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落,風起,龍宇辰那漆黑的長發淩空而舞,他的雙眸,更是冰寒到了極致,而在這股冰寒之中,卻又隱藏著濃鬱到極致的憤怒與悲傷。

此刻,他的殺機,仿佛凝成了實質般的力量,充斥著整個殘破的廣場!恐怖無邊!

隨著龍宇辰的身影,變得飄忽不定,整個空間仿佛都被他所攪動,好像他的一個念頭,就連空間都要隨著他的念頭起舞!

不知不覺中,龍宇辰已經將‘陰陽九變’運用到了身法當中,這一刻,他隻感覺這片空間,好像是一片汪洋,而他更是已經化身遊魚,在這裏麵,若龍歸大海,遊刃有餘。

雖說,此前龍宇辰並沒有學習過身法戰技,可是在‘陰陽九變’中,那一絲空間法則的的幫助下,此時他的身法,竟是已完全不弱於修習了身法戰技的人。

看著龍宇辰那飄忽不定的身影,林虎兩兄弟的臉上,那為數不多的血色,頃刻消失,一臉恐懼。

一種死亡的陰影,第一次,浮現在了他們的心頭,真的會死!

而其他人的神情之中,也是浮現出了絲絲驚懼,甚至於,天空之上的兩名老嫗的臉上,也浮現出了一絲驚怒。

不過二人想不到的是,龍宇辰身形會如此詭異,以她們的修為,一時間竟也摸不到絲毫軌跡。

“等一下!”

老嫗大喊了出來,這小子太詭異了,這是真的要命的。老嫗再也顧不得其他什麽,隻想要說些什麽,來阻止龍宇辰,不然再死幾個,她倆也活不成了。

然而此時,龍宇辰又豈會聽她說什麽?

隻見龍宇辰的身上,升騰起一股恐怖的煞氣,眸子裏,投射出一種屠戮萬古的蓋世殺機,瞬間,便鎖定了慌忙逃跑的林虎。

然後,他動了,他仿佛隻是一抬腳,身形便消失在了眾人的眼中,還不待眾人回過神來,林虎身前的虛空當中,便是伸出了一隻手。

手掌潔白如玉,溫潤無暇,看上去,根本沒有絲毫的殺傷力,但是林虎的臉上,卻露出了驚恐至極的神色。

“想殺我?做夢!!”

林虎強提一口氣,在生死關頭,他爆發出最強潛能,慘烈的氣息從他身上迸發,連那黯淡的真元,也在瞬間爆發出耀眼的色澤,欲要拚死一搏。

可是,一切都是枉然!這潔白如玉一般的手臂,看似瘦弱,但實則,卻充盈著無邊的力量。

林虎的拚死一搏,甚至連阻礙他半分都做不到。土黃色的真元,籠罩在他身前,卻被這潔白手臂,瞬間刺破。

“噗”

這潔白手臂,就這麽輕而易舉的,插入了林虎的咽喉之中!林虎瞪大了眼睛,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直到此時,他都還不相信,他就這麽輕而易舉的被殺了。

“你弟弟,也不會活下來。”虛空之中,一個冰冷到幾乎連空氣也要被凍

結的聲音,在林歸元的意識消散的前一息,鑽入了他的耳中,讓他的眼睛,驟然瞪大,然後,氣息全無......

“哥...”聲音裏充滿悲憤,卻又隱藏著無邊的恐懼。

“心痛了嗎?嗬嗬...”龍宇辰那不帶絲毫情感的聲音,悠然響起。

“轟”

伴著一聲巨響,又是一朵血染的煙花,淩空綻放,頃刻間,廣場之上的血腥味,再度增加,彌漫的血霧,隨風鼓動。

一擊之後,龍宇辰身形不停,對著不遠處的林豹,再度衝了過去。

“我和你拚了!”看著衝向自己龍宇辰,林豹悲憤的怒吼,聲音如雷,可卻帶著絲絲顫音,把他內心的恐懼,暴露無遺。

眼見龍宇辰將林虎擊殺後,還要去殺林豹,兩名老嫗徹底怒了,再也不顧傳承,速度陡然激增,法則之力頃刻間彌漫而出。

身形移動間,瞬間就趕上了龍宇辰的步伐,再沒有絲毫的廢話,暴怒的老嫗,雙手翻動間,真元爆湧而出,將龍宇辰包裹其中。

“滾!”

望著那從四麵八方鋪天蓋地襲來的連綿真元,龍宇辰臉色一冷,一聲冷喝,同時猛然頓住身形,手臂揮動,腳尖輕點,身體頓時猶如那陀螺一般,瞬間高速旋轉了起來,金色真元,帶起一股股強悍勁氣,從立腳之點,擴散而出。、

“砰,砰,砰...”

勁風呼嘯間,真元接觸處,一道道沉悶的碰撞之聲,不斷的傳出,而老嫗的攻勢,也瞬間便被瓦解。

“哼...”

