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至此刻,撒魔旦再也不想耽誤任何的時間了,他雖然恨意滔天,但是也能分清事情的輕重緩急。

若是在這裏耽誤的時間過多,最後的結局隻會對他越來越不利,這畢竟不是他太古生物的大本營,可讓他肆無忌憚的胡作非為。

當年那一敗,人妖鬼魔四族問鼎天下大勢,經曆過數個輪回的經營,這片天地早已不同與往日了。

哪怕太古生物隻身作戰能力再強,但是也好虎架不住群狼,所以留給撒魔旦的時間並不多了。

“哧!”

一束光如天外飛仙般,驚豔天下,冠絕宇內,有斷陰陽,斬因果的莫大威能,像是在它的麵前什麽都不可阻擋,摧枯拉朽。

為此,那天地在崩潰,萬道在哀鳴,滔滔湧動的混沌氣,如倒掛在天穹上的無量大海,洶湧澎湃,氣勢磅礴,讓所有人的內心都悚然無比。

“轟!”

麵對撒魔旦這至強一擊,小靈兒和五彩仙雀的神色都沉凝到了極點,此擊非人力可以抗衡,他們隻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戰。

不然別無他望,至於說躲避開,那更是不可能的,因為那股恐怖的氣機已經鎖定了他們,就算他們逃到天涯海角,域外星空,該來的仍舊會到來。

“陰陽斷!”

小靈兒劇烈的扇動著背後雙翅,一黑一白兩股巨大的陰陽風暴瞬間成型,於天地間呼嘯,光芒萬丈。

隨後,這陰陽風暴化作一條巨大的陰魚與一條巨大的陽魚糾纏在一起,組合成神秘莫測的陰陽道圖,緩緩的移動著。

那隨之散發出來的古老而浩大的威嚴氣息,如宇宙星河般,茫茫無邊,像是可以鎮壓萬物蒼生。

這種霸氣,舍我其誰,這種威能,浩蕩無窮,為此,所有人都在這一瞬被震撼的呆住了,因為此刻小靈兒所展現的強大,實在是恐怖的一塌糊塗!

“輕靈訣!”

而對比小靈兒的霸道絕倫,五彩仙雀此時的攻擊就顯得十分的輕快與空靈了,或者說是有些另類。

伴著她一聲聲啼唱,天地間空靈之氣動蕩沸騰,直指萬物之靈魂,倒是與佛門中勸說世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佛理,有異曲同工之妙,十分的神奇。

隻不過,佛門中講究的是勸誡,而此時五彩仙雀所展現的卻是一種恐怖的淨化的能力,是從靈魂本源處著手的。

可以看到,在這聲音下,繚繞在撒魔旦周邊的邪惡氣息像是殘雪遇到了烈陽,快速的融化消失,連帶他的氣息都減弱了些許。

在這一刻,小靈兒和五彩仙雀出手,一個專門針對肉體,一個專門針對靈魂,聯合在一起,打出了驚天動地的一擊。

這讓撒魔旦微微變色,這種恐怖的攻伐手段,天下罕見,就是他縱橫悠悠太古,也是沒有見到過幾次,而今天,他卻是一下子見到了三次。

尤其是,一想到腦中關於混沌血脈,以及佑天獸和五彩仙雀的記憶,他滿腔的殺意沸騰,再也克製不住!

二靈出,混沌

現,則太古生物灰飛煙滅。這是太古生物無上始祖所傳下的口諭,預示著他們這一族群的未來。

一直以來,眾多太古生物都以為當年始祖預示錯了,隻是懾於其威嚴不得不記下來,但哪成想,今日竟然全部成真了。

受他這種情緒影響,那道驚豔天下的死亡光束變得更加可怕了,透發出一縷縷高深莫測的氣機,令得天穹湮滅,大地上岩漿橫流,一片熾熱。

“轟!”

當三人的攻伐手段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域外轟鳴,天地像是初開,混沌霧靄彌漫,一切都破碎了,到處都是神輝,到處都是虛空亂流在急劇湧動。

“喀嚓!”

在這影響下,撒魔旦身形晃動,不禁向後小挪了一步,而這一步落下,卻不僅是將虛空踩的塌陷,而且還像是打開了風暴眼,死寂天風呼嘯而出,有摧金碎石的恐怖威能。

他滿頭發絲亂舞,瞳孔內幽森無比,閃動的血光如汪洋般,深邃而浩瀚,盯向一個人看時,能夠將人的心神吞噬掉,一身強勢如魔神般,迫人之極。

撒魔旦絲毫無恙,雖然那小退的一步,這讓他這個逆天境強者顯得有些狼狽不堪,但是他並沒有遭受到實質性的創傷。

相反,小靈兒和五彩仙雀就沒這麽輕鬆了,二者也不知道橫飛出去有多遠,渾身破破爛爛,鮮血直流。

他們都身受重創,生命力變得極其微弱,如同龍宇辰一般,終不能逆天,雖然他們聯合在一起強大無比,但仍舊不是逆天境的對手。

哪怕是拚盡全力的聯合一擊,也隻是讓撒魔旦小退了一步,幾乎就算是什麽成果都沒有。

“就算你們不凡,但隻要還沒有成長起來,又能奈何我?在絕對的實力麵前,其他的一切都是虛妄,他不行,你們同樣也不行!”撒魔旦長嘯,手指點向小靈兒和五彩仙雀,眸光中殺意更盛烈了。

