人了?我既然答應了要當你的仆從,就一定會辦到我堂堂的分神期頂峰的修士,豈是那種食言之人?”

何林華乜了一眼,說道:“你不是食言之人?那剛才是那個老混蛋出爾反爾,非得逼著我用了一些手段才老實了的?”

木啟亮老臉一紅,剛才他那出爾反爾,做的確實不地道,所以被何林華罵了“老混蛋”也不敢反駁。他擺擺手道:“剛才那事休提我現在說話肯定算數,一個唾沫一個坑的這次我要是再食言了,就讓我一輩子突破不了分神期,還不得好死你這下總信了吧?”

修士發誓,那可不能隨便發誓的。修士發誓的時候,會自動的感應天地靈力。若是木啟亮真的食言了,他說不定還真會莫名其妙的就給死掉了,還是不得好死的那種。

何林華瞪了木啟亮一會兒,隨後搖頭道:“我還是不信”

木啟亮崩潰——老子現在連毒誓都發了,你還不信,那你到底要怎麽樣才算數?

木啟亮無奈道:“小輩這麽說吧你想怎麽樣,直接吩咐就是”

何林華笑眯眯的,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道:“沒什麽,你直接跟我簽個主仆契約就行了。”

“主仆契約?”木啟亮驚疑地看著何林華說道,“小輩,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我與你之間實力相差這麽多,我若是與你簽訂了主仆契約,一個意念之間,就會讓契約變成以我為主。到時候,你個小輩可就成了我的仆從了。”

何林華笑道:“我當然不會親自與你簽訂什麽主仆契約了不過,你可以跟我的手下簽個主仆契約嘛”何林華說罷,朝著浮空中叫道:“黃小丫,別藏著了,出來見客了”

浮空之中,化身冰蜂蠱蟲的陰魔蠱王聽著何林華的那一刻“見客”,頓時內牛滿麵——尼瑪啊老子是堂堂的分神期蠱修好不好?讓我出來就出來吧,還整什麽見客,好像我都成了紅樓裏麵從事某種特殊職業的人了。

陰魔蠱王從浮空中顯出了身形,站在何林華身側,向著何林華躬身一行禮道:“公子。”

何林華點了點頭,微笑著伸手一指陰魔蠱王,向木啟亮道:“木啟亮啊這是我的手下小黃,你跟他簽訂一下主仆契約就可以了。”

而木啟亮這在一旁,已經徹底給看呆了——剛才居然直接從浮空中出來一個人影,而且在他的神識之下,他居然沒有發覺?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木啟亮可不知道,陰魔蠱王的本命蠱蟲就是冰蜂蠱蟲,如果不顯露出身形,那就是為不可查的冰蜂蠱蟲的模樣,別說是他一個分神期頂峰的修士了,就是換作渡劫期的,也不一定能看得出來要知道,當初何林華在狐尊麵前讓陰魔蠱王身化冰蜂蠱蟲的時候,狐尊一時不查,可都沒有發現啊,

木啟亮一臉的驚訝,問道:“這……他……他是魂修?不對啊就算是魂修,他這實力,也不可能在我的神識下隱匿啊……”

何林華笑眯眯地說道:“這些一會兒再說——木啟亮,現在你跟他簽訂主仆契約就可以了,你沒有意見吧?”

看著何林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心裏麵一陣發麻——他原本想著,自己這次信守諾言,跟在何林華的身旁,當上何林華一百年時間的跟班,就當是一個影子,然後直接閃人,不跟這小子一般見識。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會有一個分神期的魂修手下,還讓自己跟他這手下簽訂什麽主仆契約。這要是真的簽訂了主仆契約,自己可就是受製於人了。到時候,這小子讓自己幹什麽,自己可就得幹什麽了……

木啟亮倒是有心不答應吧,但是想想自己現在這情況,貌似要是不答應的話,眼前這小輩指不定會幹出什麽惡心事兒呢

何林華搓了搓手,依舊笑眯眯地問道:“怎麽?你又想後悔了?後悔好啊,最近修士文明裏麵雖然大事兒不少,但有意思的小事兒還真沒有。你要是準備好光屁股展覽的話……”

