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

強大的氣息,此起彼伏,猶如發生了連鎖反應一般,從第一個人修複完傷勢開始,短短片刻之內,這裏神霞漫天,強大的氣息如陣陣波濤般,澎湃蕩漾。

當人們起身,全都不約而同的打量起了現在所處的地方,先前因為傷勢的原因,每一個人在來到這裏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療傷,自然也沒有機會好好地看一看這裏。

無一例外,在眾人發現遠處的那座白骨巨城的時候,都是感到了無邊的駭然,眸子裏充斥著濃濃地不可置信。

“太可怕了。”

“竟然是是一座白骨巨城,這得需要多少白骨啊?”

“恢宏詭異,真不知道用什麽詞語來形容這片世界,這裏簡直是顛覆了人們的想象!”

隨著一陣陣議論聲,眾人都飛到半空中,向前眺望,想要看到更有價值的東西,隻是那白骨巨城有光芒氤氳,像是一道屏障,竟是擋住了人們的視線,連想看一看城內的景象都是看不到。

不過,眾人還是發現了一個端倪,這白骨巨城在繚繞這黑色霧氣的同時,竟然還有一股神聖的氣息在緩慢流轉,若不是人們仔細觀察,很有可能會發現不了這一點。

這種情況讓眾人心旌搖曳,神馳意動,心裏都有種感覺,覺得這城裏麵很有可能蘊含著極大的造化,一旦闖進去,可能會有大造化!

“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裏,有些事也是該弄個明白了。”龍宇辰對身邊的人說道。

下一刻,他便當先向著前方疾馳而去,江洛雪等人看到後,也是緊緊跟上,那光芒相隨,像是群星拱衛帝星,在向前疾馳,光束滔滔,明綻天穹!

當然,水靈兒等人也是沒有在這裏停下的理由,幾乎也是同時動手,疾馳向了白骨巨城!

巨城綿延數十裏,那高達百丈,且向兩邊延伸出去的城牆,像是一道白骨山嶺橫亙眼前,完全超出了人們的視線。

隨著接近,人們發現這白骨搭建而成的城牆,竟然呈現著玉石一般的晶瑩色澤,看上去光芒冉冉,就像是一塊十分巨大的玉質藝術品,哪怕曆經無窮歲月,依舊光燦,沒有絲毫被歲月腐蝕的痕跡。

同時,人們也是模模糊糊的發現,在這座轟大的白骨城之內,竟然有一座做開辟了洞府的石山,全都有神聖氣息流轉!

這讓人們不由得就去猜測,那洞府之內很有可能存在著重要的傳承和寶物,能想到這點,並不是人們心有多大,而是眾人都明白一個死之至極是為生的道理。

更何況,能夠來到這裏,是因為他們實現進入了這片宗派遺跡當中,而且在這之前,他們還經曆了黃泉,奈何橋,彼岸花等諸多險難,要說沒有寶物隱藏在這裏,那真的是太不可能了。

不過,那種情況也不是沒有可能,其原因也不外乎,就是因為這裏的一切都實在是太詭異了。

來到城前,看著那近乎聳入天穹的巨大身影,所有人都是有短暫的失神,不過眾人很快就警覺了起來。

竟,眼前這個沒有腦袋的大家夥,是個實打實的凝道境強者,一身實力功參造化,端是恐怖滔天,他們這些小家夥怎麽能不警覺起來呢。

再者說,他們還不知道這大家夥的態度,更是不知道這大家夥會不會對他們出手!

“你們能夠衝出白骨大地的億萬亡靈的狙殺,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沉悶如雷的聲音響起,震得這裏虛空抖動,就連白骨巨城都是搖晃了起來,聲威恐怖如斯,這讓人駭然,不愧是凝道境強者,這實力真是讓人無法去想象。

“......”

麵對對方的發言,沒有人說話,因為眾人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總不能說我們太強大了吧,要知道,對方可是一個實打實的凝道境強者,至於說,骷髏體和猩紅血影的戰力太差,那同樣也不能說,畢竟,正是因為他們,龍宇辰這些原本上百人的隊伍才折隕大半,而且活著的人,也大都身受重傷。

龍宇辰等人不回答,好像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很快他就將話題引到了龍宇辰等人最關心的問題上了,道:“你們想知道什麽?”

“這裏到底是什麽地方?”龍宇辰在沉吟一番過後,開口問道。

“這裏是死界!”

一言驚悚眾人心,這裏竟然是死界,難道說眾人都已經身隕了不成?想到如此,眾人都是感到心頭發涼,頭皮陣陣發麻。

說實話,龍宇辰也是被這話嚇得心一哆嗦,但是他很快就穩住了情緒,繼續問道:“你是誰?”