這一刻,撒魔旦屹立在天穹最高處,仿佛天神俯視人世間,俯視著跌落在地麵上的小靈兒和五彩仙雀。

一道又一道星輝向他那裏匯聚而去,渾身戰氣澎湃,眸子比天劍還犀利懾人,有一種氣吞山河般的氣勢。

一縷縷波動透出,擴散向遠方,下方眾人顫栗,在撒魔旦的身上,眾人感受到了一種莫大的的威壓,震懾人心,竟逼得許多人差點跪伏下去。

這是因為撒魔旦在星輝灌體後,實力在複蘇,他渾身彩氣氤氳,巨大的世界身影在其背後閃現,像是一尊古神從遠古跨界而來!

“嗡隆!”

天宇龜裂,域外諸星亂顫,將要墜落下來,撒魔旦身後的世界急劇震動,震出的波動毀天滅地,橫殺向下方的所有人。

這一刻,他不再是對一個人出手,也不是對兩個人出手,而是要滅殺此地的一切生靈。

“諸天湮滅,滅殺一切!”撒魔旦大吼,滿頭黑色發絲飛舞,他像是與身後那巨大世界合而為一,揮動起拳頭,所向披靡。

“老家夥,恢複個傷體,你怎麽這麽墨跡啊!”小靈兒渾身是血的對著不遠處的太上

大長老大叫道:“你再不出手,我們就都死了!”

誰都沒想到,小靈兒會這麽大膽,竟然敢直呼逆天境強者,淩天學院現時代護道者的太上大長老為老家夥。

現在所有人都有一種懷疑,就是小靈兒是不是被撒魔旦給打傻了,不然怎麽會這麽膽大包天,肆意妄為。

難道他就不知道那是逆天境強者嗎?

隻是眾人不知道的是,他一直都是這麽大膽,就是在與太上大長老剛見第一麵的時候,就敲竹杠,敲詐來了一株半神藥。

或許這件事被眾人所知道,恐怕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的驚疑了。

“老頭子,老怪物,你倒是醒醒啊,不然你徒子徒孫都要死光了。”見太上大長老沒什麽反應,小靈兒的聲音再度響起。

而說出的話,更是讓每一個人都滿腦門子冒冷汗,恨得牙癢癢,什麽死光了,這不還沒死呢嗎?

“老怪物,著火了,快救火啊!

“老家夥,別睡了,該起床尿尿了!”

....

小靈兒一聲接著一聲,一聲比一聲焦急,眼看著撒魔旦出手,他卻無能為力,這都快把他急死了。

“沒用的,今天你們必死無疑,沒有人能救得了你們,認命吧!”撒魔旦冷言說道。

小靈兒的所作所為,他看得一清二楚,剛開始他還忌憚太上醒過來,連打出去的拳頭都收了回來。

可是,在看了半天後,他也沒有發現太上大長老有任何蘇醒過來的跡象,這他才徹底的放下了心來,隨即再度出拳,打出了超越這天地極限的恐怖力量。

“唉,老頭,你不講究啊!我不就要了你一株半神藥嗎?你至於這樣嗎?你快醒醒啊!”小靈兒有些語氣悲涼的說道,邊說著,還吐出了一大灘的鮮血,染紅了地麵。

世界那麽大,好吃的那麽多,他還沒吃夠呢,可眼下他卻要英年早逝了,這讓他很不甘!

可是,他是真的是沒有辦法了,因為就連他剛才說話的力氣,都是他拚著本源之力的消耗才凝聚出來的。

雖然他和五彩仙雀出手的次數少,但是所受的傷卻是一點也不輕,身體嚴重龜裂,體內骨骼粉碎,後腿分離出去,而背後的雙翅也都折斷,耷拉在背後,鮮血淌個不停。

至於五彩仙雀,更是早就昏厥了過去,渾身豔麗羽毛掉的一幹二淨,活活的像是一隻被拔光了毛的草雞。

而此刻,來到生死關頭,眾人也不再管小靈兒的膽大妄為了,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一股絕望和無力。

當然,眾人心底更多的是恨意,恨自己無力回天,尤其是嗎,對那些長老和巨擘更是如此。

“撒魔旦,你真是死不足惜!”

可就在最後一刻,冰冷的話語,卻突然在撒魔旦的拳頭將要落在眾人的身上的時候,幽幽響起,內蘊無盡的冷意和殺機。

當然,這一聲也像是一道曙光,照亮了此地每一個人那將要蒙塵的心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