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龍宇辰轉身離去的不久後,就聽在那大道的盡頭,突然掀起了漫天黃塵,轟隆隆的腳步聲化為細微的聲浪,擴散而來。

不消片刻,就見一隊隊護衛,一個接著一個,出現在道路盡頭,其目標直指龍家!

沿途所過,寂靜無聲,聖羅城所有人,看到這樣都躲在暗處,小心的張望起來,一時間,聖羅城氣氛詭異而沉凝。

趙煞為首,帶著一群人,也不理會四周那不斷掃視的目光,殺氣騰騰的直接來到了龍家的所在。

看著眼前籠罩在雲霧中的龍家,眾人大感意外,不知如何是好,於是把目光都投向了最前方的趙煞。

看著雲煙中的龍家,就連趙煞也是不自覺地皺了一下眉頭,心頭突兀的升起了一絲不安的情緒,可是一想到自己侄兒被殺,這股不安瞬間就被滿腔的凶厲直接取代,隨即側過頭看了一眼身旁的慕容複。

“龍戰,你以為躲在這個烏龜殼裏就能安然無恙嗎?識時務者為俊傑……”慕容複站在陣法前,大聲的叫嚷道,真元加持,聲音滾滾,瞬間響徹了整個聖羅城。

“慕容複,你再怎麽叫喚也沒用,有能耐就進陣。”龍戰朗聲回到,聲音無一絲焦急,反而有點成竹在胸的味道。

“別和他廢話了,直接破陣,我就不相信他小小的龍家還能翻出什麽浪花來!”不待慕容複說話,就聽趙煞一臉狠戾的說道!

“好,進陣!”慕容複聽言,大手一揮,厲喝一聲,直接吹響了進攻的號角!

“唰...”

隨著慕容複一聲令下,一隊隊護衛幾乎同一時間就衝進了雲霧中,猶如泥牛入海,濺不起絲毫風浪,這種感覺,就仿佛他們進入雲霧的一霎那,被吞噬了一般。

當感知道所有護衛已經進入了陣法,龍宇辰回過頭對早已磨刀霍霍的龍家眾人說道:“拿好我給你們的引路陣紋,然後殺光他們!”

聲音如墜九幽,冷如刀鋒,眼中閃動的一絲血紅,殺機凜然,更是叫人不寒而栗!

他很清楚,這種勢力的爭端,是何等的殘酷,而且對於這些危及自己親人的敵人,龍宇辰更是沒有絲毫的憐憫之心,對於敵人,死亡才是他們最好的歸宿!

“咻咻咻...”

一陣陣破風聲響起,龍家眾人猶如利劍,直接射了出去,原本隱藏和收斂下來的煞氣,在這一刻,再度迸發,一個個猶如鐵麵修羅,冰冷而無情。

“父親,你們也出手吧,趁這個空檔,盡快解決這些小的,一會還有大的在後麵。”這一刻,龍宇辰仿佛運籌帷幄的大帥,沉著冷靜,殺意凜凜。

“好的。”龍戰幾人沉聲說道,不做過多遲疑,隨龍家小輩們直接衝了出去,成敗在此一舉!

“想要殺人,就做好被殺

的準備吧!”龍宇辰喃喃自語,冰冷的聲音,充斥殺意。

“啊...”

就在龍家眾人衝出去不過片刻後,就聽一聲聲淒厲的慘叫,接連不斷地響起,直接穿透雲霧,清晰地響徹在每個人的耳邊,而每一聲慘叫,也是預示著一條生命的消逝。

此刻,淒厲的喊叫,如同死神的腳步,沉重的鼓點,不斷擊打在每個人的心頭,更是讓慕容複幾人的臉皮不斷地地抖動著,他們很清楚這一聲聲慘叫是屬於那個人的。

風煙雲繞陣中,龍家人手持龍宇辰交代下來的引路陣紋,而且作為龍家人他們很清楚龍家的格局,在陣中如入無人之境,在龍戰幾人的帶領下,不亞於猛虎下山,虎入羊群,個個神威蓋世。

至於趙煞帶來的眾多護衛,卻是兩眼一抹黑,就連前後左右都是無法分清,一個個如同甕中之鱉,引頸待戮。

一時間,風煙雲繞陣中,不亞於開啟了一場殺戮盛宴,滿是鮮血揮灑,死氣彌漫。

“前輩,這樣下去恐怕不妙啊!”聽得一聲聲慘叫,慕容複和嚴克如坐針氈,終是忍不住來到趙煞身前說了出來。

淡淡地看了一眼慕容複和嚴克,趙煞並沒有說話,而是直接一步踏出,原本隱而不發的氣勢,驟然放出,在其威勢下,就連風煙雲繞陣的煙霧,也是向外四散,不能成型。

“現在才出手嗎,卻是晚了啊。”感受到陣外那升騰起的氣勢,龍宇辰冷笑一聲,旋即傳音眾人,叫眾人撤了下來。

而就在眾人撤下來的片刻,就見趙煞來到陣法上空,渾身金芒繚繞,滿是鋒芒畢露的意味,顯然趙煞感悟的正是金之法則。

趙煞單手前身,隨意念而動,法則之力在其手中瞬間化作一柄通體金光璀璨,足有數百丈的長刀,對著下方的陣法怒斬而下。

“轟...”

