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絕望之塔外的危機,坑爹的獨立空間(萬字大章)

當然,在宇宙之中,也不是所有的渡劫期修士都必須得參加獸巢的駐守。wWW,QUanbEn-xIAoShUo,cOM這其中,有著一批人手,並不受到這種限製。這些人,就是剛剛突破到渡劫期的修士合體期到渡劫期,是一個巨大的跨越,一旦跨越過去,實力將會呈幾何倍的提升,尤其是能夠同時控製所有分身進行攻擊,這一實力,更是強橫無比

當然,同時控製數個分身,這種能力,在合體期頂峰的時候也可能會使用,但是大多數修士,都是在突破到渡劫期之後,才能施展的。合體期修士突破到了渡劫期,一般來說,都會請求閉關,融合一下實力。等到所有的力量能夠全部發揮出來之後,才會出關。在這種時候,這些渡劫期修士,並不在那個必須參戰的限製之內。

所以說,在現在這個大乘期修士全部駐守獸巢,渡劫期修士大部分駐守獸巢的時候,像是這種剛剛突破到渡劫期的修士,就是整個宇宙之中最為強大的存在了在這種時候,調用一股這樣的力量去壓製一個小小的玄天宗,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必勝無疑了

秦天雄傲然一笑,然後說道:“現在已經聯係到的,一共有三人這三人中,一位擁有兩個分身,另外兩個則擁有三具分身,手中擁有數件上品異寶,實力還算不錯。他們三個都已經答允,將各自的分身全部派出,幫助吾等哼其他人等,就算是想要獨吞,那又能如何?隻要有這三人相助,我們亂中取勝,也是輕而易舉”

秦天雄的一眾手下一同稱“善”,然後恭恭敬敬地說道:“恭喜公子賀喜公子”

一人又上前道:“天雄公子隻要這次將整個虛擬實境掌控在了手裏,然後獻給老祖宗,老祖宗欣慰之下,肯定會對天雄公子另眼相看,到時候,整個秦家,就是天雄公子的天下了”

旁邊一人又笑道:“哈哈哈哪裏用得著這麽麻煩?現在的天雄公子,已經掌控了秦家了……”

一群人圍著秦天雄狂拍馬屁,把秦天雄拍的是笑逐顏開,樂嗬嗬的。眾人喧鬧了一會兒後,秦天雄才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好了都不要吵鬧了你們下去,且先準備準備,半月之後,定要剿滅玄天宗,將虛擬實境給奪過來”

“是,天雄公子。”所有人盡皆應諾。

……

青龍星域,北宮家族。

巨大的星海之中,北宮問情的獨院之內,北宮問情慵懶地靠在椅背子上麵,手中拿著一塊兒玉簡,微微掃動。

渡劫期頂峰的修為,想要神識接收一塊兒小小的玉簡之內的信息,可謂是輕而易舉,不過瞬息之間罷了。但是現在,不知不覺中,北宮問情手中拿著那塊兒玉簡,已經足足有半個多小時了。

房間之內,北宮阿四恭恭敬敬地站在旁側,眼角低垂,耳翼時不時地揚動了兩下。

北宮問情忽然道:“阿四,秦家的秦天雄,藍蝶城的血刀,白虎星域的眾多大家族,還有劍逍遙的弟子,都已經參與其中。這一股合力,以玄天宗的底子,隻怕是根本擋不住了……阿四,依你看來,我們北宮家,該如何是好?”

北宮阿四不敢開口,喉頭咽動了一下,才抬頭看了眼北宮問情,忽然間扯了一句十分意外的話:“主子,公子上個月剛剛滿月,現在應該賜名了。”

北宮問情皺了皺眉頭,才又笑道:“是啊我的兒子也已經出生,現在是應該賜名了——嗯……罷了罷了這次我北宮家族也糊塗一回……阿四,你去把家族之內的那些剛剛突破渡劫初期的修士都給叫來,讓他們去玄天宗幫一下忙吧……”

北宮阿四剛才那一句看似隨意的提醒,其實在不經意間,已經把北宮燕和何林華給提了出來。北宮問情聽了兒子,自然就會想到自己的女兒,然後又會想到自己的寶貝女婿——他之所以能有現在這個女兒,還是因為他的寶貝女婿給了他一顆懷孕丹呢好吧,雖然這顆懷孕丹在何林華看來,效果是非常他喵的扯淡……,

