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鬼修仙》第六百一十二章不斷變強的擂台之戰(萬字大章)

第六百一十二章不斷變強的擂台之戰(萬字大章)

何林華點點頭,又凝神查看了一下,四周,然後才跨步進入了那道巨大的光幕之內。wWW!QuanBen-XiaoShuo!CoM一進光幕之後,何林華心神一緊,隻覺得神識似乎在一瞬間被分割了出來似的。同時,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立在了一個巨大的擂台之上。

浮空之中,何林華的頭頂,那道巨大的光幕之上,依舊是那些根本無人識得的字體,當時意思卻是非常之明確。

“擂台戰一:挑戰分神初期土係靈虎,請將靈虎擊殺擊殺剩餘時間,三分鍾。三分鍾後尚未成功擊殺,視為挑戰失敗挑戰開始倒計時,10、9、8……”

“三分鍾?一隻分神初期的土係靈虎?這簡直就是輕而易舉啊”何林華隨意地一看,心神大定——好在,這挑戰的難度,對何林華來說,實在是不算什麽。現在何林華分神期頂峰的修為,甚至於都不用借用其他人的力量,就能輕易地將這隻所謂的靈虎給斬殺掉

十秒鍾一過,擂台之上,何林華的對麵bo光一閃,一隻體型巨大的老虎已經突兀地出現。

這隻老虎出現之後,便將目光投向了何林華。隨後,還沒等何林華反應過來,這隻巨大的老虎已經飛身躍起,大大的身體飛得老高,從天而降,兩隻前爪向前,撲向了何林華了

何林華心神一凜——這隻靈虎看上去氣勢很足,似乎非常之強大,但對現在的何林華來說,這隻靈虎根本不足為懼。何林華微微皺眉,靈力運轉,神識一動,玄yin劍從體內浮出。隨後,何林華伸手向前一點,眯著眼冷聲道:“天én禦劍訣破擊”

“撲”

話音一落,玄yin劍的表麵浮現出了多道白光,這些白光匯聚在劍尖之上,最後一道強橫至極的靈力向前猛然衝出,從那隻靈虎的眉心sè入,然後從身後穿出。

而浮空之中,受到這一擊的靈虎,也猶如被什麽東西給擋住了似的,在空中猛然間停了下來。隨後“砰”地一聲落在了地上,一動不動了。

秒殺非常簡單的秒殺何林華的實力,與這隻靈虎相比,已經形成了絕對的威壓在何林華的麵前,這隻巨大的靈虎根本沒有任何反擊之力,瞬間就被擊倒,喪失了xing命甚至於,何林華的那道破擊直接把靈虎的魂魄給擊散了,在臨死之前,這隻靈虎甚至於連臨死前的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

靈虎落在了地上,與此同時,擂台頂上,那道光幕上的文字又變了。雖然這文字何林華依舊不識得,當時其中的意思卻是一清二楚。

“擂台戰一成功擊殺耗時0.8秒,成績優秀挑戰者實力重新整合中,下一個對手,鐵甲蜈蚣,實力分神初期擊殺剩餘時間,十分鍾;挑戰開始倒計時,10、9、8、7……”

看著頭頂的巨大屏幕,何林華微微皺眉——這是怎麽回事兒?自己挑戰結束之後,居然還會對自己的力量重新進行整合?難道這裏的對手實力還會變化不成?

何林華思索著,十秒鍾轉瞬既過,眼前又是一陣光芒閃動,隨後一隻體長足足有上千米的巨大蜈蚣出現在了何林華的身前。

這隻巨大的蜈蚣同那隻靈虎一樣,剛剛出現之後,便是“嘶嘶”的一陣巨吼,眼睛看向了何林華,口腔不斷地張合著。

何林華看著眼前這巨大的怪物,心頭微微一緊——這隻怪物,給何林華的感覺並不好對付。從這隻鐵甲蜈蚣凶殘的目光中,何林華可以感覺到,這隻蜈蚣肯定殺掉了不知多少同等級的靈獸了甚至於,從這隻靈獸身上的氣勢,何林華覺得,它並不像是一隻靈獸,倒是更像是一隻……凶獸

“嘶嘶……”鐵甲蜈蚣在盯住了何林華後,頭部向上昂起,巨大的身軀猛然間拔的老高,然後突兀地向前砸了過去

“砰”

