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極界中心,斷壁殘桓,悲風嗚咽,蒿草搖曳,一派淒涼的景象,讓人心中有一股無法抑製的悲涼。

在神秘生靈的氣場影響下,這遺跡之間,滿是不能回顧故裏的淒涼之意,就算今朝,那神秘生靈化道消弭天地間,那也不是一時之間能夠改變的。

龍宇辰盤坐在地,眼神火熱的打量著手中的盒子,他沒想到,這還有意外之喜,而且他心中還有疑惑,希望借助這盒子裏麵的東西能為他解惑。

“恩,這麽難開!”龍宇辰嚐試著打開盒子,卻發現在他的可怕氣力下,竟不能奈何這盒子分好,當然這也是他並沒有出全力的緣故。

世界樹早已斷絕,這使得世界樹任何的一片枝葉都價值連城,尤其是其與天地相伴而生,對修士的修煉來說更是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當初他那世界樹嫩枝編製的蒲團毀滅,他就心痛了好長一段時間,現在再一次得到這是世界樹的東西,他自然要小心對待了。

更何況,這還是世界樹的樹心,其功效遠不是其枝條能夠比擬的。

“開!”

龍宇辰加大力氣,雙臂的肌肉高高鼓起,掌指堪比仙金鐵鉗,可怕的氣力散發出來,令周圍的場域扭曲變形。

可以看見,在其掌指附近,虛空哢嚓作響,最後像是一麵鏡子被石子擊中一般,轟然炸裂,虛空全麵崩開,形成可怕的虛空大裂縫,貫穿此地。

可惜,他還是失敗了,未能打開這盒子分毫。

“再開!”

龍宇辰再次輕叱,體內骨骼嘎吱嘎吱作響,雙眼爆射出驚人的光芒,生命力如汪洋一般,洶湧澎湃,發出雷鳴一般的聲音。

可惜結果依舊,那盒子紋絲不動,像是一個整體,根本就不能打開。

“我就不信了,氣力全麵複蘇!”

接連吃癟,這讓龍宇辰大為惱火,在一聲長嘯過後,他開始動用肉身極致力量,超越以往,真正的展現出他肉體經過千錘百煉後是多麽的可怕。

“轟..”

龍宇辰的身體修長若竹,但是在其衣衫下,他的軀體卻是十分的強橫,整個人精氣神合一,如同火山爆發般,噴薄出滔天的血氣,令天宇都為之變色。

這一刻,狂風大作,電閃雷鳴,龍宇辰的身體自主化為了場域,影響了時空運轉,道則秩序,他像是在開辟一方世界,神威不足以用語言表達。

“哢嚓!”

在其周圍,大地崩陷,一道道大裂縫向四外蔓延,沿途所過,堆積在地的斷壁殘桓接連粉碎,粉塵揮揮灑灑,讓天地變得灰蒙蒙的。

“嗡!”

那盒子發光,青芒綻放,禪音轟鳴,盒子裂開的縫隙,向外噴湧白霧,頃刻間,便令這遺跡之地,被白霧充滿,氤氳朦朧間,像是一片仙鄉故土。

在一番艱難的拉鋸戰過後,龍宇辰終於打開了這世界樹樹心的盒子,但是自己卻也累癱在了地上,雙臂脹痛,連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良久,龍宇辰終於恢複了過來,但是雙臂還是有輕微的顫動,顯然,先前的劇烈消耗,讓他並不好受。

這是...”

望向那盒子內部,龍宇辰吃驚的不可言語,在那白霧之後,他看見盒子裏麵有日月星河的倒影,十分神奇!

