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風直轉,變化劇烈,這讓水靈兒等人和騰蛇等眾多妖獸都有種目不暇接的錯亂感,禁不住在心裏直呼:什麽鬼!

不過,既然能夠從數以百萬計的競爭對手中殺出重圍,且進入這鴻蒙之界來參加天下第一武道會的人,自然也不是什麽傻子。

通過龍宇辰和‘幻金鳥’的對話中,眾人已是聽出了大概的意思,一個個麵色劇變,紛紛遠離幻金鳥,站到了龍宇辰這一邊,眼中的忌憚和戒備,清晰可見。

而且,眾人也是猜出了現在藏於幻金鳥體內的人的來曆和身份,定是那一直藏匿不出的無頭強者無疑了,不然這方世界裏,誰還會有如此手段,可瞞天過海,讓眾人無法發現。

“哼,一群螻蟻,我想要殺你們,你們站在哪裏都沒用!”‘幻金鳥’眼神冰冷,一臉不屑的說道。

那陰測測的聲音,加上她那副禍國殃民的傾城麵容,有種無法言述的詭異感,讓眾人頭皮發麻,全身汗毛倒豎。

“原來是你這個壞蛋,氣死我了。”相比眾人的驚悚,石碑兄卻是一副快要被氣炸了的模樣,兩條石質手臂上下揮舞著,顯得十分氣憤與憤怒。

“石碑,你我相鬥百年,誰也奈何不得誰,今日這種僵持將會由我打破,任你通靈天地,你也在劫難逃。”‘幻金鳥’笑眯眯的說道,但眼中的殺意卻如冰寒冷。

事到如今,一切都不需要再去懷疑了,現在隱藏在幻金鳥身體裏的人,百分之百是那無頭的強者了。

隻是,他這樣的目的,真的就是要搶奪那城池模型嗎?還有,那城池模型到底是什麽東西,為什麽會讓龍宇辰在最初的時候倏然驚醒,引來了他與那無頭強者的爭搶?

“壞蛋,我才不怕你呢,到時候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石碑兄開口,但是怎麽都給人一種底氣不足的感覺。

很顯然,讓它有這種感覺的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為那城池模型,或者說是掌控樞紐,在其手上的緣故。

“哼,大言不慚。”‘幻金鳥’冷喝一聲道。

“你...”還不待石碑兄反駁,龍宇辰就拉住了它,道:“交給我吧,石碑兄!”

接著,龍宇辰不著痕跡的收起桌子上麵的玉壺,直視對麵的‘幻金鳥’說道:“既然你想殺我們,我們也想殺你,稍後那便戰吧,不過在這之前,我倒是想確定一件事,我的這位朋友還活著沒?”

龍宇辰的小動作,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尤其是與他麵對麵的‘幻金鳥’,更是想不看都是不可能。

不過,對方很顯然是不屑,他覺得龍宇辰就是把麵前玄玉桌子收起來,那也是無濟於事的,作為凝道境強者,他有這個自傲的資本,所以他不屑一顧。

“這麽好的身體,我怎麽會舍得殺掉她了,而且我不會殺掉她,你身邊這幾個我也會留她們一命的。”‘幻金鳥’點指向水靈兒這些女修,眼中**光閃動,讓龍宇辰心中的殺意沸騰。

“你還真是找死啊!”龍宇辰平靜的說道,但是每一個人都是在他這種平靜下,感受到了滔天的怒意和殺

機。

那種感覺,就像是火山爆發前的短暫平靜,又如狂風暴雨來襲前的安寧,隻有在下一刻爆發時,人們才可以感受到那瞬間湧現出的可毀天滅地的大恐怖。

“所有人退後!”

下一刻,龍宇辰的全身,蕩漾起點點星輝,數不盡的星辰開始浮現,圍繞在他的體表旋轉不停。

這一刻,他像是化身為宇宙星河一般,全身數不盡的穴道燁燁生輝,與那縈繞在體表上的星辰一一對應。

瞬間,那洶湧起來的氣息,便如同億萬座火山爆發一般,衝上雲霄之巔,讓所有人都膽寒不已。

與此同時,雷電寶術加持在身,數不盡的電芒湧現蒼穹,在這片山脈的上空,來回奔騰,像是發怒的大海,有驚天地泣鬼神的恐怖威能。

“轟!”

玄玉桌碎,被龍宇辰外放的氣機,直接破碎為齏粉,散落在一地,與此同時,這座洞府也開始劇烈的搖顫起來,數不盡的裂縫接連出現,山石粉碎,喀嚓作響。

龍宇辰雙腿發力,一個縱越便出現在了對方的麵前,隨後一拳轟出,億萬道光束相伴左右,就是億萬顆星辰拱衛著帝星,威勢恐怖無邊。

“砰!”

‘幻金鳥’倒退,眸子中充滿了訝然,說實話,他真的沒有想到,龍宇辰竟然會如此恐怖。

先前,他都是躲在暗中窺視,雖然知道龍宇辰很是強大,但是這麽咋還一接觸,他覺得自己還是小覷了龍宇辰的實力。

“咄!”