一聲巨響,鐵甲蜈蚣砸到了何林華先前所處的位置同時,何林華警覺地飛身離開,並沒有任何傷勢。而後,何林華手中劍訣掐動,口中念道:“天én禦劍訣,一點破擊給我破”…,

話音一落,一道凝練到了極致地劍光突兀地出現,向著鐵甲蜈蚣的頭頂衝了過去

“叮……”

何林華正等著這隻鐵甲蜈蚣就這樣被解決掉呢,不過,事情卻並沒有如意。這隻鐵甲蜈蚣似乎感應到了危險似的,在關鍵的時候,居然揚起了左側的身軀,巨大的鉗子擋在了自己的頭部前沿

一聲輕響,劍光巨大的靈力,居然被鐵甲蜈蚣身上猛然間彈起的靈力給彈掉了一半。隨後,剩下的力道不足,居然僅僅隻在那隻鉗子上麵留下了一個小小的坑dong這一幕,可是讓何林華目瞪口呆啊他的天én禦劍訣.破擊到底有多麽的厲害,那是隻有何林華自己清楚啊他這一下子,看似簡單,當時那剛才一擊的力量,已經絲毫不在合體初期以下了這般強大的攻擊力,擊打到了鐵甲蜈蚣的鉗子,居然連鉗子皮都沒有打破?

那豈不是說,這種鐵甲蜈蚣的部分防禦力,已經能同合體期修士相媲美了?

何林華又不由得想到,方才第一局結束之後,似乎那個提示,是對自己的實力進行了整合——整合,整合,這所謂的整合,豈不就是對自己的弱點進行了相應的調整?

何林華想到這裏,臉sè不由得凝重了起來。如果他的這個想法沒有出錯的話,那這擂台戰,可就沒有那麽容易了

“他娘的這宇宙裏麵,怎麽可能會有這麽變態的靈獸?明明隻是分神初期,當時部分防禦力卻已經超過了合體初期,這還要不要人活了?”何林華嘴裏麵嘀咕著,抱怨著,但卻忘了,他的巨型龜防禦力,比起這隻鐵甲蜈蚣還要變態啊

“嘶嘶……”

方才那一下,鐵甲蜈蚣雖然擋了下來,但顯然也不輕鬆。下方的鐵甲蜈蚣那巨大的吼叫聲,聽上去倒是更像是痛苦的嚎叫聲呢

“撲……”

那隻鐵甲蜈蚣兩眼瞪向了空中,忽然之間,巨大的口腔放大,然後一道墨綠sè的**從口中飛出,sè向了何林華。

何林華一看這**,哪裏還不知道,這**根本沒那麽簡單?他可不敢迎接,身形速度催化到了極致,瞬間逃離。同時,他手中掐動著劍訣,冷眼一指正前方鐵甲蜈蚣的巨大身軀,道:“天én禦劍訣破擊”

破擊還是破擊

何林華第一次破擊被擋住,這第二次的破擊,何林華卻是要看看,鐵甲蜈蚣這渾身上下所有的防禦力,是不是都如同他的鉗子一樣的力量如果都這般厲害的話,何林華也隻能使出某些猛招式了。

不過,這鐵甲蜈蚣,畢竟沒有變態到那種地步那一道破擊速度極快,又是瞄準了鐵甲之上,根本無從抵擋。最後,鐵甲蜈蚣身上彈起了一陣靈力抵擋了一下,隨後破擊狠狠地向前,將鐵甲蜈蚣的身上打出了一個大dong

“嘶嘶……”

身上被破了一個dong,鐵甲蜈蚣立刻發出的淒涼的慘叫聲。隨後,這隻鐵甲蜈蚣的嘴巴裏麵,居然源源不斷地向外噴吐著煙霧。轉眼間,那隻鐵甲蜈蚣已經被這股煙霧給籠罩住了。

何林華雖然沒有同那股煙霧接觸,當時現在何林華就是個傻子也知道,這一片煙霧,絕對不是什麽好東西

麵對著裏麵茫茫一片,何林華眯了眯眼,心中思索著——如果這個擂台戰,真的會根據何林華自身的實力來不斷地調整靈獸力量的話,那何林華現在根本不適合暴l太多的力量萬一他每顯l出一絲力量,對手的力量就增強一分的話,那何林華最後很有可能就會麵對上那些不知道到底是什麽玩意兒的變態了……

