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看了諸多駐守獸巢的修士,為了獸巢之安慰,不顧自身安全拚死剿滅怪物,我心中很是感慨啊再想想某些個宗門,為了其一己之私,至整整一片星域的安危於不顧,最終導致獸巢失守,實在是讓人氣憤卜德平長老,這個四級失守的原因已經很清楚了,與這位何林華修士之間沒有任何關係,你不必再說了”炎真黑著臉,冷冷地向著卜德平說道。wWw、QUaNbEn-xIAoShUO、Com('小說.fkkxs.手打)

卜德平縮了縮脖子,雖然他心裏麵很是不滿,但炎真已經定下了調子,他也無可奈何了。

木啟亮頓了頓,臉上掛著一絲冷笑,又繼續說道:“據我所知,公子不僅沒有幹出這些個醃臢事兒,反而在這座四級獸巢失守之後,千裏跋涉,不顧生命安慰進入了獸巢之中,以一人之力清剿掉了獸巢之內最大的危險,實乃是諸多修士的楷模我認為,公子不僅不應該被某些人扣上這麽一個名頭,反而應該重賞”

“你胡說你有什麽證據?就算這次的獸巢失守與他沒有任何關係,我也親眼見他殺掉了我金木門的弟子和其他獸巢附近的修士,他怎麽可能會防守獸巢?”卜德平又急了——現在這種情況,他不能不急啊就算是那些個罪名沒有扣在何林華的頭上,也絕對不能讓何林華成為這個有功之臣。如果何林華成了有功之臣,那卜德平他們這所作所為,就成了攻擊守護獸巢安危的修士,就算他現在合體期的修士,那也是不死就得脫層皮啊

木啟亮皺眉道:“我就是證人我被公子救下來之後,公子曾讓我帶他深入獸巢核心部位,滅掉了不少的分神期怪物血繭,甚至還險之又險地清理掉了一處即將孵化的分神期怪物血繭區。如果不是公子大義,現在這一片星域,至少還會多上上千隻分神期的怪物”

卜德平搖了搖頭,得意地說道:“我方才已經說過,你與這小子之間的關係頗為親密,你的證言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炎真看了一眼卜德平,也說道:“你那裏可有什麽決定性的證據?如果沒有證據的話,你說的這些,也就不足為憑了。”

木啟亮心中暗想,他現在哪裏能拿得出什麽證據?記憶球能夠記錄的就是臨死前的一些信息罷了。他現在身上的記憶球就算是拿出來,也起不到什麽作用,反而會因為其中錄有他們諸人圍攻卜德平、虎重、虎林等人的影像而陷入被動。

廣寧這家夥擺明了就是要偏袒卜德平的。他也幫襯著說道:“既然你們手裏麵沒有什麽證據,那就……”

“誰說沒有證據?”卡德納爾忽然開口說道,“諸位修士文明的強者,這說來也巧,我這裏恰好就有一些錄製下來的,關於何林華強者衝向獸巢,清剿怪物的影像,要不我放出來給諸位看看?”

卜德平一聽,呆住了,本能地縮了縮脖子——這又是怎麽搞的?怎麽這邊沒有證據,那邊就給有證據了?他自己心裏麵也清楚,要是這事兒是真的,那他可就真的要倒黴了

當下,卜德平連忙說道:“炎真長老,廣寧長老,此子就是那種背叛者,我已可以明證,其他的證據,不看也罷而且,科技文明的那些小東西,作假起來也是頗為容易,委實不足為信”

卜德平這話,卻是把在場的科技文明的人都給罵了進去了。這下子,擎斯麥將軍的臉上可就不好看了。他冷笑一聲,說道:“卜德平修士為何不敢讓卡德納爾將證據拿出來,莫非心裏麵有鬼不成?至於我們科技文明的東西到底是真是假,我們西泠聯邦可以幫你調查的一清二楚相信以我們西泠聯邦的科技水平,不還應該信得過吧?”

炎真剛才也對卜德平有了一些不滿,現在卜德平這突然插話,又搞的他很沒麵子——老子要做什麽事情,難道還用你來教導不成?你現在搶在我麵前說話做決定,未免也太不把我放在眼裏了吧?

