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嵐,既然你不給我活路,那你們就都去死吧!”不朽戰場中,三眼王發出驚天咆哮,聲音裏蘊含著無盡的怨念和恨意。

此時,他動用最強絕的手段,乃是九黎天道特別賜給他的天賦神通,擁有不可想象的力量。

在他的催動下,他眉心上的豎眼開始震顫、發光,宛若太陽初升,衝起驚世的神華,雖然那神華並不是多麽熾盛,但是卻極其恐怖,震得不朽戰場都為之晃動,似乎要崩毀一般。

這一刻,天地十方皆顫,大道規則哀鳴,仿佛那即將睜開的雙眼,可以毀天滅地,讓不朽都為之心顫。

“這是什麽?”海皇凝重開口。

此刻,強大如他竟也是感受到了心悸的感覺,恍如幼年時麵對不可抗衡的海中妖獸一樣,心神開始顫栗。

不朽戰場內,三眼王渾身都在發光,尤其是眉心處,更是光芒無盡,有神威無量,仿佛一輪太陽正在那裏升起,光芒照耀諸天萬界,無人可以直視。

“冰嵐道友的攻擊受挫。”人王開口,神色凝重到了極點。

從三眼王眼中彌漫出來的氣息太過恐怖,太過強絕,彷如透進人的骨子裏,進行壓製,讓人的靈魂為之悚然,瑟瑟發抖,這是一種先天的壓製,不可抗逆的壓製。

而且,這種氣息讓人有一種末日到來的恐懼感,似乎當這氣息徹底爆發時,便可以毀天滅地,讓世界走向末日。

“他這眼睛裏蘊含毀滅本源,可毀滅一切。”西靈道破三眼王豎眼的神妙,他們知道,若是給三眼王時間,繼續成長下去,他將會天上地下無敵。

毀滅本源,多麽可怕的力量,代表了一切事物的終點,哪怕不朽也要為之忌憚,感到膽寒,因為毀滅本源之下,無人、無物可以幸存。

龍宇辰的大毀滅之力之所以恐怖,就是因為帶著這毀滅本源的一絲力量,可見,真正的毀滅本源是有多麽的恐怖。

“喀嚓”、“喀嚓”...

突然,一陣陣碎裂的聲響傳來,在毀滅本源的氣息下,冰嵐構建的三千道蓮開始不敵,那巨大如山嶽的花骨朵上麵,崩現出一道又一道裂痕,形同密集的蛛網,看起來觸目驚心。

“給我破!”

轟隆一聲,三眼王的豎眼內,湧現出一股更加強絕的波動,像是無盡瀚海起伏,又似無盡星河在奔騰,那發出的聲音宏大至極,震動了整座不朽戰場。

這一次,他的眼睛裏飛出了一縷縷灰色霞光,是由數不盡的神秘符號組成的,有一種鎮壓八荒六合的力量。

“毀滅劫光!”冰嵐開口,全身都籠罩在一層霞光中,看起來絢爛無比。

此刻,她那如秋水般的眸子裏,閃耀出驚世的華光,像是無所不焚的道光神火,有焚燒九重天的可怕威能。

毀滅劫光是天道所降神光之一,號稱是這世上最可怕的劫罰之一,其力量根本難以形容,可毀滅世間萬物,最是可怕。

這種力量太過至高無上,如龍宇辰曾見到過的斬道台一樣,一般隻在傳說中出現,鮮有人聽聞過、見到過,如今,它

能在一個人的身上體現,雖然這還隻是初級階段,但是卻依舊讓人驚悚。

“全力穩固不朽戰場,不然,後果將不堪設想。”看著那已經有裂痕出現的不朽戰場,人王三人的神色凝重到了極點。

聽到他這話,西靈和海皇的手中飛出了一片片不朽神光,其內蘊含不朽道則,是他們的不朽大道,全都烙印在了不朽戰場上。

人王的擔心不無理由,因為毀滅劫光在剛一出現時,便震動了天上地下無窮次元空間。

而三眼王本人,更是全身都籠罩在這種霞光中,像是化身為毀滅之神,身體周邊有一掛又一掛形同天河般壯闊的毀滅劫光,開始向四外奔湧。

在這股力量下,那巨大的花骨朵轟然爆碎,也宣告冰嵐的三千道蓮徹底消隕,根本無法抗衡毀滅劫光的力量。

這就是毀滅本源的力量,雖隻是以毀滅劫光的形勢衝擊外物,那蘊含三千大道規則的三千道蓮卻是都崩潰了,根本無法抗衡絲毫。

如此一來,真的很難想象,當三眼王徹底睜開豎眼,以毀滅本源之力進攻時,該會有多麽的恐怖,而這天下間還又有幾人可以抗衡?

“劫光化甘露,滋養不朽身!”

轟的一聲,毀滅劫光化作**形態,湧進三眼王的身軀之內,滋養他整具肉身,瞬間,他所損失的不朽物質竟是全都被補充回來了。

而他,也是借此氣息暴漲,那恐怖力量沸騰流轉,簡直要將這座不朽戰場撕裂,威勢恐怖的不要不要的。

“冰嵐,今日死的是你!”

