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洞透亮,鮮血汩汩,唯一慶幸的是,沒有傷及到心髒、頭顱,不然肯定是一擊斃命了。

龍宇辰滿身是血,這一戰可謂是他出道至今,最為艱難的一場戰役了,但他並沒有畏懼,眼燦如燈,盯著前方。

接連兩次遭創,龍宇辰也怒了,但眸子卻很清澈,並未失去冷靜,他在尋找的大地棕熊的弱點,要抓住最大的戰機,一擊必殺!

血色針芒,如同光雨飛舞,越發璀璨,呼嘯而來,其威勢,宛若無盡星辰隕石自天外衝下,絢麗而又恐怖。

神城蓋世竭力震殺,但這片光雨太密集了,鋪天蓋地,到處都是,這等攻擊最是可怕,無孔不入,每一道血霧都是一枚鋒銳的血色針芒,可以穿山裂金,無堅不摧,擊中人體,那肯定會留下一片血窟窿。

“嗡...”

大音希聲,龍宇辰收回蓋世神城,立於神城之中,展開了非常的被動的一種防禦,神城通體墨綠彌漫,恍同墨綠大日,構建一片淨土,橫亙蒼穹。

而借此得以喘息的機會,龍宇辰深吸一口氣,十方精氣,化作巨龍,蜿蜒起伏,湧入神城,滋養龍宇辰那已經幾近幹枯的丹田世界。

短短一息,龍宇辰就變得生龍活虎,身上的血洞也是逐漸閉合恢複,這得等恢複力,就是水麒麟在看到之後,也是一陣訝然,更不要說大地棕熊和小三姐妹三人了,全都眼神怪異的看著他,尤其是小五,大眼撲閃撲閃,帶著淡淡的嫵媚,可愛至極。

神城如日,神聖無比,像是有墨綠色的火焰在跳動,龍宇辰站在中心,渾身寶輝盈動,在神城的映襯下,神聖而威嚴,宛若神祇,霸氣高貴!

“哧”、“哧”...

血色噴薄,如同天河倒掛,傾瀉而下,無盡血色針芒閃耀,欲擊穿著浩大神城淨土,將龍宇辰洞穿成篩子。

神城沉浮起落,方圓數百丈,籠罩住龍宇辰的全身,綠芒光輝流轉,將所有針芒都阻擋在外,不能近身。

防住了!

然而,這卻非常的被動,這種防禦極其耗費精氣神,長此下去,龍宇辰必然會被耗死,即使有恢複力超強也是不行,這太過於被動。

大地棕熊手持戰錘,麵容猙獰,眼神紅芒閃爍,此時它放下心來,用不了多久就會將龍宇辰擊爛。它半眯縫著眼睛,寒光流轉,等待最終的結果。

“滅神!”

突然,就在大地棕熊剛安心的刹那,神城中,一股可怕的波動化作漣漪,陡然爆發。

這一刻,

聖輝沸騰,壓抑的隱晦波動,無視漫天針芒,飛向四麵八方,但不管怎樣,其最後的目標,無一例外都是大地棕熊。

而後,龍宇辰的元神“嗖”的一聲衝起,手持戰戟,迅速橫空而來,戰戟所向,對準了大地棕熊,頓時讓天地氣機紊亂。

戰戟力劈直下,好似開天辟地,熾盛無比,宛若毀滅之光,正擊好在大熊的頭上,讓它一個趔趄,頭骨差點裂開,鮮血滾滾湧出,幾乎要一頭栽倒在塵埃中。

但這還沒完,戰戟之芒,在重傷其頭顱的同時,直接湧入大地棕熊的識海,瞬間便在其中攪起漫天風雲,讓得大地棕熊元神欲裂,滿是裂痕。

一切的一切,太過突然了,龍宇辰明顯占據下風,卻在突然間展開了這樣淩厲的反擊,出乎大地棕熊的意料,幾乎讓它殞落。

龍宇辰動用了最詭異的煉神訣,這是傳於水麒麟,潛心鑽研了兩年,早已有了驚人的感悟,造詣極深。

“吼...”

