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酒館、茶肆一樣。wWw,QuAnBen-XIaoShuo,cOM.\\在這種環境之內,修士進入其中之後,可點上一壺酒,或者是點上一些茶水,然後同認識的朋友或者是剛剛認識的人閑聊或者討論修煉經驗等等!當然,這論道庭卻也是有著不同的區域的。有的區域,分配給的就是來閑聊的修士,而有的區域,則就是給那些用以討論修煉經驗的修士。甚至於,還有一些實力稍強的修士直接找了一處包間,其他修士可以支付一定的獸丹,然後進入其中請教問題等等。總而言之,這論道庭,可以算是強者戰場裏麵的一處好地方了!

當然,所屬不同勢力的城郭,其論道庭也各有不同。這論道庭裏麵到底是否安全、清淨,主要也是同所屬軍團的管束有關係的。像是不滅軍團,因為從上往下所有的風氣都算是極好,是以這論道庭裏麵一般沒什麽亂七八糟的事情。而一些下轄區域較為混亂的地方,這論道庭可謂是混亂不已。甚至於,在有的論道庭之內直接就擺著擂台,相互之間爭吵的時候,可以上去一教高下!有的,則根本連擂台都沒有·直接動手打生打死的!

進了不滅軍團下轄的論道庭之後,立刻就有一位修士湊上前來,微笑著說道:“這位道友可是同朋友相約來此閑聊?”那位修士笑臉相迎,實力不高·但是卻根本看不出有什麽卑賤的意思——這不滅軍團的“店小二”,都是有底氣的。

何林華自然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計較,他搖了搖頭,說道:“我今天隻是剛剛進鎮,來這裏見識一下罷了。”

“原來如此!難怪道友看上去有些麵生!不怕直言,我們不滅軍團下轄的論道庭,絕對是所有勢力裏麵最有秩序的!道友在這裏·不用擔心有任何危險!卻不知道友來此,是想要尋幾位道友坐而論道,還是想要歇息一下?”那位修士說話的時候,神識在何林華的身上一掃,便掃到了何林華身上的那一塊兒身份玉符,直接問起了何林華的目的。

何林華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我今日來此,隻是在······嗯·……不滅禁地裏麵呆的時間長了些·想聽聽有什麽消息罷了。

請給我一個獨立的座位便好。”

何林華說罷,那位修士立刻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好說!好說!道友還請隨便坐。卻不知道友是飲酒還是品茶?”

“一壺香茗。”何林華說完·那位修士立刻退下。之後,又有一位修士往何林華的桌子上擺了一壺茶。至於何林華,則微微閉上了眼睛,開始聽著四周雜亂的聲音。

不過,周圍這些修士所討論的話題,大多數都是諸如“什麽時間發生了什麽事情”等等。何林華剛剛到了強者戰場,對這些事情也並不是太了解,雖然也聽了一些,但卻聽的有些雲裏霧裏的。不過,從這周圍諸多修士的話語裏麵·何林華也確實是得知了不好信息的。而這些信息,也確實是何林華所不了解的。當然,何林華所知道的,也都隻是一些淺顯的信息而已。真正遇到敏感信息的時候,周圍那些修士,都會布置好禁音結界·再直接通過神念傳音來聊天,何林華要是想要偷聽,就必須得使用神念力量了。不過,在這種環境裏麵使用神念力量偷聽別人在說些什麽,那不是找事兒嗎?

又聽了一會兒之後,何林華正準備離開,卻有一位修士手中提著一壺酒,走到了何林華所在的這張桌子麵前,略微有些驚愕地說道:“哎喲?這位道友,真是沒有想到,居然還會在這裏看到你!”

“嗯?啊!”何林華先是微微一愣之後,緊接著便凝神一看眼前這人——這還真巧了!眼前這人,卻正是何林華在剛剛出了不滅禁地之後遇到的那三位修士裏麵的領頭一位。當時,這位修士可是給何林華指引了道路的。不過,這家夥似乎有點兒話癆······

“嗯······真是沒有想到,居然還真的在這裏遇到了道友。道友的指路之恩,卻是多謝了!”不管怎麽說,這人好歹也算是對何林華有恩的人。而且,在進了渡厄鎮之後,何林華也確實迫切的需要了解一下渡厄鎮裏麵的情況。這家夥既然有些話癆,那從這家夥的嘴巴裏麵套話,自然就要容易許多了。而且,這家夥話癆嘛,總是會情不自禁地多說許多的廢話!說不定這些廢話裏麵,就有何林華想要知道的內容。而且,就算是沒有何林華想要知道的內容,何林華稍微引導一下的話,自然也能引導的對方說出一些道道來。

那位修士立刻笑嗬嗬地向著何林華拱拱手,笑道:“哪裏!哪裏!不過就是指個路罷了,又不是多大點兒事兒!就算是在下不將線路告訴道友,估計道友之後也能打聽出來!不過,在下倒是沒有想到,居然會真的再度遇到道友罷了……”

何林華笑嗬嗬地說道:“在下剛剛從不滅禁地裏麵出來,身心疲乏,在這裏喝喝茶,聽聽閑話,也算是休閑了。倒是道友,我記著,先前您似乎同你的兩位朋友要一同進不滅禁地裏麵來著,怎麽這麽快便回來了?”