雖然說,在北宮問情看來,何林華、北宮燕進了絕望之塔,已經徹底完蛋了。但是現在想到自己這個兒子,北宮問情也不好把事情做的太過絕情。萬一要是日後兒子長大了,問起這其中的事情,知道北宮問情居然這般無情,那可如何是好?而且,何林華嚴格上來說,對北宮家族,還是有著不少的大恩大德的別的且不說,北宮家族近期之內突破到渡劫期的修士,全部是借用了何林華提供的靈石之後,才達成這種功效的。試問,如此大恩,如果要是不報,那還算什麽?就算是北宮問情對虛擬實境也是十分的眼紅,恨不得搶過來自己要了。但是現在欠了人情,而且還有自家老祖宗的阻攔,他自然也就不好伸手了……

“是,主子。”北宮阿四點了點頭。

北宮問情歎息一聲,又忽然問道:“對了,小燕兒同那何林華的本命命牌,現在碎掉了沒有?”

北宮阿四立刻說道:“回主子的話,還沒有。”

“還沒有啊……”北宮問情眯了眯眼,說道,“轉眼間,都已經小半年過去了,他們兩個已經在絕望之塔內呆了這麽久,實屬不易啊”

北宮阿四寬慰道:“主子,小姐與何公子福緣深厚,這次說不定他們二人能夠安然逃出絕望之塔也說不定……”

“安然逃出絕望之塔?這可能是有,不過太低了一些……”北宮問情輕笑一聲,不屑地說道,“何林華這小子當初要闖絕望之塔,我原本以為隻是說說,沒想到居然還真的敢進去兩萬年來,生還者百萬不存一,這麽低的概率,他還敢去拚一下……”

北宮阿四說道:“何公子身有冰蜂蠱蟲,而且還有諸多保命手段,應該能夠生還。”

“哎……不說這些了不說這些了你派人看著,他們兩個的命牌若是碎了,你立刻來告訴我……”北宮問情命令道,然後閉上了眼睛。

“是,主子。”北宮阿四點了點頭,見北宮問情閉上了眼睛,顯然沒有再談下去的心思,才緩緩後退,出了書房。

等到北宮阿四離開之後,北宮問情才猛然間睜開了眼睛,冷聲道:“暗衛,玄天宗內的情況,可是已經全部查探清楚?”

北宮問情身後,一道人影逐漸地化為實力,恭恭敬敬地跪倒在地上,說道:“回主子的話,玄天宗內的情況,已經全部查探清楚。現玄天宗內有合體期修士一百九十八人,渡劫期修士一人,其他修士數量不等,不會對戰局有任何影響諸多其他勢力,對玄天宗並不太重視,探查不是很清楚。他們這次貿然出手,很有可能會載個大跟頭……”

“會栽跟頭?這可不一定……”北宮問情冷笑一聲,“隻要有幾位渡劫期修士一出手,合體期之下修士數量再多,也不過土雞瓦狗而已哼暗衛,我對你們的要求很簡單在他們開始爭鬥之後,你立刻帶人潛入進去,將其中最為核心的部分給我搶出來其他的……全部給我破壞掉人……全部給我殺掉”說到最後,北宮問情的臉上,甚至於還閃過了一絲猙獰之色,極度可怖。

“是,主子。”那人應了一聲,才又猶豫道,“阿福長老也在玄天宗上,總理玄天宗的所有事務。”

“阿福?他是老祖宗的人,可不是我的人……”北宮問情小聲嘀咕著,“如果他要是不識趣……那就……殺”

“是,主子。”那人又應了一聲,見北宮問情沒有什麽想要吩咐的話語,身形又化為了影子,消失不見了。

北宮問情依舊慵懶的躺靠在椅背子上,淡淡地說道:“虛擬實境啊能夠構建一個超級大勢力的強橫力量啊能夠催生出一位大乘期修士的究極利益啊這種寶貴的東西,又怎麽能落在他人手中?這……是我的我應該是一位大乘期修士,屹立於整個宇宙的最頂端……”

“……你何林華何德何能,居然想占據這種寶貴之物?妄想”,

……

其實,存著同北宮問情一樣心思的人,還是有很多的。

玄天宗之上,虛擬實境的利益十分驚人,幾乎所有人都無法抵擋每個大家族、大宗門在派出了明麵上的力量後,還盡皆調動了家族、宗門之內隱藏的暗衛,前去爭奪這些暗衛的實力,普遍都在渡劫期之上雖然宇宙之中規定,所有的渡劫期修士都必須駐守獸巢,凡是違令者都會被處罰——但這處罰,都是那些被發現了的人啊如果要是能保證不被發現,其他人又有什麽法子?

