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戰場中,熱火朝天,有一幅詭異而又讓人血脈噴張的場景,龍宇辰和無鉤凡真緊緊的纏在一起,體態旖旎,一上一下貼到了一起。

仰望此景,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此時所見的場景,怎麽會發生這樣的情況,這是在做夢嗎?

“啊...”

無鉤凡真發出高分貝尖叫,氣的粉嫩紅唇都在哆嗦,軀體都在**,原本動聽的磁性聲音,此時顯得格外刺耳,她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切,難以置信。

身為不朽親女,她高高在上,傲視同輩,集萬千榮耀於一身,如皓月當空,皎潔而神聖,是人們可望而不及的存在,可是現在呢?

天空中,她渾身濕透,幾乎一絲不掛,與另外一個男子緊緊的糾纏在一起,是如此的刺眼,讓她幾乎昏厥過去,這在過去,她想都不敢想,不對,是壓根就沒想過。

“龍宇辰,今天不殺你,我誓不為人!”無鉤凡真臉色潮紅,還有餘韻,於雪白晶瑩的肌膚上,似那豔麗的花朵綻放,嫣紅點點,閃爍光澤。

這本是禍國殃民的絕世魅惑,可是她卻無法忍受,瞳孔中射出驚人的閃電,化為劍氣,縱橫激蕩,劈殺龍宇辰,戰的熱血沸騰,擺出一副誓殺龍宇辰不罷休的架勢。

自出世以來,她何曾吃過這麽大的虧,與一個陌生男子肌膚相貼,差點“赤坦”以對,大談人生!

而且,這還是在兩百多萬人的注視下,其中一人還是她的親生父親,這算是什麽事啊,簡直快要把她逼瘋了。

“別以為是你吃虧了,是我吃虧好不好,那麽大的年齡,你還跟我玩這個,我多虧啊我。”龍宇辰大聲叫屈,臉上滿是悲憤的神情。

聽到他這話,所有人都滿頭黑線,這也是人,太沒有人性了吧。

至於說,無鉤凡真的年齡大,那的確是事實,可是你也不能在明麵上,毫不顧忌的說出來吧,這不是在別人的傷口上撒鹽嗎?尤其還是在這個時候。

更遑論,人家看上去根本就不老好不好,年齡正當時,風華絕代,瑩白的肌膚,每一寸都閃爍光澤,無瑕通透,完全稱得上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傑作。

“轟!”

無鉤凡真咬牙切齒的出手,滿頭發絲飛舞,與道共鳴,渾身綻放無量光,像是一輪炸開的金色太陽,無量神光沸騰,席卷天地,景象可怕至極。

“砰!”

龍宇辰對抗,可是那無量光掃來,卻還是將他上半身的衣衫燒成了灰燼,露出他強健有力的軀體,寶輝閃爍,蘊至強力量。

“你成心的是不,非得把我扒光,看光才滿意嗎?”龍宇辰很無語的說道。

對他的回答,眾人無言以對,甚至於是無言以對,見過不要臉的,可是還真沒見過這麽不要臉的,這簡直就是可恥。

“不過,話又說回來,禮尚往來,我也不能吃虧是吧!”

聽到龍宇辰這話,所有人都是猛地一驚,難道他還要扒光無鉤凡真不成?

想到這種結果,所有人都不淡然了,不少人看向無鉤殘月的方向,眼中升起了警惕的神色,他們知道龍宇辰接下來怕是有大動作了。

“這混小子,有這樣幹事的嗎,這不是存心得罪人嗎?”海皇喃喃自語,一身氣勢無雙,早已鎖定了無鉤殘月,他怕對方含怒出手,那樣一來,龍宇辰可就徹底的悲劇了。

“你要幹什麽?”無鉤凡真粉嫩的紅唇差點被晶瑩的貝齒咬破,她打心眼裏的發毛,因為龍宇辰的話,讓她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

“嘿嘿...我要幹什麽?你猜啊!”見對方心神不寧,龍宇辰臉上的笑容越加燦爛,出起手來毫不留情,竟是更加的淩厲了。

無鉤凡真拚命抵抗,可是龍宇辰壓在她的身上,那陽剛而又灼熱的男子氣息傳來,讓她渾身發軟,幾乎沒有絲毫抵抗的力量。

不過,無鉤凡真對自己倒也狠辣,狠狠的咬了舌尖一下,血腥氣味衝鼻,讓她的精神猛地一震。

“你這女人還真是狠,也不怕把舌頭咬掉了。”

這一幕,龍宇辰看得心寒,這女人不簡單啊,不光是對別人狠,就是對自己也毫不留情,說咬就咬,毫不客氣,看的龍宇辰急忙閉上了嘴巴,唯恐自己的舌頭被對方一口咬掉了,這更是讓無鉤凡真大怒,真以為我會咬你嗎?殺你都算是輕的。

“龍宇辰,我要用你的鮮血,洗刷你帶給我的恥辱。”無鉤凡真連出重手,眼中帶著刻骨銘心的殺機。

要是一般人看到她這眼神,很可能會嚇得渾身乏力,可是龍宇辰卻不是一般人,他視而不見,臉上的笑容越加燦爛。

可是,細心的人卻不難發現,他的眼神極其冰冷,像是亙古不化寒冰一樣,冷的令人發毛。

“啪啪啪...”

