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陽天鼎的話語中,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說他和陰菲涵的事情,至於他們如何成長,以及如何進入淩天學院過程,卻都是一筆帶過,模糊不堪,就不用說透露出他們和院長歐陽擎蒼的關係了。

但正是因為這樣,這更加的讓龍宇辰感到不安,內心的疑慮也越來越重,像是被束縛在一張密不透風的大網中,那壓抑的感覺叫人發瘋。

他為什麽要隱瞞這些呢?按理說,陽天鼎現在所說的話,已經有意無意間透露出了殺手聯盟的最大秘密之一了,這在殺手聯盟中的條例中,已是觸犯了最不可饒恕的罪責,最後必定會被殺手聯盟追殺至死的。

“可是他為什麽還要隱瞞這些?”龍宇辰實在想不通,心裏冒出煩躁的情緒來。

說實話,除卻這些,他對陽天鼎和陰菲涵之間的感情還是震撼非常的,因為他和江洛雪就是經曆了萬千磨難,才在最後看清本心,走在了一起。

這其中的苦難不必多說,尤其是對江洛雪而言更是苦上加苦,但陽天鼎和陰菲涵呢,二人在殺手聯盟這種險惡的環境下成長,相互扶持,彼此依靠,最後能走在一起,幾乎難比登天。

可是他們還是走在了一起,視對方為自己的依靠,自己的天地,然而,現在陰菲涵香消玉殞,陽天鼎內心的苦痛又怎能單憑語言就能來描述的,要知道,陰菲涵可不單單是他的妹妹,也是他活下去的愛人,是他生命的支柱。

支柱崩塌,大廈將傾!

“你們和院長究竟是什麽關係,他在這其中究竟在扮演著什麽角色?”龍宇辰終是忍不住問出了這個問題,因為他恐懼了,也害怕了。

不僅是因為龍家整個家族都在淩天學院的護佑之下,而且院長還是他一直以來都十分敬重的人,若是最後發現這一切都是笑話,而院長正是那個想置他於死地的人,他該如何自處?

可以說,一想到這種結果,他就無法淡然,不能淡定下來,因為這種打擊實在恐怖的要命。

而就在他問完之後,漫天的竊竊私語聲戛然而止,安靜的如同一方冥土,因為眾人都知道歐陽擎蒼的大名,知曉這是個神威莫測的蓋世人傑,眾人也想知道,他和殺手聯盟的關係。

“嗬嗬,今天我是來報仇的,也算是來尋死的,至於解答你的疑惑就不是我來做的。”陽天鼎悠然而語,說出來的話能氣死人。

聽到這話,龍宇辰的心開始下沉,沉到了一個低點,隨後慢慢道:“既然如此,那這個問題的答案就讓我自己來追尋吧。”

說完,龍宇辰便緘默不言,而陽天鼎也變得一言不發,二人相互注視著,天地間的氣氛開始凝滯,壓抑的像有一座無形的大山壓在眾人心間。

眾人知道,大戰也許就在下一刻,為此神色都變得緊繃了起來,好像對戰的將會是自己。

“呼!”

風起,雲動!

趁此天勢,陽天鼎的身形倏然消失,如同鬼魅消然般,消失的無影無蹤,虛空再也無法找到他任何存在的痕跡。

“錚!”

突然有驚天殺氣衝霄,天地間的溫度凝滯到一個冰點,寒冷

的氛圍讓人忍受不住,一口殺劍殺機瘮人,像是毒蛇之吻,刺向了龍宇辰的脖頸,那恐怖的波動令龍宇辰周圍三丈空間成為齏粉,空間徹底都不複存在了。

隨後,陽天鼎那消散而去的身影也出現,此刻,他像是一塊亙古不化的玄冰,渾身散逸的寒冷比之殺劍還要迫人,這是他巔峰一刺,可刺殺無上強者。

“轟!”

龍宇辰凝重,身體如鵬舒展開來,舉拳便迎了上去,渾身血光蔽體,爆發的血氣滔天直衝天際,最後那渾厚的血氣如同血雲一般,遮蔽了蒼穹日月,令天地一瞬間都染上了淡淡的血紅之色。

“當!”

他揮動拳頭,像是推動日月前行,與殺劍碰撞在一起,發出了震天大響,聲音起伏如同瀚海波濤在整片天空中震蕩不斷。

二人之間的這一記碰撞,像是不朽者在發威使二人之間方圓萬丈方圓的空間一下子就被崩毀得幹幹淨淨,似太古凶手出籠,無比的恐怖。

龍宇辰心中凜然,這陽天鼎的實力真不是蓋的,強大的令人驚悚,不可揣度,而且他手中的武器也非凡品,內部交織著天地殺伐道紋,威力驚人。

“轟!”

龍宇辰主動出手,全身戰力毫無保留,一頭黑發高高飄揚,深邃的眸子中閃爍著霸道的雷芒,他如雷神下凡,帶來了漫天雷電,可以說,他的攻勢還未散開,就已經讓這天地崩毀了。

“當!”