每一股勢力,都派出了力量前去爭奪,別說那些與玄天宗之間沒有什麽關係的家族、宗門,哪怕是那些同玄天宗關係密切的人,也都眼紅了。秦家,就在秦天雄謀劃的時候,秦天龍的父親,秦家家主也吩咐下去,讓家族之內的暗衛伺機而動;卜算門,沒有算無策支撐,門派之內的天賦弟子也算不出何林華的底細和死活,最終召喚來了下屬的實力宗門,讓他們放手爭奪;妖域,狐尊、胡雨菲雙雙閉關,妖族內部的一些門閥勢力也開始把目光瞄向了玄天宗,隨時準備動手……

與玄天宗有舊的勢力裏麵,也隻有寒冰宮還是一切如故……

玄天宗,阿福從何父何母的獨院裏麵走了出來,臉色陰冷。雖然玄天宗內外,現在一點兒情況都沒有,但是阿福已經感覺到,危機正在漸漸來臨——近期之內,阿福向著北宮家族等聯盟勢力索求交換消息的時候,得到的回應越來越少,消息也越來越差。雖然說,玄天宗正在靠著虛擬實境的虛擬力量,組成一個新的信息偵查機構。不過,虛擬實境建立的時間畢竟還是太短,能夠偵查到的消息十分有限。其他家族、勢力一旦切斷了消息來源,玄天宗就會陷入懵懂黑暗之中了……

“不知小姐、何公子現在怎麽樣了……”北宮阿福歎息一聲——北宮家族的異常動靜,讓他心裏麵很是憤怒,也很是疑惑。

從北宮燕出生之後,他就一直是北宮燕的貼身保鏢,這已經有五十個年頭了。五十多個年頭,他看著北宮燕從小長大,早就已經把北宮燕當成了自己的親女兒、親孫女來看待。而玄天宗這偌大的產業,已經被他看成了北宮燕的東西。現在種種跡象都已經表明,有人眼紅了,而且還是有一大堆人眼紅了,想要奪取北宮燕的東西,他如何能不生氣?如何能不憤怒?

而這其中,最讓他憤怒的,就是北宮家族的表現。

在這種情況之下,北宮家族不僅僅沒有進一步給玄天宗提供支援,反倒是有著參與進來,分一杯羹的意思這就是北宮家族的意見嗎?難道北宮燕就不是北宮家族的人嗎?北宮家族,能夠掌控大方向的,隻有兩個人,一個是北宮無敵,一個是北宮問情這兩個人,一個對北宮燕疼愛非常,一個更是北宮燕的親身父親……

阿福不知道是誰下達了這種荒唐的指令。不過,現在他覺得,是應該回家族裏麵看看了——至少,他也要知道,到底是誰這麽不要臉皮

“吩咐下去,明日將老爺、老夫人送去寒冰宮暫避,我要出去一趟,有些閑事處理。如果有什麽事情,讓貝琳娜來處理。”

“是,阿福長老。”一名弟子應聲,匆匆地後退離開了。

……

絕望之塔,第七層之內。

一處隱藏的角落,平德麟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從打坐中清醒過來。

“禦神術的控製,總算是被我掙脫開了可惜,沒能方向控製,把那陰魔蠱王給控製住如果要是能控製住他,再以此反噬的話……”平德麟雙目之中,光彩連連,幾度閃爍。顯然,這家夥在yy著某些能夠讓他很爽的事情……

“啾啾……”

浮空之中,幾聲怪物、靈獸的叫聲,將平德麟吵醒。

平德麟連忙收縮起了自己身周的靈力,小心翼翼地看向空中——恐怖恐怖簡直太過恐怖了進入了絕望之塔第七層,他才真正地認識到,這絕望之塔有多麽的恐怖空中,連個打醬油路過的怪物,都是合體期;時不時地就會有渡劫期的怪物、靈獸從空中飛過,甚至於偶爾還會有大乘期的怪物、靈獸從什麽地方發出一些靈力威壓……在這種恐怖的威壓之下,平德麟可謂是舉步維艱,