“我答應……”木啟亮被何林華這麽一威脅,再度悲催地低下了頭,眼淚汪汪——

現在自個兒被這小子給製的死死的,人在矮簷下,不能不低頭啊

何林華笑道:“答應就好嘛你看,小黃也等急了,你是不是快點兒……”

木啟亮老老實實地走到陰魔蠱王的麵前,在陰魔蠱王同情的目光下,跟陰魔蠱王簽訂了一個主仆契約。契約一結束,木啟亮也就算是何林華的手下了。

現在,自己的一縷神識掌握在了何林華的手中,木啟亮變得更加老實,萬分不情願地站在了何林華的麵前,向著何林華行了一禮,道:“老奴木啟亮,見過主人。”

“嗯……”何林華點了點頭,說道,“小木啊不用那麽緊張,也別一副不情願的樣子。跟我接觸過的人其實都知道的,我這個人很好相處的。以後你在我手下呆的時間長了,你也就知道了。對了,小木啊我看你為人也挺不錯的,就不必在我手下過什麽考察期了,以後直接叫我公子就是——你要知道,能夠稱呼我為公子的,可都是我的親信手下哦”

小木?你妹啊老子一位活了幾千年,堂堂的分神期頂峰修士,居然被你丫的一個連毛都沒長齊的小家夥冠以“小木”這種稱呼……這簡直就是……

“是的,公子。”木啟亮心中腹誹不已,但還是幽怨地點了點頭。公子這個稱呼,可要比主人這個稱呼有麵子、有地位多了。木啟亮他要是不同意,那才有鬼了木啟亮改了稱呼,忽然又想起了何林華剛才能夠讓他靈力全失,瘋狂暴打的情形,不禁問道:“公子,老奴心中有一個疑問,不知公子可否幫忙解答?”

何林華點頭道:“什麽問題啊?說來聽聽”

木啟亮說道:“公子,老奴就是想問問,剛才您是用什麽法子,讓老奴變得靈力盡失的?”

何林華道:“這個問題啊……其實挺簡單的黃小丫,小木心裏麵的這個問題,麻煩你幫忙給他解釋一下——對了,就拿那麵的那半邊陣法來解釋一下吧。”

“是,公子。”陰魔蠱王應了一聲,隨後身化冰蜂蠱蟲,衝向了還沒有毀掉的那半邊陣法,隨後,隻見那半邊陣法之上的靈力迅速的消弭不見,最後隻成了一個空擺著一些陣器的空架子,而陰魔蠱王又給回到了何林華身側,躬身而立。

“這……這……”方才何林華破陣而入,對他暴打,他心神恍惚、外加屈辱之下,沒有感應到這其中的詭異。現在,他以一個第三人的角度來看,可是把這其中的細節給看了個一清二楚啊這剛才還是靈力運轉的陣法,居然在眨眼之間就給變成了一個沒有絲毫靈力的空架子?這是什麽情況?他怎麽從來都沒有見過?

木啟亮搜腸刮肚,不斷地想著,腦中有什麽曾經接觸過的內容與這詭異的一幕有關。終於,木啟亮在他記憶裏不起眼的某個角落找到了一個有可能的詞語:“破靈?剛才那一下子,是傳聞中的破靈?您的這位手下,居然能夠直接擊破靈力?”,

木啟亮一說出了這麽個詞語,腦中的一切也終於串聯了起來。他無端地被何林華一通屈辱的暴打得到了解釋,何林華為什麽會衝進獸巢這麽靠裏麵的地方也有了說法——破靈啊這可是號稱宇宙中最恐怖的手段之一宇宙中,除了極個別的體修外,誰能說他身上的力量不是同靈力有關的?身周的護體靈力,法寶上運轉的靈力,法術攻擊、防禦可都是靈力隻要是靈力,就會被破掉,修士一被破掉靈力,那他還算得上是一個高高在上的修士嗎?

