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爭身為一個陣法師,並不是不能容忍別人破除掉自己的陣法。wWW。QUAbEn-XIAoShUo。coM如果他真的有這種心理的話,也根本不可能在陣法之道裏麵走的這麽遠,變得這麽厲害了!不過,古爭不能容忍的是,何林華居然會在短短的幾秒鍾之內,就將他在天羅陣盤之內好不容易布置下來的大陣給徹底摧毀掉!這種事情,他不能容忍,也不敢相信!

何林華飛身落在了古爭的身前,笑眯眯地說道:“這有什麽不可能的?你的這狗屁陣法,簡直連個垃圾都算不上,破解起來輕而易舉,有什麽大不了的!”

好吧,不得不說,何林華現在直接站在一位分神期修士的麵前,可謂是十分的猖狂了。不過何林華現在還真是有著幾分猖狂的底氣呢!別的且不說,僅僅隻是何林華身上的陰魔蠱王化身的冰蜂蠱蟲,就能夠保得了何林華的安危!而且,這古爭是一個陣法師,所有的攻擊方式,大多數都是通過陣法來體現和進行的。沒有布置好陣法的古爭,在何林華的麵前,並不比一個元嬰期修士要強上多少!

一個隱藏的角落裏麵,狐尊、胡雨菲坐在一起,看著何林華以得意洋洋地笑容,看著古爭。胡雨菲輕輕皺了皺眉頭,說道:“華子哥明明已經勝了,就應該趁勝追擊,直接把這人給打敗或者扔下擂台算了,這麽站在對手的麵前,不是給對手機會嗎?”

狐尊則輕笑了一聲,說道:“這臭小子,那模樣還真是有夠臭屁的!他對麵那個叫古爭的,應該是一個專精陣法的修士。再則,這臭小子身上有不少護體的法寶,倒是不用擔心他的安危……嗯?那個古爭,身上殺意太重了!這種人成長起來,不是宇宙之福啊……”

“不會的……不會的……怎麽會這樣……”擂台之上,古爭的模樣看上去有些頹廢。忽然之間,古爭手中出現了一柄長劍,猛然間向著何林華的小腹刺了過去!“雜碎!受死!”古爭一聲怒吼,雙目之中滿是殺意——剛才他陣法被破掉的時候,確實是非常失意。不過,身為一個修士,如果要是意誌都不夠堅定的話,又怎麽可能能夠一步步地提升為分神期的境界?所以,在一陣失神之後,古爭立刻發現了何林華現在渾身上下空洞大開,而且還就站在他的麵前,簡直就像是一隻可愛的小羔羊一樣,任人宰割!

古爭雖然並不擅長劍法,但是這種近距離的偷襲,隻要靈力運轉之下,把劍給刺了進去,何林華也就完蛋了!

小腹元嬰是每一個修士的要害,這基本上隻要是個修士,就知道的!何林華若是被古爭給刺中了元嬰,隻怕隻會麵臨著魂飛魄散的命運了!

“錚!”

一聲輕響,何林華的身前突兀地出現了一道靈力龜甲,將古爭的那柄長劍擋住。隨後,冰蜂蠱蟲瘋狂衝擊之下,古爭身上的所有靈力盡數消失,同時何林華的身上突兀地湧出了一陣火靈力,向著前方衝了過去!

“烈焰襲!”

一聲清喝,何林華的身前猛然間出現了一整片的火海,一個火靈力凝聚而成的虛影狠狠地刺入了古爭的軀體之內,又從古爭的背後穿出,飛向了遠處的浮空之中。而古爭的身體,已經完全被火焰給吞噬,什麽都看不清楚了!