“哎!別提了,還不是因為耀……”那位修士話還沒有說完·旁側便立刻出現了兩位修士,一同扯了那位修士一把,急切地說道:“大哥,請慎言!”而這突然出現的兩位修士·卻正是先前同那位話癆同行的兩位修士。

這另外兩位修士,突然出現的時候,速度卻是稍微快了一些。緊接著,論道庭裏麵立刻便有一位修士飛了過來,笑嗬嗬地說道:“諸位道友請了,請不知道諸位道友站在這裏作甚?若是有什麽話,坐下來說豈不是更好?”這卻是因為那兩位修士的飛行速度稍微快了一些·被人當成是要惹事兒的了。

那位話癆連忙說道“不敢!不敢!我們隻不過是偶遇故人罷了。”

何林華也笑了笑,說道:“謝過道友了。

這三位道友,卻是於我有恩,曾經幫助過在下。這次相見,卻是有些意外,是以激動了一些……”

“原來如此!”那位論道庭的修士見何林華都開口解釋,自然也就不再多管閑事兒,直接飛身離開——在不滅軍團經營的論道庭裏麵·他相信,還不至於有什麽傻x白癡真的要上杆子找死的!

等到那位論道庭的修士離開之後,何林華才又笑嗬嗬地向著話癆等三人微微一揮手·笑道:“三位道友,既然再次相見,那就是有緣!三位道友曾經幫在下指引道路,也算是一份兒恩德。不如今日,在下請三位道友飲酒品茶如何?”為了能讓這話癆透露出一些何林華想要的消息,何林華直接開口邀請了!

“哈哈哈哈!那自然再好不過了!”話癆修士哈哈大笑後,直接一屁股坐下,向著何林華微微拱手笑道,“這位道友請了,在下華勞·多謝道友了!”

“嗬嗬······嗬嗬······”何林華聽著這人的自我介紹,腦門兒上不由自主地掛上了黑線——丫丫個呸的!這家夥的名字,居然還真的叫華勞,真是讓人覺得蛋疼不已的。不過,何林華還是自我介紹道:“嗯,在下······在下何林華·見過三位道友了。”何林華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自己的名字—說起來,何林華的名字,在強者戰場裏麵,基本上就沒人知道的!真的說有可能知道何林華名字的,大概也隻有逃到了強者戰場裏麵的無情尊者,還有司空俠了!

那另外兩位修士原本似乎根本沒有同何林華深交的意思,不過,現在他們兩個的大哥已經坐下了,這兩個家夥也隻有無奈地跟著坐下,勉強地向著何林華一拱手道:“在下令狐勇,薛穆見過道友了。”

何林華又客套地一拱手,隨後揮揮手,叫來了一位侍者,讓其重新上了酒菜、茶水,才又微笑著說道:“這強者戰場裏麵,能夠相見便是一場緣分。三位道友,讓我們痛飲此杯!”

何林華說罷,華勞等三人也都一同舉杯,同何林華喝了一杯。之後,華勞才又說道:“哈哈哈!真是痛快!我就喜歡同何林華道友你這種痛快人接觸!兩位賢弟,咱們一同敬何林華道友一杯酒如何?”

令狐勇、薛穆二人對此原本沒有多大的樂趣。不過,華勞既然開口了,他們兩個又不得不給點兒麵子,一同舉杯敬酒。

何林華又喝了一杯之後,才微笑著說道:“三位道友,先前我聽華勞道友說了,三位道友似乎是要前往不滅禁地獵取怪物才是。卻不知三位何以這麽快便回來了?”何林華這時候,也隻是對這三人所遭遇的情況,稍微有些好奇,隨口一問罷了。

令狐勇和薛穆二人原本神情已經有些放鬆,但是聽到何林華這麽一問之後,緊接著便立刻警惕了起來,看向何林華的眼神兒也變得頗為不善:“何林華道友,此事與你無關,不說也罷。”

令狐勇剛剛說完,而華勞卻以擺手,說道:“兩位賢弟,什麽不說也罷?何林華道友他既然問了,那直接說出來便是!我還真不相信了,他耀日狩獵團,真的還敢在渡厄鎮的勢力範圍之內動手不成!哼!老子借他幾個膽子!”華勞這一開口,卻是直接將緣由給說了出來。不過,華勞此人看上去似乎頗為粗獷,但實際上卻也是粗中有細的。雖然他這算是將實話給說了出來,但是在開口的同時,卻將周圍用禁音結界給隔了開來,而且還直接轉成了四人之間的神念傳音溝通。

何林華聞言,卻是微微一愣,笑道:“耀日狩獵團?這應該是渡厄鎮裏的一股小勢力吧?聽華勞道友的意思,三位道友似乎得罪了這個耀日狩獵團了?”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