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龍宇辰一頓耳光下來,直接將他扔在了地上,強勁的力量,讓地麵都出現龜裂,這個年輕人的全身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根!

要知道,這是域外殘界,在強大的場域影響下,不管這裏的虛空環境,還是地麵硬度,都是強的離譜,是遠超五大陸那裏的,可見,力量之大。

不過龍宇辰並沒有立即殺他,而是留他一命,因為他還有些事情要問個清楚!

“玄柳宗和林家的人都在這裏嗎?”龍宇辰腳踩著男子的胸口,淡淡的開口!

“我就是知道也不會告訴你的,你就等死吧你!”年輕人咬牙切齒,目光怨毒無比,活像一隻厲鬼在詛咒。

“喀吧!”

龍宇辰眼神淩厲,腳下微微用力,就踩塌了年輕人的胸口,這令其大口咳血,眼神變得驚恐無比,他發現龍宇辰好像真的要殺了他。

“你...你不能殺我!”年輕人真的害怕了,龍宇辰的殺機,讓他全身發涼,發自內心的寒意,讓他恐懼無比,他還不想死。

“剛才不是你說的要殺我嗎?”龍宇辰譏誚道,說著,他用力碾了一腳,骨頭斷裂的聲音再響,他將其四肢都踏的粉碎,讓這裏慘叫聲驚人。

“一起上,攻破光幕,殺了他們!”外麵的人喝道,再次發動攻擊,不然再這樣下去的話,玄柳宗大師兄的親信就完了。

可惜,小靈兒太過恐怖,背後浮現一對黑白翅膀,輕輕一震,陰陽彌漫,所有人全部咳血爆退而去,霸道而又強大。

“別殺我。”

終於,地上的年輕人毛了,渾身骨頭斷裂了一半,粉碎的不成樣子,一臉的恐懼之色,這是他第一次感到了死亡的威脅。

而且他還是被人堵在了家門口這樣對待,這讓他難以置信,但是為了小命要緊,他也不得不選擇了妥協。

“現在又想說了?”龍宇辰冷笑了一聲。

“他們都在,你問的我都告訴你了,你不要殺我!”年輕人緊忙點頭,告知了龍宇辰想知道的東西。

“恩,這才聽話嗎?”龍宇辰點點頭,感覺很滿意,而後對小靈兒說道:“殺了他!”

“你說過不殺我的!”年輕人驚恐出聲,想不到龍宇辰會在這時候出爾反爾。

“的確不是我殺的你啊,是他,你找他去吧!”龍宇辰淡漠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就交給了小靈兒。

“噗!”

人頭落地,鮮血衝天,小靈兒果斷斃掉了此人,又和龍宇辰共同出手,殺向周圍的人。

一時間,鮮血飆射,慘叫聲,此起彼伏,龍宇辰二人,像是浴血修羅,大殺四方,殺的淋漓盡致,不存一人。

“上去之後,全力出手,時間不多了!”龍宇辰對小靈兒說道。

隨後二人,繼續向著青鸞峰頂衝擊,剛才這些都隻是小角色,不足為慮,真正難纏的對手還在上麵,也隻有解決了他們才算告一段落。

青鸞峰頂,一行人淩空而立,神資非凡,而最前麵的兩道身影,更是耀眼至極,站在那裏,像是一輪太陽,煥發光輝,任誰也不能忽視他們的光芒。

剛才下麵發生的事情,他們都看到了,可麵色平靜依舊,就是在聽到仙金的消息時,仍依舊平靜如水,像是這世上已經沒有能夠波動他們心田的東西了。

倒不是他們看透了紅塵萬丈,域外殘界發生的一係列事情,他們自然高度關注,看到殺上門來的龍宇辰和小靈兒,他們在心底已是隱隱確定,這二人就是針對他們的幕後黑手。

但,原因呢?

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自然也不會有無緣無故的恨,百思不得緣由,這讓他們百爪撓心,倍感不安,而超凡的神覺,也讓他們嗅到了那濃濃的陰謀之味,但究竟是什麽呢?

因為這樣,他們對那炙手可熱仙金早已不再關注了,寶貝雖好,可也得有命去拿吧!他們是天之驕子,不同於常人,自然知道,生命和寶貝哪個最為重要。

“呼!”

突兀的一陣風起,龍宇辰和小靈兒也是出現在了這群人的麵前,眼中的殺意,毫不掩飾,展露的鋒芒,堪比天劍,斬破世間一切。

沒有多餘的廢話,也沒有繁餘的客套,龍宇辰和小靈兒在剛一駐足後,就動手了,此時,無需再多說什麽,唯有殺之一途!

“轟!”

