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求支持~~~求訂閱~~~~

不夠?道紋力量不一定足夠?

何林華的腦中剛剛冒出了這個念頭,緊接著就給掐斷了——這他喵的開什麽玩笑啊!道紋力量從本質上來說,可不就是混沌力量?何林華現在融合的道紋確實僅僅隻有著一層。wWw、QuAnBen-XIaoShuo、COm但是,何林華的肉身和神魂力量,可是都有著足夠的混沌力量的啊!而現在何林華在開啟了道紋之後,雖然也算是調用了一部分肉身、神魂力量的混沌力量。不過,這一絲力量同何林華的混沌肉身、神魂中的混沌氣息量比起來,簡直要弱小上知道多少倍了!如果他要是真的能夠掌握這種使用道紋力量的技巧,不說多的,隻要能調動十分之一的肉身力量,恐怕都足以將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給轟殺至渣了!

何林華想著這些,腦子裏麵不由得又變得有些混亂了起來。他立刻傳音道:“這些廢話先不說了,你們兩個先立刻來我這裏來!這種完美使用道紋力量的技巧,我到底能不能掌握,不是你們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這種事情,總是要嚐試之後才能知道的!一切,等你們兩個過來了再說!”

“是,公子!嗯?該死!”虎鶴二叟立刻應了一聲,然後,他們兩個的話語裏麵,似乎有些鬱悶的意思。

“嗯?怎麽回事兒?”何林華心中有數,虎鶴二叟還不敢這麽同他說話。那他們兩個現在說了這麽一個詞兒出來,肯定就是有著一定的原因了。

片刻之後,虎鶴二叟才給何林華答複,說道:“回公子的話,公子現在又進入了試煉之地,想來應該是想要繼續融合道紋了!而現在公子既然被無情尊者還有李尋道尊者二人派出來的人手圍追堵截,那想必公子您應該還沒有找到適合的試煉之門!我們兩個剛剛出了試煉之門,便應該想到這一點的。我們這一處試煉之門,正好可以讓公子來使用。不過,因為公子召喚我們兩個的緣故。我們二人離我們先前的那一道試煉之門距離稍微遠了一些……而就在剛才,也不知道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小修士,居然在我們兩個眼皮子底下進入了試煉之門裏麵!現在,公子您可能不得不使用想辦法找其他的試煉之門了……我們二人犯下了大錯,還請公子責罰!”

“我去!”何林華心中頓時有些無語了——他怎麽就給忘記了?想要出試煉之門。那必須得進入試煉之門的修士試煉結束或者死亡才可以啊!現在虎鶴二叟既然已經出來了。那自然說明,他們那一道試煉之門現在應該空出來了才是。何林華現在若是真的說著急的事情,那肯定就是進入試煉之門了!而就在剛才,明明有著一個好機會。他想要達到的目標很輕易的就能實現了。可是,就因為這一個疏忽,他不得不重新尋找空間之門了……不過,這事兒說起來,也不是虎鶴二叟的錯不是?他何林華自己沒有想到。現在再怪手下,未免有些太沒範兒了!

“算了,這事兒也怨不得你們兩個!這也是我剛開始沒有想到的緣故!可惡!現在這試煉之地裏麵,到處都是無情尊者還有李尋道尊者二人的狗腿子,這一不小心被人給闖入試煉之門裏麵,倒也怪不得你們兩個了。你們兩個,現在還是趕快過來找我吧!”何林華想明白了,隻能無奈地說了這麽一句。

“是,公子!”虎鶴二叟又應了一聲。隨後靜默了片刻之後,發現何林華並沒有再給他們兩個傳音,才切斷了相互之間的神魂交流,直接向著感應到的何林華位置飛行了過來!

……

虎鶴二叟的意外出現,讓何林華對應付現在的局勢。有了更大的把握!而無情尊者還有李尋道尊者二人,現在則調用了更多的修士進入了試煉之地裏麵,開始了他們兩個對何林華的圍追堵截!

確實如同他們兩個先前所計劃的那樣,這兩個家夥在試煉之地裏麵布置了不少的人手。這些人也沒有其他的任務。最主要的目標,就是搜索可疑的人手。還有找尋無人的試煉之門!一旦找到無人的試煉之門,立刻就會有一位修士進入其中,直接將試煉之門給堵死了再說。隻要將試煉之門給堵死了,何林華不能進入試煉之門參加試煉,那何林華暫時自然也就不會有著太大的威脅——像是虎鶴二叟先前的疏忽,就是因為這個緣故!他們兩個剛剛想到,何林華似乎應該是來找試煉之門的,結果就成了這樣了。

無情尊者還有李尋道尊者二人布置下了天羅地網,不斷地注意著周圍的環境,在發現那些雜七雜八的修士的時候,同時心中也很是放心——這些修士到底是從什麽地方來的,他們兩個可是心裏麵一清二楚。這些修士,實際上都是何林華派出來的。至於目的是什麽,他們也能隱隱約約地猜出,應該是給何林華尋找適合進入其中的試煉之門了!隻要還能夠看到這些修士,他們兩個就可以確定,何林華現在一定還沒有找到合適的空間之門!既然沒有找到合適的試煉之門,那也就意味著,他們兩個依舊還有著無數的機會!隻要抓住這機會,滅掉了何林華,那他們今後的命運,自然就會不同了!