而古爭,雖然他的身上滿是火焰,卻仿佛根本沒有發覺似的,就這麽直愣愣地站著,任由火焰將他的肉身、元嬰給燒成了灰燼。

“我饒你,你卻想讓我死?那你就給我去死吧!”何林華一聲輕哼,隨後飛身下了擂台,看也不看身後一眼。

擂台之上,那位虎頭人淡淡地掃了一眼地麵上的一攤灰燼,冷冷地說道:“一號古爭落敗身死,十六號華林和獲勝!五分鍾後,二號對十五號上擂台,決一勝負!”

虎頭人話音一落,周圍的那些圍觀的修士一個個都不敢的大叫了起來,相互之間都是絮絮叨叨,你說兩句,我說兩句的。,

說起來,這些人大多數都還是看好古爭的。畢竟古爭是少有的戰鬥陣法師,而且實力比起何林華實在是要高上太多了!這麽高的等級壓製之下,要是古爭還能敗了,可就真是古爭的問題了!

不過,現在展現在眾人麵前的,卻恰恰就是讓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一幕。古爭落敗了,毫無懸念的落敗了,敗在了一位元嬰期修士的手下!從戰鬥開始,到戰鬥結束,甚至都僅僅隻是不到半分鍾的時間!這回總巨大的反差,讓所有人都不可思議!

當然,這些人裏麵,一些實力拔尖的人,也是看出了這其中奧秘的。就好比是站在擂台上的虎頭人,還有妖域裏麵的那些大護法、護法、大長老、長老之流的人物。他們很自然地發現了何林華身上突兀出現的那些細微的蠱蟲,認出了何林華是靠著蠱蟲,才把古爭給瞬殺掉的!

“冰蜂蠱蟲居然會重新出現?這還真是不可思議……”有的人深深地看了何林華一眼,卻並沒有什麽想法。

妖域裏麵,隻要是有些地位的人都知道,這個突然被安插進來的人,就是狐尊的客人,而且還是狐尊的寶貝徒弟的夫君。他們就算是有什麽想法,也不敢動何林華的念頭啊……

“呼……嚇了我一跳!那個古爭,還真是卑鄙呢!幸虧華子哥反應快,要不然還真要被他給刺死了!”胡雨菲在剛才古爭偷襲的時候,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直到古爭徹底死透了,她才放鬆下來。

狐尊笑道:“這有什麽可擔心的?我都說了,這臭小子身上不知道有多少手段,那個古爭根本傷不了他!這臭小子,應該是故意將自己暴露在古爭眼前,引的古爭向他出手,也好反擊殺人的!一道火焰,直接刺穿了古爭的丹田,連魂魄都沒有逃出去!”狐尊頓了頓,又說道:“哼,倒是他剛剛使出的那道烈焰襲,似乎是一個無任何要求的法術。我記著,這臭小子明明是陰屬性來著,怎麽還能夠使用烈焰襲這種火屬性的法術?還有,我記著,烈焰襲在使用之前,需要不停地灌注靈力,靈力越多,威力越大!他剛才那一擊,都差不多相當於出竅初期修士的全力一擊了!他是什麽時候開始調動身上的靈力的,我怎麽一點兒都沒有發覺……”

好吧,何林華可不知道,他身上的每一個大小動靜兒,狐尊都給觀察地一清二楚。

何林華回到了參選者的席位前,又坐回了自己的一號位置上。現在,周圍這些參選者再看向何林華的目光,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他們這些人裏麵,雖然相互之間沒有認真的比拚過,不過古爭的實力絕對是拍在前三甲的,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就是這般厲害的一個人物,現在卻死在了何林華的手下,他們如何能不感到畏懼、害怕?

原本,何林華坐著的那個首席位置,其他人還有心思要爭一爭的,不過現在有了何林華這暴力的威懾,再也沒有人敢生出這種念頭了。

“哈哈哈!何……華兄,恭喜華兄開門得勝啊!小弟恭喜!恭喜!”元六郎笑嗬嗬地飛身到了何林華的身前,拱了拱手,說道,“華兄已經勝了一場,不如與我同去我的席位那位暢飲一番如何?”

