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死城的震動感越來越強烈,那架勢看上去就和非得要把這座城給震塌了一般,大勢不可阻,分外恐怖。

除此之外,整座死城的上空,早已破爛不堪,密集的虛空大裂痕交織在一起,毀滅氣息跌宕四野茫茫,就像是一張張開了大嘴的怪物,要將整座城給吞下去。

那閃動懾人的黑光,刺目驚魂,天風呼嘯回轉,若萬千神魔在哭泣,讓人渾身都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有不寒而栗的驚恐感。

麵對蒼穹碎裂,大地沉陷,水靈兒等人恐懼萬分,這真的是在煉化這座城嗎?怎麽看上去這麽嚇人呢?

“哢哢哢...”

雄渾的神識之力,宛如滔滔大河一般,以一種十分蠻橫的姿態湧進了那座微小的城池模型當中。

隨著一陣陣哢哢聲不斷響起,那城池模型爆發出了驚人的光燦,像是一輪炸開的烈日,每一縷光都讓人難以直視。

“嗡!”

下一刻,一陣極致燦爛的光芒衝起,那城池模型,竟是十分突然的炸碎成數不盡的光點,全都沒入了龍宇辰的身體之內,燦然神光,光照山河萬裏。

隨即,人們們便感受到有一股無形的波動,從龍宇辰的體內彌漫而出,瞬間便彌漫了整座死城,無處不在。

“停!”

龍宇辰手掌向前虛握,一聲輕語,引動無邊神異!

在他這句話之後,那裂開的虛空直接停下了碎裂下去的趨勢,而那沉陷的大地的動態也是戛然而止,連騰起的煙塵也是十分怪異的靜止在了半空,保持著騰空狀。

“合!”

又是一聲輕語,所有人的瞳孔都是猛的一縮,因為剛剛完全靜止下來的世界,仿佛發生了光陰倒轉的事情,裂開的虛空開始密合,那沉陷下去的大地也是重新拔高升起。

除此之外,那已經被徹底的毀掉的連綿山脈也是重新生長了出來,沒錯,就是生長,猶如春天被埋在地底的種子,此刻破土而出,長勢驚人,且不可阻擋。

短短片刻,皚皚青山,連綿山嶺,碧藍大湖,青翠巒穀...全都像是被催生起來的大樹,以夢幻的姿態,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這就是洞天之城的神奇之處嗎?還真是神奇!”遠空,眾人嘖嘖稱奇,一臉驚歎。

說實話,洞天法寶也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但是想要在短短片刻之內,就十分輕易的改變洞天世界內的整體大環境卻是很難辦到的。

而現在,這洞天之城卻是很顯然的做到了,這也怪不得人們有這種驚歎和神奇的感覺。

“這就是外麵的世界嗎?”石碑兄現在已經呆住了,整天和白骨與血海度日的他,哪裏知道外麵,是那種‘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的神奇景象。

或許,龍宇辰現在所打造的環境和外麵的世界根本不值一提,但是這也足以讓石碑兄大開眼界了。

“嗷...”

下一刻,人們就聽到一聲興奮到極點的怪叫響起,石碑兄像是一個見到了心愛玩具的孩子,一

頭紮進了這個不一樣的世界。

一會兒,它在廣袤大漠中舞弄沙石,掀起萬丈沙瀑,一會兒,它又在碧波大湖中翻江倒水,騰起水霧彌漫,一會兒,它又是一個瞬移,出現在座座青峰間,自由翱翔。

期間,它那不斷響起的聲音,充斥著常人難以想象的歡悅和興奮。

眾人在看到這一幕之後,心底都是感到了一股苦澀,或許和石碑兄相比,他們在這一方麵,的確是太幸運了。

往日不自知,今日猶可期!

“石碑,今日我便帶你離開此地,讓你翱翔九天之上!”龍宇辰長嘯,滿頭黑發狂舞,全身爆發出了驚人的氣機,宛如自太古歸來的戰神,全身星輝沸騰,氣勢淩厲。

“死城,起!”

龍宇辰手中掐訣,這座不知多少歲月都不曾移動過的死城,突然間衝天而起,帶著煙硝無數。

“出!”

下一刻,所有人都是感到一股無形的規則之力,籠罩了自己的全身。

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所有人都無力抵抗,就連石碑兄也是不例外,全部被龍宇辰以死城之力,剝離了死城的束縛。

“嗡!”

光芒衝天,刹那隱退,龍宇辰收起偌大的死城,直接出現在眾人的身邊,道:“諸位,該是我們離開這裏的時候了。”

聽得這話,眾人都是喜笑顏開,終於可以出去了...

當下,龍宇辰也不再多言,直接大手一揮,帶著眾人像是墜落的流星,筆直衝向了地麵。

地麵上,灰霧無盡,讓人看不到四周邊際,那灰霧靜靜懸浮在空氣中,像是一大團散不去的鉛雲,流轉著亙古的荒涼與詭秘。

“轟!”

