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登上塔頂(萬字大章)

秦霸天聽著算無策如此一說,低著頭歎息一聲,說道:“家門不幸啊居然會出了這般後人罷了罷了不管他了他想死想活,都讓他隨意,自生自滅去吧”

蝴蝶妖聽著秦霸天說完,眼神之中神采閃動了兩下,但並未說話。Www!QuanBeN-XiaoShuo!cOM

他的這些動作,想要逃過其他人的觀察,基本上沒可能。北宮無敵笑嗬嗬地看向蝴蝶妖道:“怎麽了?蝴蝶妖?心裏麵是不是已經打算著,要讓人放棄秦天雄了?秦天雄被秦家放棄,已經是個無用之人,你一定不會再想留他了吧?”

蝴蝶妖微微一笑,臉上表情依舊如故說道:“符尊,這件事情與我何幹?我已經說了,這些事情我可都不知情”

算無策嘲諷道:“是啊是啊你蝴蝶妖都不知道當初派了藍蝶城外圍組織蝶一盟刺殺我徒兒天龍;之後又派了人殺清華小子你的手下膽子還真是夠大的,什麽都敢瞞著你我要是有這種手下,早就將他給處理掉了”

蝴蝶妖依舊還是那一句話,說道:“這些事情,我可都不知情。”

“嗬嗬嗬……”北宮無敵不屑地看了蝴蝶妖一眼,然後才轉而看向狐尊道,“狐尊前輩,現在有不少勢力都在打玄天宗的主意,依您看來,我們應該如何是好?”

狐尊淡淡地說道:“如何是好?就順其自然好了”

“順其自然?”狐尊這話一出,北宮無敵、算無策等人都是麵麵相覷,有些不太明白了。現在已經有人出手,危及了何林華的利益危及了何林華的利益,實際上也就是危及了胡雨菲了利益。身為胡雨菲的師父,狐尊現在怎麽還可能會這麽淡然呢?

狐尊解釋道:“順其自然,當然要順其自然了現在正值獸巢的爆發期,怪物眾多,吾等首先要護得了整個宇宙穩定,才能說起其他現在玄武星域之內已經夠亂的了,不能再發生大亂子。要不然,整個宇宙都要亂了……”

“那要是有人動手,真的奪了虛擬實境,甚至於滅了玄天宗……”

狐尊冷聲道:“他們敢現在整個宇宙之內,所有的修士,都是以駐守獸巢為要任所有的修士,首先要顧了宇宙的安危,然後才能考慮私欲誰要敢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不去駐守獸巢,反而去幹那些不靠譜的事兒,劍逍遙、龍乾坤,還有我狐尊,定然要他好看”

北宮無敵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說道:“狐尊前輩所言甚是現在所有宗門之內的高手,應該都在奮力駐守獸巢了。就算是他們要對玄天宗出手,估計也不會出動什麽太過厲害的人物……頂多了,也就是合體期的修士去走一趟。這種強度的危急,玄天宗應該還是能擋得下來的”

“嗯……”狐尊點了點頭,說道,“先讓這些小家夥們鬧一鬧吧……等獸巢活躍期過去之後,我再同他們一一算算總賬別說清華小子沒那麽容易死,就是清華小子死了,虛擬實境又豈能讓他們奪去?我家徒兒是清華小子的原配,這一切,都應該是雨菲的才是”

眾人麵麵相覷,心中各有算計。

雖然他們還有些迷糊,但至少卻從狐尊的話裏麵聽出了幾分意思——狐尊先前並沒有想到,虛擬實境會帶來這般恐怖的利益現在虛擬實境運行了有六個多月,虛擬實境的實力和潛力,都已經被她所知了。現在她對這虛擬實境也是眼紅不已啊

如果要是何林華沒死,她還能夠得到純淨靈石的支撐,自然不會去動這虛擬實境;但是要是何林華真的慘遭不幸,就此喪生,這種好東西,狐尊可不會讓其他人拿去了

利益這就是利益讓所有人都眼紅的利益

狐尊說完,不再多說什麽,其他人自然也都不敢再說。隻是他們心中,一個個卻都不禁歎息了起來——這段時間,青龍星域隻怕是真的要亂了。

……

青龍星域。,

秦家長房。

秦天雄穩穩當當地坐著,看著眼前的男人走來走去,臉上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自從秦天龍進入絕望之塔後,秦天雄又刻意地將這個消息傳了出去。一時之間,整個秦家秦天龍的嫡係遭到了致命的打擊,有的人直接倒向了秦天雄,而有的人,則成了若有若無的中間派;依舊支持秦天龍的人,已經少的要命