小小的體積像是裝著一片宇宙,浩瀚無邊。

“恩,氣力竟然恢複了!”龍宇辰吃驚,發現自己身體所耗的氣力竟然在這一刻補滿,他精力充沛,如龍似虎,全身上下充滿了可怕的氣力。

“是這白霧和青芒!”龍宇辰感知了一下,終於明白是什麽讓他在這麽短的時間內,恢複了過來。

“沒想到,這小小的盒子內部竟然是這幅模樣,還真是別有洞天。”龍宇辰自語,對逆天境強者的手段感到震驚,心生向往之意,一臉的豔羨。

白霧凝滯,青芒不在,那日月星河也是慢慢定型,如同一幅宇宙圖紙鑲嵌在盒子內部的四周,為此,龍宇辰也是徹底看清了這盒子的內部。

因為空間道則的應用,這盒子內部的空間足有百丈大小,足有一間大殿般廣闊,在這盒子中間有一玉台,閃爍精芒,上麵的光芒來回流動,像是流水一般。

分化出一部分神識守護在肉體周圍,龍宇辰的元神一步邁進了這盒子內部的空間中,細細打量著裏麵。

“流水玉魄,這麽大一塊,都能當一張床了!”龍宇辰咂舌不已,眼中滿是震驚。

流水玉魄,乃是玉中帝王,形似流水,有無窮功效,修士用以輔助修煉,可以明清神魂,與大道契合,感悟天地自然之力。

而且,這流水玉魄還可以定住修士三魂七魄,隻要是修士重傷垂死,哪怕是隻剩一口氣,將之放在這流水玉魄在上,再結合世間珍奇靈藥,完全能讓垂死的修士,由死轉生。

正因為這種種功效,流水玉魄的價值絲毫不亞於神藥,但是神藥到現世還猶有可尋,這流水玉魄卻是尋不到了。

因為這是太古之物,也隻有在那等大世,天地道則運轉完全,混沌氣機十足,才能催發出這種珍奇之物。

至於現在,大世凋零,已經快要步入末法時代,這等珍奇之物,卻是誕生不了了,因為修士強奪天地造化,已經讓這天地不堪重負,怎麽可能還會有如此產物呢。

震驚良久之後,龍宇辰才慢慢恢複平靜,但是眼中的火熱卻還是出賣了他此時的心境,並不是他表麵上那麽的平靜的。

如此造化,真可謂得天獨厚,說是老天爺的子嗣也絲毫不為過。

將目光收起,龍宇辰那目光投向了那流水玉魄上麵的三種物品,既然以流水玉魄為桌,這上麵的東西的珍貴程度可想而知。

“希望能找到這神秘生靈的來曆吧。”寶物無價,但是龍宇辰心裏還是想找出這神秘生靈的來曆,知道他為什麽會找上自己,他隱隱覺得這一回恐怕不單單是他身具混沌血脈的緣故。

“生平鑒!”龍宇辰看向第一份物品,嘴中輕語著,那上麵自然正是這三個字,其含義可想而知。

“龍氣!”龍宇辰拿起這生平鑒,驚疑了一聲,可隨後他的麵容就僵硬了,因為他分明感覺到他手中的生平鑒竟然是神龍皮。

此刻,龍宇辰已經不知道自己能說些什麽

了,神龍戰力絕巔,高不可攀,可是他手中的區區生平鑒竟然都是以神龍皮為書紙的,這讓他如何淡然。

這要是讓神龍一族知道,他都怕被神龍一族給扒了皮!

“嘶,鳳凰血!”龍宇辰展開生平鑒,又是倒吸了一口冷氣,頭皮一陣發麻,他現在都有些懷疑這神秘生靈是不是上天派來害他來的了。

龍皮為紙,鳳血為墨,隻為謄寫生平鑒,他如何能夠淡然,在他眼裏不管是神龍一族,還是鳳凰一族,那都可是這世間最巔峰的力量。

“吾名無極,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適時趕上太古生物犯我人族,欲殺之殆盡,取而代之,但我人族豈能放而任之,太古生物臭名卓著,險惡非同,乃是世間惡念之極致,為保天道正統,人間太平,故而處於弱勢的人魔鬼妖四族聯合抗敵。”

“大戰恢弘數千載,太古生物在四族聯合之力下,力有不逮,步步敗退,但是以太古生物凶性,豈會甘願落敗,因此,奠定人間太平,匡扶天道正統的終極決戰終於爆發了。”

“那一戰,兵分二線,域外一線,大陸一線,大陸一線在九天勢力的領導下與太古凶獸十二王族大戰持續三年之久,最後終是將太古生物絕大部分斬殺,但是那些已經不能靠斬殺來解決的則是被封印於各地,期待陣法將其在漫長時間內抹殺幹淨。”

“而域外一線,則是由人妖鬼魔四族站立在人間巔峰的逆天境數十位強者組成,在不朽的帶領下,決戰太古生物七大皇族,吾無極雖未證得不朽之位,但是與老友德雲,三才道人卻也僥幸成為了這巔峰戰隊一員。”

看到這的時候,龍宇辰完全能夠感覺到無極道人的自傲,逆天境強者在太古之時,那也是頂天立地的無敵強者,更何況,還是被選為決戰太古生物七大皇族的終極戰隊中的一員了,可見無極的戰力恐怖程度。

後麵的結果自然不用多說,人妖鬼魔四族慘勝於太古生物,卻也因此而元氣大傷,強者死傷殆盡,近乎全部隕落,連不朽也不能幸免。

當然,讀到這裏,龍宇辰也是明白了神秘生靈為什麽會找上他了,這等人物,對氣機極為敏感,即使漫長歲月過去,也是磨滅不掉他們的英魂感知。

龍宇辰之前與德雲聖君有所交集,這因果在此,這神秘生靈自然也是能夠感知到這因果的存在,加上他與德雲聖君乃是老友之故,想來這也是他選中龍宇辰的一大緣故。

剩下的,則很普通了,但龍宇辰也是認真的給看完了,與其這是無極的生平鑒,倒不如說是一部直白的太古曆史。

從這裏麵,龍宇辰知道了很多他以前都不曾知道的秘辛,例如太古生物的層次劃分,當然,他也是知道了太古一戰的殘酷。

大世凋零,強者死傷殆盡,天道秩序受阻,四族生靈苦苦掙紮,而這一切都是太古生物造成的,這也使得龍宇辰對太古生物的恨意難消。

他不是聖者,以太古生物的凶惡程度,一經出世定會危及到他所在乎的人和物,所以那時他與太古生物一戰,即便他不是混沌血脈擁有者亦或是佑天獸的主人,也是不可避免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