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快放開我。”拓跋鋒銳無力的掙紮著,嘴裏麵不斷有鮮血湧出,停都停不下來。

金光起伏,拓跋鋒銳不甘心如此,他動用療傷聖法,想要恢複元氣,並借此掙開龍宇辰的束縛,可是他剛一有所動作,龍宇辰就打斷了他療傷的進程。

而作為懲罰,龍宇辰更是毫不留情的甩了他好幾個大嘴巴子,這讓眾人看的一愣一愣的,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打人不打臉,強者最在乎的是什麽?不外乎就是臉麵二字,可是龍宇辰卻不管這個,大嘴巴子抽的震天響,把拓跋鋒銳打的麵目全非,幾乎打成了豬頭,兩側臉頰高高的腫起,牙都快掉光了。

“老實點,不然,殺了你!”龍宇辰冷冷的說道。

打完臉就威脅,龍宇辰的行為驚呆了一群人,這行事風格不對勁啊,怎麽和混天道人的作風差不多呢。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麽鬼。”

鐵鏈抖動的嘩啦聲音響起,在龍宇辰的周圍有秩序鏈條出現,而後,化為一道道繩索,全部向前衝去,將拓跋鋒銳完全的束縛在了虛空中,像是被封起來的蠶蛹一樣。

“給我破!”拓跋鋒銳怒嘯連連,他知道自己已經到了生死關鍵處,體內竟是十分突然的湧現出了一股磅礴的力量。

“九幽滅世炎!”在這一刻,他動用一枚被封印著的火種,那是濃縮到極致,且被重重封印了的九幽滅世炎。

這是他在得到九幽黃泉水時,一同得到的寶物,隻不過這九幽滅世炎更為霸烈一些,他掌控不了才被封印起來的。

可是,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哪怕是掌控不了,他也不得不動用了,不然,他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轟!”

無邊的烈焰騰起,呈現黑漆漆的色澤,像是來自冥土死地的滅世火焰,在燒塌蒼穹的同時,但是給人以一種無盡陰寒之意,十分的詭異。

然而,任九幽滅世炎焚天燒地,那纏繞在拓跋鋒銳身上的秩序神鏈,卻像是真金不怕火煉一般,不管你的火焰是灼熾,還是陰寒,都絲毫沒有被融化的跡象。

相反,還越勒越緊,幾乎都鑲嵌進了拓跋鋒銳的身體內,倒是讓他受到了九幽滅世炎的焚燒。

“不作死就不會死,讓你玩火,這回變成玩火自焚了吧!”龍宇辰毫不客氣的嘲諷著對方,並且那混天印也是在他的操控下,再度鎮壓了下來。

磅礴巨力爆發,像是千萬座火山噴發,噴湧出無窮的力量,這也使得拓跋鋒銳,登時就被砸的眼冒金星,最後,更是不禁眼前一黑,直接昏死了過去。

“還真是棘手,掌控不了就不要拿出來,這不是存心找麻煩嗎?”看著那依舊燃燒不斷的九幽滅世炎,龍宇辰恨恨不已的說道。

隨即,人們就見他取出一個青皮葫蘆,像是剛剛才從藤上摘下來的一樣,上麵還帶著一股清新的氣味。

“葫蘆啊葫蘆,給我吞幹淨了。”龍宇辰拍打著青皮葫蘆,頓時,一股滔天的的吸力出現,竟是將所有的九幽滅世炎都吞掉了。

“嘶...”

看到這一幕,人們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青皮葫蘆不凡啊,竟是能夠承受住九幽滅世炎的恐怖,這絕對不是什麽凡品。

至於說,他那句話還是直接忽略吧,妥妥的是在惡心太古生物呢。

“這葫蘆很眼熟啊。”

“的確啊,好像在哪見過!”

“是很熟悉呢,在哪裏見過呢,越看越熟悉啊。”

人們仔細打量著那青皮葫蘆,隱隱約約間,竟是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就好像在哪裏見過一樣,可是短時間內卻是想不起來了

不過,總會是有那麽幾個記性好的,在起初的想不起來後,突然,有人十分震驚的大吼道:“我勒個去,這不是吞天葫嗎?”

“吞天葫?”

“你不是說這青皮葫蘆是吞天大聖的那件成道之寶吧?”有人吞了吞口水,十分艱難的說道。

“沒錯的,就是它,你看那顏色,那葫蘆嘴,還有那威力,不是吞天葫還能是什麽!”道出葫蘆來曆的那個人,指著龍宇辰手裏的葫蘆,仔細的介紹著。

“你別說,還真是吞天葫啊,不過,這不是吞天大聖的東西嗎,怎麽跑到黑槍手裏去了,難道他也得到吞天大聖的傳承了?”

