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過頭,龍宇辰也不再對這些人做過多關注,跳梁小醜而已。

高聳的石台,剛好占據廣場的中心位置,目光下掃,能夠居高臨下的將廣場乃至附近數百丈之內的場景盡數收入眼中。

此刻的石台上,除了一些封家守護在這裏的護衛之外,還有的就是有序排隊等待的眾多修士了,這些人,都是要借助空間域門實行跨域的。

在封家眾多護衛之中,還有兩名看上去似乎並非封家之人的老者,這兩人氣息極為不弱,展露的氣息,但都是貨真價實的涅槃強者,按照龍宇辰猜測,這二人恐怕應該是封家的客卿。

兩名老者麵色冷漠,眼中隱約透著絕世傲氣,顯得不可一世,而周圍的那些封家護衛也是笑臉相加,滿懷崇敬,不敢有著絲毫怠慢。

這就是強者的待遇!

龍宇辰的目光,在這些人身上略微掃了掃後,便是轉向了石台中心位置,那裏,足有數個十丈大小的漆黑域門,正徐徐的旋轉著。

隨其旋轉,一股股驚人的空間之力,從中溢滿而出,繚繞在域門四周,遠遠看去,宛如黑洞之內的繁星一般,令得他略有些動容。

空間之力,好強!

“這便是那空間域門了麽?果然是大手筆啊!不知道什麽時候,我也可以布置出這樣強大的陣法。”龍宇辰眼中火熱。

漆黑的空洞,宛如黑洞般,散著一股異樣的吸力,目光遙遙望去,所能見到的,卻是一片永無止境的的黑暗,以及一種震人心魄的詭異呼嘯之聲。

怔怔看了一陣,龍宇辰便收回目光,站在人群後麵排隊等待,旋即目光一凝,他發現有一個麵向平凡的男子,走到前麵收取費用的護衛身邊耳語了一番。

期間,這二人還很小心的看了龍宇辰一眼,顯然談論的話,事關龍宇辰。其實龍宇辰能這麽得以肯定的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那個麵向平凡的男子,正是跟蹤他的人之一。

石台上,數十隊修士在排隊等候,人數之多足有數千人,這還不包括其他還在趕來的人,而且這千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修為很難說清,參差不齊。

“小兄弟你年齡這麽小,應該是去淩天學院的吧?”一個滿臉絡腮胡須的大漢問道。

“是啊。”龍宇辰答道。

“淩天學院,臥虎藏龍,高手層出不窮,想要通過考核,很難啊!”一個枯瘦如柴的老人這樣說道。

眾人排隊陸續上前,無需封家護衛多說什麽,這些人都紛紛呈現天材地寶,想要借助域門跨域橫渡,不花費代價是不可能的,而這也正是封家一直雄霸雲水城方圓萬裏的原因。

要知道,

構建空間域門極難,不但要有足夠高的修為,更得有對陣法很深的造詣,才有一定成功的幾率。因為這樣,這方圓數十萬裏,也隻有封家有這空間域門,可見這空間域門構建之難了。

想要在此借道,必須要花費極大的代價,有很多人提供的寶物與靈藥都不被接受,可縱然如此,還是有許多散修來此借道。

“黃階高級戰兵,你還真拿的出手。”封家護衛輕蔑的瞥了一眼,直接將那人拒絕。

“勞煩道友通融!”那名修士再三懇求,道:“這是我的武器,已經是身上最珍貴的東西了。”

“通融也沒用,就是玄階低階戰兵,我們也不會收。”封家護衛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揮了揮手,讓他離開。這個修士非常不甘,但卻不敢再多說什麽,怏怏退去。

“銀月果一枚!”又一名修士上前,呈上一個玉盒,打開後露出一個銀燦燦的果實,狀若彎月,色澤晶瑩,香氣撲鼻。

“真的是銀月果,你可以通過了。”封家護衛眼中火熱,露出一絲貪色“啪”的一聲合上玉盒,戀戀不舍的將靈果交給身邊的人,交給那名修士一個號碼牌算他通過。

輪到龍宇辰時,他掏出一段猶如羊脂白玉的雪藕,不過小孩手臂長,頓時將封家護衛驚的跳了起來,眼中滿是貪婪之色,顫聲道:“這...難道是...傳說中的‘萬年雪藕’?”