何林華無趣地掃了掃身後這些亂七八糟的修士,笑眯眯地問道:“怎麽?這不違反規則?”

元六郎微笑道:“這哪裏有什麽違反不違反的?隻要華兄不要出了這競技場,一會兒輪到你上台的時候不會找不見人,那就沒什麽大不了的……”

何林華笑道:“那就好說!那我就陪元兄暢飲一番吧……”

何林華到了元六郎的席位前,二人都盤腿坐好,二號與十五號都已經上了擂台,準備開打了……

一轉眼的時間,便已經到了深夜,何林華與元六郎坐在他的那個席位之上,一邊飲酒,一邊看著擂台之上的爭鬥!,

何林華與古爭之間的戰鬥,根本沒什麽好看的,僅僅半分鍾就結束了。但是這其他七組人的比賽,可謂是扣人心弦,一個個都是打的絢麗無比,打鬥的時間也不算短。從下午到深夜,七組比賽也終於全部結束。這七組比賽,何林華都一一認真地看了看——這些人裏麵,真正值得何林華重視的,僅僅隻有一位分神期的體修。冰蜂蠱蟲,就是被體修克製,這點毋庸置疑!

不過,這位體修的運氣明顯不太好,居然被一位普通修士給打敗了。剩下的那些普通修士,在何林華的眼中,都已經成了一群土雞瓦狗,取勝對他來說,可謂是再容易不過了!

一輪比賽結束之後,又有著三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三個小時之後,立刻就會開始第二輪。

元六郎笑嗬嗬地問道:“華兄,依我看,這些同華兄同台競技的修士,雖然一個個也算得上是驚豔絕倫之輩,但比之小弟,卻還要差不少,比起華兄來,更是要差不知道多少倍了!華兄的這場勝利,隻怕是囊中之物了!”

何林華也不謙虛,微笑著說道:“這也說不定——說不定誰的手裏麵,有什麽更加厲害的底牌呢?你說是不是?”

元六郎道:“華兄說笑了。他們有底牌,難道華兄就沒有底牌嗎?分神期的火精靈,分神期的魂體,還有防禦堪比分神期的巨型龜,最後則是最為強大的殺手鐧冰蜂蠱蟲。這些人要是能打得過華兄,那他們可就真的厲害了!”

二人說說笑笑,三個小時又已經過去。這第一場,卻還是何林華先上。

這次直接與何林華對上的,卻是那位坐在二號位置上的人物——位置的排序,是按連勝的次數來算的。已經掛掉的古爭是連勝二百零一場,這位二號也不必古爭差多少,連勝了足足有一百八十場!這個成績,也算是足夠驚人了!

何林華與這二號一同上了擂台,二號先向著何林華一拱手,微笑道:“華兄實力高深,還要請華兄多多指點了。”

何林華自然是笑著答允,等到比試開始之後,何林華一招破靈,然後一招崩山擊,將這個可憐的家夥一下子給震出了擂台之外,就給輸掉了——這悲催的小菜,堅持的時間還沒有古爭長呢!古爭好歹還有何林華的玩鬧心思在裏麵影響著,堅持了不到半分鍾。而這位二號,連三秒鍾都不到,就被何林華非常幹脆地給ko了!

不過,這個二號彬彬有禮,或者說是在何林華強大的霸氣之下,根本不敢起什麽歪心思。總而言之,何林華對他的印象還算是不錯的,僅僅隻是將他震出了擂台之外,甚至於連傷都沒傷著!

何林華一連快速地解決了兩個高手,不少人都已經看了出來,知道這場擂台戰,如果不出意外,基本上就是何林華勝出了!

