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突然擋在虎叟麵前的修士,卻正是在試煉領之內能同虎叟相提並論的強者之一,丘若零!丘若零的實力基本上同虎叟對等,手底下也擁有一片不弱的勢力!而且,丘若零同虎叟、鶴叟二人,實際上都有些不太對付。wwW!qUAnbEn-xIaosHuo!coM..當初他曾經同虎叟、鶴叟二人起過一些衝突,被虎鶴二叟合力追殺,險些就要嗝屁掉了,最後還是無情尊者、李尋道尊者二位尊者出麵調和,才將這件事情揭過去。這種生死大仇,若是還能夠輕易地揭過去,那才有鬼了!是以,丘若零在各個方麵都會同虎叟、鶴叟對著幹,一旦抓住一點點兒小事情,都會想方設法的鬧大,彼此之間不斷地爭鬥!一直以來,雙方之間起過的衝突次數已經數不清楚了,而在勝負方麵,卻也是各有勝負——

虎鶴二叟是兩個人對一個人沒錯,但是丘若零卻也有一些手段,總能聯合上一個人同虎鶴二叟對著幹。還是那句話,在試煉領裏麵呆的時間長了,誰能沒兩個敵人和對手的?就虎鶴二叟他們兩個,在試煉領裏麵的對手,也有好幾個的!

而這位丘若零,此時之所以來到這裏,一來自然是因為手底下的人通知他說似乎發現了何林華的蹤跡,但是更為重要的,卻是因為手底下的人同他說,虎叟也在這個位置,而且還帶著一個人,似乎行色匆匆,急於離開的樣子!說起來,若是真的發現了何林華的蹤跡。丘若零還不至於真的這麽急匆匆的過來,頂多也就是吩咐手底下的人前來查探一下,若是真的出現的是何林華,那他接下來再出手,這才算是正常的情況的。而有了虎叟,那可就不一樣了!就算是隻是為了專門給虎叟添堵,丘若零也不介意浪費這麽一點點兒時間。專程過來一趟的!

是以,丘若零聽到虎叟的辯解,也隻是輕輕一聲。冷哼一聲,不屑地說道:“嗬嗬嗬嗬……虎叟道友,你的話。在下原樣奉還!你有沒有調查、要怎麽調查,那不管我的事兒!不過嘛,接下來咱卻一定要在附近好好地調查一番的!嗯……當然了,我知道,虎叟道友絕對沒什麽可疑之處的。是以,虎叟道友你現在就可疑離開了!”丘若零臉上帶著笑容,笑眯眯地朝著虎叟發號施令。若是換做在沒有成了何林華的仆從之前,虎叟那可算得上是真正地暴脾氣,說殺就殺!丘若零敢這麽跟他牛逼,那直接動手。一巴掌給拍死算了!不過現在,因為有了何林華的緣故,虎叟要顧及何林華的安危,卻不得不壓製著自己心裏麵的怒火……

虎叟“吭哧吭哧”地喘了兩口粗氣,然後才冷哼一聲。冷聲道:“哼!看來丘若零道友卻也不過如此了!在下原先還以為,丘若零道友一定要把在下扣留下來,也調查一下在下的身份呢!哼!老子今天還要其他要事,懶得同你在這裏糾纏,滾開吧!”虎叟說罷,伸手一推。一股子靈力激蕩之下,直接就將丘若零給推到了一旁——這是丘若零根本沒有反抗的意思。要不然,虎叟想要推動一個同級別的高手,可絕對沒有那麽容易的!

虎叟快步從丘若零的身側走過,而丘若零隻是臉上帶著一股子若有若無的笑容,似乎根本就沒有什麽反應似的。何林華也快步地跟在虎叟的身後,眼看著就要從丘若零的身旁走過的時候,原本沒有動作的丘若零卻忽然一伸手,攔住了何林華,冷笑道:“這位道友請留步!接下來,還請道友配合在下,進行一下相關的調查!”何林華這一被丘若零給攔住,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身份被丘若零給看破了,幾乎同時就想要直接動手,先將自己保護起來再說。不過,何林華在略微轉念一想之後,又忽然想到,先前從虎叟和丘若零的態度上感覺的出來,丘若零和虎叟二人似乎並不太對付,這丘若零將自己給攔了下來,該不會是因為虎叟的緣故吧?在想到這個可能之後,何林華暫時按兵不動,但是卻已經做好了準備——隻要這丘若零稍微有那麽一絲不對的動作,何林華也就管不了那麽多了,肯定要直接出手,先擺脫了現在的困境再說………,

果然,在前方行走的虎叟這時候臉色一沉,扭頭看向了丘若零,目光之中全是森冷的殺意——在先前丘若零輕輕鬆鬆地放他路過的時候,他心裏麵還有些奇怪,這丘若零什麽時候這麽好說話了,居然會這麽輕鬆地就放他離開。若是換做往常,不把這時間拖上好長一段,甚至於等到鶴叟來了之類,他根本不可能放手的才是!而丘若零這時候一攔住他身後的何林華,頓時這裏的情況一下子明朗了下來——何林華同虎叟同行,現在丘若零攔路,若是虎叟就這麽一人離開,留下了何林華,那就相當於是在被打臉了啊!同行的人被對手給攔下來,那同他自個兒被攔下來又有什麽區別的?是以,虎叟冷眼看著丘若零,冷聲道:“丘若零道友,你這卻是什麽意思?這位道友與我同行,卻是我的一位小朋友。你現在把他攔在這裏,是覺得我虎叟好欺負不成?還是說……丘若零道友你覺得在下根本就不敢殺你……”

