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無比的殿門聳立前方,就像是天地誕生之初的眾妙之門,裏麵混沌氣繚繞翻騰,充斥著人們想要一探究竟的神秘。

當金光大道出現在腳前,龍宇辰在短暫的躊躇過後,便目光堅定的走了上去,虛空中邁步,他腳下金光燦燦,使他看起來像是一尊行走在天界的神王,威武不凡。

不過,當這二十名來曆神秘的士兵,突然分列兩側,高舉起手中的戰兵對他做出了歡迎的舉動時,還是把他嚇了一跳,全身肌膚發緊,頭皮一陣發麻。

因為戰兵交擊的聲音,鏗鏘震耳,如同陣陣驚雷在耳邊滾動不休,那迸發出來的恐怖殺意,席卷諸天萬物,像是沒有什麽不能摧毀的,簡直要滅絕天下,毀滅眾生。

這一刻,龍宇辰有一種感覺,就好像自己一下子墜落到了恐怖的寒冰煉獄當中,四周充斥著的寒冷不僅可凍裂肉身,而且還可冰凍元神,深達靈魂最深處。

一瞬間,他徹底的失去了行動的能力,身體如泥塑一動不動,而那剛剛抬起的右腳也是被牢牢的禁錮在虛空中,那模樣看起來就像是剛要展翅而飛,卻被鬆脂裹起來的蠅蟲,成為了琥珀。

“轟!”

為此,龍宇辰不得不全力調動體內的力量來進行抵抗,鴻蒙煉體訣,無敵輪回法等諸多戰技和領悟,在他的意識的帶領下轟然運轉了起來。

在他意識的引領下,一股磅礴無匹的力量在他的體內急劇複蘇,如同百萬座火山噴發,洶湧澎湃起來的力量,以摧枯拉朽的勢頭打破了那股可怕殺意對他肉體與元神的可怕封鎖。

“轟......”

下一刻,巨音轟鳴,血液在血管中奔湧,發出了大河呼嘯的奔騰聲音,像是九天瀑布直落九天,那巨大的聲音,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清晰所聞,深感吃驚。

龍宇辰的氣勢一路高漲,混沌戰體運轉開來,億萬星辰璀璨驚世,使他身體周邊群星環繞,星河護體,像是演化出了一片古老的宇宙一般,神秘不凡,如宇宙創始者。

然而,就在他還繼續強提氣勢的時候,那股森寒無比,像是可冰封天下的恐怖殺意,一下子消失了個幹淨,唯有金光大道永恒,照耀天地。

龍宇辰猝不及防,一直在壓製中拔高的氣勢,在沒有了壓製之後,猶如突然爆發的活火山一般,轟的一聲,磅礴血氣激蕩雲霄,像是一片廣袤無邊的大海衝向了高空,血氣染紅半邊天。

這種突然釋放的感覺,沒差點把龍宇辰玩死,體內的血氣一下子躁動起來,讓他嗓子一甜,好險就是一口老血噴出,臉色漲的通紅。

好在,他很快便反應過來,憑借自身的強大元神力量開始對這股力量進行壓製,不然照這種狀態釋放下去,他很可能會迎來一朝釋放,全身透支的情況。

“給我收!”龍宇辰低喝一聲,那低沉的聲音當中帶著一股狠辣的味道,叫人動容。

事到如今,無論最後的結果如何,他受傷之事都已成為一個不可避免的定局,而他現在所能做的,也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便是想辦法通過自己的能力,將自身最後所受到的傷勢最小化。

他咬緊牙關,額頭上不斷跳動的青筋,使他的神色變得猙獰起來。人們就隻見他額頭變得璀璨起來,若一輪烈陽高懸於天,雄渾無匹的

元神力量在虛空中湧動激蕩,簡直勢不可擋!

在他這般的努力下,他那不斷向外噴薄釋放的精氣終於開始減少,等到最後,他一口鮮血噴出,終於是徹底的控製住了自身翻騰的能量。

他被定住的腿腳落下,身體內部的疼痛和虛弱,讓他眉心不自然的凝蹙了起來,顯然,他所受之傷很是不輕。

“嗡!”

突然間,漣漪動蕩,展現虛空,龍宇辰腳下,那如同金色匹練的金光大道,像是被風拂過水麵的一般,圈圈漣漪動蕩。

與此同時,絲絲縷縷的金色**從龍宇辰的腳下出現,像是擁有著自主生命一般,瘋狂地鑽進了他的身體。

察覺到這種情況,龍宇辰又是被嚇了一跳,不過他很快就感覺到,這些金色的**並不具有什麽殺傷力,隻是一種最最本源的能量,像是來自於天地誕生之初,精純無比,所含的神能磅礴無比。

在這股能量的修複下,他所受之傷很快便恢複了過來,而且他還發現這股金色的能量,似乎與那些根植於他體內各處的本源紫氣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聯係,因為當兩種能量碰撞在一起的時候,他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就好像,稚嫩幼苗一下子長大,他的體質較之以往,變得更加強大,更加的堅固不朽。

如果說,他以前的身體強度是數字一,現在不亞於翻了倍數,身體強度變成了二,說是脫胎換骨都不為過。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力量?龍宇辰在心裏猜測,忍不住一陣驚歎,倍感神奇。