他不滿地說道:“卜德平長老,眾人若是有什麽證據,拿出來看看才是正理這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這兼聽則明,偏信則暗。如果隻聽你的片麵之詞,還有何公道所在?卡德納爾是吧?你的手裏麵若是有什麽證據,隻管拿出來就是,若是屬實,我們不會不承認的。”,

炎真這最後一句話,卻是對卡德納爾說的。

而廣寧在一旁側轉了頭,心裏麵暗罵卜德平白癡。如果剛才卜德平沒有說話,他或許略施手段,規勸一下炎真,就能回避了這件事情,重新掌握回主動權。但是現在可好,他這麽一插話,在場的科技文明和修士文明的大佬都給發話了,他就是想反對都不成了……

卜德平也被這一幕給整的傻了眼兒,有些搞不明白——這他喵的是怎麽回事兒啊?我不就是說了一句話嘛,犯得著一起炮轟我不成?那個科技文明的人出言反對也就罷了,怎麽炎真也出言反對了?要知道,他們之間這可是“熟人”啊

何林華可不管卜德平現在心裏麵在想些什麽,他也微笑著說道:“炎真長老所言不錯,這兼聽則明,偏信則暗,誰是誰非,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能說得明白的。若是卜德平長老張張嘴就能定下我的這罪、那罪的,那日後玄武星域內再有類似的事情,也不用眾位長老裁斷,直接讓卜德平長老張張嘴不就得了嘛”

何林華這句話,可就有點兒誅心了。說的不好聽點兒,他這就是在玩最老套的挑撥離間。可是,現在他這一招挑撥離間還真是有點作用的,除了廣寧之外,炎真等三人再看向卜德平的目光又更加不善了……

“你……你……”卜德平鬱悶地盯著何林華,氣得火冒三丈卻又無可奈何。最後,卜德平無奈地說道:“好好那我就看看你們這些所謂的證據”卜德平心裏麵打定了主意,一會兒不管卡德納爾提供的證據影像是什麽,他隻管否認、不承認,說是假的也就是了……

卡德納爾看了何林華一樣,點了點頭,從寧亞帝國集團軍主戰艦的智腦上開始提取影像,同時說道:“尊敬的擎斯麥將軍,還有尊敬的各位修士文明的修士,由於這次獸巢失守,我們寧亞帝國的一些區域被獸巢怪物侵犯,我們寧亞帝國派出了我帶領一個集團軍前來查看獸巢情況,並且暫時代為防守。在前來獸巢的途中,我們遇到了尊敬的何林華強者。當時何林華強者孤身一人,就在宇宙空間之中飛速穿梭,不斷地清理著周圍的怪物。在看到何林華強者強大的戰力之後,我們寧亞帝國的戰士非常驚訝,也非常欽佩,何林華強者僅僅一個人,但其在殺戮周邊怪物的速度上,卻要超過了我們整個集團軍……”

卡德納爾一邊說著,會議室內的電子屏幕上已經出現了何林華穿梭在宇宙空間之中,不斷地殺戮著怪物,飛速前進。

眾多修士在看到何林華如此輕描淡寫地殺戮著一隻又一隻的高級怪物時,心中一個個頗為駭然。但隨後想到何林華的身上擁有傳說中的冰蜂蠱蟲後,一個個也就釋然了。不過,在他們的心中,卻一個個都開始認定,冰蜂蠱蟲實在是強大至極

“……當時,我們集團軍的一些戰艦有好多次都差一點兒被眾多怪物圍攻造成傷亡,是尊敬的何林華強者救下了他們,我們整個集團軍對何林華強者都非常尊敬……”

畫麵一轉,其上麵又是一些怪物快要擊毀寧亞帝國戰艦之時,何林華突然出手,殺掉了怪物,挽回了敗局。

“……最後,當我們到了獸巢外部的時候,我們寧亞帝國的集團軍在外結成戰陣,進行防禦反擊,而何林華強者則不顧生命安危,衝入了獸巢之內,清剿怪物。當時,我做主送給了何林華修士一個戰力探測器和通訊儀器,另外還帶有錄入功能的多功能耳環,所以何林華強者進入獸巢之後的i情況,我這裏也有一些,強者確實如同木啟亮修士所說一樣,在獸巢之內做出了不少的貢獻……”

緊接著,畫麵之上開始顯現出何林華直接進入獸巢深處,清剿怪物的情形,當炎真看到何林華以一己之力,硬生生地清理掉一塊兒已經開始孵化的怪物血繭的時候,雙目之中閃過一絲欣喜和激動。顯然,他對何林華的這種行為,也是頗為讚賞的。,