三眼王雙眸閉合,但是卻能夠感知一切,他化作一道閃電,撲殺向冰嵐,威勢強到了極點。

在此過程中,他的豎眼再次發光,由毀滅劫光化作的符文密密麻麻,像是一步闡述天地至理的神經,竟是有浩大的誦經聲響起,宏大而驚人。

“我之身不朽不滅,毀滅劫光也不過是養料而已。”冰嵐氣息一變,體內曦光蒸騰,血肉中竟是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繚繞黑光的黑洞,而她整個人也是如此,仿佛化成一個可吞食諸天萬界的恐怖黑洞,吞吐無盡精氣。

在這一刻,所有湧向她的毀滅劫光都難以傷她根本,冰嵐化身黑洞與小女孩嵐嵐,開始瘋狂的汲取著那些湧來的毀滅劫光,化那恐怖的力量為養料,滋養自身。

“冰嵐道友的手段真是驚人,不愧為古來才情第一人,毀滅劫光竟是被她這樣化解了。”

人王三人竟然,此戰冰嵐帶給他們驚人氣象頻出,那驚人至極的表現,就是身為不朽的他們,也是心生佩服,感到吃驚。

“破滅!”

錚錚錚,劍芒衝天,冰嵐自身化劍,是一口黑色的神劍,上有恐怖吞噬力,鋒芒 畢露,劍斬八荒六合,鏘的一聲,便破滅了一切毀滅劫光。

並且,她威勢不減,直接劈砍在了三眼王的身體上,無量威能爆發,讓氣勢洶洶而來的三眼王再次遭挫,身上有猙獰的傷口,久久不能愈合。

“三眼王,區區毀滅劫光奈何我不得,你還是睜開你的豎眼吧,不然,你沒有絲毫

反抗之力。”冰嵐的身影再次出現,嵐嵐坐在她的肩頭上,小臉上有吃飽喝足的滿足感,仿佛剛才那些毀滅劫光讓她吃的很舒心一樣。

“既然你如此逼我,那我就如你所願。”三眼王森然出聲,聲音中有無盡的怨毒。

大戰到現在,他三番兩次遭挫,哪怕是借助毀滅之眼,施展毀滅劫光也無濟於事,這讓他心中對冰嵐的恨意,達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說是恨意滔天都顯得少說了。

“毀滅之眼,開!”

三眼王發出一聲低沉的喝吼,眉心的豎眼緩慢睜開,一縷縷代表毀滅的劫光沸騰,當即便令這異次元空間內的不朽戰場開始顫栗起來,一道道裂痕交織,仿佛要炸開一般。

“全力穩固不朽戰場,最後的大對決了。”人王吼道,調動至極力量。

在這一刻,五大陸本源震顫,無邊的偉力傳遞過來,加持在人王的身上,讓他的威勢強到極致。

同一時間,海皇和西靈也各展逆天手段,無盡海域本源,炎黃天道分別把力量加持在他們身上,讓他們全都強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大戰到了這一刻,三眼王終於動用了他的天賦神通,這是九黎天道賜予他的本能力量,可讓他輝煌無敵。

“炎黃,趕快給我本源力量。”冰嵐再次對話炎黃,聲音裏帶著些許怒意。

剛才,也就是三眼王想要施展毀滅之眼的時候,她就想借炎黃天道本源之力,打斷三眼王的施法。

然而,炎黃天道卻是沒有給她任何回應,這讓她很是生氣,不然的話,她那三千道蓮也不止於崩潰,而她也不至於又與三眼王對拚了一記。

說話間,冰嵐雙手快速在身前舞動,三千大道規則顯現,被她纖纖秀指捏來,如穿針引線一般,最後,竟是慢慢交織成了眼眸的形狀。

隻是,她以三千大道規則構建的這隻眼眸,卻是缺少總領三千大道的核心之力,看上去有些死板、呆滯,沒有那種栩栩如生的靈性。

“炎黃,你再不給我,我就走人了。”冰嵐臉帶寒霜,到了這個時候,炎黃竟然還是沒有給她回複,這讓她心中怒意大盛。

“桀桀桀,冰嵐,看來你是個被天道拋棄的人!”三眼王冷笑,眉心的豎眼光芒大盛,轟的一聲,展現驚世恐怖。

在這一刻,他的豎眼擁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力量,混沌霧靄向外彌漫,那毀滅一切的力量可怕無比,讓一切都走向了毀滅。

一時間,冰嵐發現她眼前的場景變了,她與三眼王出現在一片枯寂的宇宙當中,像是從那不朽戰場中脫離了出來,重新開辟了戰場一樣。

這片新戰場,枯寂無聲,虛空中到處都彌漫著死寂的味道,毀滅的力量在其中湧蕩,這裏是一片正在毀滅的大宇宙,無數星辰粉碎,那若隱若現的混沌氣流,彌漫在各個地方,讓這裏顯得極其荒涼,極其死寂。

冰嵐知道,這是毀滅之眼的另一恐怖之處,構建大宇宙毀滅之地,將敵人鎮封在此,當這片宇宙徹底毀滅時,那被鎮封之人也就隨之而消隕了,說是幻覺但是卻也真實顯現,能夠被人們看到,十分的可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