“不行不能隨便暴l實力。”何林華心中打定了主意。隨後,他神識一動之下,手中劍訣不斷掐動,玄yin劍就立在身前,一道又一道的劍光不斷地從玄yin劍的前段出現,sè向了那團煙霧之中

“天én禦劍訣破擊”

“天én禦劍訣破擊”

……

一招鮮,吃遍天。何林華就是這簡簡單單的一個招式,一下又一下地擊打到了這片煙霧之中。每一招破擊衝了出去,總是會讓裏麵的鐵甲蜈蚣發出一聲淒厲的叫聲。隨著時間不短地推移,裏麵的叫聲越來越弱,最終終於消失不見了。而圍繞在那隻鐵甲蜈蚣身周的那一片濃鬱的煙霧,也慢慢地全然消失不見了…,

等到煙霧全部消失不見後,那隻鐵甲蜈蚣才又顯l在了何林華的身前。

被何林華不斷地用破擊轟擊著,這隻鐵甲蜈蚣就算是兩隻鉗子防禦力極其強大,但其其他部位卻根本防不住啊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鐵甲蜈蚣的身上被擊出了多個血dong,地麵之上滿是綠sè的血液。而那隻鐵甲蜈蚣,則趴在地上,虛弱地喘息著——

力量不斷流失,這隻鐵甲蜈蚣已經根本不足為懼了

何林華飛身落下,屏氣凝神,站在了那隻鐵甲蜈蚣的身前。鐵甲蜈蚣看到何林華後,雙目之中再度爆發出了恐怖的光幕。隨後,何林華感覺到,這隻鐵甲蜈蚣身上的靈力,開始變得狂暴了起來

“不好這隻蜈蚣要自爆?”感受著周圍狂暴的靈力,何林華心頭一緊,伸手一揮,又是一道破擊擊中了鐵甲蜈蚣,擊碎了它的腦部而這隻鐵甲蜈蚣最終,還是沒能完全自爆掉——如果這隻鐵甲蜈蚣自爆的話,雖然並不會對何林華造成多大的傷害,但卻很麻煩啊

“擂台戰二擊殺成功用時一分二十三秒,成績優秀。挑戰者實力整合中,下一個對手,狂暴貓妖,實力分神初期。擊殺剩餘時間,三十分鍾;挑戰倒計時10、9、8、7……”

有了先前鐵甲蜈蚣的教訓,何林華對自己的第三個對手,可是不敢有絲毫的輕視了

第二個對手,就會根據自己的實力進行調整,整治出一個這麽變態的對手來,這第三個對手,指不定會是什麽玩意兒呢何林華趁著這幾秒鍾,匆匆地通過神識同穆慈雲聯係上了,問道:“穆慈雲,狂暴貓妖是什麽靈獸?這狂暴貓妖厲害不厲害,該如何對付?”

穆慈雲的聲音很快從何林華的神識中回應了起來:“什麽?公子您居然遇到了狂暴貓妖?您怎麽會招惹到這怪物?”

“怪物?這是一種怪物?這不是靈獸嗎?”

穆慈雲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恐懼:“這確實是靈獸不過,大多數人寧願遇到大片的怪物群,也不願意遇到這個小家夥”

“小家夥?”

穆慈雲道:“不錯,這就是小家夥這小家夥的體型,僅僅隻有正常人的指甲大小,你說是不是小家夥?雖然體型很小,當時這小家夥卻擁有兩個非常變態的能力一個是刺擊,一個是濃霧濃霧之中,如果境界不能高過它整整一個境界,根本無法發現它一旦進入濃霧之中,這隻貓妖能夠以各種詭異地方式進行攻擊,直到將敵人消滅……公子,您……”

何林華腦中一邊聽著穆慈雲的解說,一邊無語地看著空dàngdàng的四周——十秒的時間早就已經過去了。不過就周圍的情況來看,根本看不到什麽貓妖啊指甲大小的貓妖?這如果要是不仔細看的話,誰能發現的了?