丘若零聽著虎叟的威脅,先是做出了一個“怕怕”的表情,然後卻又裝作委屈地說道:“虎叟道友,我這話還得原封不動的還給你啊!我這隻不過是在做我職責之內的事情,你卻又是什麽意思,犯得著這麽激動的?我接到舉報,這裏附近,似乎有著何林華的蹤跡,所以才專程來到這裏探查的。您虎叟道友的身份特殊,也比我厲害,在下不敢查……不過,難道說。虎叟道友你的這位朋友也一定安全不成?在下這隻不過是想要讓虎叟道友的朋友留下來配合一下調查而已,難道說,在下這麽做也錯了不成?還是說……虎叟道友和這位道友的心裏麵……有鬼呢?!”

虎叟被丘若零這麽一通反駁,給說的更是憤恨不已,險些就要忍耐不住,直接蹦躂起來將丘若零給滅掉算了。至於何林華,他在這時候也算是看了出來。眼前的這位丘若零,很明顯根本沒有斷定出自己的身份。他之所以在這裏攔住了自個兒,根本就是為了打擊報複虎叟罷了!是以。何林華心中念頭一轉之下,覺得這件事情未必不能和平的解決——眼前的丘若零之所以攔住了自個兒,說起來。不過就是為了讓虎叟丟個麵子罷了。如果說自己接受了丘若零的排查,那就是虎叟丟了麵子!而虎叟現在十有要維護自己的顏麵,不讓自個兒被人排查。不過,這事兒至於這麽爭吵下去嗎?這位丘若零既然哎先前根本就沒有發覺何林華的真實身份,那也意味著就算是排查,也根本不會排查出其他消息來。隻要讓虎叟稍微丟個麵子,讓這丘若零得意一番,排查一下自個兒的身份就能安全過關,那就算是被人排查一遍,似乎也沒什麽不可以的……至少。可以省掉許多意外啊!好吧,其實,何林華更加畏懼的,則是還在後麵包圍圈裏麵的智廣勁和文木——萬一這兩個家夥鎖定了自個兒,然後再咆哮一聲。那可就真的不妙了啊!

是以,何林華這時候微笑著向著虎叟搖了搖頭,然後才又微笑著看向丘若零,笑道:“好了,虎叟道友。既然這位丘若零道友對在下的身份有幾分疑慮,那就讓丘若零道友對在下的身份做一下確認好了。反正又不會需要太多時間的……”何林華言語之中定下了調子,虎叟聞言,先是微微一愣,隨後卻苦笑一聲,說道:“好!既然你都這麽說了,那就依你所言……”虎叟說話的時候,心裏麵實際上卻已經確定了,丘若零若是真的在檢查之後會放過何林華,那才有鬼了!丘若零現在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裏,為的不就是要專門打虎叟的臉的嗎?他若是真的這麽簡單的就把虎叟給放走了,那他浪費這麽大力氣,專程跑到這裏來幹球啊!…,

那丘若零似乎根本就沒有想到,何林華和虎叟會同意這件事情。他在微微一呆之後,才邪邪地一笑,說道:“好,那我就親自來檢查一下看看!”說罷,丘若零的神識直接籠罩到了何林華的身上,瘋狂地掃視著。不過,何林華若是想要隱藏身份,除了那些擁有特殊能力的修士之外,又有誰能看得透?這丘若零雖然實力夠強的,但卻根本不算是那些擁有特殊能力的人。是以,在掃視的過程之中,他根本就沒有察覺到何林華的身份!

等到丘若零收回了神識之後,何林華才又微笑著說道:“好了,丘若零道友,現在你想查看也查看過了,在下應該並沒有問題吧?請問,在下現在是不是可以就此離開了?”

“哈哈哈……”那丘若零聞言,卻是十分不屑地大笑了幾聲,才又說道,“沒錯,這位道友的身份到底是否可疑,我確實是看不透……不過,在下看不透,肯定還有其他人能看得透嘛!來人,把這位道友給帶回去,等到確定沒有嫌疑之後,再把人給送走!”丘若零說到最後,話音直接變得森冷了起來。而在丘若零旁側的幾位手下聞言,對視一眼,但是動作卻極為緩慢——他們幾個人又不是腦殘,如何能看不出來,現在這根本就是丘若零同虎叟之間在爭鬥?像是想要抓住何林華,那也是隻有丘若零能辦這件事情。他們若是真的敢伸手,隻怕虎叟會直接把他們給拍成渣子了!