接下來的戰鬥,越是到最後,打的越是慘烈。擂台戰戰戰停停,又過了一天時間,方才徹底結束。

這結果自然是不用說,何林華以最為強勢的姿態,把所有對手都給掃落馬下,獲得了最終的勝利。這期間,還有一位駕馭靈獸的弟子故意激將,亮出了一位分神期頂峰的特殊靈獸,要同何林華pk。何林華二話不說,把無腦無心這兩個白癡東西給召喚了出來,讓這兩個白癡東西一合體,直接秒殺了那人的特殊靈獸,把人給趕到一旁畫圈圈去了……

擂台戰一結束,虎頭人宣布了何林華的勝利,然後又讓何林華去單獨麵見了狐尊。

何林華大搖大擺地進了狐尊的房間,笑嘻嘻地說道:“怎麽樣,狐尊前輩,我這份兒實力還算不錯吧?比那些青年才俊要厲害太多了吧?”

狐尊則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你這臭小子,身上的傲氣太重啊!你現在的實力,除非是渡劫期的修士,才又十成的把握能夠拿得下你了。”

何林華又道:“這些鮮花咱先不說!你直說吧,以後不會給我老婆介紹什麽的青年才俊了吧?”,

狐尊沒好氣地說道:“介紹?還介紹?簽了狐族生死契,根本就拆不散,我就算是一直介紹,又管什麽用?”

何林華與狐尊沒大不小的笑鬧了兩句,然後才又忽然想起了什麽似的,一拍腦袋道:“對了!那個收我為徒的事兒……”

“你想都別想!”狐尊二話不說,冷聲拒絕——要是真的收了何林華為徒,那不是收了個徒弟,而是收了個老祖宗啊!

何林華一翻白眼道:“誰說要拜你為師了?我就是想問問,這玩意兒能不能折現啊?一顆渡劫丹就行……”

“……滾!”狐尊咬牙切齒地罵道。

在妖域裏麵呆了半個多月後,由於多方的催促,還有虛擬實境的事情需要推廣一下,何林華也隻有匆匆告辭,離開了妖域。

何林華離開的時候,倒也不是自己一人孤身離開,陪同何林華一同前往玄天宗的,還有元六郎!

狐尊既然說了要負責整個朱雀星域之內推廣虛擬實境,自然不會言而無信,成了虛言什麽的。何林華虛擬實境的一些準備工作都已經準備完善了,僅僅隻需要複製推廣什麽的,這種小事兒,狐尊也懶得搭理,直接讓何林華隨便找一個人去玄天宗內把事情辦一下也就是了。

何林華在妖域之內認識的人,可就隻有元六郎一人。所以,這最後的結果,就是元六郎陪同何林華一同回到了玄天宗。

回到了玄天宗後,何林華立刻先將蜘蛛半妖絲娘子設計的那種玉符禁製給了玄天宗內的一些禁製師,然後又把絲娘子的那塊兒如何布置這種禁製的玉簡丟給了一個禁製師。果然,絲娘子說了,這種禁製很難破解,但掌握起來卻是極為簡單,這位禁製師僅僅隻是三四分鍾的時間就徹底掌握,而且一秒鍾的時間,便製作出了五六個!

這種強大而又特殊的禁製,自然是讓那位禁製師驚歎不已了!

隨後,何林華又先把元六郎安排到了玄天宗內的客房裏麵休息,自己又匆匆地趕去見了見周扒皮——現在,整個玄天宗內最有實權的人,除了何林華之外,就是周扒皮了!由於周扒皮的那個政務的技能,何林華也刻意地培養,這一年多以來,周扒皮的初級政務已經提升到了高級,整個玄天宗在周扒皮的治理下,可謂是井井有條,井然有序。

可以說,玄天宗能夠取得這麽快的發展,還沒有出現什麽問題,與周扒皮之間,有著不可或缺地關係。

北宮家、秦家、卜算門三家派來的代表,已經在玄天宗中小住了有五六天的時間,都是周扒皮負責接待的。有著三家家族、宗門的門主或者族長的嚴令,這些人自然也不敢有什麽意見,都是老老實實地呆在玄天宗等著,不敢鬧事、耍大牌什麽的。

