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推移,日漸上中天,眾人一直等待的至尊存在,一位接著一位到來,幽冥皇、幻星月、離恨天君、六丈、顏家四仙子,每一位的到來都會引起人們議論的狂潮。

到得現在,神話榜上的十大年輕至尊,也就那擁有生命血脈的蘇嫦曦還未到來,至於說邀月公主顯然是無法到來了,因為她早就在三天前就被龍宇辰留在了這裏,而且還打算拿她換取天價的贖金呢。

當然,除了這些赫赫有名的十大至尊人物之外,那些遊離在十名開外的盛名英才,也都是在這段時間裏趕了過來,比如說,浩然書生,絕命刀客,殘天閻魔,不死鬼煞等。

雖然這些人的名氣並不像離恨天君等人那般的名動世間,可是卻也不得不承認,他們這些人還是有著一定的影響力的,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當中的有些人,其實還要比離恨天君等人要有名的多,不過這一小部分的人的名,大多都隻是惡名罷了。

“好清新的感覺啊!”突然,有人麵露迷醉之色,忍不住說了一句。

而聽到他的聲音之後,所有人都感覺到了空氣中的變化,好像有一股清香在淡淡彌漫,沁人心魂,讓人覺得無比的舒適。

隨後,人們就看見遠方有一女子淩空而來,身穿淺綠長裙,周圍被晶瑩花雨所環繞,生命至上的濃鬱氣息迎麵撲來,更是讓所有人都迷醉不已。

此時,不用多說,人們也知道,這淩渡虛空而來的女子,定然是那位號稱‘生命如神’的蘇嫦曦了。

離得近了,人們終於看清了她的麵容,這是一個讓日月失色、讓山河暗淡的絕美女子,她的這種美仿佛不應該出現在人世間,美的讓人覺得不真實,沒有一絲一毫的瑕疵,像是洛神轉世,延頸秀項,皓質呈露,明眸善睞,瑰姿豔逸。

她身段修長,淺綠色的長裙與她相得益彰,烏發如黑色綢緞一樣光亮,眉心一點燦燦生輝的紅痣,更是為其平添了無盡靈氣。

麵對諸雄的熾熱而敬畏的目光,她不動聲色,隻是淺笑點點,可就是她這淺淡的笑意,卻也讓明月無光,讓星辰隱去,世間的一切美好事物都仿佛失去了光彩,唯有她明豔絕麗。

“數月不見,蘇姐姐當真是越發的美麗動人了,真是我見猶憐呢。”顏家四仙子迎了上去,雙眼裏竟是亮晶晶,顯然,蘇嫦曦的美,就連她們身為女子,也是感到了驚豔和震撼。

“你們啊,說話還是這麽好聽,你們不也是四大美女嗎,而且長的還一模一樣。”蘇嫦曦淺語如神凰輕鳴,聲音裏帶著幾許無奈,由此也能看出,她與顏家四仙子有著常人不知的交情。

而在她與顏家四仙子在敘舊的同時,她也是沒有忘記和幻星月等人點頭打過招呼,他們十人同屬於神話榜單上的前十至尊,雖然有的之間並無絲毫交集,可還是都互相聽聞過,自然也算是了解一二了。

十大至尊親身而來,所有趕來不往森此地的人,在震撼之餘,都無故的感受到了一股天大般的壓力,也對後續將要發生的事情越發的期待了。

不過讓眾人還有些許遺憾的是,他們並不曾見識到禁忌榜單上那幾位禁忌存在的絕代風采,感到了絲絲遺憾。

不過很快他們也就釋然開來了,那等人物就算前來,自然也不會輕易現身的,保不準他們現在早就到來了,隻是現在不願意露麵罷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他們早已勘破陰陽,成就凝道,自然

也犯不著和這些新一代的年輕至尊,搶什麽風頭了。

“該動身了!”有人抬頭看到太陽已上中天,忍不住說了一句。

然而,就在他說完之後,此次不往森事件也是奔著**而去,十大至尊一同動身,聯袂向前,就欲進入不往森的核心之地,而其他人見到此,也是紛紛不甘示弱,急忙跟了上去,唯恐會錯過似的。

不過,很快,眾人就都停下了腳步,不是眾人如此,而是身在人群最前方的十大年輕至尊停了下來,因為他們這十人人都是被人攔在了不往森外圍。

在他們十人麵前,一個隻有五歲多的小家夥一夫當關,攔下了所有人,幼小的身上穿著一副繚繞著電弧的鎧甲,有恐怖氣息流露,當真有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大氣魄。

隻不夠,他太小了,小的隻有五歲多,還隻是個孩子而已。

“我師父說了,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你們得給我留下買路財!”佑寧繃著小臉,一本正經且又理所當然的說道,讓所有人都有種要發笑的感覺。

不過細心的人,也能夠發現,這個小家夥在麵對這麽多人的時候,明亮的大眼睛裏竟是沒有絲毫的懼意。

而更讓人感到好笑的是,在他的身邊,竟然還有一塊比他還要高上很多的木板在矗立著,上麵有稚嫩的字體寫著他剛剛才說過的話。

“去去去,這是誰家的小孩,去一邊玩去,你知道你攔下的都是什麽人嗎?”有人開口,想要將攔路的佑寧的趕走。

可是佑寧卻隻是斜瞥了這人一樣,隨後一臉霸氣,滿含不屑的說道:“你算是個什麽東西,也該和小爺如此說話!”