“合體初期的修為,就算是我控製著冰蜂蠱蟲,頂天了也就勉強能夠壓製住渡劫初期的怪物、靈獸,一個不小心,就會殞命……那何林華,還真是個瘋子明明活的好好的,非得要進入這種死地之中若是讓老子選,打死了也不會來這裏送死……”平德麟隱藏著氣息,抬頭看向空中。

空中,不遠處,有著一處怪異的靈力團。那道靈力團進入之後,能夠隱隱約約地感受到外界力量的召喚。平德麟猜測,那團靈力團外,應該就是通向外界的通道。不過,這種通道通過的危險度,應該算是極高了,平德麟不想冒險,隻想尋找到一處能夠安然逃出去的法子。

“咦?這是什麽?一道金色的大門?”等到空中的怪物們飛了過去,平德麟才放鬆了一些,扭頭看向了身側的金色大門——這金色大門,似乎有著別樣的吸引力,在引導著他進去。

“進來……進來……進來……”

身前的那道金色大門,仿佛會說話似的,不斷地催促著。平德麟緩緩地向前,眼看著就要進入這金色大門之內……

忽然之間,平德麟的身後響起了兩隻靈獸鳴叫的聲音。平德麟心頭一驚,那種糊裏糊塗的感覺立刻消失,扭頭看向身後。隨後,平德麟便看到,一隻渡劫初期的三臂猿人怪物和兩隻巨象靈獸在爭鬥著。

“不好這若是一個不小心給卷進去,那可就完蛋了……”平德麟連忙躲向了旁側。

等他跑出一段距離之後,再扭頭看向身後,又發現了讓人驚恐的一幕——隻見他原先所在的位置,那道金色的大門居然一點點的變幻著,成了一個巨大的嘴巴。而那個嘴巴的主人,卻是一隻恐怖的怪物。從那隻怪物的狀況可以看出,它應該是在沉睡,其呼吸中噴出來的煙霧,將周圍的空間掩蓋的朦朦朧朧,仿佛形成了另外一個空間似的——

顯然,這隻恐怖的怪物呼吸出的空氣,似乎有著奇特的功能,能把周圍的一切都給擬化掉

“啾啾……”

“吼吼……”

怪物、靈獸之間的爭鬥依然再繼續著。當他們到了那隻巨大怪物旁側的時候,忽然之間全部停住了動作,然後一個接著一個,莫名其妙地跳進了那隻巨大怪物的嘴巴裏麵。

那隻巨大怪物依舊還在睡眠之中,隻是不經意地喉頭蠕動了兩下,便將那隻三臂猿人怪物和兩隻巨象靈獸給吞進了肚子裏麵。

“咕咚……”

平德麟艱難地吞咽了一口唾沫——恐怖恐怖簡直太恐怖了那隻大怪物,到底是個什麽玩意兒啊睡覺的工夫,都能給滅掉三隻渡劫期的怪物和靈獸。就自己剛才,如果不是被爭鬥給吵醒了,估計現在也已經掛掉了吧?不少字

“離開必須得立刻離開……咦?這裏是……”平德麟向後退了幾步,扭頭再看,卻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居然進了一個奇特的空間之內。

這個奇特的空間之內,一隻怪物都沒有,而在周圍的空中,則是一連串的大門,上麵分別寫著第一層、第二層一直到第九層,然後是……出口是的,就是出口

“天呐這裏……難道這裏是……”平德麟掃視了一眼那些大門,心頭激蕩。

第七層、第八層、第九層,還有出口,居然都在這裏第七層,自己在第七層的時候,就已經是合體期了,那要是能夠進入第九層,豈不是直接成了大乘期?當然,平德麟自己心中也清楚,這個所謂的大乘期,也隻是想想而已。沒有通過試煉,而是直接傳送的話,根本不可能突破更高的修為

“如果……如果我要是能夠一路闖到第九層,那我一出去,就可以屹立於整個宇宙的最頂端……”

平德麟雙目之中,精光閃爍,但是在掙紮了一會兒後,還是歎息一聲:“這闖入下一層,又豈是那麽容易的事情?若是真的有這麽容易,那整個絕望之塔的生還率,就不會這麽低了我實力不濟,貿然闖入,隻是死路一條現在就逃出絕望之塔,憑借現在之實力,稱雄一方,才是正理不過,我平德麟的這個名號,卻也不能再用了……”,

平德麟想著,緩步向著出口而去。

身形跨入出口的大門,伴隨著波光一閃。平德麟消失,而這個奇特的空間,也在靈力激蕩之下,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似的。

