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持~~~~求訂閱~~~~

是的,沒錯,黑魔頭現在的情況,那就是又羞又怒!他堂堂的大乘中期強者,現在在這裏虐殺一群小菜鳥,明明已經快要得手了,而在最後關頭,他的法身居然打了一個噴嚏,然後鞭子拐了一個彎砸到了他的法身腦門兒上,自己給受了傷!這他喵的到底是什麽情況?話說,法身還會打噴嚏?這他喵的簡直就是再開玩笑啊!法身根本就是一個靈力凝聚而成的巨大的法力軀體罷了!若是法身都會打噴嚏,那旁邊的星球是不是都會打呼嚕了?

不過,他現在雖然是又羞又怒,但現在明顯不是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下去的時候。WWw,QuanBen-XiaoShuo,cOM

看看眼前的這幾個小雜魚,黑魔頭總感覺到,眼前這四隻小雜魚似乎是在嘲笑他似的——是的,這種詭異的事情,要是別人不嘲笑他,黑魔頭都覺得不正常的!

於是乎,黑魔頭雖然法身腦袋被砸掉了,但在這時候,他卻絲毫沒有停下攻擊的念頭,反倒是咆哮一聲,又揮舞起了手中的長鞭,向著何林華等人掃了過去:“幾隻小雜魚,都給老夫去死!去死!!”黑魔頭說話的工夫,恐怖的氣息再度從那條符文鱗甲長鞭之上傳遞而出,而所指的首要人物,卻還是何林華!

黑魔頭這一下子含怒出手,比起先前的正常出手,可是要強了不止一點兒半點兒的啊!這其中強大的力道,哪怕是劍逍遙都不敢小覷了!遠處,同黑魔頭其他分身正在拚鬥的劍逍遙也在留意著何林華等人的情況。在看到劍逍遙這恐怖的一招後,劍逍遙居然少有地提醒道:“小心!快些閃開!這一招絕對不能硬解!”

是的,這一招就連劍逍遙都畏懼了!而血刀、賈長陵二人看到何林華似乎被嚇到了,二人連忙大喊小心,然後急匆匆地向著何林華身前趕去,想要替何林華挨下來。

而就在這時候,詭異的情況卻又再度發生了!隻見那道長鞭眼看著就要擊中人的時候忽然之間,位於黑魔頭手中的幾塊末端符文鱗甲上的符文忽然一暗,隨後居然十分詭異地炸裂開來!這恐怖的爆炸力道,居然將整整一道長鞭所有的靈力都給吸收了回去硬生生地又把黑魔頭的一條胳膊給炸成了粉碎!至於先前那對何林華等人很是危險的靈力長鞭,則因為靈力盡失,成了一些符文鱗甲砸到了身上。

是的,原本在等待著死亡的血刀和賈長陵隻感覺到幾塊兒符文鱗甲砸到了身上,給人的感覺就如同是被蚊子咬了一口一樣。至於他們想象的身受重傷甚至於直接掛掉之類的情況,根本就沒有發生!

等到這種感覺結束之後,血刀、賈長陵二人一人手中抓住了幾塊兒符文鱗甲十分不解地問道:“這……這他娘的又是什麽情況?”

是啊!這又是什麽情況?他們兩個原本以為不死也得重殘,怎麽最後就成了這樣了?

“難道黑魔頭打從一開始就想用這鐵塊兒砸咱們?”賈長陵說出的這話,扯淡都已經給扯出了國際水平了——丫丫個呸的!別人就算是想要用鐵塊砸你,犯得著用這麽好的鐵塊兒的?而起,看看黑魔頭現在那副悲催模樣啊!剛才恐怖的靈力爆炸,可不僅僅是炸掉了他一條胳膊,甚至於還把他法身的四分之一軀體也給炸掉了······…,

“他好像受了重傷啊!”血刀看著黑魔頭的悲催模樣,又小聲地嘀咕道。

賈長陵說道:“還真是啊!看樣子他好像又自殘了?”