由於虛擬實境要在整個宇宙之中徹底鋪開,就玄天宗的這些個禁製師,自然是不夠用的。

何林華同周扒皮商量了一下,定下來虛擬實境的所有相關設備的大部分權限轉讓,核心內容保密,由玄天宗修士親自製作的規定。至於那個接入玉符上的禁製問題,何林華與周扒皮商量之後,覺得這個玉符接入器上的利潤太低,而且禁製也不算是什麽秘密,禁製製作的方法完全可以外放授權給三大家族、宗門,由三大家族、宗門組織人手,進行批量製作——至於這部分利潤,何林華自然是不會跟這三家爭了。

其實,這部分利潤也實在是太低了,何林華也沒那心思爭!

隨後,何林華又召集了北宮家、秦家、卜算門,還有朱雀星域的代表元六郎,及其寒冰宮的冰晶兒宮主一同商討了一下,基本上把調子給定了下來——其實,這個所謂的商討,根本就是何林華一個人說,其他人記罷了!這件事情,具體的利益內容,何林華都已經在先前商議妥當,接下來就是布置一下,安排一下該如何做罷了。,

事情商議妥當之後,這些人也都各自帶著何林華的一些簡要命令,返回家族之內,開始行動了。

一轉眼的工夫,又是一個月過去了。

各大家族、宗門的力量,實在是夠讓人恐怖和驚歎的。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內,它們各自都在自己下轄的範圍內大力推廣虛擬實境。雖然由於一些基礎設備的原因,虛擬實境還沒有真正地應用起來,但是那些大大小小的宗門基本上都為各自的宗門定下了虛擬實境的接入玉符,並且開始在各自的相應區域之內,架設著一係列的基礎設備。

隨著各自基礎設備的逐步搭建結束,越來越多的虛擬實境的基礎儀器開始接入位於玄天宗、寒冰宮、北宮家族、獵人秦家、卜算門、妖域的核心信息處理器內——玄天宗的“信息處理器”,自然就是矽基生命體加侖等等。不過他們現在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一些,能夠接受的信息有限。而玄天宗的這個核心,又算得上是一個重點的核心部位,何林華也在秦天龍的聯係之下,去了一趟科技文明體係,采購了一些科技文明體係的超腦等等。

說來也巧,何林華去的科技文明國家,卻是剛剛晉級為十級科技帝國的天風帝國!天風帝國現在的掌權者,實際上就是當初與何林華一同在二級遺跡之內相互設計的張靈!

何林華與張靈的這次會麵,由於有秦天龍屬下梅風笑的調和,二人都隻是虛情假意的應付了一下,並沒有打鬥起來。

超腦采購結束後,玄天宗上的一片專屬區域之內,出現了科技文明、矽基文明、修士文明相互融合而產生的一處龐大的信息處理器中心。這一片區域,自然是被何林華重點關照了。何林華從道城之內販賣回來的奴隸,基本上都被派去那裏守候了。而這些人裏麵,實力最強的,卻是剛剛突破到了渡劫期的貝琳娜!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準備和凝練,何林華先後在貝琳娜身上使用了幸運符,還讓其用煉魂神殿內的靈石凝聚靈力,最後再加上渡劫丹附加的成功率和她自身突破的成功率,貝琳娜在突破時的成功率,已經達到了七成!七成的幾率,是在不能算是小了!而貝琳娜也確實不負眾望,成功地突破到了渡劫期,並且分身數量也多凝聚出了一個,達到了五個分身,實力比起一般的渡劫初期修士,還要強少不少!

忙碌的一個月過去,所有的虛擬實境構架都已經基本結束,玄天宗附近這一片星域的虛擬實境,終於開啟了!