何林華小心翼翼地注意著炎真等四位長老的神情變化,在看著這些影像的時候,廣寧雙目之中盡是貪婪之色和殺戮之意,另外兩位長老頗為驚訝。在發現炎真的眼中居然閃過一絲讚賞、欣喜、激動的時候,何林華心中暗想,沒想到這個老東西還真是一個一心一意為獸巢的修士……

所有的影像全部播放結束之後,卡德納爾說道:“尊敬的擎斯麥將軍,還有諸位尊敬的修士。相信諸位從影像之中,一定也了解到了,尊敬的何林華強者根本不像這個卑鄙無恥的老狗說的一樣何林華強者是一位值得人尊敬的強者,他的所有罪行,都是這個老狗還有那些可惡的金木門的垃圾修士捏造出來的……”

卡德納爾說罷,忽然又滑稽地做了一個無奈的動作:“天呐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兒?我為什麽一說起他還有那個該死的金木門,就會罵人呢?這簡直有辱我的紳士風度……”

卡德納爾後麵的一句抱怨,直接被人給無視掉了。擎斯麥微笑著看向了炎真,說道:“炎真長老,依您看,這位何林華修士……”

炎真高興地點頭道:“這位何林華修士身有驚人之天賦,又有冰蜂蠱蟲這種奇特蠱蟲,傾情於駐守獸巢,實乃是難能可貴啊這等大義之人,我一定會稟告上級宗門,重重有賞”

卜德平在方才看著影像的時候,身上的冷汗已經開始“嘩嘩”的流了,何林華的那些諸多姿態,如果是真的,那他卜德平還有整個金木門,可就不死也得脫層皮了——宗門的太上長老和一眾長老一同出馬,圍攻這位以一己之力,清理獸巢的“義士”?這還不得被人給整死啊

而在聽了炎真的評價之後,卜德平心裏麵開始發冷了。炎真這話若是真的給定了下來,那他可就……

卜德平的腦中思索著,不斷地閃現著何林華方才清理怪物的影像,忽然之間,卜德平兩眼一亮,叫道:“假的這影像百分之百是假的何林華他不過是一個元嬰後期的修士罷了,靈力定然不多,若是像影像裏麵那般揮霍靈力,隻怕要不了多久,靈力就會耗盡。可是這影像之中,他的靈力卻一點兒都沒有枯竭,一直都在以這種強度廝殺。這般浪費,隻怕是合體期修士都撐不下來吧?這些影像,不是假的還能如何?”

卜德平話音一落,炎真、廣寧等人也都反應過來——是啊何林華一直都是高強度攻擊,靈力後繼肯定不足,怎麽可能撐得了這麽長時間?難道這影像真的是假的?他們剛才都隻顧著驚歎冰蜂蠱蟲的強大了,直到現在經卜德平提醒才給想通……

廣寧立刻附和道:“不錯區區一個元嬰後期的修士,身上就是有著逆天靈寶,也不可能不用補充靈力,不斷攻擊吧?這份影像,應該是假的”

炎真的心中也不由得湧起了怒氣——好家夥我剛才才說你們做的不錯,還表揚了一下,回頭就發現這玩意兒是假的,你讓老子的臉往哪兒擱?這簡直就是在打老子的臉啊他娘的,就算你造假,也稍微認真一些好不好?

炎真的心裏,也是把這事兒給認定成假的了。他滿臉怒容道:“擎斯麥將軍,卡德納爾,還有何林華修士,這件事情,我需要一個解釋”

解釋?在何林華的一眾手下這裏,像是解釋神馬的,當然是有了。不過,這事兒讓他們怎麽去解釋?說何林華有了煉魂神殿,能夠直接提取補充靈力?說何林華那裏有神品靈石,而且還他喵的無窮無盡?這話要是給說出來,何林華要麽被當成瘋子,要麽被某人直接給解剖掉了。

這時,卜德平又得意洋洋地說道:“哼這一次的影像是假的,說不定原先的記憶球內的影像也是假的呢能假一個,就能假一片依我看,這小雜碎跟這次的獸巢失守,絕對脫不了幹係”

“哼”炎真又是一聲怒哼,心中對卜德平更加不滿了——好家夥,老子錯了,你就還真給認準了?你說的那些罪證就算都跟何林華那小子有關又如何?最後老子處理了何林華,回頭也要修理修理你,

卜德平一看炎真那眼神兒,縮了縮脖子,不敢說話了。

擎斯麥雖然不懂修士世界裏麵的一些基本規則,但在看到炎真等人都是滿臉怒容後,也回頭看向卡德納爾道:“卡德納爾,這些影像,真的全部都是真實的嗎?”

