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林華神情糾結,而北宮燕很快便發現了,有些奇怪地問道:“林華哥哥,看你愁眉苦臉的,這是怎麽了?”北宮燕神經原本就夠大條的,而且她從小就在大家族之內長大,北宮問情這種白日**的勾當,她也不知道聽說過多少回了,隻是稍微害羞了一下,也變恢複了正常——再說了,她跟何林華之間,不是就有很多次都是在白天嗎?

我怎麽了?他娘的!老子總不能說,剛才不小心,給自家老丈人吃下春(囧)藥了吧?

何林華搖了搖頭,勉強笑道:“沒什麽事情——對了,阿四管家,伯父的藏寶庫裏麵有什麽好東西,請問能不能事先告知一下?”

北宮燕輕哼一聲,說道:“笨蛋林華哥哥,這個還用得著問阿四管家?你問我就行了!放心,一會兒我一定會挑幾個讓所有人都眼紅的好寶貝!”

北宮阿四在前麵領路,三人很快便到了北宮問情的藏寶庫裏麵。WWw.QUAbEn-XIAoShUo.COm北宮問情的藏寶庫,比起一般人的藏寶庫,高級了可不隻是一個等級!身為一家之主,北宮問情隻要稍微中飽私囊一下,就能得到n多的令人心動的寶貝!

北宮燕經常來北宮問情的藏寶庫裏麵轉悠,雖然沒有權限,她不能亂拿,但卻對裏麵較為極品的寶物都有了了解。很快,北宮燕就帶著何林華選好了三件寶貝。這三件寶貝,比起何林華現在身上的金木鬥篷自然是相去甚遠,但比起一般的異寶來說,卻已經算得上是其中的頂級異寶了!不過,這三件頂級異寶雖然都很不錯,但對何林華來說用的卻並不順手,其中一條水屬性的軟鞭回去能送給胡雨菲,還有一副土屬性的拳套,送給琦爾燕娜倒是不錯……

至於第三件寶貝,則是一個可以隨身攜帶的異域空間!這種異域空間,不等同於儲物空間。儲物空間一般來說,都是儲存死物的,一些低品質的儲物戒指,甚至於連魂魄都不能存儲。而這種異域空間,則能夠存儲一切的活物,還帶有禁製的功效——當然了,何林華拿下這個異域空間,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為了能夠搞定隨身帶著手下的事情。不過,這個異域空間算不上大。以何林華現在的實力,勉強隻能存放六個活物,算不上太好了。

選定了三件寶貝,北宮燕還想再拿一些好東西,而何林華卻給製止了——話說,他剛剛才給老丈人下了春(囧)藥,回頭就到老丈人的藏寶庫裏麵挑起了寶貝,如果隻是挑選了三四件倒還算了,要是選的太多,就跟鬼子進村兒似的,那何林華豈不是要在老丈人的麵前大減分數?

好吧,雖然因為他給北宮問情下藥這事兒,他已經基本上沒有什麽分數了。

北宮燕氣哼哼地說道:“林華哥哥,你太小心了!父親的這些寶貝,藏在藏寶庫裏麵什麽用都沒有,還不如全部拿走呢!”

何林華搖了搖頭,說道:“好了,小燕兒,這也就差不多了——你別忘了,咱們還得去爺爺那裏呢!爺爺好像說了,要送咱們什麽好東西來著……”

“不行!這不一樣!”北宮燕不滿地撅嘴,“再挑一件!再挑一件!好不好?”

“行行行!不過,這最後一件要讓我來挑。”何林華頭疼地揉了揉腦門兒——他覺得,他要是不答應,北宮燕十有**會把這整個藏寶庫都給搬空了。還是偷偷的……

北宮燕頓時樂了起來,開心地說道:“好!你一定要挑個好東西——老頭子好東西多了去了,今天你第一次來,不多帶點兒好東西走,簡直對不起你自己啊!”

