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推、求收,求書評,求各種支持!企鵝群:42165786。WWw!qUAnbEn-xIaosHuo!Com大家進來聊天吧!今天下午明明發布過章節了,怎麽沒出現更新呢?奇怪

正月初九,下午兩點,京都市地下基地大會議室內。

會議室內長二十餘米的桌子旁,雖然擺著三十張椅子,但卻稀稀拉拉地坐著十幾個人,在會議室兩側的椅子上,坐著四個奮筆疾書的記錄員。

坐在桌子首位的人一張國字臉,一臉嚴肅,如果被外人看到,一定會驚訝不已,因為這個人正是華夏國1號首長。在1號首長左右兩邊,則是一連片地空椅子,再往下,則是華夏暗世界的領軍人物。武盟、第十局的劍俠、無刀客、不缺大師,第十一局的冰色、火狐、白顛,第十二局的風天。再往下,坐在最下首的,居然是五位國家正國級領導人,風天的父親風正軍也在其列。

1號首長滿臉嚴肅,肅聲道:“今天我的所聽所聞,確實是讓我頗有感觸。我實在是不敢想象,在我們特殊事務處理中心的管理下,四大塊特殊局部,居然會出現這麽恐怖的通敵賣國的人,這充分說明,我們確實有必要在整個中心開展一次大清查活動。在這次活動中,凡是檢查出已經腐爛了的同誌,要嚴肅處理,絕對不能姑息!武盟、第十局的劍俠盟主、無刀局長應該受到褒揚,作為這次事件的發現人,我覺得,可以由他們對此次的大清查活動進行全麵統籌,你們意下如何?”

劍俠輕咳一聲,開口道:“首長,身為一名華夏人,做這些事情都是應該的。而且,真正發現這件事情的人,並不是我和無刀,而是我們武盟新晉的先天武者,何林華。”

1號首長感興趣地點點頭:“就是那個23歲就突破先天的小夥子啊!”說話間,眼光在眾人身周一一掃過。

劍俠說道:“首長,何林華今天有一些事情要處理,所以未能前來。但是我建議,這次在全中心開展的大清查活動可以交由何林華主導。年輕人嘛,就應該讓他多鍛煉鍛煉。”

“嗯。”1號首長不置可否,而是再次把目光投向了眾人:“劍俠盟主在剛才花了五個小時作的兩份報告中,已經十分充分的提出了開展清查活動的原因和目的。現在,請在座的各位進行表決,是否要在全中心開展清查活動。讚成的請舉手。”1號首長說完,第一個舉起了手。

隨後,劍俠、無刀客、不缺大師等等一個個舉起了手,十幾秒後,所有人全部都舉起了手——這種事情,反正清查都是自己內部說了算,當然沒有人會在意了。

“嗯,很好,全票通過,鼓掌。”會議室內響起了一陣掌聲。

“好,接下來是第二項議程,表決是否同意任命何林華為中心常委。不過由於其本人不在,該議程將在下次會議另行安排。”1號首長繼續說道,“下一項議程,由第十局無刀局長提出,關於罷免第十二局風天局長職務的申請。現在,請無刀局長陳述原因。”

無刀客站起身來,拿起一份報告,開始念叨:“第十二局身為華夏特殊部門,肩負著維護華夏穩定、對抗外國敵對勢力的重要職能作用。自十二局成立以來,十二局確實取得了突出成就。但是,自風天擔任局長以來,十二局上下風氣大變,出現了一大批通敵、以權謀私等現象……”

隨著無刀客的聲音,風天臉色越來越陰沉,其間殺意凜然,對於風天的表現,無刀客不以為意,繼續宣讀。

無刀客嘮嘮叨叨了十幾分鍾,然後總結道:“根據中心紀檢部門不完全統計,第十二局上下共132人,58人有通敵嫌疑,其中高層3名,通敵嚴重者26名,泄漏國家b級以下機密68次;12人涉嫌違紀,其中高層1名。鑒於十二局目前的混亂局勢,我認為,風天局長已經不足以擔任十二局局長職務,應免去其職務。另,在半月前,武盟原後天四層武者、現先天武者何林華s級身份遭到泄漏,遭到倭國忍社襲擊,風天局長有重大嫌疑,建議中心將此事全麵清查。以上,完畢。”,

“哼!”聽到無刀客最後一句,風天怒哼一聲——無刀客這簡直就是在要他的命啊!

如果說僅僅隻有前麵那些內容,綜合起來,風天就算是被革職,也僅僅是一個“不善管理”。但是,無刀客提出的最後一條,那可就真是誅人誅心了!一位曾經的後天武者、現在的先天武者險些被刺殺,居然與他有關,那中心就是想不嚴肅處理這件事情都不行了!至於他風天,流放應該就是個最好的選擇了。

關於何林華遇到襲擊與風天泄密這件事情,在場的人幾乎都知道,甚至就連隨後武盟第十局與十二局、風正軍等人的會談都知道——無刀客將這件已經“磋商解決”的事情再次提出來,是擺明了要撕破臉皮,就連最基本的道義都不講了。

不過,派係鬥爭原本是如此,既然抓到了一擊將風天擊倒的決定性武器,也就不用再在意其他了。

“好。無刀局長的報告已經經過中心紀檢部門的審核,其中內容真實度極高,會議決定對此次事件進行審議。現在,同意革去風天局長職務並就何林華遇襲事件進行嚴肅查處的請舉手!”1號首長說完,第一個舉起了手。

風家在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已經讓1號首長沒辦法忍受了——而作為國家對抗外國勢力的重要組織十二局,居然出現如此大的紕漏,這已經完全威脅到國家安全了。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姑息。如果放任不管,輕則國傷民困,重則國破家分!