現在,秦天雄靠著自己的權柄,在短短的時間內,拉攏起了一大批的人馬靠著這一大批的人馬,還有秦家長房的支持,秦天雄已經徹底站穩了腳,成了整個家族裏麵公認的下一任繼承人現在,就算是秦天龍回來了,也不一定能搬得動他的位置了甚至於,現在的秦家家主,雖然對秦天雄恨之入骨,都不得不把秦天雄當成下一任繼承人來培養了。秦天雄已經有了自己的星域,逐步開始掌權

“父親大人,你這樣走過來走過去的,走的讓人眼花啊您就不能稍微歇歇?”秦天雄微笑著說道。

這來回不斷走動的人,卻正是秦天雄的父親,秦如海

秦如海見秦天雄淡然的樣子,忍不住冷哼一聲,說道:“天雄啊天雄你怎麽還是這麽輕鬆?方才老祖宗將你我找去,問了虛擬實境的事情,顯然老祖宗已經知道了你的計劃要知道,老祖宗一直以來,可都是讓秦家維護玄天宗,保護虛擬實境來著現在你這樣聯合外敵,想要將其他人的虛擬實境利益都給奪過來,老祖宗如何能夠高興得了?”

秦天雄笑道:“父親大人,你還是膽子太小了一些你要是膽子夠大,當初做事的時候足夠果斷,現在的秦家家主,就不是是那個老東西,而是您了老祖宗將咱們找去,雖然問了這計劃,咱們也如實說了,老祖宗雖然說了讓咱們放手,但卻並沒有將你我禁錮起來,這卻是為何?”

“這……”秦如海思索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說道,“天雄,我知道你想說什麽可是,你要知道,整個秦家,一直以來可都是老祖宗說了算老祖宗雖然沒有將你我禁錮起來,但他說了放手,咱們必須得放手了要不然,違背了老祖宗的意思,你我父子二人,甚至於我整個秦家長房的好日子,可都要到頭了”

秦天雄說道:“父親,你還是膽子太小啊老祖宗既然沒有將咱們兩個禁錮起來,就說明他還看好我的這個計劃這就說明,老祖宗心裏麵,也存著同我們一樣的心思,隻不過是不能動手罷了現在,老祖宗這意思,擺明了就是在告訴我們,這件事情他不管了不管了是什麽意思?意思就是說,我們還可以繼續幹下去”

“這……這太冒險了啊”秦如海猶豫道。

秦天雄道:“父親,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麽事情是不冒險的風險越大,一般來說也就代表著收益越高這次的計劃如果要是成功了,那我秦家長房打敗其他旁支,成為整個秦家第一嫡係,就是十拿九穩了到時候,我的家主之位是穩如泰山;甚至於,我們還能想法子把那個老東西給趕下去,讓父親你也當上一任家主……”

聽到最後一句,秦如海兩眼發亮,但卻搖了搖腦袋,說道:“不行家主之位,是由家族長老會商議而出,最後再由老祖宗批準的。我當初失敗之後,就已經絕對沒有當家主的可能了……天雄,要我說,還是收手吧現在沒有秦天龍,隻要熬過一段時間,家主之位絕對是你的了。咱們犯不著冒這麽一個風險”

秦天雄說道:“父親大人這件事情,遠遠沒有這麽簡單的現在計劃已經啟動,我們再想要中途退出已經不可能了現在就算是我們想要退出,你覺得那些已經被放進來的老虎,還會放手嗎?最後的結果,不外乎是所有的利益,被那些家族給吞掉既然這些利益都要被人給吞掉,我們為什麽不能衝上去咬一口,甚至於……獨吞?”,

“天雄”秦如海拿不定主意,猶豫不已。

秦天雄說道:“父親,這可是一個最好的機會啊從老祖宗的態度可以看出,老祖宗不想親自動手,但又不想放掉虛擬實境的利益。而我們這個計劃如果成功了,能夠增加不少虛擬實境的利益到時候,那老家夥說不定就會被我早早地擠下去到時候,到底是父親當家主,還是我當家主,還不就是老祖宗的一句話嗎?而且,父親,我有九成把握,我秦家能夠在這次的計劃中拿到最大的利益,至少也能控製六成的虛擬實境”

