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在黎明前,最後的黑暗消失,一縷陽光露出天際的時候,清脆的鍾聲,響徹在整個聖羅城。

龍家的晨鍾暮鼓在聖羅城中頗負盛名,自龍家建立起,龍家老祖就將其陳列在演武場邊上的兩個涼亭裏,每天的清晨和傍晚都將其敲響,使龍家人警覺醒悟。

時過境遷,龍家的輝煌早已褪去,但是這兩件器具,在整個龍家人的心裏,卻仍是一種象征,一種發自心底的驕傲。

龍宇辰聽到鍾聲後,緩緩的站起身,整理一下衣衫就向演武場走去,在路上不時地向認識的人打著招呼,這讓過往的人對嘴角掛著笑意的少年都是微笑以對。

到了演武場,人們還沒有來齊,龍宇辰找到昨天的座位,看著已經早到的龍千尋三人,熱情的打著招呼,一同坐了下來討論著一會的比賽,慢慢的等待著。

一刻鍾後,站在台上的大長老,看到大家都已齊聚演武場內,來到台前大聲地說道:“下麵我公布的是進入前三的名單,聽我喊道名字的人站到台上,一起抽簽決定比賽順序。”

“龍千尋”

“千尋姐姐,你一定要贏哦!”龍玉兒對起身的將要上場的龍千尋說道,龍千尋摸了摸玉兒的腦袋,說道,我一定會贏的,說完還挑釁的向龍宇辰看了一眼,這讓龍宇辰不禁一陣苦笑。

“龍千山”

“龍宇辰”

大長老看著已經站在台上的三人說:“下麵,你們開始在我這裏抽簽,我這裏有三根木簽,其中兩根木簽上的數字都是一,另一根則是二,抽到一的兩人,首先進行戰鬥,贏的人晉級與另外一人爭奪冠軍。另外提醒一句,第一場贏的人中間沒有休息時間,也就說,贏得比賽後,立刻就會與另一人進行決戰,所以說,對冠軍抱有期望的人,一莫要過早的消耗自己大量的精力,還有最後謹記的就是不得妄下殺手。”

台下的人,聽到大長老的話,頓時群情激奮,大聲地喊道這樣:“這樣豈不是太不公平了,贏的人如果有能力問鼎冠軍,但是在第一場就消耗大量的體力後,最後輸了的話,豈不是太過可惜。”

大長老聽到後大聲地嗬斥道:“你們懂什麽,如果連眼前這這點小小的磨難都過不去的話,那麽在以後的武道上還有什麽成就可言,要知道,武道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你隻有不斷的挑戰,你才能登上巔峰。”

聽到大長老的話,眾人嘴唇欲動,卻發現真的無力再去反駁,的確,武道本身就是不公平的,若是連這都過不去,怎能登臨巔峰,一時間大家都低下頭來,不再言語。

大長老對麵前的三人說道,過來抽簽吧,龍千尋率先走了過去,隨意拿起一根木簽一看是二,頓時樂了,笑咪咪的說道,看來我先行晉級了,

大長老

一看龍千尋的木簽,收起木簽說道:“第一場龍千山對龍宇辰。”

留下一臉錯愕的二人,便率先走下台去。

龍宇辰看著對麵站著的龍千山,細細的打量著眼前這位陌生的堂哥,龍千山龍家的修煉瘋子,正所謂不瘋魔不成活,龍千山的實力卻是實打實的,是龍家僅次於龍千尋的人了。

而就在龍宇辰打量的時候,龍千山也仔細的觀察著這個昨天才剛剛崛起的堂弟,稚嫩的麵龐晶瑩如玉,一臉平靜,好像對這場比賽一絲一毫的緊張也沒有,一時間讓龍千山看不透徹。

最終,還是龍千山率先打破平靜道:“宇辰堂弟,這一戰我不會手下留情的,你要小心了。”聽到這話,龍宇辰微笑道:“沒事的,出手吧。”

少年平淡的話,讓龍千山感到一陣暗怒,心想一會一定得教訓一下這位堂弟,自己可不是昨天像龍飛一樣的淬體境七重,這樣的驕狂可不好。

開始吧,龍千山說完,一股絕強的氣勢從身體中爆發開來,狠狠的向對麵的龍宇辰壓了過去,看這樣是想給其一個下馬威,龍宇辰身體一震一股不亞於對方的氣勢在身邊升騰而來,完全將對麵迎來的氣勢抵住。