“哼!何林華現在依舊沒有進入試煉之門裏麵,那我們兩個的機會,就依舊還存在!何林華這小雜魚,現在不一定有膽子自己出麵,隻會派他這些不成氣候的手下在附近逡巡、尋找!不過,何林華手底下的修士數量就算是再多,比起我們兩個來說,卻還要差上許多!隻要我的手下能在這試煉之地裏麵占了最大的優勢,那接下來的一切,自然就在我們兩個的掌握之中了!”無情尊者眼睛微微眯著,覺得這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似的——當然,這是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根本不知道虎鶴二叟已經突破到了大乘期的修為,並且還掌握了道紋控製秘法!他們兩個若是知道這件事情的話,現在可能就不會這麽淡定了……

……

虎鶴二叟的速度飛快。而且,這兩個家夥也知道何林華現在的局勢並不是很好。這一路上,他們的速度雖然夠快。但是卻足夠隱蔽。一旦是遇到了什麽人多的地方,都會刻意的避開,並不會與之接觸!再加上,虎鶴二叟雖然現在已經脫離出了無情尊者還有李尋道尊者二人的陣營。但不管怎麽說,他們兩個也是在弱者墓地裏麵混了這麽長時間的。對試煉領裏麵的情況。可謂是再清楚不過了!像是周圍這些修士相互之間所謂的探查手段,他們兩個自然是一清二楚,隨隨便便地就能模擬出來。有著這種高超的技術在手,他們兩個的身份。自然就不會暴露了!

二人僅僅隻花了一個小時工夫,就到了何林華所隱匿的位置。

到了何林華所在的位置之後,二人直接通過神識聯係了一下何林華,何林華收到了這兩個家夥的神識傳音之後,才身形一動。從隱匿的位置走了出來。

虎鶴二叟看到何林華的身影之後,立刻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向著何林華行禮道:“屬下虎叟、鶴叟,見過公子!”

“嗯!”何林華隨意地點了點頭,眯著眼睛,在二人的身上掃了一遍,確定他們兩個的實力確實是突破到了大乘期之後,才點了點頭,說道。“不錯!不錯!你們兩個居然才剛剛突破到大乘期,居然就直接穩固了修為,著實算是不錯!”

虎鶴二叟連忙點頭說道:“這一切都要倚仗公子您賜予的大乘丹!如果沒有大乘丹的幫助,我們兩個就算是能夠窺破這其中的一道機緣,隻怕是想要徹底穩固下來。至少也需要百年時間才行!而公子您的大乘丹效果極佳,就算是在突破到了大乘期之後,卻依舊還在溫養著我們的神識!像是我們二人,直接就通過大乘丹的藥效。徹底穩固了修為,這都是公子賜予的天大機緣!”

何林華點頭說道:“這也是你們兩個自己的實力還算不錯。如果不是你們自己的實力已經到位了。我就算是給你們兩個大乘丹,估計你們兩個也不一定能突破得了!”何林華說罷,頓了頓,才又說道:“不過,你們兩個現在雖然突破到了大乘期,而且已經能夠凝聚出不死之身。但是,時間畢竟是太短了,你們兩個的底蘊也是不夠,並沒有真正地凝聚出法身!而沒有法身的大乘期修士,在實力上而言,平白的就要比其他的修士低上一些!”

虎鶴二叟立刻回答道:“我們二人一定用心修煉,爭取早ri凝聚出法身,為公子效力!”

何林華打從一看到虎鶴二叟的時候,就一直觀察著虎鶴二叟的情況——雖然說,虎鶴二叟現在突破之後,依舊還是恭恭敬敬的模樣。但是,何林華可不是傻子!這兩個家夥到底是真的恭敬還是假的恭敬,這誰又能真正地看得清楚?現在,這兩個家夥突破了,而且現在還是在試煉之地裏麵。說的不好聽點兒,假如說,這兩個家夥要是真的對何林華起了什麽歹心的話,何林華自己都不一定能夠應付得了的!是以,何林華先前在說那些話的時候,實際上都是帶著試探的意思!何林華雖然表麵上是在觀察著這兩個人的實力,但實際上一直都在通過神念觀察著這兩個人的神識!查看著這兩個人在靈魂深處的真實想法!

不過,不得不說,這一番觀察之後得到的結果,何林華還是很滿意的。虎鶴二叟從見到何林華的時候,不管是身體上還是神魂之上,都是真心實意地對何林華畢恭畢敬,根本沒有一點點兒應付的意思!這也意味著,這兩個家夥,是真正地臣服於了何林華!當然,如果說,這兩個家夥真的就是傳說中的演技派的話,何林華也沒有辦法!要是真的能遇到兩個演技這麽厲害,甚至於神魂裏麵一點兒異常都沒有的牛逼人物,何林華就算是付出一些代價,那也算是服了!