秦如海再度受到“家主”的誘惑,又想到這件事情似乎真的有秦霸天在縱容,猶豫了良久之後,終於還是一咬牙說道:“好天雄,既然你都這麽說了,那我也就跟著你試試不過,現在就整個秦家而言,我們的力量還是有些薄弱,根本不足以撐起這個計劃……”

秦天雄微笑道:“父親大人,這件事情,其實是最容易、最簡單不過的了”

“哦?這話卻是如何說起?”秦如海問道。

秦天雄說道:“現在整個秦家的勢力分割中,除了太上長老,還有家主之外,較大的也不過就是秦天龍和我罷了現在秦天龍進了絕望之塔,已經是必死無疑,而他手底下的勢力,已經基本上散架了隻不過,因為他的命牌還沒有破碎,所以大多數人還沒有放棄罷了現在,隻要秦天龍的命牌一碎……”

“你能殺了秦天龍?”秦如海驚訝地問道。

秦天雄搖頭道:“父親大人,您這實在是太看得起我了秦天龍現在身陷絕望之塔內,我就是再怎麽厲害,也不可能在絕望之塔之外將其殺害啊我先前是說,這些人在意的,僅僅隻是秦天龍的命牌而已隻要秦天龍的命牌一碎,他們的精神寄托也就不存在了。到時候,如果我再去招攬他們的話,無疑會非常的容易所以,隻要我們能夠進入家族之內的命牌靜室,直接將秦天龍的命牌給打碎……”

“這……”秦如海猶豫了一下,說道,“可是,這秦天龍的命牌,代表的就是秦天龍的生命啊如果我們要是破壞了命牌,而秦天龍最後卻沒死,反而從絕望之塔內衝出來的話……”

秦天雄冷笑一聲,說道:“父親大人,您現在未免也太看得起秦天龍了吧?自從絕望之塔坍塌之後,這兩萬年來,進入絕望之塔後成功出來的修士,據說隻有區區二人而每一次進入絕望之塔的人,都在十萬之上這也就是說,秦天龍活著出來的可能性,不到百萬分之一如果這次秦天龍是主動承擔責任,代表家族進入絕望之塔的話,家族肯定會分配一定的合理資源,增加他的存活幾率;甚至於還會給他派出不少家族的嫡係子弟,爭取匯聚到一起,幫助他逃出——不過,這次他卻是被我給算計進去的試問,他現在身上根本沒有什麽保命的法寶,又沒有什麽送死的手下,又怎麽可能會活著出來?他既然死定了,那這命牌到底什麽時候碎掉,又有什麽關係?現在這命牌碎掉了,我們就能多一分實力……”

秦如海點了點頭,說道:“這……你這話倒是不錯不過,貿然毀掉家族嫡係子弟的命牌,這件事情若是讓家主還有老祖宗他們知道……”

“他們不會知道的”秦天雄說道,“派出一個長房的嫡係,偷偷地摸進命牌靜室內,打破命牌。回來之後,直接賜死知情人死光光了,自然也就不會泄漏出去了……”

秦天雄說服了秦如海,然後二人便叫來了一個長房的嫡係子弟,讓他去破壞命牌。

幾個小時之後,秦家命牌靜室前,一位看守靜室的弟子忽然大聲地吼叫了起來:“不好啦不好了天龍公子的命牌碎了碎了……”

……

絕望之塔。

第五層。

通天之路。

“不行不行還是不行我們現在,應該是被困在這通天之路上了”何林華在多番嚐試後,終於得出了這麽一個結論,無奈地看向了秦天龍,“天龍兄,現在看來,我們隻有沿著這通天之路,向上衝了。”,

秦天龍也苦笑一聲,說道:“華子你說的不錯。這通天之路,居然會出現這種詭異的情形。早知道會有這種情況,你我還不如直接開啟試煉之塔,這樣來的更加方便一些……”

何林華點頭道:“不錯,有這段時間,若是遇到了一般的試煉寶塔,隻怕已經通過,站在塔頂了”