感受著兩人的氣勢,台下的人一陣驚愕,這氣勢分明就是淬體八重的氣勢嘛,至於觀看台上的長老們,更是一陣開懷大笑,又出現了兩個八重天的人,這對龍家可是大好事。

龍千山看自己的氣勢攻擊沒有取得成效,一陣惱怒

爆喝一聲他的身子淩空而起,跨過數米遠,右腿筆直如棍向龍宇辰下劈而來,勢不可擋,勁風撲麵而來刮得人臉上生疼,龍宇辰看著迎麵而來的攻擊,雙手交叉,努力地向上架去。

“轟”

宛如彗星撞在地球上,二人身體劇震,隻聽劈啪一陣聲響,龍宇辰的雙腳在巨大的力量下陷進了演武台,一時間演武台上風煙俱起,零散的石屑向四周爆射而去,好在眾人離得較遠沒人受傷。

龍千山看到自己一擊將龍宇辰的雙腳震進演武台,氣勢不改,進攻更加的淩厲,一雙腿在空中開始連續的向龍宇辰劈去,龍宇辰眼看著對方的攻擊將要連成一氣,開始主動攻擊,收回右臂一拳向上向著對方正在落下的腳踝打去,這一擊要是打上了,對方的腳踝肯定會粉碎,而比賽的結果也就出來了。

龍千山看著迎向自己的一記重拳,心裏一驚,在空中生生的停下向下劈去的右腿,腰部一發力向後麵翻去,避開對方的攻擊。,龍宇辰趁此機會,雙腿用力將自己的雙腳從台上拔了出來,同時一記直拳向對麵還未站穩的龍千山轟去,龍千山一陣手忙腳亂才將攻擊給截下,但是不知不覺中自己卻已是心神大亂。

迅如雷電,疾如旋鍾,兩人的動作極快,沒一擊都如雷霆降世,拳拳到肉,隆

隆作響,讓人心神大動。

數十擊後,龍千山的臉色越來越凝重,對龍宇辰如臨大敵,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眼看一擊未中,再次淩空而起,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向龍宇辰的腦袋踏去。

“呼”龍宇辰深吸一口氣,雙手展開主動向上衝去,如鷹擊長空,動作狠戾霸道。

“轟”

龍宇辰在空中調動全身的力量,一拳向上轟去,好像不轟出個朗朗乾坤誓不罷休一樣,迎上踏來的腳底,重重的撞在一起,拳勁噴薄爆發,在空中爆發了一陣強大的波動。

噗,龍千山隻感到腳底傳來了一股無法匹敵的強大力量,在自己的身體裏橫衝直撞,摧枯拉朽,猝不及防的噴出一口鮮血,橫飛了出去。

龍宇辰雖然對敵經驗不足,但是也知道痛打落水狗的道理,起身跟上向龍千山衝去,在其將要落地時又是一拳伴著轟鳴轟了出去,而這一拳也徹底讓龍千山徹底的失去了戰鬥力,龍千山隻感覺胸口氣悶,一口氣沒上來直接昏了過去,雖然不至於重傷,但是也得好好的修養一陣才行。

看著落地的龍宇辰和已經昏過去的龍千山,人們狠狠的咽了口吐沫,心中再次掀起軒然大波。

寂靜,全場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震驚的望著望著台上的少年,所有人都像是被卡住脖子的鴨子一樣,臉色極為精彩,片刻之後,急促的呼吸聲,像風車一樣響徹在演武場。昨天被少年變現震撼的人們再一次被震撼了。

坐在觀看台上龍戰更是哢嚓一聲直接捏碎了手中的茶杯,茶水混著粉末,滴滴答答的灑在地上。

就連一旁坐著的二長老,三長老也滿臉錯愕,不可置信。至於龍逸更是直接站了起來,用手指著龍宇辰張大嘴巴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站在人群中的龍千尋,潔白的素手捂著紅潤的嘴唇,秀氣的小臉上布滿了震撼,要知道平時就算是她想要贏得龍千山都是很難的,隻有憑借境界高人一籌才能獲勝。但是她實在是沒有想到龍宇辰會這麽的厲害。至於邊上的龍玉兒,卻更是不堪,長大了嘴巴,連口水流了出來都沒有發覺。

站在台下的大長老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仿佛要將心中的震撼隨之吐出一樣,然後快步的走到台上用顫抖的聲音大聲宣布:“龍宇辰,獲勝!”

“咕嚕”

聽到裁判的公布,本來鴉雀無聲的演武場響起一陣陣吞咽口水的聲音,驚愕的人們也慢慢的回過神來,龍玉兒更是趁著大家不注意,急忙擦幹了嘴邊的口水,撅起可愛的小嘴小聲罵道:“哼,都是臭宇辰哥哥,讓我出了這麽大的醜,以後不理他了。”

至於龍千尋,在看著暈倒的龍千山已經被人抬了下去,平複好心中的情緒,步履堅定的向著台上走了過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