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毀滅妖異冥域!

一個聚攏陣法,對一個頂級宗門來說,實在是太過重要了!聚攏陣法的存在,就是整個宗門的根基之所在。wWw,QUanbEn-xIAoShUo,cOM隻要陣法在,宗門的星海就會存在,那宗門自然可以延續下去。要是聚攏陣法被毀掉了,星海消失了,那宗門的根基也就不在了。這對任何一個宗門來說,都是極其重大的打擊了!

而現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妖異冥域的聚攏陣法毀掉了,那整個妖異冥域,也就相當於是毀掉了!宗門一毀,他們也就是一些可憐兮兮的喪家犬了啊!至於找人來重新布置聚攏陣法,恢複妖異冥域?這簡直就是在開玩笑啊!他們就算是耗盡整個宗門的liliang,也不一定能請到重新布置聚攏陣法的超級陣法修士啊!當初妖異冥域的這一片星海,可是直接從一個宗門手裏麵給搶過來的啊!尋找那種頂級的陣法修士,隻怕隻有那些大乘期的修士才會有這種麵子了!

這其中的輕重緩急,妖異冥域的人都看得清楚。所以,現在才會出現這種派人偷襲穆慈雲的事情。

“他娘的!居然敢在老子麵前玩偷襲!真是不知死活!”何林華發覺了穆慈雲現在的情況,不怒反笑。那人的隱藏手段,說起來還真是不怎麽高明呢!何林華的金木鬥篷好歹能阻攔住渡劫期頂峰之下修士的探查,而那位修士的隱匿裝備,頂多也就是阻攔掉渡劫中期左右的探查!剛才是何林華沒有注意周圍的情況,又被眼前的血無刃等人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所以何林華才會沒有注意到,被人給鑽了空子。而現在?何林華yijing發現了那人,又怎麽可能會讓他好過?

當下,何林華派了一具分身隱藏在了阿福身側保護阿福後,身形一晃,yijing從浮空之中消失不見了。

同時,何林華也啟動了金木鬥篷的隱身效果,隱藏起了一具分身。金木鬥篷的效果,可是要強上很多了,僅僅隻憑眼前這些人的能力,根本就看不出來!何林華這一消失,血無刃等人一個個頓時毛了——他們xiangdao了何林華會發現那位隱匿修士的情況,可是根本沒xiangdao,何林華自己也有隱匿異寶啊!現在何林華這樣一隱藏,他們這些人……居然沒有一個能發現得了!何林華這要是偷襲他們,他們誰能擋得住?而且,且不說何林華那隱藏起來的偷襲了,就是站在阿福身側的那個分身,他們也不一定能擋得住啊!

不過,這些人的擔心,很明顯是多餘的。何林華隱身之後,並沒有同眼前這些人纏鬥,而是直接朝著下方的陣心位置衝了過去!穆慈雲現在這莫名其妙的被人偷襲受傷,簡直就是在打何林華的臉啊!何林華要是連這事兒都能給忍下去,那才有鬼了!至於眼前這些礙事兒的人,收拾他們是輕而易舉!當務之急,還是要先救下穆慈雲才是!

何林華在隱身之中,那個先前偷襲穆慈雲的可憐鬼根本就發現不了何林華的行蹤。而且,這家夥還非常篤定的認為,他們這一夥人多勢眾,肯定可以阻攔下何林華。於是乎,他根本就沒有發覺,何林華在不知不覺中,yijing飛身到了他的身後,然後玄陰劍刺出……

“撲撲撲撲……”

一連串的輕響,伴隨著清晰的入肉聲,那個依舊在堅信自己並不會被攻擊的倒黴鬼就這樣被何林華給一劍捅死了。直到臨死之前,直到神識逐漸消散的時候,他的心中還是異常的迷茫,很是奇怪,他的那些道友為什麽沒能攔住何林華……

這些人一死,穆慈雲身周的危機頓時解除了。有著何林華的命令,穆慈雲當下也不管周圍的情況,繼續破壞著陣心位置。而上方的血無刃等人一看這情況,那可都急了——丫丫個呸的!上麵有這麽多人擺開了擂台,要跟何林華較勁兒的,結果何林華卻跑去偷襲下麵那人?這還真他喵的鬱悶啊!