何林華笑了笑,眼睛隨意地在藏寶庫內掃動著。這藏寶庫裏麵,寶貝雖然很多,但頂級的還真不多。真正頂級的東西,估計北宮問情也不會這麽明目張膽地擺放到藏寶庫裏麵了。何林華尋找了一番,最後把目光停留在了一堆奇怪的石頭上麵——他神識在這些石頭上一掃,隻覺得這些石頭裏麵,似乎有著淡淡的生命能量。不過,這種生命能量實在是太輕微了一些,如果不是何林華的神識還算是敏銳,根本發現不了!,

何林華看著那堆石頭,皺了皺眉頭,問道:“這些是什麽東西?”

北宮燕兩眼一掃那堆石頭,撅嘴道:“能是什麽?就是一堆普通的石頭唄!林華哥哥,我說過了,你不用給老頭子留什麽情,多搬一些好東西才重要!像是這種機會,可不多啊……”

何林華摸了摸北宮燕的腦袋,沒有回答,轉而看向一旁雲淡風輕地打醬油的北宮阿四問道:“阿四管家,這堆東西是什麽?可否告知?”

北宮阿四雙目隨意地在那堆石頭上一掃,淡淡地說道:“回何公子的話,這堆石頭,是一些死卵。”

“死卵?”何林華第一次聽到這種稱呼,“動物的卵?”

北宮阿四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這些都是死卵,沒有辦法孵化的動物卵。這些卵,都是一些高級的靈獸卵,因為某些原因,孵化遲了,或者卵內部損壞,孵化不出來了,慢慢地就會變成這種形態,好像是石頭一樣……”

“什麽嘛!不過就是一些死卵嘛!哼!都是已經死了的東西,還擺放在這裏幹什麽?”北宮燕輕聲哼哼著——這堆東西,她以前當然也發現過了。不過,像是這種隨意地就如同石頭一樣,堆在一起成堆論的東西,北宮燕可不認為會是什麽好東西,根本連搭理都懶得搭理一下。

北宮阿四回答道:“小姐,話可不能這麽說。這些卵,可都是高級靈獸的卵,這裏麵甚至還有十幾顆已經屬於仙獸、神獸範疇了!雖然它們隻是一些死卵,但因為非常特別,在某些方麵來說,還是有一些作用的。比如說煉丹、煉器的時候,如果將這些卵磨成粉末,加進去的話,很有可能會帶上一些怪異的器靈……”

“這些死卵,都是高級卵?”何林華奇怪地問道。

北宮阿四點頭,然後伸手一揮,從那堆卵裏麵找出了十幾顆卵,說道:“這裏這十三顆,是五大神獸的卵——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麒麟的卵,並不是每個都會孵化出來。像是一些孵化不出來的死卵,都會被這些神獸摒棄掉。這些就是被他們拋棄掉的死卵。這裏麵有五隻青龍卵,三隻朱雀卵,一隻玄武卵,三隻白虎卵和兩隻麒麟卵……”

“神獸卵很常見?”一聽這些神獸的卵居然這麽多,何林華又奇怪地問了一句。

北宮阿四搖了搖頭,笑道:“這怎麽可能?神獸卵如果真的那麽多,那這五大神獸早就統治了整個宇宙了!這五大神獸的族群並不大,這些神獸卵,累積起來至少需要十萬甚至百萬年的時間才能搜集齊不過,死卵畢竟是死卵,家主大人有搜集死卵的愛好,就專門搜集了一些。這些,基本上就是整個宇宙所有的神獸死卵存量了……”

“原來如此。”何林華點了點頭,問道,“這些死卵,真的孵化不了了?我剛才神識探查的時候似乎發現,這些死卵裏麵,好像還有著輕微的生命痕跡啊!”

