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至此刻,撒魔旦是徹底的怒了,神色嚴肅起來,像是即將展開殺戮的殺神,一身殺機動蕩,浩浩湯湯三萬裏。

原本他隻是想戲耍一下眾人,讓他們痛與怕,然後,再將他們滅殺個幹淨,來報他心頭大恨。

但是哪成想,本路竟然殺出了個龍宇辰。

先是雷劫天罰浩蕩無窮,接著又是召喚遠古英魂為他出戰,再後來更是讓他恨之入骨的天階戰兵的自爆。

雖然那接二連三的攻伐手段,不至於讓他受傷或是身死,但是這樣一直糾纏著,卻是已經讓他煩的要死了。

尤其是那自爆的事情,每一次都不亞於在他的傷口上撒鹽,疼的他抓心撓肺,恨意難消。

現在在他眼裏,龍宇辰就像是一隻討厭的蒼蠅,嗡嗡的繞著他轉,而且時不時,抽冷子就會叮上他一口。

甚至於,剛才那一下子,竟還將他給叮疼了,骨翅上出現裂痕,饒是他都有些不敢相信這種事實。

煩不可耐,進而,便是讓他的殺意不可抑製了。

“哧!”

撒魔旦鼓動骨翅,如同鬥轉星移一般,刹那間就到了龍宇辰的近前,其速度比閃電還快。

“劍道世界!”

劍道世界轟鳴,圍繞著日月星辰,億萬道劍氣茫茫衝霄,化為一片浩大的世界,滾滾向前碾壓而去。

其實就在撒魔旦剛一有所動作的時候,龍宇辰就開始在醞釀了,隻是撒魔旦的速度太快了,哪怕他提前催動殺招,也是慢了很多。

“轟!”

天崩地裂,亂石崩雲!

撒魔旦的拳頭太可怕了,一拳洞碎虛空,像是要得見永恒,沒有什麽可以阻擋!

那拳光滔天,壓製了這片乾坤,神力若汪洋般浩瀚,可怕至極。

也就是這一拳,不僅直接轟碎了那恐怖異常的劍道世界,而那不減的餘威更是讓龍宇辰的身體橫飛了出去。

狂霸的拳意竄入體內,讓他五髒六腑都出現了裂痕,鮮血不要命的向外噴吐,像是要將五髒六腑都吐出來一般。

“啊....”

龍宇辰怒嘯一聲,他知道差距很大,但是現實的結果,卻又是重重的拍了他一巴掌。

這差距何止是巨大,簡直就是不在一個層麵上,撒魔旦的速度和力量,都已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剛才能夠不死,也幸虧是他自幼就熬煉體魄,不然隻這一拳,就得讓他的身體炸裂開來。

這一刻,龍宇辰開始不計代價,血氣如狼煙般,從天靈蓋中衝出,他燃燒潛能,點燃氣血,要決一死戰。

不然,他將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機會。

“輪回!”

輪回奧義,乃是龍宇辰因禁錮手印和陰陽九變,結時空二力,轉折陰陽,進而,所領悟出來的終極大殺招。

多年的參悟和鑽研,讓他對這一道的領悟頗深,並且他心有願景,想要將時空,陰陽完美的融合,締造出真正的輪回奧意。

屆時,這輪回一出,不但具有時空的鋒芒,也具有陰陽二力所代表的起始之力,將無所不包括,無所不能。

隻是這條路還很漫長,因為現有的修為境界,讓他的眼光還很狹窄和短淺,做不

到這一點。

不過,到現在他也小有成就了,輪回奧義糾纏在拳頭上,讓他的攻擊了急劇飆升,每一拳都足以粉碎山河,摧毀日月。

可以看到,在他的拳頭下,山川與其共鳴,虛空炸開,數百裏、上千裏的黑色大裂縫在蔓延,橫貫長空,混沌氣奔湧衝出。

但是,他接連揮出了成百上千拳,卻是都落空了,沒有一拳打在撒魔旦的身上,每次都隻是砸塌虛空,貫穿一道可怕的虛影而已。

撒魔旦就站在那裏,冷眼以對,從未離開過數尺的範圍,單憑借他那可怕的速度便躲避過了龍宇辰的所有攻擊。

可以想象,這是何其的可怕?

在數尺小的範圍內,從容而動,便可不讓拳頭擊中,萬法洶湧過,片葉不沾身,如同跳出三界五行,超然在外。

“奧義雖好,但是速度太慢,你打不中我!”撒魔旦冷冷的說道。

“該死的。”龍宇辰在心底怒罵一聲,又驚又怒。

你以為我不想打到啊,你一個逆天境的大高手,讓我一個五行境的小修士去打,我打不到就已經夠傷心的了,可你也不能這樣啊,有這麽欺負人的嗎?

若是同階而戰,非揍得你媽都不認識你。龍宇辰腹誹不斷,竭盡一切所能,不斷地轟出輪回拳。

拳意崩壞乾坤,顛倒日月,血氣盤旋在頭頂,跟他的拳頭凝結在一起,威力越發的恐怖。

此際,在龍宇辰怒極之下,時空碎片像是一條大河般,急劇的湧動著,刮卷著往日的崢嶸歲月。

“砰!”