第七層之內,怪物繁多,依舊有怪物在遊蕩,有靈獸在激鬥。

……

絕望之塔,第六層之內。

一處空地之內,一隻狐形靈獸正在悠閑的遊串著。附近除了這隻狐形靈獸之外,再也沒有別的什麽怪物、靈獸、傀儡了。與其他各處的危機相比,這裏還真是一處安全到了極致的美妙之地。

忽然之間,四周的草叢似乎微微彈動了一下。那隻狐形靈獸本能地感覺到不妙,連忙警惕地抬起了頭,看向了四周——四周,依舊平淡,似乎並沒有什麽怪異之處。

那隻狐形靈獸一下子放鬆下來,就在這一刻,忽然之間,四周的空間中猛然間衝出了上百隻靈獸。這些靈獸出現之後,便合力圍住了那隻狐形靈獸。狐形靈獸想要逃走,不過四周的空間還有空中,都已經被人給封堵住了,在這種圍擊之下,他想逃也逃不走了。

“嗚嗚……嗚嗚……”那隻狐形靈獸向著周圍的眾多靈獸齜牙咧嘴地嘶吼著,不斷地威脅著。周圍的那些靈獸根本不在意,隻是圍著它,並沒有什麽多餘的動作。

“刷刷刷……”

突然間,靈獸群似乎起了**,從後向前,那些靈獸逐漸散開,一個人緩緩地走到了狐形靈獸的身前,高傲地抬起頭顱,冷然道:“臣服或者……死”

“吼吼吼……”

周圍的靈獸等到那人話音落下,立刻開始大聲地嚎叫起來,陣陣恐怖的氣息與威壓,壓在了這隻可憐的狐形靈獸的身上。

可憐的狐形靈獸,它隻不過是一隻分神初期的靈獸罷了,在絕望之塔的第六層,算得上是食物鏈的最低級,哪裏受得了這麽恐怖的威壓?被這麽多的靈獸一恐嚇,那隻狐形靈獸很快地投降認輸,四肢臥下,低下了頭顱,表示臣服。

那人看到狐形靈獸的這副模樣,猛然間爆發出了“哈哈哈”的大笑聲:“靈獸靈獸絕望之塔內,果然不愧是搜集靈獸的好地方短短的時間內,居然已經搜集了上千隻分神期的靈獸哈哈哈哈……何林華秦天龍你們等著吧下次相見之日,就是你們的死期”

這人,卻正是靈獸宗遺留下來的一個餘孽,朱定風

經過了通天之路,進入了第六層,朱定風已經在境界之光內將軀體完全修複完整了。而且,進入了第六層之後,他就開始帶著靈獸,在絕望之塔內馴服靈獸。靈獸宗的功法,全在禦獸之上,憑借著靈獸宗的特殊功法,朱定風愣是在短短的一個多月時間內,收服了多達上千隻的靈獸

不過,這上千隻的靈獸數額,卻已經是極限了。

神識一動,朱定風手中指訣掐動,很快就同已經喪失了鬥誌的狐形靈獸簽訂下了契約。忽然之間,遠處隱隱約約地出現了一隻怪物,朱定風眯了眯眼,下令道:“走”

一聲令下,原地的上百隻靈獸立刻向前衝去,而後,從周圍,四麵八方,又湧出了更多的靈獸,跟隨著朱定風飛速撤離。這裏靈獸裏麵,實力有高有低,形狀各異,但其中最差的,卻也有分神初期

“何林華秦天龍不要讓我遇見你們要不然……哈哈哈哈……”

笑聲中,朱定風漸行漸遠,不見了蹤影。

……

“滴滴……係統提示,超級物品商店衍化成功,消耗空間種子碎片1,形成不完全獨立空間1……滴滴……係統提示,不完全獨立空間為不完全體,其功能受到法則限製,不可完全發揮……滴滴……係統提示,完善不完全獨立空間,需消耗空間種子碎片50,現消耗空間種子碎片0,請宿主全力搜集……滴滴……係統提示,該空間未完全衍化完成前,不可衍化其他建築物……”,

何林華正在打坐之中,忽然之間,一連串的係統提示音響了起來。何林華連忙退出了打坐,然後查看了一下係統提示的聲音——

這一看之下,何林華極度無語——他喵的這有木有搞錯?力量不能全部發揮,修複需要50個空間種子碎片,這玩意兒要是不把它給完善了,還幹不得別的?這他喵的……這不是一般的坑爹啊有木有有木有