其實,這些人對下麵他們那位“道友”是死是活,根本就沒有多在意的。不過,他們這不在意是一方麵,維護不維護卻又是另外一方麵了!他們把人派下去,為的就是要讓那人阻止穆慈雲來著。結果他這第一次偷襲是成功了,剛剛成功了一下,就被秒殺了——你人死了沒什麽,算不上多大點兒事兒的,可是你人一死,穆慈雲在下麵迅速的破壞陣法,妖異冥域的聚攏陣法豈不是要被破壞掉了?那妖異冥域豈不是就要如此倒掉了?…,

一xiangdao這其中的恐怖後果之後,血無刃等人的眼都紅了。妖異冥域,就是他們這些渡劫期修士背後的依靠啊!如果要是妖異冥域被毀掉了,他們就算逃出去,也就是成為一般的散修,或者成為一些頂級宗門的“打工仔”,這種事情他們如何能夠容忍?於是乎,這些人一個個都紅著眼叫嚷道:“攔住下麵那人!千萬不能讓他得逞了!”

這些人現在這樣子,卻是要拚命啊!

拚命是沒錯,不過他們這拚命,很明顯找錯了對手。他們這些人,原本就僅僅隻是勉力能夠擋住何林華的一具軀體,現在卻又不同何林華對峙,反倒是跑去下麵偷襲穆慈雲,那不是找死嘛!於是乎,何林華直接召喚出了幾具分身,神識一動之下,靈力瘋狂地湧動,玄陰劍刺出,眼前這七位渡劫期修士的眾多軀體,其中一多半都被串成了糖葫蘆。至於那些僥幸躲過去的,現在也終於反應過來——現在這情況,他們根本就不能跟何林華硬拚啊!何林華一個人就能挑他們一群,他們要是在這兒玩硬拚,最後肯定會被拚的一個都剩不下!

這些人回過神兒來之後,血無刃立刻咬牙道:“所有人都注意了!不要跟這惡賊硬拚!血刀護法yijing快要到了,血刀護法一到,定然可以將眼前這小賊殺掉!”

血無刃說罷,還扭頭在四周掃了一眼,看著倒在地上的一地屍首——何林華剛才滅掉的liliang,那可都是妖異冥域的中堅liliang啊!現在妖異冥域的最強liliang,就這樣被何林華順手給滅掉了大半,甚至於連他的分身都滅掉了一兩個,他如何能不憤怒?

“血刀?”何林華聽到了這個名字,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對血刀這個名字,何林華並算不上陌生的。當初,這位血刀就曾經想要滅掉玄天宗,結果卻一頭撞到了狐尊的頭上,撞了個頭破血流的;再然後,血刀還參與了圍剿玄天宗,結果又一頭撞在了狐尊的頭上,被狠狠地削了一頓,甚至於連修為都衰退了n多!這可憐的家夥,每次對付玄天宗和何林華的時候,總是會莫名其妙的一腦袋給撞上一個大人物,變得何其之悲催……

先前,何林華在審問那些襲擊胡雨菲、北宮燕他們的刺客的時候,裏麵又提到了血刀的名字。雖然那些人刻意地將這裏麵的內容給岔開了,danshi何林華還是敏銳地感覺到,這件事情跟血刀絕對脫不了幹係!這血刀,甚至於有可能就是這件事情的直接主使人!

何林華眯了眯眼睛,心中一道念頭一閃而過:“難道這血刀因為先前在玄天宗的遭遇,所以對我懷恨在心,然後又遇到老爸、老媽、雨菲他們到了妖異冥域,所以才主導了這件事情?!”何林華腦中想著,思索著這件事情的可能性。在略微一思索之後,何林華心中又再度堅毅了起來:“老子管你是不是跟這件事情有什麽關係!就憑你先前對老子,對玄天宗的態度,老子滅了你那又如何?今日你若是敢來,將你留在這裏便是!”