而何林華,在觀察四周的時候,忽然之間發覺,自己的身後,在不知何時,居然出現了一片小小的濃霧……

“不好”

看到這濃霧,在想想穆慈雲先前所說的話,何林華如何還能不知道,自己現在已經陷入了危險之中?何林華眯了眯眼睛,也不管其他的,手中掐動著劍訣,不斷地從煉魂神殿內調動著靈力,冷聲道:“天én禦劍訣劍幕流轉”

話音一落,何林華的身前猛然間出現了一片靈力凝聚而成的劍光。這些劍光圍繞在何林華的身周,將何林華整整包裹在了一個劍的世界裏麵。在這一片劍幕之中,這些劍光根本不會對何林華造成任何的威脅

“噔”

忽然之間,一聲輕響,何林華腦én上的劍幕忽然間受到了什麽恐怖的撞擊似的。那一道劍幕被擊中之後,居然愣是帶動著周圍的空氣一片刺動。而何林華則控製不住,身形向後一退,險些沒有摔倒——

“好恐怖的力量啊”何林華眼中不由得閃過了一絲恐懼。如果不是何林華先前警覺,問了穆慈雲一句,隻怕何林華現在就會被這隻狂暴貓妖給擊穿腦én兒了一旦被擊中,何林華的這具軀體,也就算是徹底廢掉了…,

而何林華同時,還用神識不斷地掃描著濃霧區域中的狂暴貓妖。不過,他這一切,顯然都是徒勞。在濃霧之中,貓妖的一切都被隱藏了起來,根本就感應不到。這一片濃霧,根本就是貓妖最佳的藏身場所啊

“噔噔噔噔……”

神識之內,瘋狂的撞擊聲一下又一下的響起。何林華身周,那一道道劍光不斷地被狂暴貓妖撞擊著。很快,其中一部分劍光的靈力終於被擊潰了,而何林華也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凝聚出了新的劍光不過,感應不到狂暴貓妖之所在,這讓何林華頗為束手——一直找不到敵人,隻能夠被動挨打,這顯然不是什麽好情況不能反擊,就意味著不能這不能,同挑戰失敗,又有什麽兩樣兒?

擂台之上,濃霧的區域還在不斷地擴大,何林整個人在不知什麽時候,便已經沒入了濃霧之中。何林華心中暗自著急,索xing運轉靈力,將身周的防禦力布置的更加強大,隨後問道:“穆慈雲,你有什麽法子,能找出這狂暴貓妖?”

穆慈雲說道:“公子,難道您現在是在擂台戰上遇到了狂暴貓妖?”

何林華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就是在擂台戰上這狂暴貓妖,實在是太過難纏了——他娘的這麽老半天工夫,我連它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穆慈雲猶豫了一下,說道:“公子,奴婢這裏倒是有個主意。公子,如果您要是讓奴婢附體的話,您的本體力量會超過合體期,這樣一來,想從這些濃霧之中找到狂暴貓妖的影子,那就是輕而易舉了——這狂暴貓妖雖然非常厲害,當時防禦卻很弱。隻要公子您抓住了機會,一擊過去,這隻狂暴貓妖是必死無疑”

“就這麽簡單?”何林華驚訝,有些不信。

穆慈雲點頭道:“不錯,公子,就是這麽簡單”

穆慈雲雖然給出了法子,但何林華卻不知到底該不該使用。說實在的,何林華現在還有不少法子,也能把這貓妖給殺掉。不過,何林華為了不過分暴l自己的力量,所以並沒有施展出來罷了。要不然,何林華的天én禦劍訣之千仞舞,還有烈焰襲。這兩下都是大範圍攻擊法術。一招過去,這隻貓妖絕對會掛掉當然,如果何林華使出來後,再被整合到裏麵的話,這對何林華來說,絕對會是頭疼不已啊

何林華刻意肯定,這個所謂的整合,其實就是對自身實力的一種重新估算,然後調整對手的實力。就好比這隻狂暴貓妖的出現,就是因為何林華先前無視煙霧,直接滅掉了那隻鐵甲蜈蚣,才會如此——你不是對付體型大的那麽容易嗎?現在給你一體型小的,而且還擅長隱藏的,看你有什麽法子何林華要是暴l出了千仞舞和烈焰襲,隻怕下一次遇到的靈獸,就會超級恐怖了……

不過,讓穆慈雲附身自己,會不會也會被“那個人”發覺,然後調整力量呢?