何林華歎息一聲——不過,不管怎麽說,自己現在好歹算是有了一個空間了,雖然說是稍微挫了一點兒……

神識一動,何林華進入了煉魂神殿之內,然後到達了超級物品商店所在的位置。到了超級物品商店,何林華一看,卻還是緊緊隻看到了一個超級物品商店,根本就沒有看到所謂的空間。何林華鬱悶了,難道這不完全的獨立空間,根本就看不到也不能使用不成?心中冒出了這個念頭,何林華不由得非常擔心,連忙問道:“煉魂神殿,那個獨立空間在什麽地方?怎麽現在還是超級物品商店呢?”

“滴滴……係統提示,超級物品商店消失1空間種子碎片後衍化而成的為不完全獨立空間,並非獨立空間,請宿主注意……”

滴滴……滴滴你妹啊滴滴

在沒事兒的時候,要是能聽到這滴滴的聲音,還真能消遣一下寂寞。但是現在著急的時候,聽著這滴滴,何林華真想直接把煉魂神殿給拆了算了。你有什麽說什麽就得了,偏偏在開頭的時候還加上“滴滴”兩字兒……

何林華一翻白眼,說道:“好好好不完全的獨立空間那現在這不完全的獨立空間在什麽地方?我怎麽看不到呢?”

“滴滴……係統提示,超級物品商店選項為衍化項,則衍化不完全獨立空間……”

超級物品商店的選項?

何林華似乎想到了什麽,連忙點開了超級物品商店的操作欄,果然,在原先單調的刷新上,似乎出現了一個新的衍化按鈕。何林華立刻選擇了衍化,緊接著,又彈出了一條提示音。

“滴滴……係統提示,開啟不完全獨立空間需要消耗各屬性靈力一億點,功德五千萬,業力五千萬;不完全獨立空間開啟後,進入衍化發展狀態,每分鍾消耗各屬性靈力一千萬,功德一百萬,業力一百萬。”

“我擦……擦你妹啊”聽著這係統提示音,何林華直接無語了——這有木有搞錯啊開啟一下這不完全獨立空間需要消耗靈力、功德、業力什麽的,何林華也就認了,不過你丫的開啟以後,每分鍾還消耗那麽多?丫丫個呸的要是按這速度消耗下去,那算下來,何林華現在儲存的所有靈力,也不過就是能支撐這不完全空間開啟半天時間

半天時間,把何林華所有的家底兒全都給耗光?何林華現在要是還能淡定的了,那才有鬼了

“滴滴……係統提示,是否開啟?”

“不……哎……算了,還是開啟一下看看吧。開啟”何林華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了開啟項——不管這狗屁的浪費多少,至少得先看看這獨立空間到底是個什麽玩意兒,都有什麽功能和作用吧?不少字現在知道了獨立空間的功能和作用,至少以後能夠用的出來啊……

“滴滴……係統提示,不完全獨立空間開啟……滴滴……係統提示,請宿主穿越眼前光幕,即可進入不完全獨立空間之內……”

“刷”的一聲,何林華還正在奇怪呢,眼前就出現了一道乳白色的光幕。

何林華心知這光幕對自己沒有任何危險,神識一動,直接就穿入了其中。

隨後,出現在何林華眼前的一幕,讓何林華徹底呆住了——入目的,是一片恐怖的星河這片星河之內,密密麻麻的怕是至少有著超過百萬顆星球。而這些星球之外,則是一片虛空。進入了這片星河後,何林華隻覺得自己似乎直接與這片星河融為一體,自己的神識一動之下,就能控製著這一片星河之內的任何變動。,

“好厲害好舒服這種感覺……就好像我就是這一片空間一樣……”

何林華閉著眼睛,感受著這種誘人的舒爽感。片刻之後,何林華猛然間睜開了眼睛,神識一動之下,已經出現在了其中一顆星球之上。然後,何林華神識又是一動、一動、一動,不斷地在附近的星球之上跳躍著——

瞬移這是真正的瞬移在這一片空間之內,何林華隻要神念所致,能夠隨意地出現在任何一處地方,絕對沒有任何限製這可不是那種在告訴運動之下形成的假瞬移,而是真正的瞬移

眨眼間的工夫,何林華已經在上千顆星球之上穿梭而過。何林華看著星河周圍的虛空,神識一動,就想傳送過去……

“滴滴……係統提示,由於該獨立空間為不完全狀態,周圍虛空為未知領域,宿主一旦進入其中,死亡率百分之百,請問是否確認?”