二人又閑言碎語了幾句,心中都是頗為無奈——當初他們登上這通天之路,不外乎就是為了偷懶罷了但是現在出了這麽一出,懶是沒有偷成,倒是變得更加麻煩了若是按照巨型龜那速度,一刻不停歇地向塔頂飛去,隻怕沒有兩個月是到不了了而且,這還是在現在的這種逆流速度之下如果要是這種靈力轉動的速度變得更快的話,他們隻怕是想要向前走一步都是妄想當然了,若是這通天之路上的靈力運轉方向突然變化的話,那他們的速度也絕對會加快n倍,很快就會到達

不過,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靈力運轉速度和方向,根本一點兒規律都沒有從現在這情況看來,何林華他們也隻有盡人事了。

一轉眼的工夫,已經是一個多月過去了。

這一個多月中,剛開始的時候,何林華還曾經奢望,這靈力運轉的方向能夠突然一變,讓他們立刻到達塔頂。不過,這靈力運轉根本就沒有一點點兒的規律性可言,速度時快時慢,轉向更是亂七八糟的。何林華在連續看著巨型龜硬生生地被拖回地麵四五次後,終於放棄了,決定聽天由命

當然,何林華雖然聽天由命,但自己卻還是在不斷地增強著實力。首先,何林華自然是要先將自己的那個分身給徹底掌控住

事實上,在控製這個分身的時候,何林華其實並沒有耗費太大的精力一般來說,一位修士要想要實現這個神識、魂魄與肉身的融合,怎麽著也得五六年、七八年,甚至於十幾年的時間如果要是時間太短的話,神識、魂魄、肉身之間,根本不可能實現最為完美的融合,也不可能真正地發揮出全部的戰鬥力

何林華剛開始煉化這分身的時候,自然也如同卦王當初建議的那樣,老老實實地一點一點兒地煉化著。不過這煉化速度實在是太慢了,何林華等不及後,又開始想著走捷徑之後,何林華在胡思亂想中忽然想到,既然功德能夠促使神識、神念與魂魄之間的融合,那是不是說,功德實際上就是有著這種促使融合的作用?如果真是這樣,那這魂魄與軀殼,是不是也可以通過功德來快速煉化呢?

心中冒出了這麽個念頭後,何林華直接嚐試了一下,結果這一嚐試之後,還真讓何林華發現,這個辦法居然可行而且還是絕對的可行何林華在耗費了一萬點功德後,居然成功地將一根手指與魂魄徹底融合了,能夠自由的活動——雖然動作還有些堅硬,但隻要再過一段時間,就可以實現百分之百的控製了

試驗成功後,何林華可謂是欣喜萬分,立刻開始提取功德,凝練起自己的這具分身。功德的作用,不得不說,還真是強大的要命僅僅隻是三四天之後,何林華的這具分身就徹底同魂魄融合了。而何林華的這具分身,也已經如同是何林華的身體一般,想怎麽控製,就怎麽控製

當然了,由於何林華的實力還不夠強大,隻能是主神念在本體和分身之間來回穿梭,但就算這樣,何林華也算是多了一條命了而且,何林華還抽空試驗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想法——這具軀殼,由於是靠著靈力直接凝聚而成的,其實力與凝聚時的本體實力基本上相當而何林華讓這具分身嚐試著灌入盡可能多的土靈力,使用了一次崩山擊

這道崩山擊一出,可著實是嚇壞了一大批的人在耗費了一大票靈力之後,這道崩山擊的真實戰力,居然已經達到了合體後期修士的全力一擊當然,實際上,這崩山擊的力量,還能不斷地增加靈力,不斷地增加強度隻不過,當時的靈力灌入強度,已經是那具分身能夠承受的極限了如果要是再多加一些靈力的話,這具分身很有可能就要直接崩潰掉了,

何林華雖然在某些方麵來說還是挺瘋狂的,但是就算他再怎麽瘋狂,也不至於瘋狂到為了試驗法術的力量,而浪費掉一具分身

修士的分身,一旦損耗之後,再度修複起來非常的困難何林華雖然凝練出一個分身很容易,但是神識、神念的強度卻已經決定,何林華不可能有著太多的分身了

分身剛剛凝練完成,就被何林華自己差點兒給玩死,玩的破破爛爛的。而後,何林華趕緊開始修複分身。等到將分身修複到一定程度後,何林華又讓這具分身自己繼續修複了起來,而主神念回到本體裏麵,準備凝練出下一具分身了——何林華雖然不能夠同時控製兩具分身,但是因為神識、神念控製的緣故,還是能夠讓分身簡要地進行某個單一性的工作。像是打坐、練氣等等。而這提取靈力、恢複傷勢,也算得上是一件簡單到了極致的事情了,想要設定一下自然很簡單了