長刀力斬而下,所向披靡,金光燁燁,與陣法觸碰的刹那,就爆發出震天的響動,如同晴天霹靂,震耳欲聾。

“劈啪...”

原本籠罩在龍家四周的陣法,伴著一聲聲晶玉破裂的清脆響動,瞬間告罄,隨著煙霧散去,龍家若隱若現,再度出現在眾人眼中。

“嘶...”

煙霧散盡,眾人的目光旋即射向了龍家,就見此時龍家,如同修羅地獄,斷臂殘肢,遍地橫屍,流淌的鮮血已經化作一條小河,殷殷流動,讓遠方看到的眾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龍戰我要殺了你!”慕容複和嚴克看到這一幕,眼瞼盡裂,紛紛怒吼出聲,聲音裏殺意澎湃,怒意衝天。

也不怪二人反響巨大,因為裏麵死的人除了趙煞帶來的人,盡是二人帶來的心腹,至於龍家之人竟是一人沒有,這種不亞於剜心拆骨的痛,豈是二人能夠忍受的了得。

而且為了一舉顛覆龍家,二人可謂精銳盡出,可是誰能想到,就是因為一個陣法,自己的家底竟會全軍覆沒,而現在說白了,這二人可謂是孤家寡人,光杆司令了。

“殺了我?我們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麵,說這話的力氣還是留在一會吧!”隨著一陣腳步聲,龍戰帶著眾人踏血而出,聲音不鹹不淡的回道,眼中不帶絲毫波動。

“龍戰,你過了。”天上的趙煞,將這一慕看在眼裏,也是怒意滿膛,淡淡出聲道。

“過了嗎?嗬嗬,我敬你是前輩,但是想讓我龍家滅族,無論是誰都要付出代價,我龍家男兒隻有站著死,沒有跪著生!”龍戰六冠殺意,殺機盈空,麵對氣勢滔天的趙煞,眼中沒有一絲懼意,相反滿是熱血,直言喝道。

“是嗎,那我就看看,你龍家到底有沒有這種實力!”龍戰一席話,徹底激怒了趙煞,話音剛落之際,趙煞淩空而來,狠辣出手,同時一身氣勢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

這股自天而下的磅礴氣勢,轉瞬間便是籠罩了整個龍家,一股眾人以前從未感受過的強大威壓,自趙煞體內蔓延而出,最後彌漫下來,頓時,下麵的所有人,都是悶哼倒退,臉色瞬間蒼白。

“砰...”

“我看是你過了吧。”趙煞一擊被阻,瞬間後退,同時水麒麟的聲音淡淡傳來。

“嗬嗬,忍不住現身了,我今天倒是要看看是哪位前輩高人,竟敢三番兩次插手我幽冥宗之事!”一擊落空,趙煞怒極反笑,對著一處虛空所在,恨聲說道。

隨著趙煞出音,就見那處虛空所在,出現陣陣扭曲,同時一個藍色身影緩緩出現在天空之上。

與此同時,一股浩蕩磅礴氣勢,猶如那從遠古蘇醒的巨龍一般,帶著無可匹敵的威壓,降臨而下!

而在這股磅礴氣勢蘇醒之時,趙煞那原本滿是凶厲的臉上,卻是在此刻布滿了震驚,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看著出現的水麒麟,眼中慢慢爬上了一絲驚懼,一個不好的征兆,在心頭陡然浮現。

“前輩...”

“是水麒麟前輩...”

龍家的眾多弟子,看著突然顯現的水麒麟,先是一愣,然而隨即,感受到水麒麟那完全碾軋趙煞的氣勢,都是豁然瞪大了眼睛,眼中滿是狂喜之色!

水麒麟前輩,大部分的龍家族人都不會陌生,畢竟,上一次龍家大難,就是水麒麟陡然現身,力挽狂瀾,直接解決了龍家之難,對於水麒麟的強橫,所有人也都是心知肚明!而眼下,在龍家家再度陷入最大危機的時刻,這個前輩再一次出現了。

看著水麒麟那平淡的表情,所有人兀的都升出了一股自信,龍家此次必定可以安然度過此劫,而來犯之人必然也將要受到嚴厲打擊的自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