“我擦……”何林華一翻白眼,嚇得一身冷汗——確認?確認個屁啊確認進入未知領域,死亡率百分之百,老子傻了專門跑這裏麵送死去啊

何林華心有餘悸地又傳送了回去,然後又是一聲係統提示音:

“滴滴……係統提示,一分鍾已經過去,空間消耗各屬性靈力一千萬,功德一百萬,業力一百萬……”

“我擦啊啊啊啊……”何林華鬱悶中,這不知不覺中,已經一分鍾過去了。各屬性靈力一千萬,算下來總共消耗了七千萬的靈力——就這消耗速度……簡直就是坑爹啊有木有有木有

何林華極度無語,但還是無奈地神識中下令,問道:“這獨立空間現在有什麽功能,立刻顯現出來。”

何林華話音一落,隻見虛空之中就已經出現了一個光幕。光幕之上,一共有著六項功能,全部標注為不完全狀態,分別為空間開啟,空間關閉,借用空間之力,指定暫時宿主,空間衍化還有空間生物體接受等等。這其中,空間開啟、空間關閉兩項,一看就明白,而其他的,就有些看不太懂了。

何林華掃了眼剩下的四個功能,直接問道:“煉魂神殿,借用空間之力是指什麽意思?”

“滴滴……係統提示,所謂借用空間之力,是指宿主在開啟該空間時,能夠借用該空間之內之力量用於戰鬥等。由於為不完全開啟狀態,現僅能調用現有空間合力之百分之一……”

“哦……”何林華點了點頭,明白了——這功能,想來就是穆慈雲所說的,掌握空間之力吧?不少字

指定暫時宿主?何林華在看到這一選項後,又忽然想到,穆慈雲曾經懇求自己允許她能夠調用其中某一個空間的力量,難道這就是指定宿主?何林華想到這裏,立刻詢問道:“那這指定暫時宿主,是不是就是能夠讓其他人也具有調動這個空間力量的意思?”

“滴滴……係統提示,宿主解釋不完整。指定暫時宿主,是由宿主認定,能夠在指定時間之內,讓其他生物體暫時擁有該指定空間的某些權限。宿主現擁有不完全獨立空間1,該功能未全部開啟,指定宿主可擁有權限數額1,指定暫時宿主數量3人。”

“呃……”何林華眯了眯眼睛——這麽說來,這一條,實際上就是穆慈雲想的那樣了。既然能夠暫時指定三個人,那給穆慈雲一個名額,倒也不是不可以……

何林華又看了看剩下的兩個,又問道:“這空間衍化又是什麽意思?”

“滴滴……係統提示,所謂空間衍化,是指在空間開啟作用之下,空間的時間、空間按照宿主所想,進行不斷擴展,擴大,該功能需大量能量,請宿主慎重選擇——注:該功能在空間開啟後自動運轉,請宿主注意……滴滴……係統提示,空間衍化開啟兩分鍾,空間消耗各屬性靈力兩千萬,功德兩百萬,業力兩百萬。”

慎重選擇?還慎重選擇個屁啊還他喵的注意?注意你妹啊你直接說老子一開啟,就會這樣不就得了?還他喵的扯淡這麽多……

何林華算是明白,這些狗屁功能,就現階段來說,對何林華的效果那就是坑爹啊坑爹

“最後一個,空間生物體接受又是什麽意思?”何林華問道。

“滴滴……係統提示,所謂空間生物體接受,是指宿主能夠憑借己方意願,邀請任何等級生物體,或者強製實力不高於自身的生物體進駐該空間之內。所有生物體進入該空間後,實力不高於宿主者無法違抗宿主命令;實力高於宿主者可違抗宿主命令……滴滴……係統提示,每送入或釋放一個生物體,需要消耗各屬性靈力二百萬,功德二十萬,業力二十萬……”

“轟轟轟轟轟……”

何林華隻覺得天雷陣陣啊——他喵的這空間是掉到靈力堆裏麵了?怎麽幹什麽都要靈力啊靈力啊啊啊

第六百零七章絕望之塔外的危機,坑爹的獨立空間(萬字大章)。

第六百零七章絕望之塔外的危機,坑爹的獨立空間(萬字大章)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