卡德納爾心裏麵也奇怪,那些修士為什麽都在群情激奮的。他迷茫地說道:“這是當然了這影像裏麵的內容,百分之百真實如果您不相信的話,我們整個集團軍所有目睹此事的戰士都可以作證還有,我願意以我們寧亞帝國的尊嚴做擔保”

擎斯麥點了點頭,說道:“我相信你。”隨後,擎斯麥又轉頭看向炎真說道:“炎真長老,卡德納爾說了沒問題,那就應該沒問題了。這些證據,應該可信。”

卜德平認定了東西是假的,哪裏還會嘴下留情?他冷笑道:“怎麽沒問題了?他整個集團軍的戰士作證就沒問題了?哼我可是親眼所言,這個所謂的集團軍和何林華合力絞殺了一位獸巢附近的修士的。誰知道他們是不是為了隱藏真相,從上到下集體撒謊寧亞帝國的尊嚴?那算個屁”

炎真心裏麵怒火又往上冒,恨不得把卜德平給殺了算了——你他娘的,這兒有你說話的份兒沒有?本來這些客套話都是我的台詞,現在都被你丫的給搶了,你這是找死不成?

卡德納爾一聽卜德平居然辱及了真個寧亞帝國的尊嚴,拍案而起,怒道:“你這個老狗,你可以侮辱我,但卻不可以侮辱我們寧亞帝國你必須道歉”

“道歉?我為什麽要道歉?”卜德平冷笑道,“你居然連作假這種事情都能做得出來,還用你們帝國做擔保,我罵上兩句,又能怎麽樣?”

“我們寧亞帝國的人,不屑作假”卡德納爾怒道,“道歉”

卜德平道:“敢做不敢認?哼你們科技文明人,還真是沒卵的……”

“夠了”聽著卜德平又要辱及整個科技文明,炎真頭疼地喊了聲停,冷冷地瞪了卜德平一眼,隨後才看向何林華問道,“何林華,你可有什麽要解釋的?如果你要是能解釋清楚,你的靈力為什麽會源源不斷,那剛才那些影像,我就承認其是真實的。”

問老子原因,想套老子的話,沒門兒這其中的隱秘,一些人知道已經算是何林華的失策了,如果要是逢人就說,那他何林華以後也不用在宇宙裏麵混了

何林華眯了眯眼,臉上掛著一副微笑,說道:“這屬於我的私人**,我拒絕回答。關於剛才影像上播放的內容,你們如果不相信,可以鑒定一下嘛”說完,何林華伸手摸了摸腰間的狐狸玉符。他這塊玉符,可是直接同狐尊聯係的玉符,若是最後真的有什麽危險了,他把這塊兒玉符一拿出來,眼前這幾個家夥還不都得給嚇趴下了?他還真不相信了,一個狐尊,居然會壓不住幾個合體期的“小家夥”

當然了,如非必要,何林華絕對不樂意請動狐尊這位大神的……

“好”炎真點了點頭,轉而看向了擎斯麥說道,“擎斯麥將軍,既然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有爭端,那就讓人來鑒定一下真假吧。擎斯麥將軍,你們西泠聯邦的科技人員,在整個宇宙裏麵都是頂尖的,這件事情,還要勞煩你幫忙了。”

擎斯麥點頭應了一聲,說道:“沒有問題。”

卡德納爾氣憤地說道:“擎斯麥將軍,我懇求,如果一會兒鑒定結束,這份兒影像不是偽造的,那我要求這條老狗向我們整個寧亞帝國賠禮道歉他剛才侮辱了我們寧亞帝國,這件事情,不可輕饒”

擎斯麥看都沒看卜德平,而是扭頭看向了炎真,雙目之中全是詢問之色。

炎真猶豫了一下,問道:“卜德平,你的意見如何?”