北宮阿四頗為詫異地看了何林華一眼,才又點了點頭,說道:“沒想到何公子居然還能看得出來——不錯!這些卵裏麵,有的確實還有一些輕微的生命波動。不過,這些生命波動實在是太輕微了,根本沒有人能夠救活……”說罷,北宮阿四又指了指那十幾顆神獸卵道:“就好像這些神獸卵,雖然有十三顆,但真正有生命波動的,也不過就是六顆!兩顆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麒麟各一顆——這些神獸卵裏麵,玄武的生命波動也快要消失了。生命波動一消失,那也就徹底死透了。”

“哦……”何林華點了點頭。

而北宮燕已經在一旁聽的不耐煩了:“哎呀呀!林華哥哥,你問這些幹什麽?簡直就是無聊透頂了!哼!一些職能看看的神獸卵罷了,有什麽意思嘛!那個老家夥要是真的有能夠孵化的神獸卵,又怎麽舍得放在這裏?你來這邊看看,這把劍是一柄極品異寶哦!劍的屬性屬於陰屬性的,跟你的屬性也剛好相配,要不要帶走?”,

“不用了……”何林華一翻白眼,搖了搖頭——玄陰劍有著仙劍的底子,而且還有詳細的培養恢複計劃,何林華已經決定,要先把這柄仙劍給重新培育回來了。至於選擇其他的劍?何林華暫時還沒有這個想法。

何林華說罷,又繼續問北宮阿四道:“阿四管家,我就選這些卵,你說行不行?”

“你要選這些卵?”北宮阿四怪異地看了何林華一眼——北宮問情搜集這些卵,說白了隻是愛好罷了。別看這些卵都有著什麽高級靈獸、神獸的名頭,但隻要是孵化不出來,在高級修士的眼裏麵,就是一文不值。何林華現在居然放棄了挑選一件好寶貝的權力,挑選這麽一堆廢物?這實在是讓人難以相信!

北宮阿四解釋道:“何公子,你可要想清楚了。小姐方才說的,可不是假的。家主的這間藏寶庫,可不是什麽時候都能隨便進來的,你這一生,說不定隻有這一次進來的機會。你確定隻挑這些廢物一樣的卵?”

“嗯!”何林華點了點頭——廢話!他可不就是要挑廢物嘛!這些卵要不是廢物,何林華還真不好挑呢!他的目標,就是為了轉移北宮燕的注意力,趕緊出了藏寶庫。要是真的挑了老丈人n多的好寶貝,還外帶著給老丈人下了藥,老丈人要是發起飆來,何林華可是擋不住啊……

北宮阿四歎息一聲,說道:“那好這些卵,現在就歸公子了,公子可以現在就帶走。不過,這裏麵有一些帶有生命波動的卵,從本質上來說,還算是活物,不能收入儲物戒指裏麵。何公子最好還是將他們送入異域空間裏麵進行保存吧……”

“嗯,這個我知道。”何林華點了點頭,然後將地上的一整片死卵都收進了異域空間裏麵,扭頭喊道,“小燕兒!好了,別看了!咱們走嘍!去拜見爺爺!”

“啊?什麽嘛!你最後就挑了那些廢物啊!”北宮燕雙目一掃,看不見那堆廢卵,不滿地哼哼了一聲。

何林華笑嗬嗬地說道:“那些怎麽能叫廢物呢?這些卵裏麵,說不定還有哪個能夠孵化呢!等今天晚上咱們回去了,一個個試著孵化一下,說不定運氣好,還能孵化出五隻神獸呢!要是五隻神獸真的齊了,那我以後娶你的時候,給你拉婚車的神獸也就全了……”

“呸呸呸!你想的倒美!”北宮燕又哼哼了一聲,“你以為我家老頭子是笨蛋啊!如果要是真的能孵化,他又怎麽可能會給扔在這裏?”