玄天宗內,北宮燕的臥室裏麵。

在玄天宗宗主宮內,北宮燕左挑右挑,最後也隻挑了一間相對來說要稍微大一些的院子罷了。北宮燕自己對於這個院子,並不是太滿意。她在北宮家族的時候,居住著一顆星球,而她現在占據的獨院,也不過就是她原先的一間客廳大小罷了,要說她心裏麵滿意,是絕對不可能的。

不過,北宮燕也是一個明事理的人,為了自己心愛的男人,這一點點兒委屈,她還是能夠忍受的。

臥室之內的玉**,何林華與北宮燕一同躺在**,手中各自捏著一塊兒玉符,閉著眼睛(想歪了的自己去牆角畫圈圈)。

忽然之間,北宮燕睜開了眼睛,扭頭問何林華道:“林華哥哥,奇怪了,我的神識明明已經穿過了禁製,進入了玉符之內了,怎麽還是沒有進入虛擬實境裏麵?”

玄天宗的虛擬實境的驗證計劃,實際上早就已經開啟了。在這一個月裏麵,虛擬實境的驗證已經確定沒有危險之後,北宮燕便也加入了這虛擬實境的實踐之中,並且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北宮燕是北宮家的大小姐,向來不管到了什麽地方,都有人保護著、守護著,很少有真正自由的時候,至於生死關頭的冒險神馬的,那就更不用說了!北宮燕一進入了虛擬實境之內後,用她那拙劣的戰鬥技巧在其中戰鬥著,雖然一天時間能被殺n次,但每次被殺之後,都是樂此不疲,接著再進去!,

其實,玄天宗之內,不僅僅是北宮燕迷戀上了虛擬實境,像是琦爾燕娜、何父、何母、小夏,北宮燕的八個丫頭等等,凡是能夠接觸得到這裏麵最核心內容的人,都已經沉迷其中了。甚至於,就連阿福這個盡職盡忠的保鏢,都會拿著一塊兒玉符,時不時地跑到虛擬實境中玩玩。當然了,何林華這位大忙人,可是很少有這個時間的……

何林華也睜開了眼睛,笑了笑,說道:“這就說明,現在中心合算的信息處理器還沒有徹底地連貫起來,虛擬實境還不能真正地接入啦!”何林華說罷,頓了頓,又說道:“小燕兒,你再稍微等等不就得了?現在可不是宗主宮裏麵這些人玩這虛擬實境,而是整個玄天宗周邊的五級、六級、甚至於七級宗門都聯通起了虛擬實境!稍微慢一些,也很正常的。”

“哼!可是就是不好嘛!”北宮燕撅嘴說道,“那還不如還是咱們自己玩呢!現在進都進不去……”

何林華無奈地搖了搖頭。

北宮燕忽然又說道:“老公,你都好長時間沒有陪我了!整天在外麵忙這忙那的,偶爾回來一趟,來我這兒轉轉就又出去了……”

何林華道:“我那不是忙嘛!這一個月,都是為了搞這個虛擬實境的事情。現在虛擬實境的大問題都已經解決了,小問題也不用麻煩我,以後我就有的是時間陪你了。”

“親我一下。”北宮燕向何林華索吻。

何林華笑了笑,捧起北宮燕的小臉,剛剛要親下去。忽然之間,北宮燕一聲驚呼,說道:“神識剛才探入,能進去了!老公,虛擬實境裏麵見!”說罷,北宮燕連“吻”都不要了,直接躺在何林華的身側,閉上眼睛,不再動彈了。

“呃……”何林華苦笑著搖了搖頭,隨後在北宮燕的臉蛋上親吻了一下,也躺了下去,閉上眼睛,開始接入神識。

等到何林華閉上了眼睛,旁側的北宮燕卻忽然睜開了眼睛,一雙妙目笑成了月牙狀……

何林華的這個虛擬實境,根本就是何林華參考了地球上的網絡遊戲來製作的,像是這些玉符第一次接入某道神識的時候,自然會先驗證信息,起上一個虛擬的名字,外加修改一下麵貌什麽的。