卜德平說道:“炎真長老,我沒什麽意見。不過,如果這影像是假的,他也得跟我道個歉,叫上幾句好聽的”在卜德平看來,這次他抓到的,可是真正的痛腳,這個問題根本無從解決,如果不是造假,那還能是因為什麽?一個根本會贏的賭,為什麽不答應?,

卡德納爾二話不說,答應了下來。

炎真、擎斯麥二人點了點頭,定了下來。剛才卜德平一直搶炎真的風頭,還不自覺地得罪了他,讓他心裏麵很是窩火。如果這影像證明了是真實的,讓卜德平賠禮道歉,丟點兒麵子他心裏麵也舒坦。如果要是假的,寧亞帝國麵子受損,肯定會把賬給算在卜德平的身上。這樣一來,不管怎麽著,卜德平都是個吃虧的貨,他又何樂而不為呢?

不過,卜德平雖然答應了下來,卡德納爾還是有些擔心,說道:“擎斯麥將軍,我怕這個老狗,最後會不認賬”

擎斯麥微笑說道:“這個不是問題。如果這位修士出爾反爾的話,我會幫你討回公道”

卜德平原本想要再說上兩句的,但一看炎真對他冷漠的態度,想了想,還是算了。現在他占著優勢,犯不著為了一些口舌之爭,在炎真那裏減分。

隨後,擎斯麥向著身旁的人吩咐了一聲,過了沒多久,一個智慧矮人族的人走了進來,一邊走還一邊大罵道:“該死你們叫我過來看什麽影像是不是真實的。這種狗屁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哪個混蛋提出來的……”

瞬間,炎真、卜德平的臉上是一陣青、一陣白啊,他們剛剛想要發作呢,擎斯麥忽然說道:“兩位尊敬的修士,我們西泠聯邦的智慧矮人族在人情世故上不是很擅長,如果有什麽得罪之處,還請多多見諒。還有,他是十二級科技文明軍方研究院的院長,主導著幾百個關鍵性課題。他這次是回西泠聯邦省親,正好坐在了我們的戰艦上而已……”

頓時,擎斯麥一句話出來,將炎真、卜德平二人身上的火氣都給硬生生地壓了下來——是啊人家根本就不懂事兒,你跟人一般見識什麽?當然,最最重要的不是“不懂事兒”什麽,而是後麵那個“院長”的稱呼。十二級的軍方研究院院長啊如果要是他們為了瀉火,把這人給殺了,那他們兩個也不用活了……

炎真尷尬地笑著,說道:“那個……不妨事,不妨事……”

那位矮人根本就沒有在意他們的神情,而是自顧自地將所有的影像看了一遍,直接肯定地說道:“沒有問題絕對沒有問題”

矮人一說完,卜德平立刻說道:“喂喂喂你有沒有搞錯?你什麽儀器都沒用,直接用眼一看就能看得出真假?”

那位矮人一拍桌子,嬌小的身軀一瞬間閃出驚人的氣勢,怒道:“你算什麽東西,敢這麽質問我?你研究過物品影像真假論沒有?隻是辨別一個簡單的低級影響罷了,還要用儀器?你是誰的學生?你的導師是誰?讓他來見我”

得這位智慧矮人把這兒當成他的實驗室了。

而卜德平被這位矮人這麽一問,也直接傻眼兒了——物品影像真假論?誰的學生?還他喵的導師?老子是修士文明的人好不好?

“咳咳……”擎斯麥輕咳兩聲,揮了揮手,一位矮人過來,將這位牛x的院長給請了下去,才又說道,“剛才那位,是宇宙科技文明體係內極度少有的十二級特殊研究員,對影像真假有著透徹的研究。他那一雙眼睛,就算是十二級文明的影像作假都騙不過他的……”

什麽十二級特級研究員,什麽影像真假研究的,這他娘的都神馬玩意兒啊卜德平聽不懂這些,他隻知道,如果要是這些所謂的影像直接就定義為真實的,那他方才好不容易挑出來的刺兒,豈不是都給白忙活了?還有,要給那個該死的鳥人賠禮道歉?開什麽玩笑

而且,他剛才提出來的問題,也是非常可疑的啊哪裏真能有人接連不斷地殺那麽長時間?就算身上有不少補充靈力的丹藥,也不可能吧?