人們徹底淩亂了,看向龍宇辰的眼神,越發的怪異了起來,因為吞天大聖和混天道人差不多屬於同一類人,都是那種修為強大不可測,行為**不靠譜的人。

而今,黑槍得到他們的傳承,那到底還能不能靠譜了?這家夥的運氣好,那就不做過多評述了,可是能不能不要總是拿出這些讓人不安的東西啊,難道天生自帶吸收混蛋的屬性不成?

龍宇辰並沒有在意人們的想法,在借助吞天葫將九幽滅世炎全部吞吸之後,他打算好好挖掘一下拓跋鋒銳身體裏的秘密。

雖然他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麽,但是他卻知道那東西就隱藏在對方的身體當中,而且還是有自我意誌的,是活的!

“希望你不是懷了個孩子吧。”龍宇辰看了一眼拓跋鋒銳的肚子,說出來的話,讓眾族之修這邊都笑噴了。

此時,人們真的很想對龍宇辰說上一句,大哥,你能不能不要這麽搞笑!

然而,眾族之修這邊開心卻也不代表太古生物也同樣開心,他們被龍宇辰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沸騰的怒火直撞天靈蓋,眼睛裏全是森然的殺意。

有這麽惡心人的嗎?說一個大男人懷了孩子,這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任誰也無法忍受!

“出來吧!”

隨即,人們就見龍宇辰手呈爪狀,對著拓跋鋒銳的天靈蓋就抓了過去,那指尖閃爍鋒銳的尖銳模樣,讓人們絲毫不懷疑他這一爪子下去能把拓跋鋒銳的腦殼抓的粉碎。

然而,令所有人意外的是,腦海中假想的血腥場麵並不曾出現,龍宇辰那鷹爪般的手掌隻是緊緊地貼在了拓跋鋒銳的腦袋上。

“這是在搞什麽,嚇唬人嗎?”

很多人都不解其意,禁不住詫異,可緊隨其後發生的事情便讓人們知道,原來是他們想的簡單了。

龍宇辰那緊貼在拓跋鋒銳腦袋上的手掌,陡然間爆發出了一股滔天的吸力,仿佛在這一刻,他的手變成了一口黑洞,那恐怖的吸力令人們的神魂都忍不住搖動起來,仿佛要被吸出去了一樣。

“吸魂奪魄手!”人們駭然變色,連發出的聲音都變了。

一時間,不管是眾族之修還是太古生物,一個個看向龍宇辰的目光變得越發怪異起來,腦海中隻有五個字,這怎麽可能?

先是混天印,接著又是吞天葫,現在又是這吸魂奪魄手,一樣比一樣驚人,一樣比一樣狠辣,全都是聲名狼藉之輩的成名戰兵或是成名絕學。

平日裏,見到這三樣中的任何一樣,都是十分罕見的事情,可是就在今天,人們卻是一下子見到了三種,而且還都掌握在一個人的手裏,這是什麽事情,簡直不能再讓人震驚了。

在吸魂奪魄手的吸力下,拓跋鋒銳的全身都抽搐了起來,臉色漲得通紅,仿佛他身體裏的所有血液都湧向了頭部一樣,腦袋竟是大了一圈都不止。

“據我所知,吸魂奪魄手是專門針對修士元神的攻擊之法,難道黑槍是想借此滅殺拓跋鋒銳的元神?”

“不太可能,黑槍完全沒必要多此一舉,可能與他出手的原因有關係吧!”

“這極有可能,保不齊就是拓跋鋒銳的元神出現問題了。”

眾族之修很多人議論紛紛,全都忍不住猜測了起來,然而,事情的嚴重程度卻不是他們能夠想到的。

“該死的,難道這黑槍真的發現了端倪不成,這怎麽可能呢?”

“萬事無絕對,他這個人太詭異了,不僅掌握諸多強大戰兵,而且就連這被譽為‘神奇與詭異並存’的吸魂奪魄手都學到手了,他還真的有可能看出來了。”

“此人不除,日後必成大患,甚至說是第二個龍宇辰都極有可能,一定要殺了他!”

太古生物很多人都對龍宇辰露出了殺機,因為以黑槍身份行事的他,掌握了太多的傳承。

雖然這些傳承的名聲大多都是惡名,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傳承都極其恐怖,是屬於震古爍今那個層次的傳承。

若是得到一種,那都算是逆天的造化了,可是身為黑槍的龍宇辰卻是一下子得到了三種,而這還是最保守的估計,誰也不敢保證他接下來還會不會露出第四種傳承。

世人都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顯然,黑槍的逆天運氣就讓太古生物感受到了緊迫和壓力,也讓他們對黑槍升起了的必除之心。

天運在身,像黑槍這種大氣運之人,若是不抓緊除掉,指不定就會橫生諸多變故,這是敵人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他這也就是眾族之修這一方的,若不是的話,眾族之修這邊也會像太古生物那般,對他生出殺意來。

而這,要怪也隻能怪他得到的傳承都太離譜了,離譜的讓人們膽戰心驚,惶恐不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