北宮燕說罷,又白了北宮阿四一眼,不滿地說道:“阿四管家,你好討厭啊!明明知道這些不是什麽好東西,還推薦給林華哥哥——哼!我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北宮燕這小丫頭,還是有些小女孩兒心性。

北宮阿四微微笑了笑,說道:“小姐願意跟老奴說話,是老奴的運氣。小姐願意搭理老奴,是老奴做的不對,老奴以後一定會盡力改正……”

“無聊!”北宮燕一翻白眼,扭著小翹臀,走到了何林華身側,挽起了何林華的手臂,說道,“走吧!我的笨蛋老公。”

何林華笑嗬嗬地說道:“小燕兒,你這說的是什麽。我都跟你說了,說不定我的運氣不錯,還真的就能孵化出一隻神獸呢?”

北宮燕說道:“你別傻了!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有可能的話,老頭子是不會便宜你的……”說罷,北宮燕又扭頭問北宮阿四道:“阿四管家,你說有可能沒有?”

北宮阿四說道:“基本上沒可能。”說話間,三人已經出了藏寶庫,北宮阿四才又繼續說道:“不過,很久很久以前,倒是有一個老前輩提出了一種方法。這些靈獸、神獸卵之所以孵化不出來,歸根究底,還是因為靈力不足的原因。如果要是能有充足的靈力,不斷地給這些卵補充,也許會出現死卵複生的情況——不過,這種可能性,好像很低……”

“哦?這些卵,可以用靈石來恢複?”何林華現在一聽到跟“靈石”有關係的事情,就會敏感起來。要是靈石真的能恢複這些神獸……那可就真的有意思了。,

北宮阿四隨意地乜了何林華一眼,然後說道:“不錯,確實可以用靈石來恢複。不過,想要幫助這些卵恢複,必須得用沒有任何雜質的神品靈石!像是何公子今天拿出來的靈石,或許就能達到標準——不過,就剛才何公子獻給家主大人的那種靈石純度儲量來說,想要恢複其中任意一顆卵,沒有十顆相應屬性的靈石,根本不可能恢複……”

北宮阿四看穿了何林華的意思,直接說出了數量,讓何林華死心。確實,如果真的有那種品質的靈石,大多數修士都會拿來修煉,又有哪個傻子會幹這種沒譜兒的事情?萬一這麽多極品靈石全都貢獻出去了,結果最後得到的結果卻很浮雲,那還不讓人心疼死?要知道,這種靈石,就算是大乘期修士見了,都會充滿各種羨慕嫉妒恨啊!

“十顆啊!”何林華心裏麵計算了一下——他先前給北宮問情的靈石,也不過是儲存了五千萬點靈力的靈石罷了。就算是十倍,也不過就是五億點靈力。這五億點靈力對何林華來說,還真沒有多大壓力的……

“林華哥哥,好像也不是很多啊!”對何林華身上有多少寶貝很清楚的北宮燕吐槽,“今天晚上咱們回去一起孵化一下好不好?說不定一晚上過去,會多一個小寶寶哦……”

“呃……”多一個小寶寶?好吧,何林華現在邪惡了,“這個……小燕兒,等晚上回去再說,好不好?”

北宮燕點了點頭,也不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了。

三人一前兩後,走到了獨院的門口。小院子的門口,阿福正在門外麵等候。看見北宮燕三人後,阿福連忙上前行禮問好,北宮阿四也同阿四問了聲好,便說道:“何公子,小姐,老奴就送到這裏了。家主大人那裏還有不少事情要處理,老奴先行告退了。還有,小姐,那座五級遺跡的歸屬文書,我今天晚上會送去您的寢宮。”

何林華連忙道了聲謝,北宮阿四微微頷首,也就匆匆離開了。

北宮阿四一走,阿福又上前了隨意地問了兩句,北宮燕才又說道:“阿福,哪兒來那麽多廢話!趕緊帶我們去爺爺哪裏——哼!爺爺可是說了,要給我好多好多好東西的!他一會兒要是敢不給我……”

何林華苦笑著搖了搖頭,忽然扭頭問阿福道:“對了,阿福長老,雲輕笑雲公子他現在在什麽地方?”何林華現在才想起來,他當初陪小燕兒去遊山玩水的時候,雲輕笑似乎被他扔到道城裏麵,陪羊妮妮等小正太、蘿莉玩捉迷藏了!現在要去拜見北宮富平,這雲輕笑該不會還在道城裏麵吧?