自殘……自殘……自殘……

鬱悶的黑魔頭在聽著血刀和賈長陵的這番對話的時候,心中那是怨念叢生啊!老子自殘?老子會自殘?老子他娘的怎麽知道,這煉製出來的長鞭居然會突然變得不穩定起來,都玩起了自爆了?這是兵器的問題!兵器的問題啊!這狗屁的兵器,居然又害得他丟了大臉!如果不是因為這狗屁的兵器,他現在肯定已經直接把眼前的這些小螞蟻給徹底拍死了!而現在?他好像在被這些小螞蟻嘲笑啊······

遠處,同黑魔頭其他分身拚鬥的劍逍遙在看到這一幕後,臉色那是說多怪異,就有多怪異的!這情形,那可是怎麽看怎麽透著詭異啊!修士的兵器、護甲,尤其是頂級強者的兵器、護甲質量可都是杠杠的,再加上長期的煉製和心神培養別說是自爆了,就是失控那都不可能出現!可是現在,黑魔頭的兵器怎麽會出現這種情況?雖然有點兒迷迷糊糊的,不過劍逍遙還是慶幸,何林華等人又躲過了一劫。

相較於血刀、賈長陵而言,狐尊則要聰明許多。她想著這種怪異的場麵不由自主地將目光看向了何林華——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是偶然出現的!一個大乘中期的強者,又怎麽可能在這種攻擊上連續產生失誤?這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使了一些手段,造成了當下的這種情形。而現在,最後嫌疑的,自然就是一臉淡然的何林的——何林華這廝現在臉上的表情,一副盡在掌握中的架勢,誰還看不出來啊…···

“啊啊啊啊啊!豈有此理!豈有此理!這狗屁的長鞭,居然在這關鍵的時刻出問題!符文鱗甲,給老夫凝固!!”黑魔頭心中雖然怒極,但至少理智還在。他一聲爆喝,卻是想要至少先將自己的兵器給凝聚起來—符文鱗甲兵器,這可真的算得上是高端兵器了,哪怕是現在出現了一次“自爆”,他也舍不得扔掉啊!至於爆掉了一兩塊符文鱗甲?這對符文鱗甲兵器而言,算不得什麽大損傷的。符文鱗甲兵器和防具的特殊之處就在於,其兵器、防具形態的可改變性!若是普通的兵器或者防具,炸裂掉某一部分之後,兵器、防具基本上就算是完蛋了,沒用了;而符文鱗甲卻不一樣。兵器、防具之上的符文鱗甲炸裂掉一兩片之後,卻能夠通過符文鱗甲的重新排列,再給重新凝聚出來。隻不過,因為符文鱗甲受到損傷後,兵器、防具的威力會有一些降低罷了

好吧·黑魔頭想要重新凝聚出符文鱗甲長鞭的想法確實是不錯的。畢竟這符文鱗甲長鞭算是他最主要的兵器之一,若是沒有這件兵器,他的實力無疑會下降n多。不過,這個悲催的家夥·顯然根本沒有想到,就他現在這悲催的運氣而言,想要將長鞭重新凝聚起來,那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啊!於是乎,這非常詭異的一幕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隻見隨著黑魔頭的靈力運轉,宇宙空間裏麵的那些符文鱗甲果然向著黑魔頭所在的位置飛了過去。不過,這些符文鱗甲並沒有如他下令的那樣重新匯聚成一把長鞭·反倒是十分怪異地纏繞在了他的身上,以一種十分怪異的方式,把黑魔頭給捆綁住了······…,

是的,黑魔頭現在居然被他自己的符文鱗甲長鞭給捆綁住了!而黑魔頭顯然沒有想到,他的兵器居然根本就不受他的控製,反倒是自作主張地把他自個兒給捆起來了。他在符文鱗甲附著在他的身上的時候,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抗動作,直到符文鱗甲將他捆住的時候·他才發覺不對。感覺到了自己兵器的異狀,黑魔頭的心中不由得湧起了一陣恐懼——丫丫個呸的!這到底算是什麽情況啊!他好歹也算是堂堂的大乘中期的修士,隻是控製自己的兵器而已·怎麽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嘛!