隻是這一次,撒魔旦不但沒有躲避,相反,他直接探出了手掌,手掌周圍大星縈繞,掌心處,星域旋轉,好像一個縮小版的宇宙,神威無窮。

掌克拳,他一把抓住了龍宇辰的拳頭,任那時空碎片飛舞,我自萬法不侵,十分平和而自然的就接了下來,雲淡風輕。

“速度慢就罷了,力量也太小了。”他冷冷的說道。

撒魔旦站在那裏,右臂平抬,五根手指抓住龍宇辰那發出璀璨金光的拳頭,如同鉗子般,任龍宇辰奮力掙紮也難以再向前推進一寸。

至於說,想抽拳退出來,那更是難上加難,就好像自己的拳頭和那手掌長在了一起,不分彼此。

“啊...”

龍宇辰右拳被克製,在怒嘯一聲過後,能夠揮動的左拳直接被他掄動了起來。

這一刻,他結人王印,整個人氣血沸騰,散發出一種莫名的氣機,生機無比的旺盛。

他好像一下子化為了人族共主,捏印向前,宛如在辟天地,開星河,掌印間光華萬丈,霸氣絕巔,高高在上。

“轟隆!”

這個地方破滅了,光芒璀璨無邊,像是有諸多的星辰從域外砸落,而後撞擊在一起,無邊的神光燃燒、沸騰,燦爛的無法直視。

這種場景持續了很久以後,才慢慢恢複了平靜。

隻是在看到那毫發無損的撒魔旦之後,龍宇辰卻是深深地感受到了一股絕望的情緒在蔓延。

這都打不死他,還怎麽打?

“打完了?”撒魔旦笑眯眯的說道,但是眼中不減的寒意卻比萬年的寒冰還要冰冷許多,道:“既然打完了,也該換我了。”

說實話,在龍宇辰打出輪回奧義和人王印的時候,他也是吃了一驚,先不說後麵的人王印,光是那輪回奧義,就足以讓他動容了。

以他的眼界,自然能夠看出來,這是龍宇辰自己悟出來的,雖然那還很弱小,但是讓這股力量真的成長起來的時候,就是他也都感到了恐懼。

況且,還有之前的雷劫天罰,也說明龍宇辰已經將雷電一道玩轉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不然也不可能召喚出天道的拿手好戲--雷劫。

想一想,還真是恐怖,留他不得啊,撒魔旦心中殺意更重,尤其是對龍宇辰這個混沌血脈的擁有者。

“砰!”

鮮血狂噴,骨斷筋折,在撒魔旦的一記鞭腿下,龍宇辰的身體像是一個打碎的瓷器,碎成了好幾半,鮮血呼呼的往外冒,熱氣騰騰的。

“啊...”

遭受到這種程度的打擊,饒是以龍宇辰的堅毅性格,也是忍不住叫出了聲。

“啊...宇辰...”

至於下麵的人更是禁不住驚呼了出來,這種程度的打擊太殘忍與血腥了,沒有幾個人可以承受得住。

龍宇辰的恐怖肉身,他們都是見識過的,可饒是這樣,還是被打成了這般,若是換做常人,恐怕得會直接會化為一灘血泥,身死道消。

“滋味如何?”撒魔旦揮動著手中龍宇辰的手臂,打量著那不遠處,在空中蠕動著的龍宇辰,笑容陰冷而戲謔。

“啊...給我合!”龍宇辰咬牙嘶吼,拚盡全力,讓四散在周邊的血肉和碎骨,向中間頭顱這裏聚集,欲打算重塑真身,再戰撒魔旦。

隻是,撒魔旦卻沒有給他機會,在他肉身剛剛成型的那一刻,他嘴角掀起一抹笑意,直接將手中那原本屬於龍宇辰的臂膀,當做殺招擲了過去。

“砰!”

那臂膀像是一枚炮彈般,轟然炸開,直接崩碎了龍宇辰那快要合在一起的身體。

一時間,血雨紛飛,碎肉與骨茬,不斷的向四麵八方拋射著,將方圓百丈的虛空染得一片血紅。

龍宇辰一歎,彼此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任他百般攻擊,撒魔旦絲毫無損,而對方隨意一擊,卻讓自己無力抵抗,肉身幾乎破成了粉。

“嗡!”

陣法之光擴散,向外迅速的蔓延著。

龍宇辰知道撒魔旦不會好心的讓他恢複身軀,所以,他不得不借助其他的手段,來盡力的周旋了。

血肉顫動,五行戰棍從血肉碎骨中出現,光華爍爍,透發出極其可怕的氣息。

一瞬間而已,無盡的殺伐氣滔天而起,磅礴的氣息讓下方的群峰搖動,山嶺將要爆碎。

這是一件大殺器,先天五行陣大開,殺氣茫茫如浪,欲熔化一切,裏麵無盡的神火蕩漾,仿佛要焚毀世間,更有水霧漫天,欲吞噬一切...

在這一刻,五行的力量,傾力的展現了出來,無邊的可怕。

在陣法的威能下,下方有山石融化,岩漿成海,更是有成片的林木被大浪吞噬,而虛空也早已扭曲變形,可怕的波動席卷四方,向著撒魔旦洶湧而去,要將他毀掉。

“轟!”

最終,陣法將無窮的威力迸發出來,五行使者也一同出現,操控著無法言述的恐怖直接將撒魔旦徹底的淹沒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