何林華心中有些i糊……

罷了罷了如果要是真的有難度,大不了直接火力全開,直接轟出去隻要自己和穆慈雲、yin魔蠱王合謀一下,一點點兒地暴l自己的力量,應該沒什麽問題……

何林華想到這裏,神識一動,同穆慈雲溝通道:“好,你現在出來,把那隻狂暴貓妖給我找到,我負責擊殺”

“是,公子”穆慈雲應了一聲,隨後何林華身上的氣勢陡然間發生了變化。同時,一道神識一掃,原本在濃霧之中暢遊的狂暴貓妖似乎感應到了什麽非常恐怖的東西似的,一個哆嗦。

“公子,在正前方”穆慈雲在腦中顯示出了狂暴貓妖的位置。

而何林華,則又是一道天én禦劍訣.破擊擊出,直接擊中了狂暴貓妖

狂暴貓妖在沒有被發現的時候,四處偷襲,確實是厲害無比。當時一被發現,那簡直就是弱的可憐啊何林華神識一動之下,直接一擊過去,就把這隻狂暴貓妖給打成了ro末,消失不見了。…,

與此同時,何林華頭頂上的光幕,又再度發生了變化。上麵的文字,何林華依舊看不到,當時那其中的意思,何林華確實清清楚楚。

“擂台戰三擊殺成功,用時五十九秒,成績優秀。挑戰者實力重新整合中。下一位對手,自爆蟻巢,實力分神初期。擊殺剩餘時間,一小時。倒計時10、9、8、7……”

“自爆蟻巢又是什麽玩意兒?”有了先前向穆慈雲求救後的好處,何林華這次隻是看了看敵手後,便毫不猶豫地又想穆慈雲請教了起來。

穆慈雲一聽“自爆蟻巢”的名字,似乎也呆住了:“自爆蟻巢?這是什麽東西?我也沒有聽說過啊……”

“你也沒有聽說過?”何林華皺了皺眉頭。

穆慈雲立刻對何林華說道:“公子,您絕對不能小覷這自爆蟻巢從這自爆蟻巢的名字上可以分析出來,這肯定是一種不斷自爆的靈獸您現在最好將周身的防禦力全部提升起來。要是再遇到先前像是狂暴貓妖的靈獸,也不至於被偷襲成功……”

“好”何林華點了點頭,立刻在身周布置下了大片的劍幕——有劍幕抵擋,隻怕不是遇到什麽太過厲害的敵人,何林華有把握,能夠爭取出這一絲時間來調整自己的戰略。

不過,這次何林華的警惕,似乎有些多餘了。

十秒鍾一過,一個足足有千米高低的山丘一樣的東西出現,停在了眼前。而這座山丘之上,有著大大小小的dongxe,這些dongxe裏麵,有著各式各樣的螞蟻不斷地從中飛進飛出。

這些螞蟻在看到了何林華之後,似乎得到了什麽指令似的,居然不約而同地一哄而上,朝著何林華飛了過來

“這是什麽鬼東西?就這小小螞蟻,難道還想戰勝我不成?”何林華眉頭深皺,有些搞不清楚——這些螞蟻的實力,實在是低的可憐築基期、金丹期、元嬰期、出竅期,每個檔次的都有當然,也有不少分神期的,不過數量相對於其他的螞蟻而言,實在是太少了

這些螞蟻,如果真的要是同何林華對上,隻怕幾下就會被殺個幹淨了。

正在何林華疑o,這些螞蟻到底有多麽厲害的時候。一隻分神期的螞蟻已經衝到了何林華的跟前,然後二話不說,直接就是“砰”的一聲巨響,自爆掉了

“我擦這是……這就是自爆螞蟻?這未免也太惡心了吧?”何林華看著自己的劍幕上被炸出來的一個小dong,頗為無語——如果要是有著大片大片的螞蟻一起衝上來,圍著何林華炸個不停的話,那何林華這劍幕就是再怎麽厲害,也擋不住啊

而且,這劍幕維持,可是非常耗費靈力的啊如果不是何林華,換作其他人來麵對這麽一群螞蟻,隻是防守的話,要不了多久就會靈力耗盡,被這些螞蟻活生生地給轟死了

“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響聲,到了何林華身周的螞蟻越來越多,不斷地螞蟻玩著自爆,粉身碎骨,也要給何林華周身防禦帶去不少損耗。如果何林華要是不維持靈力輸出的話,隻怕要不了多久,就會被這些螞蟻給轟死了

何林華皺眉看了眼身周的情況,隨後又同穆慈雲溝通了起來,詢問道:“穆慈雲,你來看看,我現在該如何是好?”