阿福說道:“何公子,雲公子現在已經在老家主的門前等候。他的那兩個朋友,老奴做主,已經直接送到老主人的院子裏麵去了……”

“哦……這就好。”何林華點了點頭。

三人又穿過了幾個穿梭門,最後停留在了一顆獨立的星球之上。這顆星球相較周圍的星球,要稍微偏遠了一些,星球之上一個小小的獨院,獨院的門口也沒什麽人守著,倒是雲輕笑在門口站了老半天了。

雲輕笑見何林華、北宮燕、阿福三人到了,連忙上前,諂笑道:“何公子,北宮小姐,在下有禮了!哈哈哈……阿福長老說了,這就是北宮老前輩住的地方,不知是真是假啊?那什麽……在下其實一直想跟我那兩個兄弟共患難的……”

何林華一翻白眼,說道:“爺爺他人也挺不錯的!爺爺他是北宮家族的上一任家主,現在北宮家族的太上長老,渡劫期頂峰的修為,而且還喜歡收徒弟。你在這兒跟著他過上幾年幾十年的,說不定就會成了爺爺的徒弟了……”

“哎……哎……”雲輕笑點了點頭,又看看周圍這偏僻的環境——話說,其實他覺得這兒不好,歸根究底,還是因為這偏僻的環境。住在這麽偏的地方的人,在北宮家的地位真的會很高嗎?他心裏麵表示懷疑。

小院子的門並沒有關,北宮燕直接打開了門,走了進去,大聲喊叫道:“爺爺!爺爺!我來了!你說了要送給林華哥哥的東西準備好了沒有?”,

這小丫頭,一見麵就隻會要東西!

何林華也跟在身後,進了院子,躬身行禮道:“晚輩何林華,前來拜見爺爺。”

“哈哈哈!你們兩個小家夥來了啊!進來吧!進來吧?”北宮富平的聲音傳了出來,聽起來好像挺高興的,“嗯?那個小子怎麽也跟著來了?”被北宮富平嘴裏麵的“那個小子”,自然就是指雲輕笑了。

何林華笑道:“爺爺,您那天走的匆忙,沒來得及帶走雲公子。晚輩與雲公子關係還算不錯,今天湊巧來拜見爺爺,也就把人給帶來了……”

“你個小家夥……”北宮富平無奈地說道,“進來吧!都進來吧!那個小子,進了院子以後,先把院子給我掃一掃,周圍的這些房間,除了老夫的房間,你隨便挑一間先住著吧!”北宮富平的意思,算是要收留下雲輕笑了。

雲輕笑不敢怠慢,連忙應了一聲。

阿福依舊是在院子門外等候,何林華、北宮燕二人相攜進了院子的客廳裏麵,北宮富平已經在客廳裏麵等候了。二人一進門,北宮燕便催促道:“爺爺!爺爺!你可是說了,要送林華哥哥好東西的,還不快點送出來?”

“哎……你個小丫頭……”北宮富平頭疼地搖了搖頭,轉而看向何林華道,“林華小子,我這裏條件艱苦了一些,多年前就沒人服侍了,你將就一下,一會兒讓小燕兒陪著你,想幹什麽就幹什麽……”

“嗯,謝謝爺爺了。”何林華點了點頭。比起同北宮問情來,跟北宮富平這老頭子聊天,無疑要輕鬆了很多。

二人閑聊了有兩個小時,北宮燕已經在旁邊打著哈欠,拿出了一個筆記,非常無聊地玩起了連連看了。北宮富平見聊了不少的時間,才笑嗬嗬地說道:“不錯!不錯!你這個小家夥,我喜歡啊!秦家的那小子,我也見過。跟他比起來,你雖然差了點兒,但我更喜歡你這樣的!”

何林華笑了笑,說道:“爺爺,看您這話說的。秦公子與晚輩相交莫逆,在下可是萬萬比不上啊!”