隨後,何林華又用同樣的手段,一連凝練出了四個分身再加上何林華原先的那個分身,何林華已經有了五個分身了不過,在凝練出了五個分身之後,何林華的神識、神念已經達到極限,不能夠再度切割,如果要是勉力切割的話,何林華最好也都是身受重傷,實力衰退如果要是嚴重一些的話,說不定就是魂飛魄散,永不超生了

有了這麽大的危險,何林華自然也不敢再胡亂切割,而是一邊溫養著本體之內的神識、神念,同時又用同樣的手段,將其他四個分身完完整整地給控製住了而這時間總耗費,卻也不過是一個多月而已這般恐怖的速度,自然是被人大呼變態、沒天理等等。

是啊這種情況,不管是換作誰來看,估計都要大喊沒天理了一般的修士,大概要到分神中期的時候才能夠凝練分身,而且頂多就是凝練出一個罷了要想要凝練出第二個分身,隻怕隻有等到分神後期甚至於分神期頂峰才可以。可是何林華倒好,僅僅隻是初入分神期,居然愣是憑借著煉魂神殿之內的諸多優勢,凝練出了五個分身五個分身啊這可是五個分身啊就算是渡劫期頂峰的修士,有不少都也僅僅隻有五個分身而已一般的合體期頂峰修士,能有三個分身就能偷笑了可是何林華這廝現在隻有分神初期的修為,卻有五個分身要是讓那些好不容易才凝練出一具分身,或者費了好大勁兒也沒凝練出一個分身的修士知道了,還不充滿各種羨慕嫉妒恨,天天畫圈圈詛咒何林華啊

當然,這一個多月之內,何林華的這些個手下裏麵,偶爾有那麽幾個天賦超人的,也都已經突破到了分神期。這些都是小事兒,不提。至於煉魂神殿之內,煉魂神殿的本殿、陰陽神殿、五行神殿也又提升了幾級,魂魄煉化的速度更快了現在何林華每一天能夠煉化魂魄得到的靈力,每種屬性的都在九千萬將近一億了這一個多月的工夫,何林華的煉魂神殿內的靈力儲備,其中最多的陽靈力,已經接近百億這速度,要是換作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啊

這天,何林華又坐在巨型龜的龜(囧)頭上,遠遠地望向前方。一個多月,一個多月了,何林華他們現在也不過就是在通天之路的中段罷了,距離塔頂的速度還有著n遠……

“哎……到底還得多久才能到達啊”何林華暗歎一聲,歎了口氣——這條狗屁的通天之路,一直變來變去的上次明明已經快要到了塔頂了,甚至於都看到春他們了,結果愣是又被扯了回去,讓人鬱悶到要死如果要是一直這樣下去的話,他們說不定十年、百年的都不一定能走得出這通天之路了

秦天龍忽然飛到了何林華身側,微笑著說道:“怎麽了?華子,又在想通天之路的事情?這通天之路,變幻莫測,咱們再怎麽著急,都是急不來的,隻有等一旦這上麵的靈力轉向和速度一變,咱們很有可能在幾秒鍾之內,就登上塔頂……”,

何林華苦笑一聲,搖了搖頭,說道:“著急?我怎麽能不著急啊我原本想著,這次進入絕望之塔的時間,僅僅隻是半年罷了現在已經過去了三個半月,外麵也不知道怎麽樣了。也不知道玄天宗的情況如何……”

秦天龍笑道:“華子,你這擔心,實在是有些犯不著了我們幾家當初可是曾經答應過你的,在半年之內,絕對會保護玄天宗不會出事而且,你在玄天宗內也有命牌,隻要你命牌未碎,總有人會給你出頭的……”

何林華說道:“這倒也是……不過……不管怎麽樣,還是自己快點出去的好啊”