“我?嗬嗬...我是死城之主!”他腹腔共鳴,有巨大的聲音傳來,讓龍宇辰等人像是置身於山穀之中,原本小小的聲音都像是驚雷一般,震耳欲聾,深入靈魂深處!

“死城!”

人們在嘴裏叨咕,隨即,目光如電,陡然射向了麵前這座恢弘的巨城的城門口,果不其然,在眾人目光射向那裏的時候,原本被迷霧籠罩著的城門上方,露出了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死城’二字光芒流轉,像是兩輪刺目的烈日,照的虛空大亮,當那光芒慢慢暗淡,人們發現那兩個字竟然同樣是以白骨組成的。

組成這二字的白骨,不同凡響,有淡淡的神聖氣息,蒼茫中帶著一股霸道和強勢,讓人在看到後,感到了靈魂在顫栗。

而且,人們在這骨的上麵,還感受到兩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氣息,不斷升騰,震撼著眾人的心與神,無法抑製的就生出了一股不可抵抗的錯覺。

“竟...竟然神龍骨和鳳凰骨!”有人驚呼,那聲音因為過於驚駭的緣故,都是變的有些尖細起來,十分的刺耳。

“果然是神龍和鳳凰的骨骼!”龍宇辰心底凜然。

要知道,神龍鳳凰可都是這世間最強大的妖修,因為其對人族所做的事情,這才被人們尊稱為神獸,這不僅是因為這兩個生物的強大,也是因為他們的胸懷。

隻是,現在人們竟然看到這兩個生靈的骨頭被人祭煉成了兩個字,心底掀起的波瀾可想而知。

再加上,對方剛剛說的話

,這不由得讓人們不得不去相信對方所言的一切都是真的,這是死界,這座城亙古荒涼,乃是死城,而對方就是死城之主!

隻是,這一切都是真的嗎?難道說,這世上真的存在著死城,有關於黃泉奈何的傳言也都是真的?

一時間,眾人沉默下來,這個消息所引起的一係列的問題,很容易讓人們遐想連篇,胡思亂想起來。

“這裏竟然是死城,難道我真的死了嗎?我不相信!”有人突然癲狂,不喊大叫起來,接連的衝擊,竟是活生生的將一位奇才快逼瘋了。

這種情況,無疑是加重了人們心中的恐懼,一些人都是有些心神搖晃起來,眼中渾渾噩噩,喪失了往日的冷靜狀態。

不是他們的心智不堅,而是眾人所經曆的這一切都實在是太過離奇詭異了。

此刻,不單說是他們,就連龍宇辰這樣堅固如仙金的強大心智都是受到了劇烈的衝擊,心底生出了不確定的懷疑。

他的神情一陣恍惚,心底感覺有些不對勁,但是卻無法擺脫掉那種情緒,深深地陷入到了對方所說的話的種種迷霧當中,不可自拔。

突然,海量的元靈之氣湧入元神,這讓龍宇辰元神一涼,隨即,他便大吃一驚,知道他遇到了什麽。

在這個時候,他竟然發現他有些難以控製自己的身體了,他的心神仿佛被人控製了,而且,他在不經意間,也看到了江洛雪,龍媚兒,水靈兒等人也是一副迷茫地樣子,像是找不到了人生的方向和或者的意義。

“可惡,竟然著了對方的道!”龍宇辰知道他們這群人被眼前這個大家夥給算計了,不知不覺間受到了對方的精神方麵的引導,以至於,心智受了影響,正在走向毀滅的沉淪。

“哼,我不相信,這裏到底是什麽地方!”

突然,驚雷般的聲音響起,震動了這方圓虛空千百裏,連地麵都是一晃,像是發生了地震一般!

龍宇辰竭力催動元神,綻發出億萬道霞光,同時深入靈魂的驚雷聲響動,驚醒了每一個人。

“我靠,你一個凝道境強者竟然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你丟不丟人,有沒有臉!”龍組幾個家夥,在驚醒過後,忍不住大罵了起來,口水噴出去好幾米,可見其憤怒的程度了。

“沒臉是真沒臉,丟不丟人不知道!”

在花無類的耳濡目染之下,龍組等人都有一副好嘴皮子,那自然損起人來,是種非常強大的‘精神攻擊’!

至於其他人,自然也是早已反應過來,同樣都是破口大罵,一時間,這白骨巨城的城門口前,十分的熱鬧。

來到此地,眾人明知道對方是凝道境的強者,也是不再懼怕了,因為自己本身沒有對方強大,這是個事實,要想活下去,就隻能是聯手一搏。

況且,就算你不罵他,對方都已經使出了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了,眾人自然也不會期望對方會是個手慈心軟的人。

所以說,怎麽樣也都會有不可避免的一戰,那麽在大戰之前,好好地罵一罵對方,豈不是更痛快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