虎叟這時候才又出麵,向著何林華苦笑一聲,扭頭看向丘若零道:“丘若零,你不要欺人太甚!哼!從現在開始,你隻要在有什麽阻攔的意思,那可就別怪老子真的同你翻臉了!沒錯,我確實是殺不了你,可是你信不信,我能先把你打個半死,然後以後再找機會慢慢地收拾你?!”虎叟說話的時候,一雙眼睛裏麵殺氣絲毫不做掩飾地向著丘若零籠罩過去。同時。虎叟在神念一動之下,一道又一道的靈力老虎開始在身周出現,然後慢地向著丘若零圍了過去,大有一言不合,直接動手的意思!

丘若零一看到虎叟居然直接擺明了車馬炮,就是要動手的架勢,瞳孔也是一陣收縮。不由得猶豫了起來——是的,他現在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麽個地方攔著虎叟,並沒有真的要同虎叟拚命的意思。說白了,他隻不過是聽說虎叟在這裏,似乎還急著離開。專門過來拖延一下時間,損一下虎叟的麵子罷了!若是真的因為這麽一點點兒小事情,就直接給鬧得拚命,丘若零可是真的沒有這個想法!在虎叟一強硬之後,丘若零本能地就想要退縮了。他微微眯了眯眼,笑著說道:“嗬嗬嗬……看虎叟道友說的,說起來,在下所做的這一切,還不全都是為了自己的責任,為了能給兩位尊者交差嗎?罷了!罷了!現在虎叟道友既然連這種狠話都說出來了。那在下又能有什麽好說的?嗯……這位道友,就請虎叟道友帶著離開吧。不過,日後要是證明,這位道友的身份很是可疑,到時候虎叟道友可是要承擔相應的責任的啊!”

虎叟冷哼一聲。說道:“我的事情,還用不著你來管!”虎叟說這話的時候,心裏麵卻在想著何林華的身份——何林華的身份,那可不是可疑,而是直接就是正在通緝的人啊!若不是已經以道紋的名義發誓,必須得維護何林華。虎叟現在可沒有這麽直接同丘若零對著幹的意思呢!…,

二人接下來幾句話說開,丘若零冷笑著請虎叟先離開,虎叟自然也不會繼續在這裏呆著。不過,就在虎叟準備同何林華一同離開的時候,卻見到遠處又是數道人影飛了過來。這幾道人影一落定,其中一人便立刻開口道:“大哥!你怎麽出去一趟,現在才回來?若不是咱自己手底下的人說發現了大哥,我現在還不知道大哥就在這裏呢!”那人頓了頓,又扭頭掃了旁側的丘若零一眼,說道:“哦?丘若零道友也在這裏?怎的,大哥,莫非這丘若零又在這裏找大哥的晦氣不成?不如今天咱們兩個且先聯手把這丘若零給殺了算了!也省的老是被這麽一隻雜魚給惡心著……”

這說話的人,卻是一個身材稍顯削瘦的老頭子。他張口看到虎叟,直接就開口叫嚷“大哥”,顯然應該同虎叟的關係不錯。

果然,緊接著,那位削瘦老頭子旁側一人接下來的話,直接就點明了那老頭子的身份:“哈哈哈哈!鶴叟道友,你這話卻是要從何說起?虎叟道友既然能出現在這裏,那丘若零道友出現在這裏,又有什麽不可能的?而且,依在下所見,丘若零道友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裏,應該也是聽聞這裏有異常,所以過來探查一番罷了……”這人說話的時候,語氣卻是有著一股子說不出的古怪。從語調上聽聞,一會兒尖聲尖氣,如同一個音調刺耳的女音;而一會兒卻又粗聲粗氣,如同一個聲音嘶啞的大漢!

“哼!陰陽叟,你別在這兒給我摻和,把老子惹急了,信不信連你這老混蛋一起打?”鶴叟卻也不客氣,直接以瞪眼,怒視著身側的那個老頭子——而何林華這時候也才從鶴叟的話裏麵得知,這同鶴叟一同前來的,卻根本不是朋友,而是一個敵人!

虎叟聽著這吵吵鬧鬧,眉頭一皺,開口說道:“好了,鶴弟,這裏的事情,咱們等會兒再說!現在,咱們且先回去再說!就算是有什麽賬,也留到以後再算!”虎叟同鶴叟說話的時候,語氣卻沒見得有多親切,反倒是有那麽一絲嚴厲的。其實,若是說起來,虎叟同鶴叟之間的關係,嚴格地說起來,應該算是鶴叟依靠虎叟,而虎叟對鶴叟卻並不太關注的!要是二人的關係當真極好,那當初虎叟在遇到何林華的時候,就絕對不會想著一個人獨吞,而想要先把鶴叟喊來,然後二人一同對付何林華了!若是真的說起虎叟二叟之間的關係,應該完全就是因為二人之間功法相通這一點了。當初虎叟在創立他的這種特殊功法的時候,正巧被鶴叟看到,並且僅僅隻是看了一遍之後,就給全部學了過去。當初虎叟發現這事兒之後,首先想到的就是要直接把鶴叟給幹掉。不過,接下來這麽一打,他卻發現,鶴叟的實力不比他弱,惡人怎麽打都是平手!最後,二人罷手之後,鶴叟一句一個“大哥”,喊的虎叟頭都大了,是以就收下了這麽一個小弟。(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