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回盤!”

龍宇辰揮拳向前,輪回盤再現寰宇,像是一方大世界壓落下來了一般,毫不客氣的砸在了宣與重鳴的身上,打的對方骨斷筋折,口吐鮮血。

“不修己身,你修戰兵,今日你難逃一死。”龍宇辰話語無情,輪回拳再次壓落下來,轟在宣與重鳴的身上,發出了令人牙酸的骨骼碎裂聲。

“你...”宣與重鳴驚怒,同時恐懼,他不敵,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他想要絕地反擊,可是龍宇辰卻完全不給他機會,輪回盤又一次壓落下來,帶動茫茫天罡,一道又一道神光爆發,無情的碾壓了下來。

“噗!”

最後一刻,宣與重鳴的眼裏隻剩下了驚恐和恐懼,輪回盤的在他眼中快速放大,毫不留情的落在了他的身上,令他整個人轟的一下炸開,虛空中血肉四濺,血雨紛紛,被染紅了一大片。

至此,太古生物第二位天驕慘死,而現在,群星榜上死在他手中的人已經高達五人之數,占據了一半,這種戰績,令人膽寒!

“收!”

隨即,龍宇辰又操控九層煉仙塔收取了缽盂等六件佛門重寶,話語極其冷漠的說道:“佛門重寶又豈是宵小之輩可以染指的。”

龍宇辰話語不屑,在無情斬殺完宣與重鳴之後,又毫不客氣的對太古生物一陣鄙視,在他口中,連出身王族的宣與重鳴都成了宵小之輩,那麽其餘人又算得了什麽?

“嗡!”

九層煉仙塔威勢震蒼穹,懸浮在龍宇辰的頭頂上,有鎮壓諸天萬界的恐怖,一道道神光垂落下來,像是千百道瀑布傾瀉,又像是一掛又一掛天河。

此時,戰場一片平靜,所有人都在盯著龍宇辰,他的強勢和強大,令人膽寒,令人敬畏,全都有發自骨子裏的寒意。

“無人可擋,不外如是!”

此刻,看著那威懾諸天的龍宇辰,很多人的心裏都是生出了這樣的八個字,眼睛裏充滿了敬畏的神色。

尤其是眾族之修,更是把龍宇辰當做了神人來看待,一個個目光尊崇,就差頂禮膜拜了。

今日,龍宇辰為他們取得了榮耀,他們打心眼裏的佩服與尊敬,一個個眼神明亮,幾乎把他當做了至高神王。

然而,還不待他們的至高神王強勢一會兒,龍宇辰身上那如火如荼的氣勢,竟是如潮水般快速退去,整個人一連三晃,差點栽倒在虛空中。

“噗!”

嘩的一聲,龍宇辰噴出了一大口血,那刺目的血紅,讓眾族之修眾人驚呼,一個個臉色都變了。

“宇辰...”很多人發出驚呼,眉頭緊緊皺在一起,擔心到了極點。

龍宇辰的傷勢不堪設想,剛才他吐出的那一大口血,淡金色澤濃鬱十足,幾乎如金汁一般,明晃晃的讓人心驚,刺痛了眾人的眼。

眾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麽,這分明是道基之傷進一步嚴重的結果,不然,那鮮血也不會有如此濃鬱的金色。

“無妨,我沒事!”龍宇辰抹去嘴邊的鮮血,眉頭不易察覺的皺了起來,但是他很快就舒展了眉頭,語氣強硬的對對

麵的太古生物說道:“這一回,你們一起上吧!”

這一刻,龍宇辰眸光如閃電,若絕世天劍交擊,在空中留下一連串的驚雷,那強勢的模樣,讓人心驚。

可是,這落在太古生物的眼裏,卻是讓他們認為龍宇辰隻是外強中幹而已,不然,他也不會說出‘一起上’的大語來。

“桀桀桀...以多欺少可不是我們的風格,還是一個接著一個對決吧,當然,你死了也就結束了。”

對麵,一位渾身都泛著金光的生靈開口,整個人的身形威猛高大,像是黃金鑄造的雕像一樣,渾身上下都充斥著剛猛的力感。

“無恥!”

此刻,還不待龍宇辰開口,眾族之修的修士就已經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了,那憤怒的模樣,卻是讓太古生物這邊眾人的笑容更加濃鬱,更加森寒了。

一個個看向龍宇辰的森然目光,就像是在看待死人一般,充滿了戲謔和殘忍的意味。

“怎麽,難道你們眾族之修要反悔不成?”有人冷冷的說道

“無人可以反悔!”