這一番試探之後,何林華終於對虎鶴二叟放心下來,微笑著說道:“你們兩個,我十分滿意!你們二人的實力雖然有所突破,但現在卻依舊還是對我如此恭敬,也算是難得了!從現在起。你們兩個,也算是我能夠放心的親信!對於親信,我是不會吝嗇的!”何林華說話間,神識一動之下,卻是手中直接揮出了兩塊靈石。各自落在了

虎鶴二叟的身上。微笑著說道:“若是說起凝聚法身,最為困難的,無非就是沒有足夠純淨的靈力罷了!我給你們的這兩塊兒靈石,都是對應著你們二人屬xing的百分之百純淨靈石!現在。你們二人就可以duli出一具分身,開始嚐試著凝聚法身了!實力達到大乘期之後,神魂徹底分裂,主神念和附屬神念之間再也沒有任何差異,想必你們兩個也發現了吧?現在。你們就可以派一具分身進入我的空間裏麵,嚐試著凝聚法身了!”

“謝過公子!”虎鶴二叟聞言,臉上都帶上了一些喜悅之sè。但是片刻之後,這喜悅之sè,也就徹底掩飾掉了——這混亂星域裏麵的修士,畢竟是同原始宇宙裏麵的修士不相同!在虎鶴二叟的認知裏麵,真正地實力提升,就是通過道紋就能夠實現了!通過道紋提升實力,要遠遠比融合法身什麽來的容易一些!所以。他們兩個在看到這種純度的靈石之後,也僅僅隻是略微有些驚訝,也就不再理會了!而這種情況,若是讓那些在原始宇宙裏麵生存的修士遇到了,肯定早就感動的感激涕零了!至於他們兩個的喜悅。則是因為得到了何林華的認知!何林華剛才在觀察他們的情況,他們兩個又怎麽可能會不知道?現在,他們兩個已經下定決心要跟著何林華走了!如果說,他們兩個現在跟著何林華走。結果卻根本得不到何林華的信任的話,那同悲劇了又有什麽兩樣兒的?是以。他們兩個現在才會興奮!

何林華從這兩個家夥的神念裏麵也隱隱約約地感應到了他們兩個的想法,頓時皺了皺眉頭,說道:“你們兩個,別把我說的話不當回事兒!你們兩個現在實力突破到了大乘期,以後就算是到了原始宇宙裏麵,也算是有著一定實力的人,對我也會有著一定的幫助!等我離開混亂星域的時候,定然也會帶著你們兩個離開!到時候,你們二人若是連基本的法身都沒有,在麵對同等級修士的時候,隻有被虐菜的份兒!在原始宇宙裏麵,真正地區分起修士的實力來,靠的可就是實打實的力量,可絕對不存在什麽道紋力量加成的!而在大乘期級別的修士之間,擁有法身和沒有法身,根本就是兩個概念!你們兩個知道嗎?”

虎鶴二叟聽著何林華這麽一番解釋,才稍微收斂了一些,一同應聲——其實,他們兩個現在根本搞不明白。對修士而言,能夠快速提升實力的地方,不才是好地方嗎?像是混亂星域裏麵,以何林華的實力,在短時間內登臨頂端,貌似根本就不是什麽困難的事情!既然如此,他們兩個也就根本搞不明白了,何林華為什麽非得要去混亂星域之外的原始宇宙呢?這在他們看來,可是有些舍本逐末啊!

何林華又探測到了這兩個家夥的神念,頓時也懶得理會,隻是翻了翻白眼,卻也不多說什麽。

緊接著,何林華神念一動之下,直接破開了空間,讓虎鶴二叟分離出了一道分身,進入空間裏麵修煉。之後,何林華才又認真地看向虎鶴二叟,問道:“你們兩個先前說,可以完美的使用道紋力量了?能夠直接cāo控著道紋力量,使用道紋技,融合成道紋兵器等等?此話屬實?”

虎鶴二叟立刻認真地點頭,回答道:“回公子的話,我們兩個不敢欺騙公子!像是這種事情,公子您隻需要稍微注意一下,自然就知道我們兩個說的是真是假了。嗯……如果公子您要是不相信的話,我們兩個現在就可以給公子您展示一下!”

何林華並未說話,隻是點了點頭。

至於虎鶴二叟,他們兩個在對視一眼之後,卻開始凝神控製起了道紋力量。之後,隻見他們兩個身體之內的道紋緩緩地分離了出來。隨後,就在何林華的目光之中,這兩個家夥cāo控的道紋各自變幻起形狀來!而這種控製著道紋變幻形狀的能力,也就是所謂的道紋兵器的演變方式了!

“道紋兵器?控製道紋變幻形狀,形成兵器!看來,你們兩個真的是掌握了完美使用道紋的方法了!”何林華口中喃喃自語著。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