北宮富平笑道:“你小子,什麽都好,就是太謙虛了一些!別的不說,你這元嬰期的修為,就敢跟一群合體期的修士幹架,而且還能打得過,就秦家那小子,是絕對辦不到了!”說罷,北宮富平又說道:“對了,我讓你準備的靈石,你準備好了沒有?”

何林華連忙說道:“好了!當然準備好了!爺爺的要求,晚輩又怎麽會不照辦?”說著,何林華從儲物戒指裏麵拿出了二十顆靈力屬性各異,每一顆都蘊含著三千萬點靈力的靈力獻給了北宮富平道:“爺爺,這些靈石就交給您了。”

“嗯!不錯!不錯!”北宮富平笑著摸了摸胡子,伸手一揮,直接丟給何林華一個儲物戒指,說道,“小家夥,你的這些靈石,價值不可估量。我們十幾個老家夥商量了商量,拚了下權限,給你要了這顆丹藥,等你以後實力達到合體期頂峰的時候,可以服用,增加一些突破的可能性……”

“嗯?”何林華神識一掃儲物戒指裏麵的東西。一個大大的儲物戒指裏麵,除了一個透明錦盒之外,還有一疊厚厚的靈符,最後則是一塊兒玉簡。那個透明錦盒裏麵,是一顆丹藥!而這顆丹藥,何林華看著還真是挺眼熟的,貌似就是曾經從狐尊那裏訛到一顆的渡劫丹!

老天爺!這可是渡劫丹啊!貌似這種丹藥,在整個北宮家也少的可憐吧?現在北宮富平居然會舍得送給何林華一顆!這一顆渡劫丹的真實價位在多少?這可真不好說!畢竟,一顆渡劫丹,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已經相當於一位渡劫期的修士了!至於那一疊靈符,還有一塊玉簡?相信能同一顆渡劫丹擺在一起的東西,也不會差到哪裏去。

何林華微笑道:“謝過爺爺了。”

北宮富平隨意地說道:“不謝!不謝!小子,你也是個聰明人,知道這些東西應該不是我們這幾個老家夥能送的出來的。真正給你的人是誰,你心裏麵有數就行,說出來可就不好玩了!”,

何林華連忙點了點頭——北宮富平的意思很明確了。他這是代替著北宮無敵送東西的。北宮無敵跟何林華索要修煉所用的靈石,而他自己地位崇高,不能直接同何林華玩交易什麽的,隻能讓其他人出手,代替他給何林華好處了。

北宮燕一見北宮富平給了何林華一個儲物戒指,立刻飛了過去,搶到手裏麵,急忙問道:“裏麵有什麽?有什麽?一定要是好東西哦!要是不好的話,咱們找他們算賬!”北宮燕說罷,就被儲物戒指裏麵的東西給嚇了一跳:“渡劫丹?!爺爺你好偏心啊!我要了這麽久,你連顆合體丹都不給我,現在林華哥哥一來,就給了一顆渡劫丹!還有父親也是,藏寶庫裏麵的東西從來都不準我拿,現在林華哥哥一來,卻讓林華哥哥拿東西……”

“你個小丫頭!不是不給你,是現在給了你也沒用!”北宮富平懶得再解釋什麽,又看向何林華道,“戒指裏麵那些靈符,有些是我們這些老家夥繪製的高級靈符,催發之後,大概相當於渡劫中期修士的全力一擊。還有一些靈符,是老祖宗耗費心機繪製的靈符,威力已經能同渡劫期頂峰修士的攻擊恒等了。你以後使用的時候,要小心謹慎一些。如果不是遇到了什麽大的危險,盡量不要使用。”

“嗯。”何林華點了點頭——這些靈符,不用說何林華也知道,肯定是要用來保命的了!

這次來北宮家,還真是來對了,得到了不少好寶貝。相信就算是秦天龍現在身上也不一定有何林華這麽豐厚的寶貝吧?