聽到他那霸氣無邊的話,所有人都有種精神要錯亂的感覺,禁不住猜測道,這究竟是哪一人調教的徒弟,竟然敢膽大如此,真是太能作了。

“小家夥,你說話小心點,這麽小你就攔路打劫,也不怕被人打死。”被佑寧滿含不屑的譏諷,此人的麵色有些陰沉,可是礙於對方還是個小孩,倒是也沒有動手做出什麽出格的舉動。

“你不要再聒噪了,一邊呆著去,不知道我將來是天下第二強人嗎?而教我的師父,那可是天下第一,一門雙至尊!”佑寧揮了揮手,像是覺得此人太過聒噪,小臉上帶著幾絲不耐。

看著佑寧那神神叨叨的樣子,這名青年忍不住冷笑,道:“還一門雙至尊,真是可笑,今日我倒要看看,我等要進,你如何能攔!”說罷,此人抬腳就要進入不往森。

“再敢往前一步,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佑寧揉了揉拳頭說道,說話一本正經,可是卻實在讓人看不出他的威脅在哪裏。

“小家夥,別鬧了,我這是在救你,你知道不?”此人冷笑著,還伸出手摸了摸佑寧的小腦袋瓜。

可是,緊接著,他就傻眼了!

因為,他被佑寧一拳擊中,力氣雖然小的可以忽略不計,可是卻有一股強大無比的雷電之力,卻是讓他渾身巨顫,如同被雷劈過了一般。

最後,他整個人更是被一道熾烈電芒擊飛了出去,衝向一旁,渾身繚繞著電弧,同時感覺神魂麻痹,肉體之身更是散發出了一股焦糊的味道。

“我靠...”此人忍不住咒罵著,可是很快,就有一股更強的閃電劃破虛空,劈在了他的身上,而後,他...很不爭氣的,就被這閃電電的暈

過去了。

看著那渾身冒著青煙和烤肉味的男修,眾人都有些傻眼,這男修的修為也是不俗,身具特殊血脈,有可怕的建樹。

可是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卻是讓所有人都發呆,他被一個隻有五歲多的小家夥,給電暈過去了,這叫什麽事啊!

一時間,所有人都已石化,張口結舌,覺得這一切都太過匪夷所思了,好長一段時間,這裏都非常的安靜,而眾人的表情也是相當的精彩,跟活見鬼了一般,滿是不可置信!

“這家夥真是廢柴啊,竟然被一個五歲多的小家夥給打暈了,還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很多人都替那人臉紅,這也讓人無語了,一個五歲多的小孩,竟然把一個身具特殊血脈的陰陽境打的昏迷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說什麽好了,這個場麵也有些滑稽,十分的古怪,人們想要發笑可是又笑不出來。

“哼,不留下買路財,就是這個下場!”佑寧揮了揮小拳頭,身上雷神甲電弧跳動,一道道電蛇遊離,將其襯托的像是一尊少年天神一樣。

“不行了,實在是忍不住了,讓我笑一會,哈哈哈......”

終於,有人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樂的簡直是不可開支,雙手捂著肚子,腰都直不起來了。

“小弟弟,你師父究竟是誰啊,你怎麽這麽厲害啊。”顏家四仙子中最小的一位,笑著說道,看著佑寧,竟是越來越覺得這小夥很討喜。

“我師父你稍後就能見到了,不過美女我看你容貌驚奇,異於常人,你的過路費隻要隨便給我一株五千年以上的靈藥就行了,萬年的就給你免了。”佑寧一臉豪氣的說道。

毫無疑問,佑寧有大氣魄,如龍宇辰一般,想來日後定然會是這世間最耀眼的一位。

聽著他那稚嫩的話語,看著他逆天的行為,所有人都有種很荒謬的感覺,這麽大點,就敢如此張狂,看來定然是那位‘黑衣白發’的高徒了。

不過顏家的最小仙子卻是高興不來,什麽叫容貌驚奇,異於常人,有這麽誇人的嗎,到底是在說我醜,還是說我漂亮的慘絕人寰啊。

一時間,她腹誹不已,恨得牙癢癢,覺得佑寧這樣說,都是那位‘黑衣白發’教的。

不過,就在眾人對佑寧感到驚奇的時候,也有一些人並沒有說話,而是目光緊緊的看著佑寧,亦或是在看著他身上的雷神甲,如幽冥皇、幻星月、離恨天君等人,自從見到佑寧出手後,就一直在嚴肅以待著。

當然,還有蘇嫦曦、六丈、顏家四仙子的大姐,以及那些遊離在十大至尊之外的有名之人等,都在仔細的觀察著。

“此戰甲不同凡響!”過了好久,幽冥皇低聲說道,他用幽冥通天眼觀看很久,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聽到他的結論,所有還在大笑的人,當即止聲變色,而後心頭猛烈的翻騰起來,覺得這太過不可思議,全都看向了那雷神甲,目光灼灼。

“好厲害的手段!”幻星月也開口,語氣說不出是凝重還是震撼,這樣一來,人們心中的震驚就更大了。

一時間,許多人都吃驚到了極點,同時也很忌憚,看來這位‘黑衣白發’還真是個棘手萬分的人物啊。

一些人麵色難看,包括離恨天君也是如此,神色凝重,覺得此行將不會再是那麽的容易,指不定會出多大的意外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