龍宇辰伸手,掌間絢麗,紅如赤玉,灼熱的溫度急劇升騰,一片浩瀚的火海在其背後浮現,最後,以鋪天蓋地之勢,恍似大河決堤直接衝向了這些人。

這一掌,龍宇辰沒有什麽試探之心,完全是他身為帝的最強力量的體現,火海洶湧而去,虛空被燒得龜裂,哢嚓作響,這裏一片赤紅,迷蒙若霧,成為大破滅之地。

至於,下方的峰頂,也已融化,流淌晶瑩赤潮,似火山爆發般,熱浪滾滾衝天,驚得眾人變了臉色。

見龍宇辰動手,小靈兒也不再掩飾自己的鋒芒,雙眸燦若血金,周邊四外,七彩虹光遮掩天地萬物,霸絕天下的王者氣息,驚悚了眾人。

‘轟’的一聲,這天地仿佛是乾坤倒轉一般,巨音隆隆,震動天庭,小靈兒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驚天動地。

與此同時,他的脊背爆發無量神芒,一對巨大的陰陽羽翼出現,浩瀚無邊,與其肉身相比,這羽翼若垂天之雲,無窮無盡,上抵青天,下達黃泉。

陰陽二氣如萬千絲滌垂落下來,壓塌了虛空大地,這景象極其恐怖,巨大的陰陽雙翼,比山嶽還壯闊,震散了雲朵,也驚動了德雲界的萬千修士。

陰陽二氣湧動,雙翼散發的至強波動,可怕而駭人,隨即就在眾人驚懼的目光中,斜斬而過。

見龍宇辰和小靈兒的攻擊如此可怕,柳如是和林峰,徹底消失了剛才的平靜,而他們身後的那些人更是不堪,雙眼中布滿了恐懼。

幾個修為弱的人,更是一時抵不住這股威勢,直接癱軟了下來,再難以動彈,這是源於靈魂的悸動,讓他們可怕而無力抵抗。

“全力出手!”

柳如是和林峰如今能夠成為玄柳宗和林家的領頭羊,本身修為自然也不會弱到哪裏去,在震驚片刻,就清醒了過來,穩住眾人情緒,全力出手!

聽到他們二人的口令,玄柳宗和林家眾人也穩住了情緒,拚了命的施展出壓箱手段,此刻若不拚命,那麽稍後

隻會沒命了。

“轟!”

霎時,玄柳宗眾人的修為歸元合一,一個個噴吐自身精血,盡皆施展玄柳秘術,接引他們的玄柳之神。

一片紅綠之芒閃爍,高達千丈的玄柳樹人,出現在這片天地,它擎天而立,身體上的柳條隨風舞動,內蘊的威勢,抽裂了虛空。

不得不說,這玄柳秘術真是一種強大的合擊之術,它以陣法為脈絡,將施展之人的修為疊加,這已不單單是簡單的一加一那麽簡單了,而是一種幾何倍數的修為增長。

當初紫衣女子區區四人施展時,就有無窮威勢,而此刻,卻是二十人聯合施展,這能量已經無限超越了五行境中階強者的最強一擊。

更何況,這玄柳樹人因精血之力,已經出現了靈智,這力量更是再度增強,完全就是五行境高階強者的拚力一擊。

龍宇辰一度懷疑,這玄柳宗的開山鼻祖乃是一株玄柳修成正果,而玄柳宗的子弟,正是這玄柳的後人,不然何來精血能賦予靈性之說。

甚至他還懷疑,玄柳宗眾人若是一同施展,會複活這株已經不知死去了多少歲月玄柳,但是這實在太過駭人聽聞,也無所依據,龍宇辰也是不能確定下來。

玄柳宗人動手,林家之人也是不甘落後,雖然他們沒有類似於玄柳宗的強大合計秘術,但是他們卻拿出了一宗秘寶,一宗龍宇辰很熟悉的秘寶。

這是一尊石像,上麵妖氣濃重,幾乎凝成實質,麵對它,就像麵對著整個妖域,不由得被那股蒼茫的妖氣所懾服。

這石像正是傀儡戰陣中的一部分,乃是妖石像!

看到林家之人竟然拿出了妖石像,龍宇辰有些欣喜,想不到短短時間,就見到了傀儡戰陣的另一部分,看來將整個傀儡戰陣的石像集全,也並不是什麽難事嘛。

此刻,林家還有十八人,在林峰的引導下,十八人占據陣法方位,合力催動妖石像。

一時間,妖石像煥發光彩,晶瑩璀璨,濃密的妖氣,從石像內部噴湧,短短刹那,妖氣就如同霧靄般,彌漫了整個青鸞山上方,迷迷蒙蒙。

妖石像的強大在這一刻顯現,它本是催動陣法傀儡般的東西,但是林家研究多年,已是能夠將其當做樞紐,將施展之人的力量聯合,顯然林家是沒少出力研究。

“嗡!”

虛空出現嗡鳴,一根巨大的手指出現,手指呈現土黃色,它刺透蒼穹而來,像是天罰之神在出手,欲磨滅世間的一切反抗者。

玄柳宗和林家眾人施展手段,看上去用了很長時間,但實際上隻是用了須臾時間,就施展了出來。

也就是這時,龍宇辰和小靈兒攻擊也跨越空間,來到這這些人的麵前,威勢凶猛,有無敵之勢。

而玄柳宗和林家之人的反攻之勢,則是有那麽一股慘烈的味道,他們看得出龍宇辰和小靈兒這一擊的恐怖,自然是別無選擇,隻能是破釜沉舟,選擇背水一戰了。

當然,也隻有這樣才能分出個勝負來,勝,則活,負,則死!他們已是走到了窮途末路之境,隻能將活下來的希望寄托在這一招上,故而氣勢慘烈,一覽無餘!他們可不會相信,眼前這兩個人會那麽好心的放過他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