何林華進入了虛擬實境之內,給自己取了先前說話的華林和這個假名字,然後便進入了虛擬實境之中。

何林華設置的這個虛擬實境,分為升級、冒險、比鬥、駐守等等很多項。像是人物在進入虛擬實境之後,首先會被傳送到一個個人小屋裏麵,再從個人小屋裏麵選取想要進入的各類選項。

何林華剛剛進入了小屋裏麵,正準備調整一下衣著呢,一隻信鴿就“撲棱棱”地飛到了何林華的肩頭。在虛擬實境之內,近距離的溝通為對話,修士能夠達到傳音的標準之後,會根據虛擬的距離恒定一下傳音所需的功力和實力,功力、實力不夠的話,在指定範圍內不能夠進行傳音。至於更遠距離的,一般來說,都隻能用信鴿來傳話的——而且,這種信鴿還是能夠擊殺的……

何林華把信鴿從肩頭上拿了下來,摸出了一張紙,神識一掃,隻見上麵寫道:“我和娜娜已經碰麵,在競技場內等你,速來——小燕兒。”

這封飛鴿傳書,卻是北宮燕傳來的了。

何林華笑了笑,也顧不得調整衣著了,直接在一係列選項中選擇了比鬥一項,緊接著,便被傳入了競技場內。

在競技場內,虛擬實境中展示出來的,就是修士的真實實力。

玄天宗附近的虛擬實境接入,就是在玄天宗的這個區域之內。現在整個競技場之內的人數並不算多,還不超過百人——就這百人裏麵,還有半數是玄天宗內的人——虛擬實境剛開始的時候,畢竟是屬於強製下派的任務和玩意兒,並沒有多少人真正的玩耍。而且,虛擬實境畢竟才剛剛開始運轉,立刻進入的人並沒有多少。,

“林華哥哥!林華哥哥!我們在這兒!在這兒!”北宮燕興奮地向著何林華的方向招了招手,又蹦又跳的。在北宮燕的身旁,琦爾燕娜則要淡定的多,淡淡地叫了一聲“老公”,就等著何林華過去。

何林華與競技場裏麵認識的人一一打了招呼,這其中還遇到了玄天宗內有名的三位“賤”客,卦王、狐狸大俠和張好好。

何林華這一路走過去,三位賤客一路上還在不停的唧唧歪歪著。張好好說道:“老大,我說的那個,所有女修都改成熟女,您咱就沒幫忙處理了呢?”卦王鬱悶地說道:“為什麽在虛擬實境裏麵,摸其他女修的小手還得經過她們同意?”狐狸大俠說道:“小蘿莉呢?沒小蘿莉也就算了,為什麽那些女修不是穿內衣的?”

“……滾!”何林華一人一腳,把這三大賤客踢飛,好不容易才到了北宮燕、琦爾燕娜的身側。

何林華笑道:“咱爸、咱媽呢?怎麽沒看到他們兩個?”

北宮燕說道:“我剛才問過他們了,他們說他們實力太弱,來競技場這裏太沒意思,一起去玩升級模式去了。”

“哦……”何林華點了點頭——這一個月裏麵,何父、何母雖然在何林華、北宮燕他們的引導下開始修煉了,在各種靈丹妙藥外加超級靈石的作用下,都已經到了築基期頂峰了,但是他們的實力畢竟還是太弱,而且不喜歡pk,自己跑去升級模式殺怪遊玩倒也正常。

北宮燕沒等何林華想這些亂七八糟的,忽然笑嘻嘻地說道:“林華哥哥,我以前看你跟別人打打殺殺的,看上去好厲害!這段時間,我也稍微鍛煉了一下,勉強也算得上是有些實力了,尤其是在打鬥技巧上,可是非常厲害了哦!林華哥哥,你有沒有興趣跟我打一場?誰要是輸了,學狗狗叫!”

“嗬……你還真是……”何林華聽著北宮燕來了這麽一句,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你想怎麽玩?”