有這樣的一個手下,別說是闖進這個四級獸巢了,就是闖進五級獸巢,也有可能全身而退了

那這陰魔蠱王又是什麽身份?身為一個魂修,居然有著破除靈力的力量……木啟亮想著,忽然想到了那種身體靈力消失時,似乎有著什麽小東西侵襲靈力似的——

“蠱修?冰蜂蠱蟲?”木啟亮情不自禁地就給說出了這幾個隻在一部分特殊的典籍裏麵記載著的內容。

“不錯。”陰魔蠱王點了點頭。

木啟亮輕歎一聲,向著陰魔蠱王一揖到地,說道:“這位道友原來還有這般本事老朽若是早知道道友有這般本事,說什麽也不會食言了”

何林華笑眯眯地說道:“哎呀呀小木啊,話可不能這麽說不是?要是你沒有食言的話,我又怎麽好意思讓你當我一輩子奴才呢……”

“一輩子?”木啟亮呆了一下,說道,“不是一百年嗎?”

何林華一撇嘴道:“小木啊,你怎麽就給忘了?剛才我可是撂下狠話了的方才你跟我齜牙的時候,我可是說了,你要是老老實實地認了,就是一百年。要是不認的話,就在我手下幹一輩子。哼哼小木,別把我跟你想的一樣本人可是一位堂堂正正的君子,食言而肥這種事情,是絕對不會做出來的”

你妹啊老子寧願你食言……

木啟亮內牛滿麵——他似乎也想到,自己剛才同陰魔蠱王簽訂契約的時候,怎麽就沒長個心眼,也沒商定個期限什麽的。

陰魔蠱王一臉的同情,看著木啟亮,輕聲安慰道:“小木啊聽公子的沒錯的——其實你的運氣已經算不錯的了。公子的幾個分神期手下我可都認識,誰沒有挨過公子的暴打啊你才挨了兩下就認了,運氣真的算不錯了。像是我……”

當初陰魔蠱王一直想著,從何林華手下逃命之後,再回來算計何林華,沒想到進了煉魂神殿,就是整天慘無人道的暴打和折磨,直到他真正的屈服了,這事兒才算結束的。

木啟亮依舊內牛中——這運氣還算不錯?原本老子在這裏好好的,他丫的突然跳出來要讓老子當他的手下,不當還不行的那種。好吧,老子服了,不就是一百年嘛,忍忍就過去了,沒想到才剛簽了契約,他娘的就成了一輩子了。

木啟亮緊緊地抓著陰魔蠱王的手,好像是久別重逢的親人似的:“我想哭……”

“想哭就哭出來吧——說實在的,你運氣真的很不錯的。公子的手下,現在有一個倒黴的家夥,天天還在挨打呢。等到日後回了玄天宗宗門,我帶著你一起打他出出氣,你的心情就會好很多了。”陰魔蠱王安慰道。

“阿嚏”遠在青龍星域正在喝酒的卦王一個噴嚏,心裏麵灰常奇怪——怪了,自己這好好的,何林華那小子也不在家,貌似應該能過幾天消停日子了吧?怎麽忽然間有種不祥的預感?

何林華也在一旁安慰道:“小木啊你就認了吧話說,你跟著我,那可真是你的福氣啊本人是玄天宗宗主,手下加上你,已經有了六個分神期的修士,出竅期的修士多達二百人,元嬰期的得有三千多了。這份兒宗門實力,不比你的那個穀一門要強太多?你成了我的仆從,就相當於是玄天宗的長老之一了。想想吧,這麽大的一個宗門,你是長老……”

何林華繼續誘惑木啟亮。玄天宗在這半年的時間內,發展態勢確實喜人。何林華通過了一些隱藏的途徑,找到了一批突破不了當前境界的修士,以突破境界的丹藥誘惑之。結果不言而喻,何林華的手下多了n多的手下,而何林華的勢力也得到了飛速的發展……,

木啟亮沒有理會何林華,而何林華又繼續說道:“哎呀?你還不滿意?我看你現在是分神期頂峰吧?這樣吧,咱們兩個打個商量,你真心給我辦事兒,我哪天要是高興了,給你找一顆合體丹,你看怎麽樣?不相信?我可真沒騙你不怕告訴你,青龍星域的獵人秦家知道吧?他們的第一順位繼承人跟我相交莫逆;北宮靈符家知道吧?他們家的小公主是我的三夫人;還有朱雀星域的狐尊知道吧?我大老婆半年前才拜了狐尊為師——對了兩萬年前曾經顯赫一時的寒冰宮你知道吧?他們家老祖宗冷凝關係也不錯。半年前我還從狐尊那裏要了一顆渡劫丹,幫冷凝突破到了渡劫期。要不要我把她叫來,咱們來搞一個現身說法?”

