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錚!”

一聲戰兵輕吟,如同龍吟虎嘯般,一截戰劍從搖光的眉心中透出,發出了璀璨奪目的神芒,其音冷冽,讓人靈魂發抖。

這不是有人刺穿了他的額骨,也沒有人可以做到,而是他自身的戰兵顯化出來了,因為麵對深不可測的天璣,他不得不這般鄭重去對待。

一截戰劍,僅露出三寸長而已,但是卻鋒芒畢露,劍芒耀眼,殺伐氣滔滔如大江大河,這是一件讓人印象深刻的恐怖兵器。

因為,這戰劍帶著無盡神芒,繚繞著驚世劍氣,無可否認,這是一件強大無比的戰兵,透發出來的殺意,向外彌漫開來,使之化作了誅神利器。

所有人的心中都是猛地一顫,那股氣息太冷冽了,隻是少許光芒噴薄,便撕裂了無盡虛空。

“這是...”人們心頭驚顫,完全說不出話來。

“絕世搖光劍,劍斬諸天萬物,不在話下!”有鴻蒙之界本土之人發出聲音,聲音裏充滿了恐懼和尊崇。

大戰到現在,那滅世一般的風暴早已傳遍了整個鴻蒙之界,很多本土修士都趕來此地,想要一探究竟,因為自古以來,那兩屆天下第一武道會都不曾出現過這樣的事情。

“看來這一戰終究不可避免了!”天璣目光幽深,飽含著惆悵,但是身體上的氣息卻是越發冷冽,如同一尊神魔複蘇歸來。

而隨著他開口,他的手中,頓時出現了一卷破布,上麵染著黑紅色的鮮血,隨風舞動間,像是風中卷動的戰旗,嘩啦啦的舞動了起來,當即便震蕩出一股恐怖的氣息,蓋世的殺伐之力,使得周圍的虛空發生了大崩塌。

這是什麽?

所有人都吃驚,別說是龍宇辰他們這些小輩,就是搖光、鴻蒙五傑等凝道境強者也都是心頭劇跳,大吃了一驚,因為那染血的破布一看就來曆不凡,擁有無比可怕的威力。

這破布的前身確是戰旗,是以瑰寶級的天蠶絲編製而成的,本身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重寶。

後來,這戰旗曆經太古一戰,使之旗麵上浸染了數十位逆天境強者的精血,使其變得越發的不一般,具有深不可測的威能。

不過,也曾有人說,這戰旗上麵也浸染了一部分不朽的精血,雖然這說法不一定是真實的,但無論任何,這戰旗的確是擁有可不可思議的強大威能。

見到這戰旗,搖光也是不禁動容,但是很快他便壓住了心頭的激動,聲音十分冰冷的說道:“天璣,決一死戰吧!”

此刻,他的聲音冰冷至極,一股冷幽幽的殺意,以他為中心擴散開來,向著四麵八方席卷,可謂是鋪天蓋地,無處不達。

至於,他額頭上的戰劍,也是越加不凡,如同一柄誅仙利劍出鞘,迸發出來的殺機,攪亂了十方天宇,八荒天地。

一瞬間,方圓數十萬裏方圓內的所有生靈盡皆膽寒無比,靈魂悸動不已,諸多凶禽猛獸,亦或是修為較弱的人都禁不住瑟瑟發抖起來,最後,更是迅速跪拜下來,朝著這個方向頂禮膜拜。

然而,這還是有鴻蒙接引仙殿鎮壓此地的結果,不然的話,搖光與其戰劍的絕世威能全麵爆發,那後果簡直不可想

象。

因為,到了他這個境界,早已超出了一般的凝道境,說是抬手間,摘星捉月,這不是神話,而是他真的可以做到,搖光絕對擁有如此可怕的無上威能。

“那便決一死戰!”天璣回應道,他的神色較之剛才,完全的不同了,雖然容貌依舊清秀,目光清澈,但是卻不知為何,他的身上多了一種難言的可怕氣質,如同蓋世魔尊複蘇回歸,將要血戰天地!

早先他是陽光的,如同一位鄰家的大男孩,身上有一股飄渺脫俗的氣質,可是現在,他卻是渾身都被混沌氣環繞著,將自身戰力提升到了極盡絕巔,眼神更是變得淩厲無比,讓人敬畏。

“殺!”

搖光出手,虛空中出現一道又一道的大道紋絡,慢慢在虛空中交織成為一張大網,遮蓋了天地。

這是他的道,也是他畢生的感悟,此刻展開全麵攻伐,那密密麻麻的大道紋路,就如同他額頭上的絕世劍鋒一般,具有無可想象的鋒芒,向著天璣圍攏過去,想要將其格殺。

在這股氣息下,所有人的心頭都是猛地一沉,感覺要窒息了一般,就是身為凝道境的鴻蒙五傑等也是不例外,不得不全力出手護住這片戰場,不然照二人這樣的威力,絕對能把天地打沉,屆時肯定是死傷無數。

“轟!”