龍宇辰口中輕喝,眉心處光芒衝天,宛如正有一輪烈日升起,散發出來的光芒刺目至極,讓人睜不開眼。

同一時刻,眾人便感到自己的元神壓抑,像是有一尊滔天的恐怖在複蘇,那跌宕而湧現的氣息,非人力可抗衡。

“給我出來!”

龍宇辰元神璀璨,一步邁出神識海,接著就是一聲長嘯,具有神秘威勢的煉神訣,轟然運轉起來,衝向了那隱匿在幻金鳥體內的無頭強者。

與此同時,龍宇辰的手上不停,又是一拳轟出,熾烈的光芒,化成龍形,纏繞在他的拳頭上,如同蓋世龍拳出擊,威力莫測,有無盡恐怖!

“砰!”

這一擊,緊隨在剛才那一拳之後,再加上龍宇辰還特意出手的第二拳,對其造成的迷惑性,他所展現的元神秘法攻擊,一下子便取得了成效。

無頭強者的怨念之體被龍宇辰從幻金鳥的體內逼出,化為一片詭異的灰色鉛雲,擠滿了洞府的上空,有厲嘯發出。

“該死的,我要殺了你!”無頭強者在不遠處,重新凝聚出身體,聲音裏的冰寒殺機,可凍破萬古滄桑歲月。

剛才的確是他大意了,不然就以他凝道境的實力,怎麽可能會讓龍宇辰鑽了這樣一個空子。

不過,讓他心安的是,那城池城池模型,在他被打出幻金鳥體內的時候,被他一把抓了過去,不然,他真的是什麽也沒撈著了。

看著那已經退到人群中的幻金鳥,無頭強者身上的怒火化形而出,清晰可見,一瞬間

,他的怒火便點燃了虛空,讓洞府之內的空間,發生了扭曲和變形。

“螻蟻,你點燃了我的怒火,準備承受我的怒火吧。”

“斬你!”龍宇辰強勢無匹,回應對方的隻有兩個字。

先前,因為幻金鳥的緣故,他還心有顧忌,但是現在幻金鳥已經被他解救了出來,他終是可以放開手腳去拚殺對方了。

“人王印!”

龍宇辰一聲大喝,如同驚世雷音炸響,炸的虛空亂顫,同時,他全身更加璀璨,天靈蓋衝起的血氣,化為一頭血色巨龍,衝破了洞府的上方,直入蒼穹之上。

“轟隆隆...”

亂石紛飛,這做洞府被龍宇辰徹底的打破了,而他和無頭強者也是借此機會,直接衝上高空。

在這期間,二人接連碰撞,極快無比的速度,讓二人化身為兩道電光,不斷地碰撞,激起漫天的波瀾。

同一時刻,江洛雪也發出聲音,道:“所有人和我退後,快遠離這裏!”

她知道龍宇辰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是如何的恐怖,在這個時候,她隻能是帶著眾人有多遠就跑多遠。

當然,這也是龍宇辰再三叮囑她的,不然等到龍宇辰真要是施展出來殺招的話,一切就都來不及了。

“可是...”

“沒有可是,聽我的!”時間緊迫,江洛雪像是一尊高傲的女王,全身太陰氣動蕩,神威浩瀚。

看著江洛雪那嚴肅的麵容,所有人再不敢多言,飛速的遠離戰場這裏,就連同樣高傲的水靈兒,亦或是強大非凡的石碑兄,也是如此,不敢忤逆她的意思。

刹那百裏,江洛雪等人帶著一眾妖獸,直接退到了退無可退的地方,也就是這座城池的邊緣處。

這裏已經距離戰場那裏,足足有了八百裏的距離,可見這座城是如何的廣闊。

然而,就算如此,江洛雪卻依然覺得這個距離不夠安全,因為除去龍宇辰本人,就隻有她知道龍宇辰將要做的事情是如何的恐怖。

“洛雪嫂子,咱們真的不用去幫忙嗎?”龍媚兒開口,小臉上布滿了擔憂。

“不用,以你宇辰哥的底牌,足以斬殺對方了,咱們現在最主要做的,就是如何在這場波瀾下活下來。”聽到龍媚兒的話後,江洛雪的臉色稍稍緩和,但是一想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她的眼中也是布滿了擔憂。

“哈哈哈,你的人都已經跑了,就憑你自己,如何與我一戰!”江洛雪等人的動作,並沒有逃過那無頭強者的感知,此時他大笑出聲,聲如陣陣悶雷,轟隆作響。

“那你就拭目以待吧,希望你過會還能笑得出來。”龍宇辰並不動怒,恐怖的殺伐手段,接連使出,打的這方天穹幾近破碎,混沌氣洶湧澎湃。

“哼哼,我倒要看你有什麽本事,區區陰陽境還敢和我凝道境的存在叫板,真不知道死字是怎麽寫的。”無頭強者冷哼,言語中的不屑和蔑視,展現的淋漓盡致。

殊不知,正是他的這份自負,才為他埋下了毀滅的伏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