當下,卜德平大叫道:“不服我不服就這樣一個三寸丁隨便看看,你們就認定那些影像是真實的?我絕對不服”

卜德平這話一完,可又算是給惹惱了一片人——三寸丁?這他喵的不是罵人矮嗎?西泠聯邦的人種就是智慧矮人族,最討厭別人說身高之類的話題,現在被卜德平這麽一句“三寸丁”,可不就是在說他們嘛而且,這還是帶有極強的侮辱性啊,

在場的西泠聯邦的人,除了一個擎斯麥之外,一個個情商超級低,頓時叫罵著向著卜德平衝了過去。很快,卜德平的身上就爬滿了小人,這個那把刀,那個那把槍,有的更是乘坐著機甲,開打打人了。而卜德平,則徹底悲催了。麵對著身上的一群小人,他這是打也不是,反抗也不是,隻能任由這些小人欺負他……

“住手”擎斯麥大叫一聲,把那些矮人都給喝止了。

隨後,擎斯麥說道:“他的判斷不會出問題的,我們西泠聯邦的人,還不至於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

炎真接觸的東西,畢竟要比卜德平更多,像是科技文明內的一些消息也有所耳聞。他知道擎斯麥說的沒錯,當下說道:“既然擎斯麥將軍說沒錯,那肯定不會錯了。看來,何林華修士果真是一個大義之士啊”

炎真頓了頓,又看向何林華,頗有深意地說道:“看來何林華修士的身上,還真是有不少的秘密啊”

影像確定屬實,炎真的稱呼也改了回來,成了“何林華修士”了。

傳聞中的冰蜂蠱蟲,還有源源不斷地靈力,這些個秘密,足夠讓無數的修士為之瘋狂了

何林華點了點頭,說道:“一般一般,都是長輩看得起,賞賜了一些東西而已。”

炎真道:“那你的長輩對你還真好。”

何林華微笑道:“徒然是有那麽幾分疼愛罷了。”

“啊?”炎真一定了調子,卜德平又悲催了,他不敢相信地問道,“炎真長老,這……這……”

炎真道:“沒什麽好說的了,這件事情沒錯,是你的推測錯了。”

“道歉”卜德平正頭疼的時候,卡德納爾又站了起來,冷冷地盯著卜德平。

卜德平心情正不好,哪裏還想著搭理卡德納爾?他冷哼一聲,直接扭轉了頭,冷聲道:“一個科技文明的小垃圾,也配讓老子道歉?別以為這裏麵有什麽貓膩,老子會不明白”卜德平心裏麵懷疑,這次所謂的“鑒定”,根本就是科技文明自導自演的一出好戲,他這是被人給耍了

“你……”卡德納爾氣的要命,擎斯麥揮了揮手,示意卡德納爾別生氣,才又看向了炎真,說道,“炎真長老,你們修士文明的人,莫非都喜歡出爾反爾不成?”

擎斯麥這一句話的覆蓋麵兒實在是太大了,直接把卜德平一個人的事情,給上升成了整個修士文明的事情。如果要是今兒個卜德平不道歉的話,這就成了整個修士文明出爾反爾,這名頭,扣的可真是太大發了這下子,就算是與卜德平相交甚密的廣寧都不可能幫著卜德平了——事關整個修士文明的麵子,若是真的丟了臉,誰能承擔起這其中的責任?

炎真心裏麵就沒想著讓卜德平好過,直接下令道:“卜德平長老,你方才可是親口答應下來的事情,怎能言而無信?你這是要將我諸多修士的臉麵置於何地?你還是趕緊道歉吧”

廣寧也無奈地說道:“卜德平長老,這可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也不是你金木門的事情,這該低頭的時候,還是得低頭的……”

其他兩位修士也都一一勸了起來,讓卜德平臉上的神情,那個變幻啊。不過,這卜德平也是一個很看重臉麵的人,如果當初不是為了臉麵,他也不會同虎重、虎林、虎峰等人一同來打何林華。現在讓他低頭賠罪,這臉麵可就一點兒都不剩下了,他如何願意?是以,卜德平隻是死撐著不認……

炎真見卜德平一副無賴樣兒,又看了看冷笑中的卡德納爾和看好戲的擎斯麥,心中怒火上湧,直接威脅道:“卜德平修士,如果你再不道歉,那我們四人現在就馬上離開,你的所有事情,都與我們無關,你看如何?”