何林華說著,眯了眯眼,又說道:“還有,我在絕望之塔第六層內,還有著兩個手下呢一個平德麟,一個木啟亮他們兩個的實力,平德麟是分神後期,而木啟亮是分神期頂峰。他們兩個在第六層內這麽長時間了,也不知是否還活著……”

秦天龍說道:“華子,既然是你的手下,想來他們也都有不少的保命手段想來,他們兩個現在定然安然無事……”

“但願吧……”何林華剛剛說完,忽然覺得身下似乎產生了一些變化。他驚訝地“咦”了一聲,然後不可思議地問道,“天龍兄,我們身下的通天之路靈力運轉,似乎……似乎在轉向?”

這段時間,何林華他們時不時地就觀察一下通天之路的狀況,對通天之路上靈力運轉的種種變化征兆,都已經了然於心現在,何林華一看身下的通天之路,就看出,身下的通天之路,十有**是要轉向了

秦天龍也看了看身下的通天之路,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喜色,笑道:“不錯不錯這情況,正是要轉向了這一轉向,速度隻怕要快上不少了”

何林華沒有理會秦天龍的話,扭頭一看身後,大聲地叫道:“小燕兒娜娜你們兩個快點兒過來還有,小燕兒,讓朱雀出來,快點帶我們向前飛”朱雀的速度,比起巨型龜來,可是要快上不少了不過,朱雀速度雖然夠快的,但是體型偏小,容不下這兩千多人。要不然,何林華說不準就要讓所有人都乘坐朱雀了。

“啊?”北宮燕推倒了手裏麵的麻將,奇怪地問道,“怎麽了?老公?”

何林華說道:“通天之路上的靈力運轉方向似乎變了咱們幾個趕緊抓緊機會,坐著朱雀快點離開,爭取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還有,小夏、柔兒你們兩個也一起”何林華說完,雙目又在眾人的臉上掃了一遍,在看到卦王、張好好的時候猶豫了一下,還是斷絕了帶他們兩個離開的意思——他娘的,這兩個家夥,最擅長的就是坑爹而且卦王還是一個倒黴蛋,萬一他們兩個要是搞出什麽驚人之舉來,最後一個都到不了,那何林華可就要鬱悶了——

話說,何林華現在心裏麵其實還在挺懷疑的。為什麽別人在通天之路上的時候,運氣就那麽好,直接就能幾秒鍾到達塔頂,而他們現在卻悲催的一個月都走了一半?莫非……這同號稱“天運黴星”的超級倒黴鬼卦王也有一定的關係?話說,如果不是上天有好生之德的話,何林華還真想把卦王給哢嚓掉,看看是不是完全是因為這家夥的緣故……

“能離開了?”北宮燕一聽,也是興奮不已,立刻放出了朱雀,拉著琦爾燕娜上了朱雀的背上,飛到了何林華身側。

其他人見何林華等人要先乘坐朱雀離開,一個個自然是羨慕不已,不過卻沒人說要一同離開的。當然,也有某個不知死活的家夥,名為張好好的可能想要開口,但卻被卦王、葛東文、萬俟宇一起拖著,不讓這家夥開口,免得連累他人……

何林華、秦天龍、柔兒、小夏等人都上了朱雀背上後,通天之路上也果然如同何林華預料的一般,靈力運轉的速度,成為了向前,而巨型龜的速度,一下子漲了n多,向前爆衝了出去,

朱雀也在何林華一聲令下,立刻向前飛出。朱雀的速度,比起巨型龜要快上不少,眨眼間已經拉出了足足有十千米遠這速度,快的讓何林華都難以想象何林華在觀察了一下後,欣喜地笑道:“靈力向前轉動的加速度大概相當於巨型龜全力加速的1.5倍再加上朱雀本身的速度,隻需要半個小時就能夠到達塔頂了但願,這一陣的靈力轉動持續時間能達到半個小時。要不然,我們還得費不小的工夫……”

北宮燕說道:“半個小時?不會像是上次一樣,正好快到塔頂,然後又變回去,再給拖到地麵上吧?”

“呸呸呸臭嘴”何林華一翻白眼,說道,“你就不知道說點兒好聽的?”