肉體碰撞的聲音不斷傳來,那清脆響亮的聲響,接連不斷,讓人們知道這樣的大戰,其實是最驚險不過得了,即便都已經緊緊的貼在了一起,可是卻依舊驚心動魄。

此時,他們兩個人的每一次對碰,都會有道則痕跡出現,伴著時空碎片紛呈,那毀滅的氣流動蕩,毀天滅地不在話下。

若是常人,這樣的毀滅氣流侵襲入體,怕是早就化成了齏粉,身死道消了。

“遊龍變!”

無鉤凡真身體表麵浮現一層金光,整個人的軀體像是化成了滑溜的泥鰍,變得滑不留手,差一點就掙開了龍宇辰的束縛。

“還遊龍,我看就是泥鰍。”龍宇辰毫不客氣的冷斥道:“不對,泥鰍可沒有你這麽暴躁,你這分明就是黃鱔!”

龍宇辰那戲謔的話,氣的無鉤凡真身體顫抖,在這樣肉貼著肉的大戰中,她身為女子本就落在下風,現又被龍宇辰接連調侃,自然是更加的不堪了。

而鑒於此,龍宇辰出手卻是更加的不留情麵,二人激烈對碰,從天上打入海中,虛空崩碎,海水激濺,天空中、海水裏,幾乎每一處都留下了他二人戰鬥過的痕跡。

“小娘皮,走光了可不要怪我啊。”突然,龍宇辰壞笑道,一臉痞相。

這讓無鉤凡真的心裏升起了一絲不妙的念頭,隨即,她就感到自己的背後出現一隻‘鹹豬手’,那灼熱的溫度讓她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該死的,龍宇辰竟然在吃她的豆腐。

“這該死的混蛋,怎麽能...”無鉤凡真氣

的嘴唇哆嗦,更加的被動了,此時她都快要忘記了思考,腦袋裏一片空白。

不過,在下一瞬,她就知道龍宇辰所說話的含義,其實並不就止於此,那隻手掌突然噴吐出一股磅礴的勁力,狠狠的印在了她的身上。

剛猛而不可抗的力道傳來,這讓她上半身本就殘破不堪的衣服,瞬間化為一片光雨,砰的一下子炸開了。

一瞬間,無鉤凡真身上大片雪白的肌膚露出,每一寸肌膚都雪白細膩,閃爍瑩光,像是晶瑩的象牙雕刻而成的一樣,潔白、溫潤,讓人覺得暈眩。

不過,觀戰的眾人卻並沒有機會看清,因為龍宇辰不管不顧,直接摟緊對方那猶如羊脂美玉般的肌體,噗通一聲,墜進了海裏。

剛一入海,海水的清涼就讓無鉤凡真清醒了過來,她發出尖銳的叫聲,竟是讓這海麵上出現了成百上千道水柱,不知道有多少人遭受無妄之災,被衝起又落下的海水淋了個渾身上下濕透,一個個看上去和落湯雞沒什麽兩樣。

“女人不能惹啊,什麽也沒看到,還要遭受這種對待,這不是坑人呢嗎?”有人很不滿的說道。

“砰!”

大片海水衝起,龍宇辰和無鉤凡真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吸引了在場很多人的視線。

當然,大多數人的視線都是投向了無鉤凡真,在這個時候,不少人都很想見識一下對方的身姿。

隻是,令眾人失望的是,無鉤凡真的身上光華閃閃,竟是早已出現了一身新的霞衣,籠罩了她那婀娜多姿的軀體。

“龍宇辰, 我一定會殺了你的。”看著近在咫尺的龍宇辰,無鉤凡真像是一尊冰冷煞神,渾身都散發著驚人的煞氣,而攻勢也是越發的恐怖了。

然而,龍宇辰真的太強大了,他心有無敵術,體魄也至強至堅,每一擊都震得無鉤凡真掌指生疼,虎口處血跡斑斑,而這還是他動用一隻手的情況。

而且,更令無鉤凡真感到無語的是,龍宇辰就好像和她的衣服有仇似的,新衣服剛換上沒多久,就再一次被龍宇辰撕成了碎片,有雪白肌膚隱約顯現,這讓在場不少人都覺得看這場大戰真值了。

當然,人們也知道,龍宇辰這是在惡心對方,惡心太古生物,也在惡心無鉤殘月,你們不是為我而來嗎?那我就扒你們皇女的衣服,吃你女兒的豆腐,誰怕誰啊。

“準備好下一套衣服啊。”突然,龍宇辰的聲音再次傳來,這讓無鉤凡真的精神一下子就緊繃了起來。

果不其然,龍宇辰震掌出擊,竟是又一次打碎了對方的衣服,大片的碎屑紛飛,就像是下了一場燦然的光雨一樣,美不勝收。

這讓人們看傻了眼,而無鉤凡真更是充滿了不甘,身為不朽親身女兒竟然接連吃癟,這讓她心中有一股化不開的鬱氣,衣服都被人打碎了兩次。

“夠了!”

突然,浩大的聲音傳來,話語間充斥著驚天動地的怒意,那黑色的古戰車,轟的一聲炸開,碎片如流星,崩開雲朵,炸開虛空,其威勢不可想象。

此時,無鉤殘月怒極而出,直接現身出現在人們的視野當中,就連乘坐的古戰車都被他的氣勢震成了碎片,由此可見,他此時的怒意到底是如何的驚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