穆慈雲附體在何林華的身上,隻是一掃何林華身周的情況,看著那漫天遍野的螞蟻不斷地玩自爆,立刻便說道:“公子,這些螞蟻自爆的力量太過恐怖前方那座山丘應該就是這些螞蟻的巢xe吧?您自己衝過去,把這個巢xe給滅掉,應該就可以了。”

何林華一翻白眼,心想“廢話”何林華就是不想這麽衝過去,才問穆慈雲的,沒想到穆慈雲居然給出了這樣一個答案……

何林華無奈地眯了眯眼,思索著——從這些螞蟻的情況,何林華已經隱隱約約地分析了出來,這次的實力重新整合,並沒有將穆慈雲發揮的作用也給計算進來。因為,穆慈雲上次之所以能夠發現那隻狂暴貓妖,完全是因為實力飆升到了合體中期的緣故如果要是計算了進去,這次拍出來的靈獸,根本不會是分神初期了而且還是這種爆炸了老半天,連何林華的防禦都破不掉的。…,

這唯一的解釋,就是剛才在重新整合的時候,計算進去的並不是穆慈雲的力量,而是把何林華的防禦力量給計算進去了。狂暴貓妖無數次擊中何林華,都因為防禦力量太強大,隻能敗退,最後更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喪命。顯然,這次的這些自爆螞蟻,根本就是根據何林華強大的防禦力而進行的修正

按照一般的情況來說,在這麽強大的力量轟擊之下,隻怕要不了多久,何林華的防禦力量,就會被擊碎了……

“他娘的這也就是我來要是真的換成其他人,想要在這些自爆螞蟻的轟擊之下活下來,根本就是做夢啊做夢”何林華眯著眼睛,身周的靈力依舊支撐著,劍幕不斷地流轉之下,身形快速地向前——這次,何林華還是要近距離接近了那座蟻巢之後,再把那蟻巢給破壞掉

“砰砰砰砰……”

何林華不斷地向前,越是距離蟻巢近了,那些螞蟻的數量越是龐大巨大的轟擊力量之下,何林華體表的防禦力量,幾乎就要被擊潰掉了

“我擦”何林華感覺著自己身周隨時都有可能破碎掉的防護,無奈之下,他一咬牙,心中神念一動,“玄靈劍鞘,玄yin劍出十道玄yin劍,劍幕凝聚”

何林華借用玄靈劍鞘的力量,很快又凝聚出了十把玄yin劍。這些玄yin劍一出現後,立刻被何林華控製著凝聚出了劍幕,擋在了身前——先前僅僅隻有一柄玄yin劍的時候,劍幕是搖搖y墜,隨時都有可能破碎掉。當時現在又多了十柄玄yin劍,這其中匯聚起來的劍幕,可就不是這些小螞蟻能夠擋得住的了

“砰砰砰砰……”

大片的螞蟻依舊前赴後繼,不斷地衝上來。不過,現在他們所有的轟擊,卻僅僅隻是徒勞罷了,沒有發揮出任何作用

很快,何林華已經在瘋狂地掃dàng之下,到了蟻巢前方。隨後,何林華à控著其中三柄靈力凝聚而成的玄yin劍,不斷地使出天én禦劍訣.破擊。很快,這巨大的蟻巢就被何林華給擊成了碎渣子蟻巢成了碎渣子,那些螞蟻沒有了產地,在全部自爆完成後,戰鬥也終於結束了。

“擂台戰四擊殺成功,耗時兩份三十二秒,成績優秀。挑戰者實力重新整合中。下一位對手,幽冥獵豹,實力分神中期,擊殺剩餘時間,一小時。倒計時10、9、8、7……”

“穆慈雲,幽冥獵豹是什麽玩意兒?你可曾聽說過?”何林華沒有làng費時間,一看清對手是誰後,他又在神識之內,詢問起了穆慈雲。

穆慈雲一聽幽冥獵豹,頗為驚訝地說道:“您說什麽?幽冥獵豹?您的下一任對手,居然會是這種變態靈獸?”