而隨著一道輕微悶哼,龍宇辰也是暴退而出,腳掌搽著地麵滑出了將近十幾米,方才緩緩停住,低頭望著自己輕微顫抖的雙腿,臉色有些變化,這兩個老家夥,果然不是自己能夠力拚的。

看著兩名老嫗,龍宇辰滿是殺意的眼神,也是逐漸陰沉了下來,轉身冷冷的盯著老嫗:“你們以為這樣就能阻止我嗎?”

“辰宇,不要以為你能將柳辰飛他們二人斬殺,就以為自己能夠抗衡我等,再不束手就擒,休怪我二人下手無情。”老嫗語氣冰冷,滿是殺意的說道。

龍宇辰眼睛虛眯,寒芒在眼眸中掠閃而過,目光緩緩在場中掃過,旋即停在了老嫗身上,緊握的手掌略微緊了緊,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身體也是逐漸鬆懈了下來。

察覺到龍宇辰身體的放鬆,所有人也是悄悄鬆了一口氣,然而就在眾人以為龍宇辰打算放棄抵抗之時,後者腳忽然一踏地麵,隨著一道能量炸響之聲,其身體猛然化為一道黑影,對著林豹直接飆射而去。

“找死!”龍宇辰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得老嫗臉色一寒,直接厲聲喝道。

老嫗喝聲剛落,另一名老嫗真元自體內狂湧而出,身子前傾,身體猶如離弦的箭矢一般,瞬間掠過天空,幹枯的手掌一曲一卷,幾道尖銳的勁風,直接暴射

而出,勁風纏繞間,向著龍宇辰纏繞而去。

這般快速的淩厲手段,不愧是遠超於龍宇辰的強者,一招一式,都是最佳的攻擊手段。

感受到身後破空而來的尖銳勁氣,讓得龍宇辰眉頭大皺,前衝的身形也是生生停頓,雙腳微彎,旋即衝天而起,同時真元向後噴湧而出,借著這股衝力,沒有絲毫遲疑,身體驟然向前,對著下方的林豹狂掠而去。

龍宇辰突然的舉動,令得眾人一愣,不僅將老嫗的攻擊,盡數避開,而且距離林豹竟愈發接近。

看到差不多已是手到擒來的龍宇辰,竟然以這種方法避開攻擊,天空上靜觀其變的老嫗率先回過神來,抬起手來,下意識的就對著龍宇辰直接打出一道匹練。

看著已經近在眼前林豹,再感受到身後襲來的勁風,龍宇辰眼中厲色閃過,寶體光輝閃動,同時在身後布下層層真元,不躲不避,對著下麵的林豹,森然一笑。

林豹看著滿臉血汙,嘴角更是帶著點點笑容,從天而降的龍宇辰,此時竟已經忘記了抵抗,內心驚懼非常,滿臉的不可置信。

“嘭”

而這時,老嫗的攻擊也是落在了龍宇辰的背上,裏麵蘊含的強大的衝擊,令龍宇辰猛地一窒,一口鮮血湧出,不過他的身形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卻是驟然加快,宛如炮彈,直接來到了林豹的身邊。

龍宇辰抹掉嘴角的一絲鮮血,看著手中的林豹,森然說道:“我說過的,你跑不了,我若想殺你,就算神來了,也救不了你。”

看著龍宇辰,不僅受自己一擊無恙,而且還借助自己的力量,將林豹擒獲,老嫗的麵色,此刻黑如鍋底,徹底陰沉了下來。

“辰宇,你若是將林豹斬殺,今天你必死無疑!”三番幾次被一個小輩戲耍,老嫗胸中怒火中燒,伴著老嫗的話,一股不亞於龍宇辰的殺意,瞬間席卷天地。

“哈哈哈...”看著殺意盈天的老嫗,龍宇辰嘴角掀起一抹嘲諷,不由大笑出聲,笑聲朗朗,滿是殺意,在這片天地裏不斷回蕩,到現在還在說這種話,未免太過可笑和幼稚了吧!

而隨著龍宇辰龍宇辰朗笑出聲,眾人就見到,兩行清淚,自龍宇辰眼中緩緩流下,滿是血汙的臉上,頃刻間出現兩條細線,無比清晰。

眼見如此,一時間,眾人心緒難平,不由想到,若是不謀取他的傳承,還會出現眼前這些事嗎?

良久之後,龍宇辰平複心緒,眼中的濕潤,也被他蒸發的幹幹淨淨,再度恢複一片冰冷,環視一周,冷冷的說道:“這是你們應還的債!”

說罷,龍宇辰看著手中被製住的林豹,輕笑一聲,沒有任何遲疑,手臂猛然一震,掌心中澎湃勁氣宛如火山一般,噴薄而出。果斷地就結果了林豹的性命,而後對著兩名老嫗重重拋去,滿是殺意的說道:“接下來就是你們。”

(本章完)