狀若火山噴發的可怕氣息爆發出來,讓所有人驚恐,與此同時,人們還感到一股更為可怕的氣息,宛如透過萬古悠悠歲月,鋪天蓋地的傳遍了天地各處每一個角落。

這一刻,天璣手中的戰旗隨風展動,浩蕩出一股恍如滅世一般的恐怖波動,更有無窮無盡的喊殺聲響徹天霄,在此地轟然爆發,抵住了搖光的進攻。

察覺到攻擊受阻,搖光額頭上的戰劍,猛地又拔出了三寸之長,要化為無敵戰劍,縱橫於九天十地。

“搖光,戰兵對峙你不行的,與其這般硬拚,倒不如你我另類一戰,の而且既然你也已經快要踏出了那一步,你還需要繼續隱藏著什麽。”天璣開口,聲震寰宇內外,而說出來的話,也是讓人們的心頭猛地一動,就是搖光也不例外。

自己竟然被看穿了!

“沒想到我萬般隱藏的東西還是被你看出來了。”此刻,搖光的聲音裏說不出有什麽意味,但是在下一瞬,他的語氣便強硬了起來,道:“既然要戰,還何須另類一戰!”

“既然如此,那我便在對戰中,先一步斬殺他吧!”麵對強勢起來的搖光,天璣並不意外,不過他也有自己的辦法,並不認為搖光能夠拒絕得了他的提議。

接下來,一切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天璣這一句話,徹底打破了搖光心中的想法,因為他存在的意義便是護住天子,若是天子不幸死了,他今天所做的一切那就都白費了。

他倒是也想說,他也可以乘機斬殺龍宇辰,可是思前想後,他還是覺得他沒有那個機會,因為龍宇辰的強大已經顯露,再有十七位凝道境強者的護持下,他將會沒有一絲一毫的機會。

既然已經做好了決定,二人自然也不會再借助戰兵了去對戰了,二人不約而同的將戰兵放在一邊,身體上的氣勢猛然再提。

下一刻,搖光出手,所有人都不禁喚

出真元之力,大道之能,來守護全身,因為他們二人的蓋世威能真要是席卷開來,不一定會比他們借助戰兵大戰起來的時候要弱。

然而,當搖光和天璣大戰起來的時候,人們卻是大失所望了。

搖光出手時,並沒有任何神能波動,也無什麽浩瀚的大道規則交織,一切雲淡風輕,大袖飄飄舞動間,以右手捏拳,向著天璣打去,像是凡人中的人們在打架一般,招式十分普通。

“這是什麽鬼?也不是什麽傳說中的大神通啊!”人們在心裏嘀咕,一陣腹誹。

可是,接下來天璣的舉動也是出乎了人們的預料,他滿臉凝重,如水沉凝結冰,眼神緊緊盯著搖光,而後右手緩慢抬起,如同神龍擺尾一般,拍向了對方的拳頭,依舊雲淡風輕。

“這什麽情況?”

所有人無言,兩人這是在進行對決嗎?怎麽招式都這麽的普通,不僅沒有一點的力量波動,就連一條大道秩序鎖鏈都是不曾出現過。

接著,搖光如同一隻螳螂,手臂展動間,向前揮出一拳,竟是凡人修行中的螳螂拳。

雖說這螳螂拳在凡人之中,也是不可多得的強大功夫,但若是將其放在修士的世界當中,卻是什麽都算不上。

“呼!”

勁風吹拂,但是卻如清風撲麵,麵對對方的螳螂拳,天璣身形如柳,翩躚多姿,雙手演化圓形,好像懷裏抱著一個大西瓜一般。

他順勢牽引對方的力道,以柔克剛,借力打力,化解了對方的螳螂拳。

“這是在做什麽,為何不動用大神通呢。”有人低語,不解的說道。

隻要那些凝道境強者,臉色肅穆,凝重的像是連呼吸都快停止了,因為以他們的眼界自然能夠看出搖光和天璣對戰中的門道。

“他們化繁為簡,比拚的乃是萬道化為一招一式的無上法。”有凝道強者開口,可是在他說完之後,不解的人更是多了。

“看到剛才的螳螂拳了嗎,剛才就是那一拳中,就蘊含了足足九百八十一種大道規則,除此之外,更有十種大神通穿插其中。”

聽到這話,人們心驚肉跳,眼中布滿了不可置信,竟然還可以這樣,真是長見識了。

接下來,眾人還想再問些什麽,可是剛才說話的東方金卻是緊緊閉上的嘴巴,眼神緊緊盯著戰場中,一動不動的,最後連呼吸都被他刻意的停止了下來,唯恐會錯過戰場中發生的事情。

“看起來並沒有什麽威能啊。”人們交頭接耳,不斷的嘀咕著。

然而,在一刻,這些說話的人就閉上了嘴巴,臉色紛紛劇變,因為眾人看到大地猛地發生了滅世般的大毀滅,方圓數千裏足足下沉了數萬丈,一時間,煙塵滔天,簡直要卷動天庭。

所有人麵色蒼白,方圓千裏的大地竟然發生了大毀滅,這簡直是太嚇人了,怎麽可能啊!

而見到了這樣毀滅性的場景,所有人都才明白了過來,一切都如東方金所說的那樣,搖光跟天璣的比試,看上去是十分的隨意,雲淡風輕般,但是所蘊含著的威勢,卻是人們難以想象的,一旦要是被引爆,絕對會發生天崩地裂的毀滅場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