北宮燕又在一旁嘀咕道:“哼!偏心!偏心!一群偏心鬼!為什麽隻給人家一些低級、垃圾的靈符,卻給這個壞蛋這麽好的東西……”

又隨意地聊了幾句,北宮富平擺了擺手,就讓何林華先退去了。

這時,北宮家族的天色也黯淡了下來——北宮家族這種大家族的轄地裏麵,都是有陣法控製,一部分特殊的靈力運轉,形成晝夜的。這種陣法,屬於真正的最頂級的陣法,像是十二級宗門之內,也不一定會有這種陣法效果。

從北宮富平的房間裏麵退了出來,北宮燕又拉著何林華跑去了北宮問情的獨院裏麵。北宮燕一進了院子,北宮阿四就迎了上來,問好道:“小姐,家主大人暫時有事,脫不開身,晚宴的事情,明日再說吧。”

“還沒完啊!”北宮燕掃了客廳一眼,隻見董蘭馨的兩名侍女依舊麵紅耳赤地守在門口,周圍除了那兩名侍女之外,再也沒有別人了。

北宮問情先前可是說了,要邀請何林華一同吃飯的。結果……好吧,再那顆偉大而又特殊的懷孕丹效果之下,北宮問情春(囧)情勃發,現在還在跟董蘭馨在玩妖精打架,一時半會兒的,隻怕是脫不了身了。

無奈之下,北宮燕也隻有拖著何林華退出了北宮問情的小院,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回到了北宮燕的房間裏麵,北宮燕立刻吩咐人準備了晚餐,然後在一個奢華的屋子裏麵,何林華、北宮燕你儂我儂,吃著甜蜜的晚餐。結果吃著吃著,二人就給吃的貼在了一起,往後的事情也變得越來越少兒不宜了……

二人一番魚水**之後,時間已經到了半夜。何林華同北宮燕說著羞人的情話,好半天才穿好了衣服。北宮燕的八名侍女進了房間,其中四人臉上帶著笑意地收拾著東西。至於另外四人,則跟在何林華、北宮燕身後,又跑去北宮燕那個大海一般的浴池裏麵沐浴去了。

四名侍女穿成了薄紗,幫何林華、北宮燕去掉了身上的衣服。二人剛剛親密過,也沒了那些羞澀,光著身子貼在一起。何林華一雙魔手在北宮燕的乳鴿上揉捏,北宮燕是舒服地不時輕吟兩聲,但周圍的那些侍女一個個可都臉色通紅了。

“林華哥哥,我們要是能一直這樣下去,那該多好啊……”北宮燕又開始抒發著自己的感情。

何林華笑了笑,說道:“怎麽又說這些了?你忘了,以後你可就能去玄天宗住著了。到時候,你天天陪著我,想幹什麽,就幹什麽……”,

北宮燕說道:“人家不是說這個啦!”北宮燕臻首搖動,伸手拍動何林華的大手,說道:“壞蛋,別摸了,再摸下去,人家又想要了。”

“想要就說嘛!其實,你也知道的,哥哥也還可以……”何林華扭了扭屁股,堅硬地某個部位頂在了北宮燕的小圓臀上。

“哎喲!”北宮燕清喝一聲,伸手抓了一把,嗔罵道,“壞蛋!誰讓你作怪的!”說罷,又小聲地傳音道:“壞蛋,不準再來了。人家的侍女都在旁邊呢!有人看著,好羞人的……”

“這有什麽害羞的?**,不是很正常嗎?”旁邊有人看著,何林華的心裏麵也很怪異,某個部位在北宮燕的股間動了兩下,然後……北宮燕“嗯”的一聲**的輕吟,整個身子一下子變得軟綿綿地,癱在了何林華的懷裏,媚眼如絲道:“壞……壞蛋,你……你怎麽又進去?”

“呃……”何林華感受著那種美妙的感覺,說道,“這個……小燕兒,好像不能怪我的,好像是你自己吸進去的……”

“不許說!”北宮燕小聲傳音,“壞蛋,還不快點出去?”