何林華這麽一通絮叨,把自己的所有人脈關係都給說了一遍——反正木啟亮已經簽了主仆契約,是自己的奴仆了,絕對不可能做出什麽危害自己的事情。而且這些事情在自己真正的嫡係裏麵,實在算不上是什麽秘密,就算現在不告訴木啟亮,木啟亮以後也會知道。與其讓木啟亮以後知道了事實震驚不已,反倒不如現在告訴他,省著他以後知道了出什麽洋相給丟人……

木啟亮聽著何林華這麽說著,開始狂翻白眼——何林華說出的這些個關係,沒有一個是簡單的。整個宇宙裏麵,要是哪個七級、八級宗門跟其中任意一個扯上了關係,都要一飛衝天了。而何林華現在倒好,居然吹牛跟這麽多頂級豪門有關係……

木啟亮回頭看向陰魔蠱王,問道:“黃道友,公子他平時是不是就有說胡話的愛好?這些話可不能隨便說啊要是讓那些當事人知道了,公子可得倒大黴的……”

陰魔蠱王一翻白眼,說道:“木道友,公子可沒胡說,公子說的可都是實話。獵人秦家的秦天龍公子,與公子相交莫逆,公子對秦天老公子有救命之恩,二人之間一直交往甚密;靈符北宮家的家主之女,北宮燕,是公子的夫人,經常去玄天宗探望公子;至於狐尊……公子的大夫人胡雨菲,是一位狐族半妖,偶然間被狐尊得知,收之為徒。這件事情,現在整個宇宙裏麵知道的人絕對不超過百人,你要注意保密啊至於那位寒冰宮的冷凝老祖,確實是有公子幫忙,才能成為渡劫期修士。當然,這一條宇宙中知道的人更少,你也要注意保密”

“啊?”木啟亮呆了——怎麽陰魔蠱王也會這樣說?難道他們主仆兩個都得了癔症了,喜歡玩yy什麽的?

“你們……你們該不會是在說真的吧?”木啟亮忽然覺得嗓子有些發幹,結結巴巴地問道。

何林華撇嘴道:“看你這說的,誰有那閑工夫跟你在這兒開這玩笑?而且,就你現在這地位,我犯得著開玩笑哄你不成?”

木啟亮一想,是啊自己現在小命兒都在何林華的手裏捏著呢他確實沒有必要開這種玩笑的——難道自己剛才真的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一位修士文明內很有潛力的新銳的手下?如果何林華說的都是真的,那他可就是真的撞了大運了

木啟亮神色變幻了幾下,最後才又想到,自己在這裏想這麽多,又有什麽用?現在自己的生死都在何林華的一念之間,日後唯有聽從何林華的吩咐才是正理啊或許自家公子真的有那般厲害,日後背靠大樹好乘涼,說不定成為一名合體期修士也不是不可能啊

境界提升,越是往高的走,越是困難。就拿木啟亮來說,他成為分神期頂峰的修士已經上百年,卻始終沒辦法抓到合體期的那一刹那感悟……

終於,木啟亮神色複雜地看向何林華,恭恭敬敬地一行禮道:“老奴木啟亮,拜見公子”

這一拜,木啟亮可是心甘情願了。

何林華微笑道:“好說好說你以後跟著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

何林華頓了頓,又說道:“你應該是原先駐守這個四級獸巢的修士吧?這個四級獸巢為什麽會失守,你知不知道?”,

說起了獸巢失守,木啟亮冷哼一聲,臉色淒苦道:“這獸巢失守的原因,還能是因為什麽?這一座獸巢附近,大大小小共有上百個宗門,其中有實力駐守這座獸巢的有二十多個,能派出強大隊伍的也有**個。老奴自百年前開始,就駐守這座獸巢,以原本的駐守力量,倒也算是輕鬆,沒有出過什麽大亂子。但是自從幾年前,獸巢內的怪物猛然間增多,血繭出現的頻率也快了許多,出現的位置越來越危險,這是獸巢進入了活躍期的標誌。獸巢一進入了活躍期,我和其他幾位駐守獸巢的分神期修士便向四周的宗門求援,要求增加駐守的人員。不過,這些宗門,再加上我們穀一門,根本就沒人把這件事情當一回事兒,隻是硬拖著,想讓別的宗門派人出來——哼這件事情,哪裏有這麽簡單?每個宗門都是這種想法,要是能給拍出來一個人,那才有鬼了”