北宮燕笑道:“上擂台!然後限製實力恒定,互相比拚技巧,你敢不敢來?”

“這有什麽不敢的?比就比吧!”何林華說罷,神識一動,耗費了一塊兒下品靈石搭建了一個擂台,選好了限製實力為元嬰中期後,又邀請了北宮燕,然後二人一同在眾人麵前消失。同時,一個擂台出現在了競技場中央。

“啊?有人要打擂台了!”張好好忽然叫道。

狐狸大俠“咦”了一聲,說道:“是清華小子還有他家婆姨,那個特厲害的小辣椒北宮燕!”

“是限定實力的擂台——他們兩個,難道還比打鬥技巧?”卦王說道。

張好好道:“你們說,誰贏誰輸啊?”

狐狸大俠說道:“還用說啊!清華小子賊厲害了!如果單說打鬥,我現在都不一定是這小子的對手!”

“屁話!你身為一個和平主義者,這一輩子是打不過清華小子了!”卦王鄙夷地乜了狐狸大俠一眼,然後說道,“我猜,清華小子打不過北宮燕!他就是打得過,也不敢贏啊!他要是敢贏了,估計今兒晚上又上不了床了……”

“去!你丫一處男,知道什麽叫上床不知道?”喜愛熟女的張好好鄙視某位算卦的。

卦王鬱悶地叫嚷道:“老子不是處男!”

“你不是處男?誰是處男?”

三賤客又在一起就某些少兒不宜的問題,爭吵了起來。給人的感覺,那叫一個蛋疼啊……

虛擬實境中構建出來的虛擬擂台之上,北宮燕樂嗬嗬地笑著,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兒。北宮燕一副江湖習氣地模樣,給何林華拱了拱手,嬌聲道:“在下玄天宗某個人的夫人,北宮燕是也!小賊,快點兒給姑奶奶報上名兒來!”

我暈!

何林華翻了翻白眼,一拱手道:“在下玄天宗某個人夫人的老公某個人,小娘們兒,乖乖認輸求饒吧!”

“切!”北宮燕給何林華投去一個萬分鄙視的眼神兒,然後忽然飛身而起,向著何林華飛了過去,手中一揮,卻是兩道火紅色沙綾向著何林華纏了過去。

何林華神識一動,玄陰劍猛然間飛出,一招破擊將北宮燕的沙綾給擊潰散後,又是一道千刃舞使出,北宮燕身上多出了n道傷口,而血量顯示北宮燕已經瀕危,判定無法動彈。然後,何林華慢悠悠地走到了北宮燕的身旁,抱著北宮燕,把她給扔下了擂台。

北宮燕一從擂台上消失,身形立刻又出現在了競技場之內——這個可憐的小丫頭,瞬間就被何林華給秒殺掉了,這還如何能淡定得了?她一下來,就抓狂地大叫道:“啊啊啊啊啊啊!怎麽可能?你賴皮!你耍賴皮!我明明都已經很厲害了,你怎麽可能一下子就把我給殺掉?不可能!不可能!我不相信!”

何林華也被傳送出了擂台,笑嗬嗬地說道:“怎麽就不可能了?我剛才不就是很快就把你給打敗了嗎?你還不信?”

北宮燕搖頭耍擰道:“不對!不對!肯定是你賴皮!我以前跟別人打,除了娜娜,其他人根本就打不過我!”

“嗯?你以前都跟誰打過?說來聽聽。”

北宮燕撅嘴道:“我跟很多人打過的!像是小夏、破侖、塵虛他們,還有我的八個侍女,那些玄天宗裏參加測試的弟子,還有阿福——阿福也打不過我的!”

“呃……”何林華無語地翻了翻白眼——話說,你看看你這都是跟誰在比呢!他們不是你的仆從,就是老子的仆從,跟你玩個虛擬實境,誰敢贏你啊!就你那大小姐脾氣,贏了你你還不得發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