龍宇辰徒手硬撼陽天鼎手中的殺劍,手掌化為雷道天碑,上麵雷道之紋流轉,道則閃爍發光,仿若代表著天地意誌出手,有霸絕天下的無上神威,直接拍了過去。

“當!”

龍宇辰這一擊實在恐怖,撕裂了天地,可以清楚的見到,在他這一擊下,陽天鼎手中的殺劍彎曲如弓,連連顫動,發出的聲音穿金裂石,響徹蒼穹。

觀戰中的有些人經不住這聲音,雙手捂住耳朵,但是還是可以見到,有血跡從手掌處淌出,可見這聲音的厲害,就如天鼓在轟鳴著。

“咚!”

為此,大地上出現了一個無底洞,深邃的不知深幾許,黑黝黝的顏色瘮人無比,就像麵對著通向地獄的鬼道。

察覺到龍宇辰的恐怖,陽天鼎的身形又消失了,如同虛空獸在虛空中徜徉,自在無比,遊動的軌跡令人不可捉摸。

“轟!”

突然,一座古塔如大日淩空,直接鎮壓而下,陽天鼎黑發亂舞,如殺神下界,突然祭出的九層塔,上麵道紋閃現,絕對是交織出了天地規則的戰兵,此刻還未落下那威勢便恐怖滔天,聲勢駭人。

而他肌體偶爾流轉出的光澤,更是如雷霆一樣可怕,他控製住古塔,將龍宇辰罩在下方,不斷地催動,好幾次都險些將龍宇辰收了進去。

“咚!”

大地又多了幾口深不見底的黑洞,九層塔鎮壓而下,擊穿了大地,將無盡土石都吸了進去,被煉化成了齏粉。

“鏗鏘!”

龍宇辰徹底凝重了,竭盡所能化解這危局,現在他已經被吸進了九

層塔的第一層,雙手不斷地在身前劃動著,烙印下玄奧的軌跡。

他沒想到陽天鼎在剛剛出手,便祭出了如此恐怖的大殺器,可見他為了陰菲涵報仇已經不想再耽誤了,為此,知道自己無可奈何龍宇辰後,直接使出了他自己最強大的底牌,九層煉仙塔。

“咚!”

龍宇辰左手化成雷芒電閃的雷道天碑,而右手上麵則是化成了磨滅一切的輪回大磨盤,二者同時打出,神威浩蕩不可垂度,終於將九層煉仙塔震飛了出去,而他自身也是趁此機會,脫離出了九層煉仙塔的攻擊範圍。

麵對這九層煉仙塔,龍宇辰心有忌憚,不敢全力出手,因為他感覺到了空中那幾位王者中有人的身體上波動起來的氣機。

不是他怕月空懸等人回落井下石,而是他怕擔心江洛雪等人的安危,這些王者沒有一個是弱者,無論哪一個都是十分恐怖的,若是他們有人在此時出手,江洛雪還好說,但是對花無類等人來說,真的會有致命危險。

而且,這九層煉仙塔,乃是根據上古一件神威莫測的戰兵仿製而成的,雖然這一件不是什麽真品,隻是一件仿品而已。

可即便是仿品,這一件也交織出了它自己的天地道則紋理,這也是十分恐怖的,因為出現這種情況,這說明這戰兵已經被天地認可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發出天地加持的神威。

“哧!”

突然,龍宇辰的元神發光,眉心散發出了絢爛的光彩,彩霞氤氳,像是一輪金色的小太陽一般,衝出了一座同樣高聳的九層塔。

這一刻,龍宇辰施展出了‘塔之意境’!

塔之意境引動天地規則,規則之間彼此連接交織,化成塔形,真實無比,而且看起來比之九層煉仙塔還要巍峨高聳一些。

要知道,龍宇辰的元神在源源不斷的元靈之氣澆灌下,已經恐怖的不可形容,如此一來,他所掌握的那幾種意境更是越發真實恐怖,此刻,塔之意境那散逸的渾厚氣息,更是令人變色駭然。

此刻,縱然是空中的魔軒,月空懸,無靈王等巔峰王者也變色,臉上露出驚容,眉心光華閃爍,因為窺一斑而知全豹,龍宇辰有如此強大的元神,那麽自身實力肯定還要恐怖的許多。

“轟!”

龍宇辰操控著塔之意境向前轟擊,與陽天鼎所操控的九層煉仙塔撞在一起,像是兩顆大星撞在一起,那力量跌宕起來,令九天失色。

兩口塔不斷的撞擊,神威蓋世,一時之間竟然誰也不能奈何得了誰,打出了勢均力敵的味道來。

但是龍宇辰卻不著急,因為他所掌握的塔之意境,說白了就是種意境,必要的時候,他完全可以將這化形而出的塔引爆,給對方一個狠狠的重擊。

而且,這之後,他還能在使這烙印在腦子裏的意境再次化形,可以說,光是這一點,就是九層煉仙塔無可比擬的一種優勢。

因為九層煉仙塔若是被打破了,那是真的就被打破了,隻能淪為一宗廢寶,不僅沒有了恐怖的神威,而且還會令陽天鼎這個使用者遭到戰兵受損的反噬,進而重傷都是很有可能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