“這種靈獸很厲害?”何林華皺著眉頭問道。

穆慈雲說道:“不錯這種靈獸非常之厲害非常之變態據說,宇宙之中,實力能強過這種靈獸的,非常之少。甚至於,就算是五大神獸遇到了這種幽冥獵豹,也不敢妄動。宇宙中,還有一個傳說,說是這種幽冥獵豹,也是暗屬xing的一種神獸——當然,這僅僅隻是一種說法罷了。這種說法,就是修士為了彰顯幽冥獵豹的強橫”

穆慈雲剛剛解說完,何林華已經看到,眼前出現了一隻普通大小的獵豹。這隻獵豹,看上去同幽冥龍甜甜有些相似,身上飄忽著詭異的煙霧,而身體的一些部分,則是透明的。這隻幽冥獵豹在看到何林華之後,身形突兀地一動,瞬間消失,而後,何林華居然感覺到,空中似乎一下子出現了上百道豹子影子,向著自己衝了過來而這些豹影在衝擊到何林華的身周之後,雖然被那些劍幕給擋住了。當時伴隨著一陣巨大的響聲,其中不少部分的防禦,居然直接被擊成了碎片

“我擦這怎麽可能?”何林華心頭震驚,不可思議地趕緊將身周所有的靈力防護都給凝聚了起來——

是的,何林華現在很震驚,很恐懼,感到很不可思議這很瘋狂,簡直就是太瘋狂了啊何林華並不是為身周的靈力防禦破損而心驚,他真正心驚的,是他在剛才發現,浮空之中的那些豹影帶出來的攻擊,居然都是真實的在這一瞬之間,豹影所帶出的力量,相當於上百隻幽冥獵豹的一同轟擊啊…,

“公子,這種幽冥獵豹,之所以這麽恐懼,隻以為其一個能力,那就是實體化分身它們能夠將幻化出來的分身凝聚成實體,在這片刻,他們的所有攻擊都是真實的也就是說,遇到了一隻幽冥獵豹,就意味著你要同上百隻,乃至於上千隻幽冥獵豹對攻了”穆慈雲遲來的提醒在何林華的神識之內響起。

何林華聽到之後,隻是微微皺了皺眉頭——果然自己在先前一瞬間暴l出了玄靈劍鞘的恐怖力量之後,這裏立刻進行了調整,將玄靈劍鞘的力量也給計算進來了

“他娘的這可不好對付啊”何林華兩眼看著前方左右遊走的獵豹,眯著眼睛。

眼前,那隻幽冥獵豹似乎也有些驚愕,自己先前的一次攻擊,居然沒能要了何林華的命。它現在似乎也在等待,等待著一個完美的攻擊機會

“嗖”的一聲,身前的幽冥獵豹又再度消失,成了漫天的幻影。這些幻影再度向著何林華轟擊而來。那一瞬間形成的恐怖轟擊力道,又將何林華身周所有的劍幕都給擊碎了

“好強”何林華神識一動,然後趁著這個機會,靈力運轉之下,身前一連凝聚出了十一道破擊

“嗖砰嗖砰嗖砰……”

幽冥獵豹一顯出了身形,何林華立刻sè出了一道破擊。不過,破擊在擊中了那幽冥獵豹之後,那隻幽冥獵豹卻僅僅隻是瞬間破碎掉,又在另外一側消失——那擊碎的,僅僅隻是一個影子罷了

何林華又朝著新出現的幽冥獵豹轟出了一道破擊,結果又是虛影。一道,又是虛影

虛影虛影虛影

一連十一次轟擊,擊中的,居然全部都是虛影

“他娘的怎麽可能會這樣?根本就沒有打中?”何林華驚愕異常,不過還是十分警惕,在破擊使用完之後,立刻在身周凝聚出了無數道劍幕。

“撲撲撲撲……”

無數道劍幕,再度被空中的豹影給擊碎掉了。這隻幽冥獵豹,卻也趁著剛才那難得的機會,對何林華出手了。如果不是何林華足夠警惕,在那一瞬間凝聚出了劍幕的話,隻怕這具身軀就要徹底報廢掉了

“影子擊中的居然全部都是影子?他娘的這家夥的本體到底在什麽地方?”何林華心中思索,不敢貿然出手,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四周。

同時,何林華同神識之內的穆慈雲聯係了起來,詢問道:“穆慈雲,對付這幽冥獵豹,到底得用什麽法子?”

穆慈雲猶豫著說道:“這幽冥獵豹由於能夠瞬隱和虛影實體化,所以很難找到它的本體。如果公子沒有辦法找到它的本體,那唯一的方法,就是把他所有的虛影,都給破壞掉您若是想要通過

下頁[1/2]跳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