何林華打定了主意,再度笑眯眯地看向了眼前的血無刃等人。

玄陰劍刺出,天門禦劍訣之下,玄陰劍如同是一隻靈敏的蝴蝶似的,翩翩飛舞。而何林華現在,卻是存了一些戲謔的心思,每一次都僅僅隻殺掉一個人——眼前這些人,在何林華看來,同一些雞狗之輩沒有什麽兩樣兒的。要是zhende發了狠心,估計一招過去就能滅個幹幹淨淨的!danshi現在存了戲謔心思,殺起來自然就沒那麽快了。

一劍一個!根本沒有一擊落空!

不知不覺中,眼前這些人yijing在何林華的攻擊之下死掉了大半兒,有一些修士的最後一具分身都yijing被何林華給滅掉,徹底死掉了。當然,也有人在自知不敵的時候想要逃走,不過他們還沒來得及跑遠,就被何林華直接用大招給殺掉了——何林華現在就好像是貓戲老鼠似的,一點點兒地收割著他們的生命!轉眼間,除了血無刃之外,妖異冥域的其他幾位都被何林華給滅掉了!…,

血無刃不愧是妖異冥域的域主,實力雖然僅僅隻有渡劫後期頂峰,但真實的liliang,yijing同渡劫期頂峰相去不遠了!何林華在這裏幾番攻擊之下,血無刃居然都輕飄飄地躲閃開來。何林華又同這血無刃鬥了片刻工夫,血無刃的分身居然僅僅隻被何林華滅掉了兩個!而血無刃現在也終於領悟到,就他一個人,別說跟何林華抗衡了,就是想要自保都非常困難!

他雖然對妖異冥域有著很深的感情,甚至於可以不惜為此拚上自己的性命,但這病不代表,他為了妖異冥域,會明知必死還要向前衝!就好比現在這情況,他根本擋不住何林華,繼續待下去必然會死,那這白白送死又有什麽意思?還不如就此逃脫,哪怕日後當一個散修,也好過現在就死掉啊!於是乎,血無刃也終於開始思索逃走了。

下方,穆慈雲在連連轟擊之下,終於將陣心破壞的差不多了。伴隨著最後“砰”的一聲巨響,整個陣心之內的核心位置終於被穆慈雲徹底毀掉了。代表著整個陣法核心的陣心被毀掉了,這座象征著宇宙之中最高陣法能力之一的聚攏陣法也被破壞掉了。伴隨著連綿不斷地“轟轟轟”的聲響,整個妖異冥域開始從這個核心位置緩緩地破裂起來!

這些被強自集攏在一起yijing超過千萬甚至於億萬年的星球開始逐漸從大陣之上剝落,然後一顆又一顆地恢複到了宇宙之中星球的基本運轉方式。而有的星球,則因為無法承受這種恐怖的力道,碎成了渣子。有的因為太過強大的liliang撕扯,牽動了星球內部liliang的動搖,“轟轟轟”地炸裂開來伴隨著一陣又一陣的聲響,那些生存在妖異冥域之內的修士們、靈獸們,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生靈都開始急匆匆地向著四周逃逸而去——

現在妖異冥域之內的情況,不是別的,那就是毀滅!繼續呆在妖異冥域之內,不會有其他的結果,唯有一死而已!那些大大小小的修士,可沒有陪著整個妖異冥域一起“犧牲”的心思,伴隨著各種各樣的心態和聲音,他們向著外星域衝去。

不過,由於陣法效果的影響,整個妖異冥域之內呈現出了各種亂象,甚至於連空中liliang都被禁錮掉了一大批!在這種情況之下,大多數修士根本就逃不出去!