“前幾年,獸巢的情況還不算很嚴重,我們這些個修士拚死拚活的,再加上一些自願前來防守的散修,應付起來雖然有些勉強,但總算是擋了下來。不過,到了今年,這附近的獸巢暴動情況越來越嚴重,我們多次求援,還不見人來。就在今天,獸巢內的一處隱秘之地,突然出現了三百個分神期的怪物血繭,等到我們發現的時候,怪物血繭已經開始孵化。最終,我們雖然拚死弄破了二百個血繭,卻還是有一百個血繭中的怪物孵化了出來。”

“一百個啊整整一百個分神期的怪物啊比這一片星域的分神期修士的總數還多了,他們一孵化出來,誰能擋得住?要是他們當初能夠多派三個……不隻要兩個或者一個分神期的修士,就能及時發現那處的異常,把危急扼殺於萌芽狀態中啊最後,我們幾個分神期的修士拚死拚活,也沒有攔住,其他幾人都被怪物圍毆致死,而我運氣不錯,跟這群怪物中的分神期頂峰的怪物打了一場,毀掉了一個分身,還受了重傷,但總算是活了下來……現在外麵情況如何?”

這最後一句,卻是木啟亮在問何林華獸巢之外的情況了。

何林華撇嘴道:“還能怎麽樣?一大群怪物衝出去,人力怎麽可能擋得住?我從血殺星上直接飛過來的,一路飛過來,有一半的居住星球都給毀掉了,還有一半的星球也爬滿了怪物。”

木啟亮輕歎一聲,說道:“哎……冤孽啊冤孽有因有果,他們當時若是能直接派出足夠的修士來獸巢駐守,又怎麽可能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隻是可惜了那些星球上的凡人了。”

何林華說道:“木啟亮,你知道我為何就比較看重你不知道?你這個人實力不弱,但卻少了其他修士的那份狠辣和勾心鬥角,所以才會免了你的考核期的。一直到現在,我遇到的修士裏麵,會憐憫普通凡人的,還真沒有幾個。”

木啟亮道:“修士文明中有諸多弊端,我雖然不能一一除之,但卻可獨善其身哼那些陰謀詭計,都是些上不了台麵的東西,徒然讓人恥笑至於憐憫凡人……這更沒什麽好說的了。我們修士雖然被凡人奉為神仙中人物,但難道成了修士,就忘掉了自己也曾經是個凡人嗎?我這麽多年以來,每一次修煉之前,可都在告誡自己,絕對不要忘記,自己也曾經是凡人。”

何林華拍手笑道:“說的好這做人,就是不能忘本啊身為一名修士,一定要時時刻刻不忘,自己曾經是個凡人”

木啟亮道:“修士在屠戮凡人時,不管是直接還是間接,都會造下殺孽。說什麽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弱者就要有弱者的覺悟?如果連曾經的自己都找不到、看不見,又如何在這漫漫修仙路上找到自己的大道?”

何林華與木啟亮這一番對話,也讓旁側的陰魔蠱王心中深思——是啊大多數修士從凡人踏上修仙路的時候,就忘掉了自己也曾經是一個凡人就好比他陰魔蠱王,算是高絕的修為吧?那也是從凡人一步一步地修煉起來的。但是,自從他有了一些實力之後,就已經開始逐漸忘記,自己也曾經是一個凡人,那些活生生的人,在他的麵前就如同螻蟻一般,想殺就殺,想滅就滅。死在他手下的修士有多少,陰魔蠱王或許能說出一個模糊的數字來,但要問他他殺掉的凡人有多少,陰魔蠱王卻絕對說不出來。,

一些螻蟻而已,殺了就殺了,誰會記殺了多少?

何林華說道:“這些話題等等再說吧——這獸巢之內的真正核心,怪物的集聚之地,你是否認識?”

