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鮮血刺目,揮灑星空。

在龍宇辰的言語刺激下,天子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鮮血一口接著一口噴出,頓時便染紅了身體周邊的星空,淒豔顏色如紅霞漫天。

“小輩,你欺人太甚,真當我長生天是軟柿子嗎?”眼見天子嚴重受挫,長生天的人再也無法遏製住心中的怒火,一位凝道境的存在跳出來大聲喝道。

“這位前輩,你這麽說可就冤枉我了,我怎麽會把長生天當成軟柿子呢。”龍宇辰一臉無辜的模樣,讓此地所有的人都臉皮抽抽,眼前一抹黑,差一點沒昏厥過去了。

尤其是他接下來的一句話,更是叫人無言以對到極點,也使得長生天的人皆是啞巴吃黃連,有口難言。

“而且,我也隻是遵循太古時九位不朽設下的規則鐵律,才向你長生天索要了兩株長生草,這都在規則之中,難不成你長生天還想忤逆昔日鐵律不成?”

說到最後,龍宇辰的語氣已然變得嚴厲了起來,就好像長生天做下了這世上最不應該做下的事情一般。

隻是,唯一讓人感到有些好笑的,就是他這話怎麽聽起來都給人一種倒打一耙的感覺,讓眾人心情極度糾結。

你和他講道理時,他和你耍無賴,等到你耍無賴的時候,他又和你講道理,可謂是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一時間,眾多長生天的人竟是被龍宇辰一個人的話給噎住了,完全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長生天碰到了龍宇辰還真是可憐,對此深刻表示同情和精神安慰。”

這是此刻在場所有人的心聲,而且你還別說,長生天的人還真的感覺到了委屈,心情別提多鬱悶了。

“宇辰小友,能夠問鼎領軍人之位,此乃天下盛事,而我長生天從太古傳承至今,底蘊無窮,又怎會不遵循這太古鐵律,所以這長生草,我長生天自然是能夠給的起的。”

無言氣氛中,長生天此行帶隊前來的逆天境強者開口,三言兩語就瓦解了此時的尷尬氣氛,而且也順之將長生天擺在了極高的層次上。

這話讓長生天一眾人的鐵青臉色都有所緩和,隻不過他們在看向龍宇辰的時候,卻依舊冰冷十足,眼裏帶著強烈殺意。

眼見自己的語言攻勢被瓦解,龍宇辰的目光不禁一凝,這逆天境不愧為逆天境,三言兩語便可打破一切,而且還能將自身擺在了極高的位置,這份手段真如其修為一樣,遠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不過,龍宇辰又豈會讓他如願,直接開口道:“前輩能夠這樣說,小子真是受寵若驚,萬分汗顏啊。不過呢,既然前輩都已經這樣說了,小子也就厚著臉皮有個不情之請,想來以長生天家大業大,還是可以承受的。”

說到這裏,龍宇辰並沒有立刻停下來,而是極快的開口,繼續說道,顯然,他是不想給對方一絲一毫反駁的機會。

而且,他也是正好看準了對方乃是堂堂逆天境存在,是不屑於會與他一同開口去辯解此事。

“我聽聞,長生天還有一草名為不死草,乃是借由神獸鳳凰的精血澆灌才使之長成的,天生便擁有不可想象的神異,倒是不知前輩能否代表長生天割愛,送小子兩株?”

龍宇辰此話一出,頓時便引起了無邊的波瀾,因為他這

些話中處處是陷阱,每一種都會對長生天造成無法想象的巨大衝擊。

這一刻,所有人都感到驚駭,因為不止是長生天的這位逆天存在沒有想到,就是其他人也不曾想到,他竟然會打蛇上棍,直接纏了上來。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還在此其中牽扯出了神獸鳳凰,這更是使得這場不是鬧劇的‘鬧劇’,變得更加的亂象叢生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長生天的那位逆天存在,因為無論龍宇辰怎樣,現在都是他該接招的時候了。

當然,在此期間,也有不少人的眼神掃向了妖皇和鳳凰一族的眾人。

畢竟,龍宇辰已經把他們牽扯進來了,而他們自然也是沒有理由在置之事外了。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小輩!”在眾人的注視下,長生天的那位逆天強者開口,雙眼間有火光跳動,露出的潔白牙齒像是雪白錚亮的刀鋒,帶著一股森然的寒意。

“前輩謬讚了,我伶牙俐齒算不上,充其量也就是臉皮厚,沒見過好東西,前輩你可不要介意啊。”龍宇辰在橫貫天塹的鋼絲上翩翩起舞,其中的驚險程度,已然是讓在場的很多人的額頭上都冒出了冷汗。

現在的龍宇辰,可謂是非常的冷靜,甚至於可以說,他是冷靜的已經不能再冷靜了。

雖然他嘴上一直都在胡言亂語,調侃戲弄,可是也不難發現,他所說的每一句話卻都正好說到點子上,不僅讓對方無法反駁,而且還能使他自身得到前所未有的好處,這種瘋狂的舉動,真是驚詫了所有人,沒有人會想到他竟然會如此破局。

“長生草與不死草皆是我長生天鎮天之寶,你已經獲得了兩株長生草,現在還想要這不死草,豈不是太過太貪心了。”冰冷而無情的聲音響徹星空,每一個人都清楚的感知到了這位逆天強者那平靜外表下的滔天怒火和殺機。

“年輕人,你要知道,有時候吃的太多,可是會被撐死的。”

如果說他先前的話,還是在刻意的想要說服龍宇辰,那麽現在這句話,已經完全不亞於是在威脅和警告了。

“無妨,這個就算晚輩吃不下,還是完全可以和別人去交換一些戰技和靈藥的,所以也就不牢前輩費心了。”龍宇辰一臉平靜的說道,竟是絲毫都沒有將對方的威脅放在心上。

“哼!”麵對如此說話的龍宇辰,饒是對方的心緒早已萬年不曾波動,可還是免不了的一陣動蕩,心底是騰騰的殺意沸騰。

“給你!”