就在這時,無鉤殘月的聲音幽幽傳來,其威浩瀚,影響諸天,而他的意思,也是再明顯不過,那就是大戰要繼續下去,這是無人可以更改的事實。

“不用擔心我,就這幾個歪瓜裂棗想要殺我,那是笑話!”龍宇辰對後方的花無類等人擺了擺手,示意他們不用擔心。

“哼,大言不慚,看我斬你!”那渾身泛著金光的生靈出言,一步步向前,腳步聲轟鳴,像是踏在天地脈搏上,震得這方虛空都是猛地搖顫了起來。

“你是我殺得第三人!”龍宇辰手指向這人,直接發動狂猛進攻,急如烈火奔騰,動如雷霆起降,竟是讓在場很多人都沒反應過來。

隻是,讓眾族之修這邊眾人憤怒的是,那渾身都泛著金光的生靈卻是接連躲避,任龍宇辰轟出百拳,竟是完全沒碰到他的衣服。

相反,龍宇辰卻是累的氣喘籲籲,嘴角又有鮮血止不住的淌落下來,染紅了他胸前大片的衣衫。

這種情況,讓眾族之修這邊群英激憤,每一個人的眼中均是露出了憤怒的光芒,恨不得代替龍宇辰出手,斬殺對麵那人。

“梁丘明一,你可得堅持住啊,可別把人給累死了。”嘲諷的聲音傳來,太古生物眾天驕全都哈哈大笑,一個個看向龍宇辰的目光充滿戲謔,像是貓戲老鼠一樣。

“有能耐接我一拳,一直躲避算是什麽能耐。”龍宇辰憤怒大吼,胸膛劇烈起伏,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氣息裏都帶著血腥味。

“誰規定我不能躲了,你自己追不上還能怨我?”梁丘明一攤開手很無辜的說道,眼睛裏帶著嘲諷般的光芒。

此時,他恨不得大笑出聲,因為龍宇辰就要死在他梁丘明一的手裏了,這讓他滿心舒暢,甚至對龍宇辰都生出了感激的念頭。

當然,他最感激的還是耶律長崎和宣與重鳴那兩個死人,若不是他們讓龍宇辰重傷發作,那他還不一定有這個機會呢。

“回頭給你們燒紙。”

想到此,梁丘明一忍不住在心裏說道,對耶律長崎

和宣與重鳴的感激之情,簡直如那奔騰的江河,滔滔不絕。

一刻鍾過後,氣力嚴重耗費的龍宇辰,幾乎要站立不住,那模樣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樣,不住的搖晃著。

甚至,人們還發現龍宇辰的雙腿在不斷的顫抖著,這無一不預示著龍宇辰消耗過劇,已經快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

“呼...梁丘明一,呼...”龍宇辰氣喘籲籲,累的幾乎要癱軟在地,連話都說不完整了:“有...有能耐別一直跑下去!”

“呦,這就累了。”梁丘明一抱著雙臂,一臉笑眯眯的說道:“快跑起來,不然,我可不給你出手的機會。”

“哼!”

對此,龍宇辰隻是冷哼一聲,那佯裝起來的強勢,讓梁丘明一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

“既然,你不打算出手,那我就出手了。”梁丘明一捏了捏拳頭,劈裏啪啦的爆豆聲響起,聽得讓人們牙酸。

從此,也不難看出梁丘明一在體術修煉上,有著常人所不能比的造詣,不然,他也不會光是捏捏拳頭,就發出骨骼爆鳴的聲響。

“你覺得我會信嗎。”龍宇辰一臉不屑的說道,竟是旁若無人的調息了起來。

他這模樣落在梁丘明一的眼裏,更是讓其眼中的笑容濃鬱,大步蹬蹬蹬的邁動開來,踩的虛空爆鳴搖顫。

“接我一拳!”梁丘明一咆哮出聲,臉上掛滿了殘忍的笑意。

“哧!”

龍宇辰向旁邊躲避,可是那速度卻是慢了很多,梁丘明一隻是稍微改變一下方向而已,那繚繞金光的拳頭就再一次瞄準了龍宇辰的腦袋。

可以想象,他這一拳要是打實了,龍宇辰的腦袋絕對會是桃花朵朵開,被砸的稀巴爛。

拳風撲麵,龍宇辰的眼中有驚恐的神色閃過,可是任他如何拚命,那拳頭卻是死死地瞄準著他,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

眼見,龍宇辰身死就在刹那,梁丘明一的臉上露出了開懷的笑意,那森白的牙齒,如刀子般雪亮迫人。

“哈哈哈...結束了龍宇辰,別忘了是我梁丘明一殺得你。”梁丘明一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可是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凝滯了下來,他看到天地旋轉,龍宇辰在笑,也看到了眾族之修和太古生物無數人的震驚神色。

然而,還不待他明白這是怎麽回事,他就看到下方有一具無頭的屍體正在噴薄著鮮血,那屍體雄健有力,各處都繚繞著金光,像是佛陀的無上金身一樣,讓他很是熟悉。

“......”

他張了張嘴,可是卻沒有聲音發出來,眼中不可避免的湧現出了難以用語言形容的驚恐,因為他此時想起他剛剛看到的那具屍體,竟然就是他自己的身體。

他想知道這是為什麽,可是眼前卻是變得模糊了起來,他看到無邊的黑暗正在向他襲來,直至,他這點意識快速的湮滅在黑暗當中。

不過,在他意識消隕的前一刹那,他還是明白了這是怎麽一回事,那就他死了!

可是為什麽呢?還不待他去想,他的意識也就湮滅成了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