“誰?是誰在這裏戲弄老夫?”黑魔頭扭頭看向四周,大聲地咆哮道。

至於何林華、血刀、賈長陵、狐尊等人,則完成成了一票圍觀黨。對於這一切,何林華還算是在意料之中的。這家夥現在黴運纏身,這符文鱗甲沒有直接把他自己給滅掉就算是不錯了。至於狐尊,現在更是懷疑何林華,並且對這種手段佩服不已—這種事兒,估計是誰遇到都會佩服的吧?

至於血刀和賈長陵二人,又開始迷茫了:

“話說,賈道友·這黑魔頭到底在幹什麽?”血刀有些無語地指著被捆綁的造型非常奇特的黑魔頭說道。

賈長陵說道:“不知道……這……這可能是這黑魔頭的愛好吧。或許他在跟人打鬥的時候,喜歡用自己的兵器,把自己捆起來?”

血刀和賈長陵的對話,絲毫不差的都給傳進了黑魔頭的耳朵裏麵,隻把黑魔頭給氣的七竅生煙——丫丫個呸的!你們這是什麽狗屁意思啊!老子吃飽了沒事兒撐得,在現在這麽關鍵的時刻自己捆自己玩?這種事情是正常人做的嗎?!

黑魔頭心中的殺意更濃了·既然這符文鱗甲長鞭已經不能用了,黑魔頭居然十分果決地將靈力全部轍銷,想要直接動手,要了何林華等人的性命—可是這個可憐的家夥,顯然又低估了厄運符的超級作用。他剛剛將靈力往回收斂,結果還沒收斂夠十分之一,忽然之間,他便感覺到他的神識之內似乎猛然間悸動了一下,隨後黑魔頭便感覺到自己法身之內的靈力居然開始不受控製地向著這些眾多的符文鱗甲之內湧動起來。同時,黑魔頭還十分詭異的發現,那些符文鱗甲居然一同瘋狂地吸收著靈力,同時啟動了自爆的符文····`·

“不!”黑魔頭感覺到了這種情形,心中的畏懼之意更加濃鬱了!他現在可以非常清晰地感覺到,這種情況,擺明了就是自己的兵器反噬了嘛!不過,這兵器反噬的情形未免太恐怖了一些吧?他怎麽感覺著,他自己在這種影響之下,居然走火入魔了?現在,若是任由這種情形繼續下去,隻怕他的靈力很快就會被吸收的足夠引爆這些符文鱗甲!而這些符文鱗甲若是爆炸的話,他這個現在正被符文鱗甲團團包圍的家夥,無疑會直接被炸成碎渣子了!好吧,這還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是,他這裏的符文鱗甲情況,會影響到正在同劍逍遙拚鬥的另外一方戰場。

他這方的符文鱗甲爆炸了,那他其他分身的符文鱗甲也都會爆炸。這在原本平衡的戰鬥之中,這種情況對黑魔頭而言,已經相當於是致命打擊了!…,

“符文鱗甲!給老子全部裂開!”想到恐怖的後果,黑魔頭也顧不得留下自己這件兵器,直接在神識之內啟動了符文鱗甲的銷毀程序。

不過·黑魔頭的處境,依舊是悲催到令人發指。就在他剛剛啟動了符文鱗甲的銷毀程序,鬆一口氣的時候,卻忽然發現·他剛才啟動的似乎並不是銷毀程度,而是自爆程序。那些符文鱗甲表麵之上的光芒不斷閃爍,自動切斷了從他的法身之內汲取靈力,卻是要準備自爆了……

“啊?怎麽會這樣?不好……”黑魔頭還沒來得及多想,所有的符文鱗甲幾乎在同時引爆了——

是的,這次符文鱗甲的爆炸,可不僅僅是阻擊何林華等人的這一具法身附近的符文鱗甲·而是他所有軀體附近的符文鱗甲!這麽多的符文鱗甲突然爆炸,直接就讓黑魔頭的法身大量損壞,實力降低了n多!當然,最為悲催的,還是他在何林華等人前麵攔路的這具法身,卻是直接被恐怖的靈力波動給炸成了碎片!這一爆炸,就相當於是黑魔頭的分身徹徹底底地被毀掉了一具啊!