北宮燕說道:“什麽說好聽的?人家不過就是實話實說嘛上次咱們遇到的情況,可不就是這樣?明明都已經要到了塔頂了,又給拖回去當時可真是要把我給鬱悶死了”

秦天龍笑道:“北宮小姐別擔心了上次之所以沒能抵達,是因為在巨型龜龜背上的緣故。這次咱們乘坐的是朱雀,速度肯定要比原先快上不少。這一次,咱們一定能抵達塔頂”

北宮燕聽了,高興地說道:“對對對這倒也是林華哥哥,你還真是夠笨的你乘坐什麽坐騎不好,偏偏坐的一隻烏龜你不知道烏龜速度太慢啊這次咱們坐著小鳥鳥,肯定能夠安全抵達小鳥鳥,加速加速再加速”

朱雀一聲長鳴,然後斷斷續續地說道:“還加速啊?我現在已經是全力了再快的話,隻怕都要影響修為了……”

“沒事你盡管加速就是,不會影響修為的”北宮燕給朱雀大包票,“要是你真的因為這個受了傷,我讓林華哥哥給你火靈力療傷。”

“……”何林華在一旁翻白眼——你讓別人幹活兒,還拿我的東西?這小燕兒……

一行人扯淡之中,不知不覺中,已經過了小半個小時。朱雀的速度確實要比巨型龜快上n多。現在朱雀已經能夠隱隱約約地看到塔頂了,而巨型龜卻還落在遠遠地身後,都不知道有多遠了眼看著距離越來越近,甚至於都已經看到了從空中向下望的春,而何林華等人心中都不由得有些擔心,生怕忽然之間再來上一個巨變,靈力運轉方向一變,再給扯回去

不過,這次何林華他們的運氣明顯沒有那麽差朱雀快速地低空飛行中,猛然間衝出了這一條漫長的通天之路。緊接著,眾人隻覺得周圍的重力場再度發生了變化,措不及防之下,險些沒有摔倒。

朱雀調整的速度可謂是快的驚人,短短的時間之內,朱雀已經完全適應,落在了地上,說道:“好了到了總算衝出來了。”

“呼……”何林華鬆了一口氣,感應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笑道,“哈哈,在這通天之路上呆了一個多月,現在到了塔頂,連身體都覺得輕鬆了不少……嗯……是引力關係?”

秦天龍笑道:“不錯,就是引力關係一下子從十萬倍引力的地方,到了正常引力的地方,出現這種感覺很正常。”

“哈哈出來了真的出來了”北宮燕下了朱雀背,興奮地叫嚷了兩聲。琦爾燕娜也是臉上帶著微笑,淡淡地掃了眼周圍。

春帶著蟻後、小精靈忽然飛到了何林華身前,然後恭恭敬敬地一行禮,說道:“奴婢見過公子,見過兩位夫人,見過秦公子。”

“嗯,不必多禮”何林華點了點頭,然後忽然扭頭看了看四周,笑道,“這地方,倒是與上一次的塔頂差不多嘛”

第四層的寶塔塔頂,與現在的這個塔頂相差不大。隻不過,這個塔頂比起第四層的塔頂,似乎要稍微大了一些。而在塔頂的一處位置,那道通向下一層的傳送門立在那裏。

“公子,奴婢等已經把周圍查看過一遍,絕對沒有任何危險。”春恭恭敬敬地說道。這塔頂算不上多大,如果要是真的有危險的話,一眼就能看見,這所謂的探查什麽的,其實就是多餘的。

何林華說道:“嗯,知道了。對了,春,你立刻去看著塔下,等著巨型龜他們到來還有,隨時隨刻都要做好接應準備”

“是,公子。”春點了點頭,而何林華又神識一動之間,將陰魔蠱王、苦林、破侖、姬長發、何大、何二他們等等都給召喚了出來,讓他們一同準備接應。

巨型龜的速度,比起朱雀來,確實是要慢了不少。過了五六分鍾,春、小夏、破侖等人才隱隱約約地看到了巨型龜的影子。而春則又適時地向何林華匯報道:“公子,已經看見巨型龜,估計半分鍾後到達”

“嗯,做好準備,讓巨型龜飛上來的時候小心一些”何林華隨口命令——畢竟,巨型龜的體格實在是太大了,而且背上還有兩千多人這大家夥要是一下子蹦上來的話,動靜兒可是不小啊一個不小心,說不定連自己都要被砸中了……。.。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