炎真這話的意思,就是在告訴卡德納爾,你丫的若是不同意,老子掉頭就走,你今天丟整個修士文明的臉這事兒就與我們無關——當然了,相應的,你跟何林華之間的爭端老子也不管了老子現在一走,你是死是活,就不管我的事兒了,

卜德平是個人精,如何能聽不出話裏麵的意思?他能看得出來,炎真這話可真沒有打哈哈的意思,如果他真的不同意道歉,他們可真的會走人。他們一走,沒人牽製了何林華,他豈不是直接就給掉到了何林華的手裏麵?先前何林華的種種手段,他可都還記在心裏麵呢炎真等人一走,他的本體肉身,可就真的保不住了為了麵子丟掉本體肉身?這個買賣……實在是劃不來啊

卜德平神色幾個變幻,最後還是不甘地低下了頭,向著卡德納爾說道:“卡德納爾,對不起,我向你道歉。”

卡德納爾的臉上露出幾絲得意的笑容,正色道:“卜德平,你不是要向我道歉,而是要向我們整個寧亞帝國道歉。”

卜德平心中暗罵回頭就要卡德納爾好看,臉上卻還擠著微笑道:“對不起,我向寧亞帝國道歉,請你們原諒。”

“好。”卡德納爾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卜德平修士,你對別人微笑,別人也才會對你微笑。”

老子用你教訓?

卜德平一聲輕哼,扭轉了頭。

炎真立刻說道:“好了,這次的事情,也就算是過去了。卡德納爾,你那裏還有其他證明何林華修士無關的證據嗎?”

現在卡德納爾列出來的證據,已經足夠證明,何林華根本就不是所謂的背叛者。反倒是這個卜德平,帶著他金木門的弟子跑去找何林華的晦氣,實在是讓人覺得不大對——人家不是背叛者,反倒是一個大大的英雄,那他卜德平的身份豈不是就要給倒過來了?炎真的心裏,已經開始算計著一會兒要怎麽找卜德平把事情給問清楚了……

卜德平當然也想到這個可能了。不過,在他看來,剛才卡德納爾提供的所謂的證據,都是黑哨,炎真雖然表麵上不說,但心裏麵肯定有底兒,不會找他的麻煩的,所以卜德平心裏麵連怕都沒怕——他哪裏會想到,炎真居然會百分百認定那個證據是真實的,已經在心裏麵算計著要整他了?

卡德納爾看了一眼卜德平,繼續說道:“當然有,我想說,卜德平他剛才說的那些罪名,都是假的他先前說了,他們金木門的四名五級實力的弟子前往獸巢清剿怪物,結果卻被何林華強者殺死,這件事情應該反過來。真實的情況是,他的這四名後輩,分別叫虎峰、無牙、無腦、無心的四個人無故追殺何林華強者的夫人還有三位手下,毀掉了我寧亞帝國的一個艦隊。然後,這件事情被我通知了何林華強者,然後何林華強者直接衝了過去,將他們隨手殺掉了……”

“胡說你顛倒黑白,是非不分”卜德平冷哼一聲,嘲諷道。

在卜德平看來,卡德納爾就是在胡說這是開什麽玩笑?他們金木門的弟子成了匪徒?這這麽可能?卜德平又想到了先前的“黑哨”,心中頗為不滿。

卡德納爾冷聲道:“到底是誰在顛倒黑白,是非不分?”他說罷,直接開始播放起了一段影像,說道:“這是事發當時的影像,請諸位看一下。”

隨後,電子屏幕上開始演繹起了虎峰、無牙等四人襲擊琦爾燕娜等人時的情形。屏幕之上,虎峰、無牙、無腦、無心四人追上了一小隊艦隊,直接對艦隊進行了攻擊。幾個動作之下,艦隊就被砸成了碎片,而琦爾燕娜、春、苦林、平德麟等四人也都一一飛了出來,同虎峰等人戰在了一起。

看到了這一幕之後,擎斯麥的臉黑了。他知道以卡德納爾的為人,絕對不會在這種事情上欺騙他。這份兒影像百分之百的真實修士文明的修士,居然會突然偷襲科技文明的戰艦,而且一出手還是那般的狠辣,下著死手那些戰艦之內的戰士百分之百都得死,這對科技文明來說,可都是損失啊

炎真在看到之後,連也黑了。經過方才那位矮人院長的事情之後,他對卡德納爾提供的影像資料已經信了**成。如果這次的影像也是真的,那那些金木門的弟子一個個都是該死該殺何林華在獸巢裏麵拚死屠戮怪物,他的夫人和手下卻在後麵被人給截殺,這不是讓那些為獸巢而戰的修士們寒心嗎?這事兒如果是真的,那金木門必須得來一個大清洗了這個糊塗的卜德平,就是首當其衝的。.。

煉鬼修仙第五百零三章你來我往,丟臉(萬字大章)(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