這一情況,說起來挺複雜的·但是實際時間卻不過是短短的幾秒鍾而已。就在這短短的幾秒鍾內,黑魔頭用現身說法,直接告訴了何林華等人·什麽叫做“最美的煙花”。

至於何林華等人,一個個臉上的表情,自然是要多精彩,那就有多精彩。血刀和賈長陵更是十分不可思議地感覺著這種情況,無語地問道:“你說,這現在又算是怎麽回事兒?”

“誰知道啊!可能······他想用自爆來跟咱們同歸於盡?”

然後二人又沉默了下來。

狐尊這時候又大聲道:“清華小子,你還發什麽愣?還不趁著現在趕緊逃走?!”

“逃走?我覺得已經沒這個必要了吧?話說,這黑魔頭現在,貌似已經算不上什麽威脅了。”何林華對厄運符的威力還是頗為自信的。

果然,這片刻的工夫·厄運符的效果也終於影響到了黑魔頭其他的分身法身,隻見黑魔頭的那些分身法身在劍逍遙的攻擊之下,以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的方式破碎著,崩潰著,隻不過是短短的幾分鍾工夫,黑魔頭的那些分身法身居然全部都被破壞的一幹二淨。最後在剩下三個法身的時候·黑魔頭終於忍受不了這種讓人崩潰的潰敗,想要撕裂空間離開。結果,這家夥在撕裂空間的時候又非常不信地遇到了空間風暴,那些分身法身還沒有來得及進入正常的空間通道,就直接被卷入了空間風暴和破碎的空間裂縫裏麵,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便直接被卷成了渣子。

在臨死之前,黑魔頭十分悲憤地朝著何林華怒吼道:“是你!是你小子!是你小子往我身上丟的那種聚靈符!小子,別讓老夫再找到你,否則,老夫又怎麽可能會……啊啊啊····`·”

然後,空間恢複正常,戰鬥結束。這突然出現的空間風暴,好像就是專門為了迎接黑魔頭似的。別說何林華他們這些距離稍遠的人了,哪怕是就在黑魔頭附近的劍逍遙的分身都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總而言之,這黑魔頭死的無比憋屈。似乎在一瞬間,他被整個空間都給遺棄了似的······

黑魔頭最後的一句話,似乎也提醒了眾人。狐尊、劍逍遙、血刀、賈長陵等都不由自主地將目光投向了何林華。何林華在被這麽多人一同注視的時候,臉上又浮現出了淡淡的笑意,說道:“沒什麽,就是一丟丟我自己才能製作的特產而已。諸位要不要也嚐試一下,免費的哦……”

狐尊、血刀賈長陵等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戰,哪怕是劍逍遙,在這種情況之下也是頗為畏懼——畢竟,剛才黑魔頭的遭遇,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啊!一位大乘中期的修士,居然就這麽詭異的死掉了?他們絲毫不懷疑,哪怕是劍逍遙沒有出現,好吧,哪怕是何林華等人一動不動,這黑魔頭最後都會在這種靈符的效果之下,死的極其悲催。這種詭異的情況,要是誰願意自己去嚐試一下,那才是有毛病了!

現在終於安全了,眾人才都鬆了一口氣。而劍逍遙這時候也淡然地問道:“狐尊道友,這卻是怎麽回事兒?這黑魔頭,應該已經在兩萬年前進入了隱世空間才是,現在怎麽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還有·我剛才似乎聽到黑魔頭說空間···…你難道得到了傳說中的空間種子,並且成功地衍化了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