刺耳的空氣爆鳴聲響起,龍宇辰等人衝破重重灰霧,像是乘風波浪的戰船,下墜之勢,不可阻擋。

“砰!”

沉悶的墜地聲響起,震得周圍的灰霧都是不安的湧動起來,龍宇辰等人在落地之後,馬不停蹄,在龍宇辰的帶領下,眾人衝著落地點的前方,又是疾馳而去。

“哧哧哧...”

灰霧中,驚鴻閃現,顏色鮮豔,為這單調的灰色世界,留下了幾抹不一樣的色彩。

小半個時辰之後,疾馳不斷的眾人,像是穿越了一道空間屏障,極其突兀的出現在了一片明亮的世界當中。

這是一個百丈方圓的空間,邊緣處光芒柔和,呈現半圓形,怎麽看都像是一個倒扣下來的巨碗。

在這方空間的中央,一口八角青石井古意斑駁,探出地麵一尺半的的高度,上麵被青苔覆蓋,流轉著亙古的滄桑,仿佛這井自古便有之一般,十分的古老。

“宇辰,這裏是...”打量著這裏異於剛才的環境,眾人都是閃過詫異之色,此刻,聽到江洛雪這麽問,眾人都是將詢問的目光,投向了龍宇辰。

“看到那口井了嗎?”龍宇辰指了指前麵的古井慢慢說道:“那口井就是出去的門戶!”

“一口井?”眾人詫異,跳井,怎麽

這麽怪異呢?

“八角井,往通陰陽,橫跨兩界,它的確是我們出去的門路,要是可以,我也不希望我去跳井,”龍宇辰也有些無奈的說道。

“管他呢,隻要能出去,不要說是井了,就是岩漿海也得去跳。”有人道,惹來所有人哈哈大笑。

“走吧,也是該出去了。”

說吧,龍宇辰當先便是朝著前方的八角井走了過去,在其身後是存活下了的水靈兒等人,在其後就是被收服的一眾妖獸了。

“這八角井好像並不是青石材質那麽簡單。”來到八角井近前,所有人都察覺到了古怪,因為這八角井的材質真的並不隻是青石那麽簡單,倒像是蒙塵的白骨打磨而成的。

古井...骨井!

眾人毛骨悚然,怎麽會這樣,這將是何等的巨骨,竟可開鑿出這樣一口幽深的古井出來?如若是真的,可謂驚世駭俗。

可人們越是仔細觀察,越是加深了剛才的那種猜測,這似乎真的是一口十分古老的骨井,而且還是一口神秘莫測,充滿魔性的骨井!

不過在緊接著眾人的臉上都是出現了陣陣激動之色,因為眾人竟是從這口井中,若隱若無的感覺到了一股並不屬於整個世界的氣息,那是--鴻蒙之界!

所有人都難以自抑,但是這八角井的神秘與怪異,卻也讓眾人都心存忌憚,並沒有立刻的就‘跳井’。

“我先來吧!”龍宇辰輕笑,來到了那井口的邊緣。

說實話,在他看到這口井乃是一口骨井之後,也是心冒寒意,感到了顧忌,但是此刻真的是別無他法,而且傳承也確確實實的告知了他,這就是出去的生路。

感受到那熟悉的氣息,龍宇辰一直保持著平靜的臉上也是湧現出了淡淡的激動之色,他難以自抑,看向井底。

“噗通!”

可是就在整個時候,一股莫名的恐怖力量卻是極其突然的出現,讓龍宇辰無法反抗,噗通一聲,便墜落進八角井當中。

“宇辰兄!”眾人驚叫,也是沒能預想到這種情況。

然而,接近著眾人也便步了龍宇辰的後塵,都是墜落進了八角井之中,因為,就在眾人剛說完話之後,一股更為恐怖的力量也是隨之出現,將眾人全都給吞了進去。

井水中,眾人在不斷下沉,不消一會兒,眾人就見到了先一步墜落下來的龍宇辰的身影,自然,龍宇辰也是發現了他們。

對於這種情況眾人都報以苦笑,而後便都是平靜了下來,反正都是要‘跳井’雖然現在是被迫的,但是眾人卻也沒有什麽辦法,隻能就這樣下沉下去。

恍惚間,眾人像是看到了符文海界的景象,隻是這景象卻是十分的古老,好像是他們看到乃是萬年之前,亦或是更久之前的符文海界的景象。

這種情況十分的錯亂,眾人就像是穿行在時光大河之中,如一個旁觀者一樣,觀看著往昔歲月崢嶸,而且是想不看都是不能的。

因為這景象,竟是直接作用在眾人的靈魂上,哪怕眾人閉上雙眼,那景象也彷如曆曆在目一般,被眾人看得十分的清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