“都進來了,怎麽還能出去?沒事兒,咱們動作輕一些,她們不會發現的……”何林華小聲地在北宮燕的耳邊說著。

北宮燕還想反駁一些,但很快就被這種刺激又快樂的感覺徹底淹沒了。她心裏麵想著:慢一點兒,隻要動作小一點兒,應該沒人會發現的……

是的,剛開始的時候,何林華和北宮燕的動作確實很小,動作很輕緩。可是隨著快感的加深,北宮燕自己就忍不住開始加快了動作,嘴裏麵發出誘人的“哼哼”聲,二人身體之間的水花不斷飛濺,伴隨著“啪啪”的聲響,隻要是個明眼人就能看得出來,他們兩個在幹什麽。

周圍的四個侍女先前確實沒有發現這一對兒“新婚夫妻”在玩著這種危險的小曖昧遊戲,可是隨著時間推移,她們又怎麽可能會發現不了?這四個侍女一個個都給羞得臉色通紅,偷偷地退出了浴池。

老半天之後,一對兒青年男女又在浴池裏麵達到了頂峰,喘息了一陣後,北宮燕又開始向何林華抱怨,臉色通紅地揮舞著雙手,叫囂著要把何林華殺掉:“壞蛋!壞蛋!人家以後再也不和你一起沐浴了!你個壞蛋!當著四個侍女的麵,那樣對人家……”

何林華直接樂嗬嗬地把北宮燕給摟在了懷裏,讓小丫頭動也動不了,裝作奇怪地問道:“哎?我怎麽對你了?我就記得,是你把我給吸進去,然後又是你主動動的。”

“壞蛋!你就是個壞蛋!”北宮燕一遍又一遍的重複。

何林華威脅道:“小丫頭,你最好現在就給爺們兒閉嘴!要不然,小心爺們兒就這樣抱著你出去,再在你的那些侍女麵前……”

“你敢!”北宮燕氣哼哼的,扭頭看了何林華一眼,罵道,“變態!”

“嗯嗯嗯!我就是個變態!”何林華親吻著北宮燕的耳珠,問道,“小丫頭,剛才舒服不舒服?是不是要比平時舒服多了?”

這話問的北宮燕心裏麵都開始冒火了啊!剛才的時候,似乎真的要比平時舒服太多了。難道……就是因為旁邊有人看著的緣故?這種感覺,真的好變態啊……

北宮燕撅嘴道:“哪裏舒服了!難受死了!你這個變態,在別人麵前強~**……”

何林華又繼續調戲北宮燕道:“她們又不是別人?她們可都是你的貼身侍女,以後你嫁給了我,她們可都是我的暖床丫頭……”

“不行!你想的倒美!”北宮燕心裏麵的醋意蹭蹭地往上冒,“你要是對她們下手,我就不嫁給你了!”

“好好好……我不對她們下手。不過,你告訴我,剛才到底舒服不舒服?”何林華又問道,“你要是不說實話,我現在就讓她們當我的暖床丫頭……”

“舒……舒服……”北宮燕哼哼了一聲,罵道,“變態!你真是個變態……”

二人又以這種別樣兒的感覺挑了挑情,北宮燕又捂著臉說道:“怎麽辦?剛才那樣,我以後還怎麽在那幾個丫頭麵前抬得起頭來啊……壞蛋,你倒是給我想個辦法啊!哼!害得人家現在連浴池都不敢出去了。”

何林華笑道:“要不我在你麵前,把她們都給辦一遍?”

北宮燕咬牙道:“你還嫌我不夠生氣?信不信我割了你?”北宮燕一邊說話,一隻小手抓住了何林華某個剛剛軟化的部位,另外一隻手做小刀狀,做著切割的動作。

“呃……”何林華嚇得趕緊把北宮燕的小手推開,說道,“丫頭,別玩的這麽恐怖,這東西你也有份兒的。”

style=display:none>百度搜索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