木啟亮道:“當然認識了。老奴雖然不才,致使獸巢失守,讓億萬生靈死在了這些該死的怪物之下。但老奴好歹也在獸巢之內駐守了這麽久,別的不敢說,這獸巢的核心位置,還是認得的。公子您該不會是想……”木啟亮說到最後,是一臉的驚疑。

何林華笑道:“獸巢裏麵有著不少的隱患,雖然清理掉了還會出現,但能清理掉一些,還是清理掉一些的好——分神期的怪物,對其他人來說,確實是太強大了一些,要是真的遇到成片的,除了合體期以上,隻怕沒人能擋得住了。”

何林華這一番話,雖然沒有直接說出他的意圖,俺木啟亮又怎麽可能會聽不出來?

木啟亮拱手道:“公子大德此番獸巢怪物若能順利清理之,公子當有無量功德”

何林華擺了擺手,說道:“你別把我抬的那麽高——說實在的,我就是閑著無聊,想要去獸巢內部觀光旅遊一下罷了。聽你那說的,我好像都成了維護宇宙和平的超人、雷霆王、凹凸曼神馬的了”

“超人?”木啟亮異常迷茫,“這做何解釋?”

何林華一翻白眼,說道:“切真是服了跟你們這些外星人沒法交流”

木啟亮、陰魔蠱王:“……”

接下來,何林華讓木啟亮領路,帶著他向著這個四級獸巢真正的核心位置飛去。

木啟亮現在雖然依舊是重傷之軀,但是有著何林華的保護,安全自然無虞,領個路什麽的,更是沒有什麽問題了。而木啟亮在得得知陰魔蠱王居然會是一位煉製了冰蜂蠱蟲的蠱修之後,對何林華的安危也不再在意——有著這樣一位牛人保護著,就算是打不過,逃掉總是沒問題的。

一路上,何林華、木啟亮盤腿坐在巨型龜的龜背上,何林華依舊是五百柄玄陰劍在外不斷刺出,前方那些實力已經達到出竅期的怪物依舊是如同雨點兒似的,劈裏啪啦地往下掉著。這些個攻擊,其中帶起的靈力之強大,簡直讓一旁的木啟亮心驚**——

雖然這些個靈力對他來說,實在算不上什麽。但是對一位元嬰後期的修士來說,實在是太多了而他現在看何林華的模樣,居然靈力還沒有枯竭的樣子。越是接觸的久,木啟亮越是發現,他這個新主人的身上,簡直就是一堆的秘密啊

看著空中不斷飛舞玄陰劍,木啟亮小心翼翼地問道:“公子,您這樣浪費靈力,也不怕靈力耗盡了?在獸巢中浪費靈力,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萬一你的靈力耗盡了,身陷獸巢之中……”

何林華笑嗬嗬地說道:“小木啊,這些你大可不必擔心。我的親信手下可都知道,跟著我,靈力是絕對不可能耗盡的”

靈力絕對不可能耗盡?吹牛呢吧就算是大乘期修士,若是這般不節製的浪費靈力,靈力也總有耗盡的一天不是?

何林華看木啟亮的模樣,問道:“怎麽?你不信?”說話間,何林華伸手一揮,又丟給了木啟亮一塊水靈石,說道:“這種靈石好吧?”

木啟亮接過了何林華遞給他的一塊兒水靈石,連忙收進了袖口裏麵,連連點頭——剛才他可就是靠著這種靈石才挽回了一條性命,這種靈石的強大之處,他又怎麽可能會不知道?他原本就想著,再跟何林華要一塊兒靈石,繼續恢複一下傷勢的,但又想到,這種極品靈石,不,或許應該叫神石,何林華的身上又怎麽可能會多得了?就算有也不可能浪費到他的身上啊那種靈石,要是用來修煉的話,修為可會漲的嘩嘩的啊

所以,木啟亮才會閉口不提索要靈石的事情。

木啟亮說道:“公子,這種神石,用來修煉的話,修煉速度會超級快,就算是渡劫期、大乘期修士見了也會眼紅。日後若非必要,您還是盡量少將這種神石往外麵拿。”,

“修煉會超級快?”何林華嗤之以鼻,“這種東西,是我和我的手下拿來恢複靈力的……”

“啊?”木啟亮不敢相信。

何林華叫道:“黃小丫,回來一下,讓小木看看你的身體裏麵有什麽”

“是,公子”陰魔蠱王飛身回到了何林華的身旁,身體虛影魂化,然後伸手從魂體裏麵摸出了一塊兒靈石,“公子,這塊兒靈石最近用的好像挺多的,快要廢掉了。”

木啟亮直勾勾地盯著陰魔蠱王手裏麵的那塊兒靈石,感應著上麵那強橫的靈力——沒錯這也是一塊兒跟他手中的水靈石一模一樣的靈石親娘咧話說,這種超級品質的靈石,應該不多才是吧?但是怎麽在何林華這裏,就好像是一大堆呢?