雪藕潔白如玉,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就連那兩名客卿都是多看了一眼。封家護衛將其捧在手中,反複觀看,最終歎了一口氣,道:“可惜,年頭不夠,就被采摘了,真是暴殄天物!”

“這段雪藕價值夠嗎?”龍宇辰問道。此乃小靈兒的口糧,龍宇辰截取了其中的一小段。

“這隻是一段,你手中還有嗎?”封家護衛詢問龍宇辰。

龍宇辰搖頭,道:“我怎麽可能擁有這樣珍貴的靈藥,這還是偶然間在水雲之森中得到的。”

封家護衛深感可惜,臉上陰晴不定,最後道:“雖然年頭不足,但也相差不到千年,若是煉藥加入當中,可以提升品質,算你通過,這是你的號牌。”半個時辰之後,千餘名散修隻有四百多人留下,皆付出了天價。

“記清了,一個時辰後出發,過時不候。”封家護衛說完這句話,便轉身稟報去了。

橫渡虛空,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必須要小心對待,不能有一點瑕疵,不然很有可能會出現意外。這麽多散修來此借道,封家不敢掉以輕心,每次啟用空間域門之前,都要花費時間來準備,不然出了事,封家豈不是自砸招牌!

“道友留步。”剛剛下了平台,後方就傳來傳音,隻見

剛才那個封家護衛帶著數人跟了過來。

“請問,有事嗎?”龍宇辰不動聲色的問道,心底泛起冷笑,“來了嗎!”

“道友真的沒有那萬年雪藕了嗎?實不相瞞,在下有急用。”封家護衛緊緊盯著龍宇辰的眼睛。

“我也隻是在水雲之森一處蓮湖中尋到一段而已。”

“說的也是,那樣的稀世之物太過罕見了。”封家護衛點了點頭,道:“那你帶我去那處蓮湖看一看。”

龍宇辰頓時皺眉,道:“那處蓮湖太過遙遠,要飛上數天才能到達,我沒有那麽多的時間。”

聽到龍宇辰這話,封家護衛的臉頓時沉了下來,道:“不過讓你帶路而已,難道你不想使用空間域門了?”這就是一個真小人,毫不掩飾的威脅。

“一會就要橫渡虛空了,我若帶你們去,肯定會錯過機會。”

“你若帶我去,下次還有機會。”龍宇辰心中鄙夷,明明是借口,這個家夥還真是無恥到不可救藥了。

見龍宇辰不說話,封家護衛臉色陰沉,道;“萬年雪藕對我很重要,今天你必須帶我去。”

“我真的分身乏術。”龍宇辰拒絕。

“敬酒不吃吃罰酒!”黃連中年人森然道:“別逼我動手。”

龍宇辰感應到對方的‘執著’,當下點了點頭,道:“好吧,我帶路。”說罷,他直接向前飛去。

封家護衛收起森然殺機,滿意的點了點頭,露出虛假的笑意,道:“這就對了,我不會虧待你的。”說罷,向人群中使了幾個眼色。

時間不多,龍宇辰一路飛掠,假裝沒有感知到身後又多起來的幾人,眼見見四周無人,他又向前飛出去數十裏,而後立身在空中,一臉冷笑的看著跟上來的幾人。

“為什麽停下來?”

“得了,別裝了,有意思嗎?”龍宇辰冷言道,就連小靈兒也是一臉鄙視。

“既然你找死,就不要怪我們了,下輩子投胎,記得招子要放亮點,不是什麽人都是你能得罪的。”跟上來的幾人麵色不善,殺意浮現湧動。

“廢話真多!”龍宇辰答道,然後緩步而出,隨著其腳步的移動,那深斂入體的磅礴氣勢,有如洪水般,席卷而出,令得眾人都是愣了下來。

還不待眾人有所反應,龍宇辰一掌拍出,水之法則相隨,虛空好像湧現出無盡波濤,遮蔽虛空,鋪天蓋地般的將眾人拍落在地,摔了個骨斷筋折,修為盡廢,連哼都未能哼出一聲,就暈了過去,對於這樣的小人,龍宇辰不想與之做過多糾纏,一巴掌拍廢就是。

畢竟閻王好惹,小鬼難纏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