大地棕熊,頭痛欲裂,痛吼嘶鳴,對於這般詭異的攻擊,他根本就沒有防護,龍宇辰這樣一擊,讓它受創極重。

此前在它看來,龍宇辰縱然還有手段,也不會衝出自己的攻擊範圍,更何況自己已經占據了絕對的上風。

它過於自信了。龍宇辰一直在等待機會,時刻準備著在最為關鍵的時刻爆發,展開致命一擊。

血芒如雨,漫天飛舞,殺傷力驚人,對龍宇辰來說既是一種災難,也是一種機會。

大地棕熊不管防禦還是境界,都高於龍宇辰,其力量也是驚人,與之相比,不相上下,但是它的元神,卻不是這樣。

看到龍宇辰被動防禦,放下心的刹那,卻也是龍宇辰對其出手的最好機會!

他捕捉到了戰機,再也不肯罷手!

“嗡...”

趁此機會,龍宇辰腳踏神城,淩空而至,勇猛衝擊,竭盡所能,爆發出煉神訣的最強威勢,全部落在了大地棕熊的身上。

終於,那龐大的軀體搖晃了起來,雙眼的血腥,已經變得有些死灰,體內的元神也是更是極盡破滅。

“嗷吼...”

大地棕熊怒吼出聲,萬萬沒想到這個體形很小的敵人,竟會掌握這般刁鑽而詭異的攻擊之術,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陡然爆發,讓它痛而恨。

它張口長嘯,血芒回歸。但是,他元神已傷,血芒回歸的速度更是無法快過精神之力。

隻這一瞬間,又是一連串元神攻擊,將它擊的橫飛

了起來,額頭出現裂紋,幾欲破碎,馬上就要要了他的命了。

大地棕熊心底冒出一股寒意,它沒有料到龍宇辰這般強勢難纏,最不可置信的是,他竟掌握攻擊元神的秘術,此等攻擊,端是詭異而可怕。

“嘩...”

見到大地棕熊召喚血霧,龍宇辰渾身真元爆湧沸騰,一抹晶藍在身體湧現,令得身體燦若藍金,牽動虛空中的水之法則,準備最後一擊絕殺。

“噗...”

龍宇辰牽動水之法則一拳向前,驚天動地,藍光璀璨,衝霄而起。隻此一拳便將大地棕熊那龐大的身軀洞穿,令它元氣大傷,霎時間,鮮血淋漓,血肉橫飛。

大地棕熊的髒腑遭創,它發生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更是沒有想不到龍宇辰在此境界,竟可牽動法則之力,發出這般淩厲的一擊。

“嗡...”

終於,血霧回轉,被大地棕熊召喚了回來,血霧流動,包裹在了大地棕熊的身上,但是此刻的大地棕熊已是強弩之弓,血霧的回歸,並沒有讓他好轉多少。

“吼....”

它穩住身形後,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震的群山都顫抖,巨石滾落,它怒視著龍宇辰,露出了滔天的殺意。

然而它卻是沒有注意到,在血霧回歸的同時,龍宇辰那在旁虎視眈眈的元神也是再度出擊,發出了最為熾盛的光,射入它的體內。

龍宇辰在得手後,果斷倒退,沒有再拚命,極速橫行而去,他的真元已經再次告罄,他可不想這樣來承受大地棕熊的最後癲狂。

“啊...”

大地棕熊身體輕顫,剛欲向前的身形陡然定格,眼裏原本在見到血霧回歸的那抹喜色,也是突然消卻,發出了一聲慘叫。

“砰...”

在龍宇辰最後的攻擊下,他識海中發生了巨變,就見那已經幾近破碎的元神,轟然破碎。

而伴著元神破碎,縈繞在大地棕熊那龐大的身軀上的濃濃血霧,也是在緩慢消失,同時在半空中挺立的身軀轟然下墜,在落地時發出沉悶的聲響。

聲響如雷,敲擊在小三小五心上,令得他們二人頭皮發麻,小五更是嚇到渾身哆嗦,至強的大地棕熊居然就這樣被斬殺了,這讓她們難以接受,感覺很不真實。

“呼...”

一陣風響,龍宇辰從遠方劃來,出現在遠處三人的身前,身上鮮血點點,臉上更帶著一絲蒼白,語氣略帶虛弱的說道:“解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