“啊?真的快廢掉了啊”何林華神識一掃,隨手又丟給了陰魔蠱王一塊兒,說道,“黃小丫,要省著點兒用啊這才一個月的時間,上億點兒的靈力就被你給用光了……”

一個月?木啟亮不敢相信地看著陰魔蠱王手中那塊蘊含著龐大靈力的靈石——一個月的時間,居然會用完這麽一塊兒純淨的靈石?這某些人太奢侈了吧?要是讓那些渡劫期、大乘期的怪物知道了這事兒,還不直接把人給拍死啊

陰魔蠱王抱怨道:“公子,這可怨不得我,這些時日,老奴我動手的次數有些多了,靈力的耗費自然也就厲害了。”

“嗯”何林華點了點頭,擺擺手道,“算了算了最近的事情也就挺多的,浪費掉就浪費掉吧。好在這裏的怪物魂魄靈力含量也挺充足的,補缺不成問題。”

何林華這話,又讓木啟亮迷茫了。什麽怪物魂魄,這又是神馬意思?

陰魔蠱王可是知道何林華的意思的。他說道:“公子若是平時煉化的魂魄都能有元嬰期以上的品質,靈力的儲存速度還會加快很多。”

何林華說道:“好了,我知道了——不過,這搜集高品質魂魄哪裏有那麽容易啊再高級獸巢裏麵,低級的怪物也是占主流的。哪裏會有隻有高級怪物的獸巢?天龍兄雖然一直為我搜集魂魄,但魂魄的質量,主要還是偏低啊……”

“吼吼……”何林華身下,巨型龜不滿地長大了嘴巴,叫了兩聲。

卻原來,在二人說話間,四周的一大**魔物加快了攻勢,四周一整片的出竅期怪物圍攻,巨型龜的龜甲護盾都被打出了一些裂紋……

“好了,你回去繼續開路吧”何林華擺擺手,讓陰魔蠱王飛了回去。陰魔蠱王又催動靈力,化身一整片的冰蜂蠱蟲,繼續屠戮著周圍的怪物。

而木啟亮,則是直接淚奔了——尼瑪啊自己到底遇到了一夥兒什麽變態啊這麽極品品質的神石,居然當成恢複靈力的東西來使用,而且還是那麽自然的……這要是換作以前,誰敢相信啊

正在木啟亮猶豫著,要不要用“坑爹”這兩個字來形容何林華的時候,何林華忽然道:“哎?奇了怪了咱們是不是走錯路了啊?我怎麽看著這兒走到死路上去了?”

木啟亮連忙回神兒,向著周圍一打量,小心翼翼地說道:“公子,咱們好像走錯路了——這裏是原先的獸巢核心,不過自從千年前的獸巢活躍被鎮壓下去後,被一位合體期修士直接給打散了,所以才會成了現在這樣。”

“那咱們怎麽會走到這地方來?”何林華一腳踩到巨型龜的**上,罵道,“小龜龜你這是怎麽走的路?怎麽能給走錯路了?信不信我揍你啊”

“吼吼……”何林華身下,巨型龜不滿地叫了兩聲,外帶著眼角還流出了淚水。

何林華感應到了小龜龜的神識通話,“哦哦”了兩聲,說道:“原來如此……”

旁側,木啟亮有些奇怪,但也看出了,何林華這應該是在跟巨型龜進行神識交流——人與靈獸之間能夠進行神識交流,這可不是一般的馭獸術能夠達到的境界啊傳聞中,能夠與靈獸進行神識交流的人,無一不是那種大能級的人物。

難道,自家這新認的主人,在這方麵還有這種天賦?。.。

煉鬼修仙第四百九十四章坑蒙拐騙,悲劇式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