將陣心破壞掉之後,穆慈雲從陣心位置中飛了出來,立在何林華的身前,興奮地說道:“公子,幸不辱命,奴婢yijing將妖異冥域的聚攏陣法給破壞掉了!最多半個小時,整個妖異冥域必然會消失在整個宇宙之中,不複存焉!”

何林華點了點頭,便將穆慈雲送回了煉魂神殿之內——穆慈雲的一具軀體受創,現在需要的是療傷!讓穆慈雲繼續呆在這裏,能夠幫到的地方yijing不多了,倒不如讓他回去呢!

何林華這一方算是達成了目標,心中那股子喜悅勁兒就不說了,而這血無刃在感覺到這一情況後,那可是zhende快要發瘋了!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宗門被毀掉,跟逃出去之後聽說自己的宗門被毀掉,那可是兩種概念啊!這就好比地球上的華夏國強拆一樣,主人不在的時候強拆,跟主人不在的時候被強拆,那主人的感受根本就是兩樣兒啊!何林華現在的行徑,說實在的,跟那些華夏國玩強拆的根本沒什麽兩樣兒!如果要硬說不一樣的,那一個是純粹的壞,而何林華這卻是為了報仇,所以才會玩這一出了——

好吧,不得不說,何林華這一招,玩的還真是夠狠的。

那血無刃現在的模樣,看上去簡直就好像是要直接崩潰掉似的。他感覺著周圍不斷加強的撕扯之力,還有正在逐漸擴散的地殼liliang波動,憤怒地瞪著何林華,大聲地咆哮道:“混蛋!混蛋!你這個混蛋!你知道不知道,你毀掉了整個妖異冥域?你知道不知道,我們整個妖異冥域要有多少人會因此喪生?你這個瘋子!你這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何林華聽著血無刃這控訴,非常雲淡風輕地笑了笑,說道:“你說我瘋子?我發瘋,也是因為你們這些雜碎而已!老子的親人在你妖異冥域能被人給刺殺了,那你妖異冥域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老子就殺了!就要毀掉妖異冥域,你奈我何?!”

“你……你……”血無刃指著何林華,說不出話來。

當初,他答應下血刀,讓血刀在妖異冥域之內刺殺何林華的父母家人的時候,他曾經會想過,整個妖異冥域會被報複,會被破壞。danshi,他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何林華居然會如此之瘋狂,硬生生地將整個妖異冥域通通毀掉了!這毀掉,那可真是徹頭徹尾的毀掉啊!宗門的立足之地沒有了,在這場波動之下,能夠生存下來的修士也沒有了;他們這些整個宗門中堅liliang的渡劫期修士也死光光了……這是真正的毀滅,連一點兒渣子都剩不下了!

這件事情結束之後,就算是有人出手殺了何林華,也沒有誰會再度言及重建妖異冥域的事情。妖異冥域,yijing注定會就此消失在曆史的長河之中。那些曾經的妖異冥域弟子,會被別的宗門吸收。或許,在過上個萬年,會有哪位閑著蛋疼的修士記載上一句,藍蝶城曾下轄一宗門名妖異冥域,因為一個莫名其妙的狗屁原因,最後被一個瘋子徹底毀掉,一點兒渣子都沒有剩下……

或許……沒有那麽多的或許。整個妖異冥域現在yijing毀掉了,毀在了何林華的手裏麵。而他血無刃,就是妖異冥域的最後一位域主,也很有可能會因此被載入史冊!

看著血無刃崩潰的樣子,何林華繼續刺激道:“我?我什麽我?哼!不怕告訴你!等回頭,老子還會讓人通緝妖異冥域的存活弟子!誰敢自稱妖異冥域的弟子,殺!殺的你一個都剩不下!我就要你妖異冥域就此消失!我就要你妖異冥域就此毀滅!這就是代價!這就是你們這些雜碎跟老子耍小心眼兒的代價!!這一切都是因為你!都是因為你這個白癡!!”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