“這是混沌本源之力!”那離他最近,且一身修為最深不可測的神秘士兵,突然於此時開口,為他解決了心頭的疑問。

那明亮的目光,如同是可探尋三界六道的智慧之眼,一下子便看出了龍宇辰內心的不解和疑問。

“一切的答案都在大殿之內!”眼見龍宇辰想要開口詢問,這神秘士兵直接出言打斷了他想問的話。

看著對方那冰冷無情的模樣,龍宇辰也知道在他們身上是問不出什麽來了,當下便邁動雙步,沿著腳下的金色道路,走向了前方的鴻蒙接引仙殿。

大殿之門非常的巨大,聳立在兩旁,就像是聳立著兩堵魔嶽,高不可攀,讓人深感自身的渺小和卑微。

龍宇辰在此靜立良久,才慢慢踱步走進了大殿。

踏過混沌迷蒙,龍宇辰猶如穿梭在宇宙通道當中,四周銀輝閃爍,有種扭曲變形之感,在一陣失重的感覺過後,他終是走進了這大殿裏麵。

這大殿裏,占地麵積十分的廣袤,可謂非常的巨大,看上去就跟一個世界似的,遠比在外麵眺望時要占地廣闊很多倍。

“咦?”

就在這時,龍宇辰輕咦了一聲,眼睛眺望向遠方,他看到在那大殿盡頭有滔滔神霞,有朦朧白霧,神聖而祥和。

在察覺到空氣中並沒有陣法的痕跡後,龍宇辰當即便展開腳步,十分快速的向前衝去,在這過程中,他全身星輝閃動,混沌戰體展開,十分小心的戒備著。

這大殿雖說是專門為他而開的,但是對他來說,這終究是個陌生的環境,無論怎麽樣,小心一些並不是什麽大的過錯,若是一味的猛衝過去,真要是碰到

了危險,最後真是想哭都哭不出來。

“這是?”看著前方,龍宇辰驚詫出聲,眼中閃過了濃濃的駭然色彩。

前方一座聳立著的巨大山峰,騰雲繞霧,滔滔神霞從峰頂上流淌下來,像是一道道自九天垂落的光瀑,霞光閃動,瑞彩紛呈,十分的神聖。

然而,讓龍宇辰感到駭然的,卻並不是這大殿當中有一座山峰聳立著,真正讓他吃驚的是這山峰上麵所刻畫著的字體。

“混沌血脈戰技!”

沒有人比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因為這世間隻有他才是混沌血脈的擁有者,所以也隻有他能夠知道這戰技對於混沌血脈意味著什麽。

它不僅意味著混沌血脈擁有者的戰力提升,而且還意味著世間諸多血脈中最高級的攻伐手段的體現,雖說他現在的混沌血脈還沒有達到大成的地步,但是照這一步也是不遠矣。

然而,失之毫厘謬以千裏,這混沌血脈也是這樣,在沒有達到大成的前提下,他丹田世界中的那口神泉上的戰技就不能完全顯現。

雖然修有混沌天書,讓他得以在血脈大成之前,就掌握了混沌戰體,但若說真正的攻擊之法卻是一招一式都沒有,這嚴重製約了他的戰鬥能力,遠不能發揮出混沌血脈的真正神異和神奇。

而現在,突然見到這山峰上麵竟然寫著‘混沌血脈戰技’,要說不感到驚訝,那是萬萬不可能的,他甚至覺得,這是專門為他準備的。

從這名字上來看,不難看出這戰技顯然是專門為混沌血脈擁有者量身定做的,可見這戰技就算是被別人獲得了,也是無法修煉成功的。

隻是這麽巧合的事,就真的是巧合嗎?

龍宇辰忍住內心的激動和火熱,強行將自己的目光收回來,轉而望向別處,像是在找尋著什麽。

因為他不覺得這混沌血脈戰技出現在這裏是個巧合,倒是讓他覺得這是有人特意準備的,就好像知道他要來一般,才事先把最適合他的東西放在了這裏。

可是,當他將這裏看了個痛徹後,他也是沒能發現什麽,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更加的不敢輕舉妄動了,內心對混沌血脈戰技的火熱陡然下降,精神高度緊張起來。

畢竟就在剛剛,這大殿還一連走出了二十位強大而神秘的士兵,而且現在他又看到了與自身高度契合的戰技,他更加覺得這大殿不同一般,透露出來的神秘氣氛,讓他心神發寒,覺得自己似乎處在了別人的掌控之中,不能自已!

“好謹慎的小子!”突然,龍宇辰的耳中響起了一聲輕緩的聲音,音調雖然平淡至極,但是落在他的耳中,每一個字都顯得沉重無比,不亞於萬鈞巨石。

“你是誰?”聽到這突如其來的聲音,龍宇辰的精神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他側頭傾聽,但是卻什麽都沒有聽到。

反而,在他的前方有空間漣漪動蕩,一個身材高大偉岸的男子出現,身上甲胄森寒,閃爍寒光,手中的巨劍,大巧不工,無法想象的重量,直壓迫的虛空發出陣陣爆鳴聲。

“你是誰?”看到這男子,龍宇辰忍不住又問了一遍。

“吾乃鴻蒙接引仙殿的接引殿靈!”男子開口,手中的巨劍插入背後的劍鞘中,發出了刺耳的金屬聲,震懾人的心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