1號首長舉起了手,劍俠、無刀客、不缺大師也一一舉起了手,一位與武盟、第十局同屬一派係的正國級領導人也舉起了手。

“還有嗎?”1號首長威壓的巡視,被他目光掃到的人,一一低下了頭。

“好,放下。”1號首長帶頭放下了手,繼續說道,“反對的人請舉手。”

風天、風正軍同時舉起了手,然後剛才沒舉手的也都一一舉起,沒有一個人棄權。風天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昨天晚上,他與他父親和第十一局進行了一些私下交易,贏得了一個利益團體的支持,否則還真要莫名其妙地被革職呢。

八票勝五票,風天的革職申請,居然奇跡般的被否決了!

“都確認了嗎?”1號首長臉色不變,他多年的政治生涯,對於這種情況早已見怪不怪了。倒是無刀客、劍俠、不缺大師一個個瞪大眼睛,盯著對麵的冰色、白顛等人,恨不得衝過去打一架。

“好,放下手。”1號首長平靜的宣布,“讚成票5票,反對票8票,棄權票沒有。會議通過民主表決,對革去風天局長職務的申請給予了否……”

“首長請稍等!”會議室的大門打開,貧道長、何林華、琦爾燕娜、清玄、清梅都一同進了會場。貧道長作揖道:“老道士我有些事情,來遲了一步,還請首長見諒。”

琦爾燕娜恢複之後,貧道長立刻想起了研究召開的常委會,想到了會議上的一些重要議程,便邀請了清玄、清梅,一行人馬不停蹄地坐上直升飛機,趕了回來。這剛一回來,就遇到了這場會議最大的肉戲——同時,也是武盟、第十局決定要送給何林華的一份大禮!

1號首長點點頭:“坐下,繼續開會。”

貧道長、何林華、琦爾燕娜、清玄、清梅都一一坐下。清玄、清梅坐在了1號首長下首,貧道長坐在二人下麵,何林華、琦爾燕娜則坐在無刀客的下麵。

貧道長坐下,立刻說道:“首長,這次既然是常委會,就應該是到場的全部都進行表決才是。對於革去風天局長職務的申請,我讚成。”

“我也讚成。”“我也是。”這兩個說話的,卻是清玄、清梅。第十三局的人雖然一般不會出現在會場,但隻要出現在會議中,就絕對會跟同是修士的武盟、第十局站在一起。

何林華原本也想開口,卻被身旁的無刀客一把堵住了嘴巴——這小祖宗現在可還不是中心常委呢,這萬一要是一開口,還不被其他人給笑死?這可不是在丟何林華一個人的臉,而是在丟整個武盟、第十局的臉啊!,

風天顯然沒想到會有這個變故——不過,他僅僅是神情頓了頓,又恢複原狀——就算再加上三個人又怎麽樣?還不照樣兒是平手?下次再議?這和沒有通過並沒有什麽兩樣。

“首長,老道士我覺得,在進行這項表決以前,首先應該先通過中心的兩項人事申請,再進行表決。何林華同誌身為武盟、第十局新晉先天武者,已經被武盟聯合推薦擔任中心常委職務,關於這項議程,還希望首長可以應允。”貧道長剛一進門,就已經對所有的情況了如指掌,直接提出了致命一擊。

風天嚇了一跳,連忙道:“不行!”要是通過決議以後再表決,他鐵定會被擼了。

眾人的目光頓時集中到了他的身上,風天想了想,解釋道:“該項議程已經通過了,沒有再重新來一遍的道理。”

風正軍也沉聲道:“正是如此。”

清玄冷哼一聲,說道:“既然如此,我代表修盟、十三局申請臨時添加一項議程,這應該沒問題吧?”

修盟、第十三局雖然人數不足百人,但是其中卻擁有華夏暗世界一半以上的築基期境界高手,幾乎全部絕頂高手,在整個華夏享有無與倫比的特權,幾乎可以稱之為華夏在暗世界裏的帝王。當然,修士厭倦世俗,不理凡塵,也造就了他們懶得爭權奪勢的性格,所以華夏暗世界才會形成十局、十一局、十二局爭權奪勢的局麵。

不過,修盟不開口則已,隻要開口的決議,就絕對不會被否決。清玄在這裏張口就是代表修盟、第十三局,在場的人就是膽子再肥,也不敢與暗世界裏最大的boss作對啊!

“這項沒問題,請清玄修士說有何事吧。”1號首長掃視一眼,然後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