下一瞬,一株顏色黝黑的藥草,被其拋出來,丟給了龍宇辰。

可以看到,那藥草的草葉狀呈鳳凰展翅之形,草葉上麵的紋路帶著淡淡的猩紅色,像是一股股流動著的鮮血,讓人覺得十分神異。

而這,也正是與長生草齊名天下的不死草。

在龍宇辰接二連三的語言攻擊下,長生天的逆天境強者不得不心懷無限憋悶,付出了一株不死草,這才堪堪堵住了龍宇辰的嘴,可是這事卻是還沒有完呢,甚至可以說是才剛剛開始。

因為在看到他真的拿出了不死草之後,那以妖皇為首的萬眾妖修,全都爆發出了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機。

一時間,星空中的溫度陡然下降,妖皇的周圍更是白雪飄搖,無盡的冰寒殺意竟是凝聚成了實質性的冰霜,於

星空中揮揮灑灑。

“墨旭黎,你長生天是不是也應該給我秦嶺億萬多妖修一個交代啊?”妖皇長身而起,全身妖氣沸騰,動蕩星空三萬裏,其聲音裏更是蘊含了無盡冰冷。

同樣身為逆天之境,而且自身修為遠遠強於對方,所以,妖皇在一開口的時候,就沒有給對方絲毫的好臉色。

況且,從二者的身份來看,墨旭黎這個長生天的長老,顯然是不如妖皇這個作為整個秦嶺妖族的一族之皇的身份,來的尊貴,來的霸氣。

可以說,就他們兩個的身份而言,他們二人之間沒有任何的可比性,畢竟這墨旭黎隻是個長生天的長老,並不是長生天所謂的天主。

妖皇的發難,讓墨旭黎的臉色一下子難看了起來,對於龍宇辰他還可以不在乎,但是對於妖皇,他卻不得不萬分重視起來。

畢竟,妖皇作為秦嶺億萬妖修的皇主,可不是想敷衍就能夠敷衍的,今天真要是不給他一個滿意的交代,以他的脾性,他很有可能會將長生天的這些人,永久的留在這星空中。

可是,他思前想後,卻是發現他並不能給對方一個滿意的交代,因為以鳳凰精血培育不死草,在他們長生天是確有其事的,而他也剛剛更是招搖過市的拿了出來。

一想到接下來將要麵對滔天怒火的妖皇,墨旭黎的心裏就別提有多惶恐了,而因之對龍宇辰的怨恨,也就更加的無法抑製了,簡直如噴發的火山,殺機驚天地,怒火焚星空。

此刻,他恨呐,恨不得立刻出手,斬了龍宇辰這個禍害,因為這一切都是龍宇辰為他挖的坑。

然而,在妖皇那實質性的目光注視下,他甚至連身體都直不起來,就更別說去斬殺龍宇辰了。

而且,更讓他來氣的,就是妖皇在對他發出責問的時候,龍宇辰竟然在收好不死草後,對著他一陣無言的大笑,而且還是那種得了便宜還賣了乖的笑,這放在他眼裏,簡直都是嘲諷。

“怎麽,到現在也沒有想到一個合適的交代嗎?”妖皇的聲音變得更加冰冷,他身形魁梧,頂天立地,身上的妖氣滾滾如潮,背後有戰兵鏗鏘,震動星空,一杆宛如烈日的妖皇槍出現,要橫斷星宇。

無疑,此刻的妖皇徹底怒了,長發飛揚間,那滾滾妖氣在星空中來回激蕩,散發著無盡的蒼茫和大氣。

他生性最為護短,一向視秦嶺妖域為其家,視秦嶺之妖為其親,如今突然聽說那長生天竟然敢以他親人的精血來培育藥草,這以他這暴脾氣,說什麽都是不能忍的了。

“今日,既然你長生天不給答複,那我便斬你全部,他日再殺上長生殿,找那長生子問個明白。”

妖皇一聲大吼,背後的妖皇槍橫亙星空,散發出了太陽般的恐怖光芒,同時,他也在此展現了他身為妖皇的真正恐怖,整個人噴薄出滔天的血氣,如無量大海,擠滿了整個星空,壓迫的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這一刻,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倒退,遠離妖皇和長生天的人,眼眸裏帶著抹不去的驚懼。

因為妖皇太強大了,遠超於尋常的逆天境,那滔滔血氣擠滿星空,其身體周邊更是自主形成了場域,不僅影響到了周圍的時間與空間,更是使得遠方的星辰墜落下來了一大片

一時間,所有人都瞠目結舌,深深的覺得長生天這群人沒有活路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